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不喜欢我这么对你?

    地下停车场内,顾允儿正奇怪,车子好端端的怎么会有规律的晃动,一道破碎的女声猝不及防从轿车内传来。

    “嗯...,修,修宁,你...啊...你轻点...。”

    “怎么,不喜欢我这么对你?”

    令人遐想的女声刚落,一道戏虐的男声紧跟着钻入顾允儿耳低,激的她浑身触电般的一僵,秀眉拧紧,有什么东西不等她捕捉,忽然从她脑海一闪而过。

    “你,讨厌,修宁,你好坏啊。”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小妖精,只能你才能满足我。”

    “修宁...,嗯...啊...。”

    暧昧无疑的对话声一落,黑色轿车晃动的频率比先前还要厉害,伴着男女清晰的喘息声...。

    顾允儿不是孩子,是一个正常的女人,这样具有暧昧性的对话,又是一男一女,哪怕她不用看也知道车内正上演着什么。

    她机械般的杵在原地,精致的脸迅速出现一丝龟裂,脑海里紧绷的弦突然啪的一声断了,眼睛瞬间被热泪模糊。

    突然,一张绯红的脸猝不及防的出现在后座的车窗边,带着无限的风光和魅惑,就像一朵正在绽放的花朵。

    从她这个角度望过去,隐约看到面红耳赤的舒凝跪在后座上,也就在这个时候一道伟岸的身影跟着覆在女人身上,露出一张分外熟悉的脸来。

    可覆在女人身上的男人,不是她老公唐修宁,又能是谁?

    顾允儿呼吸一窒,只觉得浑身血液逆流,一股脑儿的冲上头去,一口气直接没提上来,脑海一阵头晕目弦,紧握在一起的双手连同指甲嵌入肉里也没发觉。

    猝不及防的,她眼前一黑,一只温暖的大手突然捂住她涨的满眼通红的眼睛,遮去她满身的狼狈。

    慕凉城眉眼深邃的揽过她的肩膀,将她带离地下停车场,临走时,他意味深长的扫了一眼不停晃动的车子,以及出现在后座的两张脸,英挺的面容渐渐沉下来来,眸色深的如同暴风雨来临。

    而他掌心一片湿黏。

    ....................

    昏暗的房间内,被抽干力气的苏绵软绵绵的趴在司徒律胸口上,累得是手指头也不想动,只想挂在他身上。

    这个该死的男人,利用点菜的时间居然把她拐到床上来了,她分明早就点好了好吧,只是一听他说慕凉城对顾允儿有意思,故意把空间留给他们时,苏绵如同发现了新大陆,惊喜的撑起半个身子。

    “什么?真的假的,你说慕凉城对允儿有意思?你不会是故意瞎掰,把我拐上床才是真吧?”

    苏绵虽然是第一次见慕凉城,但一看他就不是什么好相处的人,冷冰冰的样子不怒自威,浑身散发出来的冷气她到现在还后怕。“当然是真的了,我和阿城认识这么多年,还没见他对哪一个女人上过心,连近身的女人也没见过,阿城这人有洁癖,不喜欢女人碰他。”

    司徒律靠在床上,神色慵懒的把玩她乌黑柔软的秀发,一手揉着她圆润的肩膀磨砂。

    听他煞有其事的一说,苏绵回忆刚刚自己认错人,慕凉城的确很不喜欢拉着她的胳膊就将她扯到一旁,一脸的不悦,跟吃了狗屎似的。

    只是她刚刚也没看到两人有什么特别的互动啊。

    “要不然我们撮合撮合他们?”

    顾允儿在唐修宁身上浪费的时间够多了,偏偏对方还一直不领情,经常和一个戏子同进同出的伤害她,与其是这样还不如帮她找个新目标,让她爱上别人,也好过继续和唐修宁纠缠不清,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

    “不急,阿城会有分寸的,不过,现在又一件事情特别急。”

    瞧见自己的小娇妻来了精神,司徒律玩味的挑眉,神色暧昧无疑的落在她肤若凝脂的娇媚身姿上,喉头一阵口干舌燥。

    “...什么?”

    看他一副不怀好意贼兮兮的样子,苏绵心里突然腾起一股不好的预感,条件反射的离他远点,只见他暧昧无疑道。

    “有个地方它又饿了。”

    “...。”

    苏绵一脸见鬼的表情,刚刚两人才做了好几次,她到现在还没缓和过来呢,这男人是属种马的么,她手脚麻利的往床尾逃。

    不想她还没爬下床,脚腕突然被一双温热的大手给扣住,苏绵触电般的一僵,见鬼般的愣在原地,皮肤上瞬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司徒律,你放开我,我不要了。”

    苏绵激动的挣扎,

    脚腕上的手指一根根的收紧,苏绵求饶似的摇头,司徒律邪魅的的说道。

    “嗳,老婆,相比较我的名字,我更喜欢你喊我老公,特别是...在我身下的时候。”

    他手腕一个用力,邪笑着拽过她的脚腕将她拖了回来,苏绵一脸绝望,翻身就被他压在了身下,气得她生气的大吼道。

    “呜呜呜...,司徒律,你个大禽兽。”

    “嗯...老婆说的对,我是禽兽。”

    “你无耻。”

    “嗯,老婆说的也对,我无耻。”

    “........。”

    这男人还能再不要脸点么。

    ......................

    顾允儿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离开的地下停车场,那一刻她如同行尸走肉似的,连最基本的思考能力也丧失了,身姿僵硬的不像是她自己的,一点反应也做不出来。

    驾驶座上,慕凉城面无表情的扫过呆若木鸡的女人,深邃的五官轮廓跟着阴沉下来,她原本澄澈像会说话的眼睛现在黯然无光,整个人像被掏空了灵魂。

    只是她倔强的没有再落一滴眼泪。

    “能不能在前面把我放下来,我想一个人走走。”

    顾允儿突然开口,眼睛笔直的落在车窗外,像是在隐忍什么。

    慕凉城什么也没说,将车子行驶到安全地带就把她放了下来,英挺的眉宇紧紧的蹙着。

    车子一停,顾允儿机械般的打开车门下车,失魂落魄的走在毫无人烟的马路上,脑海突然回忆起她第一次见唐修宁的场景。

    那一天,他是带着顾淼男朋友的身份来家里做客,当时她也不知道是错了什么事,正被张心如骂的狗血喷头,唐修宁一见,脸色不悦的将她扯到身后,问她会不会泡茶,帮他去泡杯茶才躲过了张心如的责骂。

    碍于他的身份,张心如自然不敢怎么样。

    那一刻,他身形高大宛如神邸般的解救她于危难,就像是童话故事里的灰姑娘,遇到了救她的王子,她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他。

    不想她后来才知道他是顾淼的男朋友,而当时唐修宁不过以为她是家里做错事的佣人,正被主人责骂。

    后来他时常会和顾淼一起回家,看见她被张心如没有理由的责骂都会帮她,还会温柔的安慰她,让她不要往心里去,当时他不过当她是一个可怜人。

    而他对顾淼真的很好,好到让她嫉妒的不行,甚至想着她要是顾淼就好了,只可惜这一切都是空谈。

    在对他的爱日益见长的时候,顾允儿迎来了一个晴天霹雳,那便是他要和顾淼结婚了,她渡过了一阵暗无天日的日子,也绝望的想着他大概以后会很少来这里吧。

    她是不是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也在可怜她,可怜她独自暗恋他四年无果来帮助她,顾淼居然逃婚了。

    之后她成功嫁给唐修宁,可迎来的却是独守空房和他对她的厌恶,过去的种种如走马观花般一一浮现过她脑海,再后来便是他和舒凝在一起的事情被报纸爆出来,让她成为整个A市茶余饭后的笑谈。

    冷风瑟瑟的马路上,顾允儿脚步踉跄,如同被抽走所有力气般的再也走不动一步,她挨着墙缓缓的蹲下僵硬的身姿,满脑子都是唐修宁伏在舒凝身上的画面。

    一年多的时间,她不是没想过他们已经在一起,做着男欢女爱的事情,可当她亲眼看到这一幕,才明白什么叫真正的心碎。

    她爱他,错了吗?

    她嫁给他,错了吗?

    她死守着这份婚姻,错了吗?

    .............

    距离她的不远处,一道挺拔的身影随意的斜靠在车身上,欣长的身姿被路灯拉的很长,从顾允儿下车那刻起,他并没有离开,而是一直跟在她身后。

    从他这个角度望过去,便看到顾允儿缩成小小的一团蹲在马路边无声的落泪,连哭也哭的这么委屈,可怜兮兮的模样就像是被主人遗弃的小狗,惹人心疼。

    他倒是有心将这条小狗捡回去,只可惜...。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她脚蹲的麻木的时候,天空突然下起了一阵小雨,显得她瘦弱的身子越发苍凉萧瑟。

    慕凉城失了耐心,阔着笔挺的长腿走到她面前,拿鞋尖提了提她的小腿。

    “你打算在这里蹲的天荒地老么?”

    一道戏虐的男声似笑非笑的落下来。

    一双黑色锃亮的皮鞋率先映入她眼底,顾允儿意外的愣了愣,意外的抬起脑袋,他背着路灯站在她面前,绵绵细雨落在她脸上,那一颗颗晶莹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正好遮住她一身狼狈。

    可发出如兔子的眼睛还是出卖了她,她悲戚的苦笑一声。

    “为什么每次在我最狼狈的时候,都被你看见。”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