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第一次靠的那么近

    唐修宁错开话题,不想被顾允儿察觉出些什么来,这样失控的感觉令他很不爽,他明明那么讨厌她,怎么会突然觉得她长得好看。

    她根本不及舒凝的一根手指头。

    大抵是话锋转的太快,顾允儿竟一时没反应过来,眨巴着灵动的双眸,满是错愕的盯着唐修宁,等意识到他在问什么,她心头猝然一紧,身姿有明显的僵硬。

    “没...没有。”

    她心虚的垂下眼眸,喉头一阵发干发涩,心里也是一阵兵荒马乱。

    若是放在平时她根本不会这么心虚,偏偏今天这个男人说了一晚上奇奇怪怪的话,临走的哪一出,仿若是在为她出气似的,尽管这件事情她可能不知道。

    但还是在顾允儿心里激起不少的波澜。

    听她这么说,唐修宁微微蹙紧浓眉,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忽然又询问道。

    “那你们怎么一起来了?”

    “这个点很难打到车,慕总见我行色匆匆很紧急的样子,才提议送我过来的,倒是你,你是疯了吗,居然在那样的地方为一个女人大打出手,要是被有人心胡乱杜撰,爷爷他们知道一定会很不高兴的。”

    唐修宁问长问短,像似要追根究底刨个清楚,可提到这个顾允儿心里一阵发闷,自然想起身为她老公的男人是怎么进的警察局,还有两人如若旁人的亲昵。

    这脸还真是被打的啪啪作响。

    唐修宁眉宇一沉,眼神犀利的盯着后座的女人。

    “我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来置喙,顾允儿,我警告你,不要再用爷爷来压我,也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你只要扮演好唐太太的角色就可以了,至于别的你休想肖想。”

    唐修宁脾气一下就上来了,特别是听到爷爷两个字,英俊的脸上溢满了阴霾,显然是动怒了。

    他脸色阴沉的发动车子,二话不说的驶了出去,坐在后座的顾允儿压根没反应,强大的惯性令她差点撞到副驾驶座的椅子,幸好她一早拉着车门的安全杆,否则真有可能撞上去。

    “你...。”

    顾允儿秀眉紧拧,又失笑的闭上嘴巴,一阵怅然失落,他也就对舒凝温柔以待。

    至于她,他会关心她的死活么。

    一时间,两人各付心思,谁都没开口说话,难得平心静气的氛围直接被这一句话搞得剑张跋扈,到处都充斥着*味,车厢的气压低的几乎能让人窒息。

    车子一开出警察局门口,果不其然看到很多记者在门口蹲点,显然都想拿到这条独家新闻。

    顾允儿潋眸,眉心紧紧的拧着,便看到唐修宁狠狠一皱眉,恼怒的掏出口袋里的手机给助理拨了个电话过去。

    “马上处理好我进警局的事情,我不希望明天有任何一张报纸报道我进出警局的事情。”

    他脸色阴沉的挂断电话,烦躁的将手机甩在副驾驶座位上,一路直奔两人的新房。

    ...................................

    一回到家,居然还有记者悄悄的守在门口,唐修宁的脸色难堪到了极点,心里说不出的愤怒,做戏做全套他既然跟她一块回来了,他下车后绅士的为她打开车门。

    顾允儿也算配合,浅笑的挽着唐修宁的胳膊,祥装和他有说有笑的一块进门,可两人一到屋内默契的松开彼此,唐修宁头也不回的一路直奔楼上,懒得和她说一句话。

    顾允儿皱皱眉,早已习以为常,只是她瞧见他脸上还有伤,不由得她暗暗的叹口气,还是不争气的拿着医药箱去楼上。

    “嗯,我到家了,这件事情你不用担心,我会处理好的,你晚上让助理过来陪你,我明天一早过来看你,嗯?”

    顾允儿拿着医药箱,还没走到房间门口,唐修宁温柔的嘱咐声便从门内传来,也不知道最近是不是看多了,听多了,还是发生的事情太多。

    她苦笑一声后,默不作声的拎着医药箱身姿疲惫的靠在门边的墙壁上,脑袋微微上扬,白皙的脖子划出一个优美的弧度,耳边是两人依依不舍缠绵悱恻的甜言蜜语。

    她闭上双眸,唇角微动,轻轻的哼唱:

    “曾经真的以为人生就这样了,平静的心拒绝再有浪潮,斩了千次的情丝却断不了,百转千折它将我围绕,有人问我你究竟是哪里好,这么多年我还忘不了...。”

    有泪滴落,落地花开。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顾允儿才整理好情绪往房间走,她一进门,卧室内并没有人,浴室的门关着传出潺潺的流水声,显然他是在洗澡。

    顾允儿抿抿唇,拿着医药箱兀自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等他,所以当唐修宁洗完澡出来,便看到一抹瘦弱的身影安静的坐在沙发上,一头乌黑的长发垂落在肩膀上,遮住她的脸令人看不清她在想什么。

    “谁让你进来的。”

    唐修宁眉宇一皱,不耐烦的呵斥。

    顾允儿一愣,本能的抬起头来,只见站在浴室门边的男人浑身上下只围了一条浴巾,遮住重要的部位,许是洗过澡的缘故,他乌黑短发的发梢还滴着水。

    一滴一滴的滴在他健硕有致的身姿上,唐修宁身材很好,完美的八块腹肌,炽白的灯光从他头顶倾斜下来,仿若为他渡上了一层浅浅的光晕。

    他脸上的伤并没有影响他半点,反而平添了一丝狂野性感,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迷人的味道。

    顾允儿竟一时看痴,双眸一眨一眨的盯在他身上,怎么也挪不开视线。

    炽白的灯光下,顾允儿瘦弱的身姿越发显得清瘦,她仰起头的刹那,白净小脸上的那双澄澈眸子直勾勾的盯着他,宛如是跌入凡尘的仙子。

    干净清爽而美好,看的唐修宁眉头紧锁,那股子怪异的感觉突然又从他心底冲击上来。

    感受到他递过来的视线,顾允儿呼吸一窒,猛地清醒过来,神色仓惶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学生,绞着手指舔舔干涩的唇角。

    “你脸上有伤,我把医药箱给你拿来了。”

    她紧张的开口,恨自己的不争气,他都这样对她了,她居然还给他拿医药箱。

    “滚出去。”

    回过神来的唐修宁神色烦躁的吼了一声,随手拿过一旁的浴袍披在身上,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不是为她的行为,而是他居然看到这样的顾允儿,心里会有一丝丝的不忍。

    他甚至还回想起,她那天替他挨棍子的情形,毅然决然一丝一毫的犹豫也没有,还有他抱起她,她的确很瘦抱在怀里轻轻松松一点儿也不重。

    让他心头突然泛起了一股罪恶感。

    顾允儿被他吼得浑身一怔,咬咬唇后什么也没说抬起脚步就走。

    “等等,回来。”

    她脚步未动,身后的男人突然又吼了一声,顾允儿意外的扭头看向他,只见他身姿挺拔的迎面朝她走来,脸色不改道。

    “你帮我上药。”

    唐修宁冷然的斜了她一眼,兀自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一副等着她给他上药的样子,惹的顾允儿二丈摸不着头脑,刚刚还不是让她滚出去么,这会子怎么又要让她帮他上药了。

    真是个纠结的男人。

    “还不动手,杵在那边干什么。”

    见她傻兮兮的杵在那边不动,唐修宁一脸不耐烦的吼道,却更加觉得自己的行为不可理喻,他喊她滚出去,她还真就一声不吭的走了。

    所以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哪根筋搭错,嘴巴比脑子快一步的把她吼回来了。

    顾允儿被吼得一阵吃噎,本能的打开药箱拿出消毒水给他的脸上药和消毒,这还是两人除了面具会所,第一次靠的那么近,她甚至能清晰的闻到他身上沐浴露的香味,还有一股子独有的男性气味。

    她抿着唇小心翼翼的给他上药,视线专注在他受伤的地方,深怕会弄疼他,也怕会惹恼他。

    唐修宁面无表情的坐在沙发上,两人的视线有短暂的交汇,又匆匆的别开,由于距离近的关系,他能清晰的闻到她身上的味道,不同于舒凝身上的香水味,她身上的味道更偏体香,清列好闻,并不令人讨厌,反而深陷其中。

    一时间,两人都没开口说话,由于距离近的关系,彼时的呼吸不断重叠又分开,空气中陡然腾起一股异样的感觉。

    为他上药的顾允儿在擦完最后一个受伤的地方,本能的看向他道。

    “好...了。”

    她一低头,视线一下跌入一双狭长的黑眸中,只见坐在沙发上的唐修宁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看,温热的呼吸不断的喷洒在她精致的下巴上,痒痒的,激的她浑身一颤,结结巴巴的把话说完。

    唐修宁并没有第一时间开口说话,只是眼眸深深的盯着她看,仿若要在她脸上看出朵花来,直勾勾的样子盯的顾允儿心里一阵发憷,气氛越变越怪异。

    她忍不住吞咽口口水,卷翘修长的睫毛无措的扑闪两下,抿抿唇刚想退后说话,腰间突然传来一股重力。

    她一惊,还没从天旋地转中反应过来,人直接被眼前的男人压在身下。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