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你也很享受不是么

    她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问的,美眸大大的瞪着眼前的男人看,对于他的出现顾允儿实在太意外了,没想到在这里还能再见上他一面。

    昏暗的灯光下,拥着她的男人蛊惑般的笑笑,骨节分明的手暧昧无疑的抚上她娇嫩的侧脸,细细的磨砂起来,深邃的视线玩味的看向她。

    “深蓝小姐,你觉得呢?”

    他浅笑的勾勒唇角,模棱两可的将问题反抛给她,仿若全凭她的心意,。

    只是看似他毫不经意的举动,还是吓到了顾允儿,深怕他会一把揭开她脸上的面具,他能在这里等她的行为已经很诡异,她无措的别开脑袋,试图远离他的手。

    “白先生,我们的合约已经终止了,还请你放开我。”

    顾允儿呼吸窒乱的挣扎了一下,只是对方并没有松开她,她只觉得下颚一紧,被迫扭过脑袋与近在咫尺的男人对峙。

    “凉城之旅很抱歉,我有急事不得不被迫终止七天之旅。”

    白先生薄唇一抿,突然像她解释,骨节分明的手强势的捏住她的下颚,不再给她半点躲避的机会。

    顾允儿意外的一愣,完全没想到他会跟她解释这个,却也是这样,她整个人如同被一盆冷水从头浇到底,猛地清醒过来。

    她唇角一咬道。

    “白先生,这是你的权利,无须跟我...唔。”

    顾允儿话还没说完,唇角就被一张微凉的唇给堵住,毫不迟疑的吻去她未说完的话,她吃惊的一愣,瞪大双眸看向亲吻她的男人,脑袋一片空白如同当机,半响没反应过来他是怎么回事。

    白先生邪魅的眉宇微扬,揽过她的腰身翻身将她压在一旁柔软的双人床上,略带薄茧的大掌撩开她的裙摆,顺着她细腻的皮肤一寸一寸的往最深处探去。

    唇齿相依,吻意绵长,顾允儿如同被下了蛊,本能的顺从他,几乎快要沦陷在他的温柔里,直到他不安分手试图扯掉她的底裤。

    被压在身下的顾允儿如雷电击般的一怔,猛地伸手按住他不安分的手。

    “白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还请你放开我,我们的合约已经终止了。”

    顾允儿心头一杵,万万没想到她差点就被他给蛊惑了,在看看两人眼下的画面,衣衫凌乱简直暧昧到了极致。

    如果不是她突然喊停,两人怕是早就在一起了。

    白先生轻笑一声,温热的呼吸如数喷洒在她耳廓,激的顾允儿条件反射的想逃,他却固定她的脑袋,蛊惑般的在她耳边说道。

    “深蓝小姐,你能来这不就是默认我的行为,再有,你也很享受不是么。”

    “我...。”

    顾允儿触电般的一僵,无措的咬紧唇瓣,对他的话根本无从反驳,他说的对,是她太贪恋他给的温柔了。

    如果不是有这样面具,她根本得不到唐修宁的温柔以待。

    见她迟疑下来,白先生眉宇一沉,没在给她反抗的机会,毫不迟疑的褪去她最后一道防线,眼眸沉沉的闯了进去。

    “啊...不要。”

    身体猛地被一股重力贯穿,顾允儿禁不住失声尖叫起来,等她意识到不对劲,两人已经严丝密合的重叠在一起,根本来不及反抗,一股酥酥麻麻颤栗猛地从她身下冲击上来,激的她脑海瞬间空白,一点思考能力也没有。

    “深蓝小姐,你的身体可你的话诚实多了。”

    白先生奋力的与她纠缠在一起,动作一次比一次力道重,仿若要弄死她似的。

    顾允儿哪里还说的出话来,早就羞的无地自容,哪里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也没想到唐修宁居然还会再要她一次。

    随着他冲击上来的力道,顾允儿死咬着唇角,不让自己发出一丝羞人的声音来,仿佛是为了保全自己最后一点颜面,苦涩的闭上双眸沉沦在他身下。

    心中不停的安慰自己,这是两人最后一次在一起,全然当个念想吧。

    看到她顺从的样子,面具下的脸突然阴沉下来,恼怒到了极点,他变本加厉的加重身上的力道,毫不怜香惜玉狠狠的冲撞上去。

    房间的温度瞬间被燃烧到最高点,到处充斥着酣畅淋漓的画面。

    一室旖旎。

    ..............................

    顾允儿不记得两人已经做了多少次,压在她身上的男人仿若一头不知餍足的野兽,不停的在她身上索取,好似想要一次在她身上搜刮干净。

    黑暗的房间内,她被折腾的昏昏欲睡,累得连手指头都要提不起来,嗓音早就哑了。

    “怎么,这样就不行了?”

    白先生轻笑一声,身下动作未停,反而有愈演愈烈的架势。

    顾允儿脸色一红,双手猝然捏紧手下的床单,连同骨节也变得鲜明。

    床笫间的调戏她不是第一次听到,却每一次都被激的面红耳赤,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哪里想到平日里对她憎恶至极的男人,却在床上是这样一幅禽兽模样。

    可也不知道怎么的,她突然觉得压在她身上的男人很陌生,压根一点也不像唐修宁,一个人的声音可以变,容貌和心性却不会变。

    他每一次的戏虐和调侃都会让她觉得眼前的男人根本不是唐修宁,若不是保密资料被她意外看到,上面清清楚楚写着唐修宁三个字,她是真的不敢确定。

    后来唐修宁和舒凝亲密的互动被她看见,她才隐隐安心下来,也才发现男人,人前人后根本不是一副样子,她哪里想到平日里衣冠楚楚的男人,在床笫是这样的。

    只是眼下突然有一股子熟悉的感觉猝然在她心中腾起,那股熟悉的感觉却不是来之唐修宁,居然是来之慕凉城。

    以往她每一次靠近他,她心头就会莫名腾起一股熟悉感,和现在的感觉很像,可她和唐修宁在一起,反而没有这样的感觉,她每一次靠近唐修宁浑身都充斥着排斥和陌生。

    “走神?看来是我不够卖力啊。”

    白先生危险的眯起眼睛,动作狠厉的冲击上去,顾允儿被激的瞬间回过神来,纤瘦的身子跟着颤了颤,双眸迷离的迎上男人的视线,突然傻傻的开口。

    “你到底是谁?”

    她深深的看着他,好似要穿透他脸上的面具看清他本来的面目,不想白先生嗤笑一声,压低身姿调侃。

    “怎么,深蓝小姐在床上连自己的丈夫和情人都分不清了?”

    白先生的揶揄瞬间让顾允儿羞红了脸,心底同时也腾起一股悲凉,怎么会有分不清和分的清之说,她和唐修宁结婚一年,他连她的一根手指头都没动过。

    而且他不就是么。

    白先生没再给她任何思考的机会,扣紧她的腰肢再一次带她攀上世界的顶峰,拉着她一次一次的沉沦下去。

    *

    自那之后,两人再也没有任何瓜葛,这世界上再没有深蓝和白先生,最后一晚的缠绵总是让她觉得这一切都是她想象出来的。

    若不是那些没有及时消退的痕迹,她真就这么觉得。

    之后的两天顾允儿并没有见到唐修宁,两人更是连一通电话,而她也没再碰到慕凉城,至于合同幸好唐修宁不在,直接被顾允儿给搁置下来。

    因为慕凉城的条件她没办法答应。

    直到第三天,唐修宁突然降临在她办公室门口,顾允儿一惊,又惊又喜的从椅子上站起来,万万没想到他会亲自来她的办公室。

    她顿时手足无措起来,无措的喊道。

    “修宁...。”

    唐修宁看到她激动的模样,心里没由来的闪过一丝烦躁,他不悦的眯起狭长的眸子,迈着长腿就走到她身边。

    “慕氏的合作案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拿下来。”

    他故意忽略她眼中的欣喜,冷冷的质问。

    顾允儿一愣,惊喜的情绪瞬间被这句话给激退到谷底,她神色慌乱的站在办公桌后,就像个做错事的小学生,等待老师的惩罚。

    哪里想到原来他是为这件事情来找的她。

    “我...。”

    “顾允儿,我不想听你的任何解释,也不关注过程,我只看重结果,公司从来不养没用废物,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三天之内我必须在我办公桌上看到我们和慕氏的合作案,你听明白了吗?”

    不等顾允儿张口解释,唐修宁狠狠的打断她的话,是半句废话也不想听她说。

    顾允儿错愕的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唐修宁扔下这句话怒气冲冲的转身离开,临到门口的时候,他突然又停下脚步,眼眸冗长的落在她身上,神色冷冷道。

    “要是你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做,我想公关部会更加适合你。”

    唐修宁讽刺的话一落,顾允儿整个人如同被他扔进了冰窖,彻头彻尾的凉了心,慕凉城的话蓦然在她耳边萦绕,怎么也没想到他的话会一语成箴。

    唐修宁为了一份合同,居然真的要把她送出去,他是疯了吗?

    顾允儿浑身禁不住的一阵轻颤,满是不可思议的迎上他阴鸷冰冷的视线,难以置信的反问道。

    “唐修宁,你疯了吗?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么?”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