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电梯门口,眼见拿刀子的男人毫不犹豫的朝唐修宁身上刺去,顾允儿被吓得呼吸一窒,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她猛地扭头看向走在前面还没察觉的唐修宁。

    “修宁,小心——。”

    她惊恐的瞪大双眸,激动的失声尖叫起来。

    被她这么一喊,空旷的停下车场满是她凄厉的喊叫声,拿刀子戴着鸭舌帽的男人猝然被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扭过脑袋,恶狠狠的看向她。

    自然没想到这里还有别人。

    趁着他迟疑下来的缝隙,顾允儿抬起脚步想也不想的跑到唐修宁身边,想要把他推开,奔跑的过程中拿刀子的男人突然扭头看向她。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不期而遇,男人的脸也毫无预警的映入顾允儿眼底,她刹那惊愕的瞪大双眸,眼底充满了不可思议,如同见了鬼,身子却本能的跑向唐修宁。

    走在前面的唐修宁自然也听到顾允儿撕心离肺的喊声,英挺的眉宇狠狠一皱,以为是她又想耍什么把戏,他烦躁的停下脚步转身。

    “你又想...。”

    唐修宁话还没说完,一束耀眼的灯光在他眼底一转而拭,眼见一个戴着鸭舌帽的*在他身后,手里的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刀。

    “唐修宁,受死吧。”

    男人见唐修宁反应过来,脸色骤然一变,毫不迟疑的一刀捅向他,一点反应的机会也没给。

    事发突然,唐修宁又忽然看清拿刀捅他男人的脸,眼底闪过短暂的惊讶,就是这样片刻的迟疑,他眼睁睁的看着刀子明晃晃的刺向他。

    千钧一发之际,唐修宁眼前突然闪过一抹较小的身影,身姿猛地被一股重力给推开,顾允儿毫不犹豫的只身挡在他面前,一股尖锐的刺痛猛地在她右腹处蔓延开来。

    白刀子进,红刀子出,鲜红的血液在刀子拔出来的瞬间,直接贱到了对方的脸上,令他的脸变得越发面目狰狞可怖。

    顾允儿吃痛的皱紧眉心,脑袋缓缓的垂下朝自己的右腹看去,鲜红的血液如同开了闸的水,一股脑儿的从她身体里涌出来,快速浸透穿在她身上的黑色裙子,脚边滴滴答答落满了鲜红的血液,开出一朵朵的妖艳的花来。

    她错愕不已的抬头,清隽的面容因疼痛变得扭曲,猛地对对面的男人质问道。

    “为什么...要伤害他?我们无怨...无仇。”

    顾允儿疼的摇摇欲坠,几乎站不稳腿根,全身细胞都跟着抽搐的疼,脑海一阵痉挛。

    她话一落,对面的男人自然发现自己捅错了人,他猝然看了一眼被推开的男人,又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后立马拿着刀子拔腿就跑。

    强行被推开的唐修宁,脚步踉跄倒退了好几步才站稳脚跟,待反应过来拿刀子的男人突然跑开,他脸色一沉,猛地抬腿追上去,他倒想问问他为什么要杀他。

    他欲抬起脚步,余光触及站在一旁身形摇摇欲坠的顾允儿时,浓眉一凛,神色突然变得复杂起来,却也是这样的惊鸿一瞥,他一眼看到滴落在她脚边的鲜红血液。

    唐修宁狠狠的一震,有什么东西突然在他脑海里迸射开来,那抹纤瘦的身影突然在他眼前矮身朝地上栽倒下去,身体比脑子快一步做出反应。

    他快步冲到她身后扶住她倒下去的身姿,一把将她护在怀中,自然也看到她神色痛苦的用双手紧捂住右腹的位置,鲜红的血液染红了她的双手,指缝间更有血液还在不停的流下来,也深深的刺红他的眼。

    “顾允儿,你疯了,我根本不需要你救。”

    唐修宁蹙紧浓眉,满是诧异的看向倒在自己怀里一脸惨白的女人,完全没想到她会替他挡刀子,刚才要不是她突然推开他,那么此刻受伤的就是他了。

    顾允儿脸色惨白的倒在他怀里,氤氲的美眸缓缓的看向呵斥她的男人,目光划过他凝重的脸时,突然虚弱的失笑道。

    “你的怀抱...好温暖,修宁,我好冷啊。”

    顾允儿艰难的蠕动唇瓣,有什么东西不断的在身体里流逝出来,意识也一点一点在模糊,浑身冷的如同跌入冰窖,真的好冷啊。

    唐修宁狠狠的皱眉,狭长的眸子凌厉的看向她,咬牙切齿道。

    “顾允儿,别以为你为我挡了刀子,我就会感激你,我告诉你,你无论做什么都抵不了你的罪过,我唐修宁这辈子不会爱上你这样的女人。”

    这样的话听多了是不是就会免疫,还是她身上的伤太过痛,掩过他给她的疼痛。

    顾允儿无力的眨了眨双眸,鼻尖泛着浓郁的酸涩,薄如蝉翼的睫毛沾染着一丝晶莹,缓缓的覆在眼睑处,落下一大排阴影。

    “修宁,欠你的恩情,我都还清...了。”

    她有气无力,声音细如蚊蚁渐渐的变得听不见,捂住伤口的手无力的垂落下来,鲜红的血液在她身下开出一朵最妖艳的花,人跟着失去了意识。

    这样的话唐修宁不是第一次听见,上次在唐家老宅她替他挨了一棍子也说过,他动怒的看向她。

    “顾允儿,哪怕是这样,我也不会感激你,更加不会爱上你。”

    他生气的朝她吼道,却突然发现他怀里的女人早就失去了意识,鲜红的血液染红了她大半个身子,脸色惨白如纸,毫无声息的样子就跟死了似的。

    或许连他自己也没发现,他抱着她身体的手一直在颤抖,连心都在抖。

    “我马上带你去医院,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唐修宁脸色一变,说话的语气充满了惊慌,正如他所说他讨厌她,但也不想看到她死,更加不想是因为救他而死的。

    他要她活。

    .................................

    顾允儿只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她和唐修宁相识的画面如走马观花般浮现过她眼底。

    那一年夏天,他穿着一件干净的白色衬衫,一条笔挺的黑色西装,英姿飒爽帅气的不行,他跟着顾淼第一次来顾家,也凑巧碰到被张心如呵斥的顾允儿。

    她永远也忘不了这个阳光般的大男孩,对她介绍自己的画面。

    “你好,我叫唐修宁,是你姐姐的男朋友,也是你未来的姐夫。”

    窗外和煦的阳光照在他英俊的侧脸上,仿若为他渡上了一层浅浅的光晕,也是这样惊鸿一眼,他便深深的住进了她心里。

    再后来顾淼逃婚,她毛遂自荐的嫁给他,他便恨上了她,夜夜在酒吧买醉,那段日子她天天跟在他身后,又小心翼翼的不敢被他发现,免得他更生气。

    不想他喝醉酒还是发生了事,一大帮子小混混对着他一阵拳打脚踢,那时的唐修宁喝的烂醉如泥,几乎连发生什么事情也不知道,她想也不想的冲上去将他护在怀里。

    身上除了疼还是疼,直到她小腹被人踹了一脚,剧烈的疼痛下她直接失去了意识,迷迷糊糊间,她突然看到一抹娇俏的身影走向她们。

    之后她醒来,不顾身上的疼痛想去看看唐修宁怎么样了,也就在那个时候,她越过门上的玻璃看到一抹娇俏的身影无微不至的在照顾他。

    出院之后,两人很快陷入了热恋,他经常的去的地方也从酒吧改成了舒凝的住所,再后来舒凝因为身体的缘故被迫出国治疗,他也会隔三差五的去陪她。

    可他就是从来没有回过属于他们的婚房,直到和她谈离婚。

    往日的一幕幕不停的浮现过她脑海,最后停留在有人拿刀刺向他的画面。

    “修宁...。”

    顾允儿猛然睁开双眸,从昏迷中惊醒过来,胆战心惊的喊着唐修宁的名字,忍不住大口大口的喘息。

    “允儿,你醒了?”

    一直守候在顾允儿身边的苏绵,一听她惊恐的喊叫声,激动的走到她跟前,关心的询问道。

    “允儿,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难受,或者不舒服的,哦,对了,我马上喊医生过来。”

    苏绵见她醒来激动的不行,连床头有呼叫铃也忘了,心急如焚的拔腿就跑出去喊医生过来。

    顾允儿茫然无措的眨了下眼睛,映入眼底的是白茫茫的一片,一股难闻的消毒水味顷刻吸入鼻尖,令她难受的耸动下鼻尖,才反应过来她是在医院里。

    只是意识回拢,一股锥心般的疼痛蓦然从她右腹蔓延上来,疼得她冷气直抽。

    苏绵很快把医生喊来,经过一番检查表示恢复的很好,让她注意休息也就离开了。

    “允儿,你到底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会被人给捅伤啊。”

    医生一离开,苏绵连忙走到顾允儿床边,诧异的询问道。

    顾允儿微不可察的皱了一下眉,眼中亦是一片迷茫,记忆里,她晕过去之后是唐修宁送她来的医院,怎么也没想到她一醒来看到的人会是苏绵。

    她转动双眸目光不经意的看向四周,整个病房除了苏绵,根本没有那个男人的存在,她眉宇一紧的看向她。

    “你怎么会在这里?”

    她答非所问,心却一点一滴在凉下来。

    “是医院打电话给我,你出事了,我第一时间就赶来了,倒是你啊,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知不知道我都快被你吓死了。”

    苏绵心底不由一阵埋怨,怎么想到她好端端的会接到她出事的消息,只是当她看到顾允儿眼中的失望,和环顾四周的模样时,她拧紧眉宇又意外的询问道。

    “你在找谁?”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