第18章 你居然敢爬上我的床

    “哪个不长眼的混蛋,连老娘的床也敢爬上来,没死过是不是?”

    苏绵连人带被一股脑儿给踹下床去。

    只听“咚”的一声,重物重重的被踢到了地上。

    “嗷嗷嗷嗷嗷...,好疼啊。”

    她用力一踹,腿间即刻传来一股撕裂般的疼痛,疼得她忍不住嗷嗷直叫,半个身子僵在了床上,浑身酸疼的像是被重型物体碾压过,哪哪都不爽。

    “嗯...,发生什么事了?地震了么?”

    一道男声突然从被子里发出来,吓得心里直骂畜生的苏绵触电般的从床上弹坐起来,跟见了鬼似的。

    “嗷嗷...。”

    她一动,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疼。

    合着被子被踢到床下的人,忽然从地上坐了起来,盖过头的被子顺势往下滑,露出一张英俊非凡的脸,还有男人健硕有致的身姿,完美的八块腹肌,最后堆叠在性感的人鱼线上。

    哇,这身材简直...棒极了,堪比那些男模,有过之而无不及。

    苏绵花痴似的杵在床上,两眼冒着金星,浑然不知自己的处境,和刚刚为什么会生气的原因,全然被眼前男人姣好的身材给吸引住了。

    司徒律不爽的睁开眼睛,眼底一片迷惘,昨晚折腾了一夜,小爷他还没睡醒呢,这一大早的是地震还是山洪暴发了。

    “发生什么了?”

    他睁开眼睛,一眼看到床上一个什么也没穿,浑身带着草莓的女人,直勾勾的盯着他看。

    这一大早的,司徒律看的一阵口干舌燥,昨晚凌乱的片段在脑海呼之欲出。

    司徒律一开口,惊醒了坐在床上的女人。

    四目相对,苏绵瞬间石化,脸上五彩斑斓半响没反应过来。

    “啊...,你这个混球,知道本大小姐是谁么,你居然敢爬上我的床,看我怎么打死你。”

    苏绵反应过来,抓过手边的枕头气吼吼的往他身上砸,砸完枕头又将矮柜上的东西一股脑儿的扔过去。

    司徒律刚醒,是南是北都不知道,几道抛物线接二连三的朝他砸过来,他撇过脑袋一一躲避过去。

    “喂,一道早的你发什么疯,快住手。”

    “敢爬上我的床,看我不砸死你个混球,你个混蛋...。”

    苏绵气急败坏的骂,手里动作未停,偏偏她扔什么,对方就躲过什么,她一丁点没伤到他,她去累个半死手边还没东西能给她扔了,气得她直抓狂。

    “怎么不扔了,是没东西了么。”

    司徒律玩味的调侃,曲起一条笔挺的长腿,相应的手臂随意的搁在上面,掌心把玩她扔过来的杯子,眼睛意味深长的瞅着她看。

    一脸的春风得意,神色愈发加深。

    “你...别得意。”

    看到他放荡不羁的嘲笑她,苏绵气的二话不说,跳下床就想去打他。

    她一脚跨下去,腿心一疼,脚下一软,一条腿还搁在床上,上半身笔直朝司徒律身上扑。

    “啊...。”

    苏绵惊恐的尖叫一声,司徒律没想她会冲过来,想伸手扶已经来不及,一颗乌黑的脑袋擦过他宽阔的胸膛,姿势怪异摔在他面前,脑袋摔在他小腹上。

    “嘶...。”

    司徒律仰头痛苦的闷哼一声,伟岸的身影瞬间僵直,脸色瞬息万变。

    “唔...,好疼啊。”

    苏绵吃痛的哀怨,脑袋隔着被子撞在一个硬物上,她难受的动了动,不想她动那个硬物也跟着她动,头顶即刻传来压抑的闷哼声。

    苏绵诧异的扬起脑袋,生气的吼道。

    “摔倒的是我,你哼什么哼,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你是怎么在我床上的。”

    司徒律居高临下的睥睨压在他身上最重要部位,摆出诱人身姿的女人,眼睛压抑的眯了眯,眼中充满了排山倒海的气势,欲念早起。

    吓得苏绵条件反射的缩了缩脖子,试图离他远一点,因为她突然发现,她仰起头的瞬间额角擦过他尖锐的下巴,两人近的只有一个拳头的距离。

    她别开脑袋,视线不经意的从他胸口往下,一眼看到她脑袋摔得位置。

    只是一眼,意识到她刚刚撞到的是什么时,苏绵吓得撑起双手就想跑。

    “好啊,我现在马上带你重温一遍,昨晚我是怎么爬上你床的,你给我看好了。”

    “喂,混球,你想干什...啊...。”

    司徒律被子一掀,翻身将她压在身下,长驱直入的闯了进去,邪魅的笑道。

    “你说呢...。”

    被子掀开,激起一身凉意,苏绵恍然发现她身上居然什么也没穿,床边还落满了男人女人的内衣,外衣...,可想昨晚有多疯狂。

    她眼边忽然闪过,昏暗的房间,相拥在一起的男女迫不及待的撕扯对方的衣服,双双倒在柔软的双人床上,疼痛,撕裂,纠缠,喘息...

    昨晚疯狂的记忆一瞬间涌了上来,苏绵瞬间瞪大双眸,生气的失声尖叫。

    “啊...你个混球,我不会放过你的。”

    *

    顾允儿陪了秦慧敏一天,买了很多的东西,还去了一趟超级市场,下午两三点的时候才回家。

    秦慧敏临走时,嘱咐她好好打扮一下,唐修宁今晚一定会回来。

    秦慧敏今天说了这么多,做了这么多,明显是在帮她留住唐修宁,尽管今天在商场看到他和别的女人卿卿我我,但今天到底是两人的结婚纪念日。

    她那么爱他,自然想他能回到她身边来,所以她按照秦慧敏说的煮完他爱吃的饭菜后,匆匆去楼上洗了个澡,化了淡妆,打扮一番后才从楼上下来。

    顾允儿一到楼下,唐修宁风尘仆仆刚从门外走进来。

    “你又想...。”

    他不耐烦的抬起脑袋,质问她为什么喊他过来,顾允儿听到开门声正巧朝他看来,两人的视线不经意的撞在一起,唐修宁眼中闪过转瞬即逝的惊讶,到嘴边的话突然就噤声了。

    今天的顾允儿和平时很不一样,一袭乳白色抹胸短裙,裙摆遮到膝盖露出两条修长白皙的小腿,贴身礼服将她凹凸有致的身姿完美的勾勒出来。

    配的一脸淡妆,此刻的她充满了感性,知性,理性,浑身散发着一股魅惑人心的妩媚,美的不可方物。

    怕是任何一个男人都会甘之若饴的为她倾倒。

    唐修宁的视线太过炙热,看的顾允儿浑身一阵不自在,脸色绯红道。

    “修,修宁,你回来了。”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