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你能不能放开我

    “修宁,你今晚是怎么了?怎么看起来有些魂不守舍的,是什么发生事情了么?”

    从浴室洗完澡出来的舒凝,眼见唐修宁还保持她进浴室前的姿势不变,不由疑惑的迈步走到他身边,温柔婉约的询问。

    哪曾想唐修宁如同灵魂出窍,神色呆滞的坐在沙发上,对舒凝的话根本询问充耳不闻,似乎是在想什么比她更重要的事情。

    一股子挫败感蓦然从她心底冲击上来,舒凝暗暗咬牙,赤脚在唐修宁身边坐了下来,白皙的双手柔弱无骨的圈住他的脖子,努力唤回他的神智。

    “修宁,你到底怎么了?是公司发生什么事情了么?”

    舒凝委屈的奴奴唇,美眸瞬间氤氲一层雾气,心里不断的想着难道现在的她对唐修宁来说,真的一点诱惑力也没有了么。

    这若是放在以前,她从浴室出来唐修宁从来没这样过,哪次不是像饿狼扑虎般的将她压倒在床上,狠狠的要一番,可现在呢她浑身上下只围着一条浴巾,他却出神的没看见。

    听见舒凝委屈至极的喊着他的名字,唐修宁猛然从回忆中清醒过来,一眼便看到他深爱的女人泪眼汪汪,一脸控诉他的走神,楚楚可怜的模样如同是被主人遗弃的小猫咪。

    “洗完了...,凝儿,我跟你说多少次了,你身体不好不能赤脚,傻丫头,你怎么就不能乖乖听我的话,嗯?”

    唐修宁一脸歉意,暗自责怪自己好端端的怎么走神了。

    他一回头,目光不经意转向地面,发现她从浴室出来连双鞋子也没穿,就这么赤脚搁在地上时,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将她抱在自己腿上,温柔的嗔怪。

    舒凝委屈的嘴一撇,白皙的双臂越发圈紧他的脖子,一股沐浴露的香味顷刻萦绕在周遭,散发着迷人的味道。

    “修宁,你到底是怎么了?看到你这样我真的好担心你啊,你能不能...不要不理我,我害怕。”

    她顺势靠在他宽阔的胸膛口,松开一侧的手,缓缓的攀上他心脏的位置,指尖略有深意的磨砂,柔情似水的双眸向上倾斜的看向他,心底没由来的趟过一丝暖流。

    不禁觉得是自己想多了,要不然这样的细节他怎么会注意到。

    “傻丫头,不用担心我,我没事,只是生意上遇到点麻烦。”

    唐修宁有口无心的解释,温暖的大掌覆在她白皙的脚上,试图将她冰冷的小脚丫子给捂暖,可也不知道怎么的,分明是舒凝坐在他腿上,他眼前突然闪过另外一张倔强的小脸。

    他以为舒凝的体重已经够轻的了,没想到他今天抱起那个女人时,恍然发现她轻的可怕,比上次抱她还要轻很多,一点分量也没有。

    这女人平时都是不吃饭的么,身为唐家的太太,唐家人又不是没给她钱花,怎么还能瘦成这副样子。

    “嗯,修宁,虽然我在生意场上帮不了你,但别的地方...,我一定会让你快乐的。”

    唐修宁都这么说了,舒凝也没多想什么,毕竟身为一个集团的总裁烦恼的事情远远比她想象的要多。

    “嗯?”

    唐修宁眼底突然浮现过某人只身为他挡刀子的情形,一时也没注意舒凝说了什么,胡乱应了一声,眼前总是不由自主的浮现满是鲜红血液的画面,和那张惨白的小脸,怎么也挥之不去。

    方才他也是因为这个走得神,今天他把人送到医院之后便离开了,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可那血液的腥味如同粘连在他身上,他终究还是没有狠下心,让医院通知苏绵过来照顾她,之后索性把手机都关了。

    就是不想知道有关于她的任何消息。

    舒凝小脸一红,情意怯怯的从他腿上站起来,赤脚踩过柔软的地毯媚眼如丝的站在他跟前,深深的凝视他一眼后,咬着唇羞涩的将白皙的手指搭在浴巾沿上,整个房间的温度瞬间上升了不少,也就没察觉到他的不对劲。

    唐修宁眉宇一沉,忽然从沙发上站起来,再怎么说她也是因为他受的伤,他怎么也要去看看她到底是死是活,也没注意到舒凝暧昧无疑讨好他的举动。

    “凝儿,对不起,我突然想起来公司还有点事要处理,今晚我不能陪你了,你早点睡不用等我。”

    他伸手安抚的拍拍她的肩膀,心不在焉的嘱咐她一番后,拔腿就离开了房间。

    “修宁,你...。”

    舒凝茫然无措的喊着他的名字,全然没反应过来他这突然是怎么了,只能睁大双眸眼睁睁的看着他走的头也不回,满脸的诧异。

    等反应过来,舒凝才意识到他走了。

    是真的走了。

    他居然在这样的情况下扔下她走了?

    他是疯了么。

    一股无形的屈辱瞬间从舒凝心底滋生上来,她怎么也没想到唐修宁居然会无视她的举动抛下她。

    并且,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行为这么奇奇怪怪的,上一次他虽然没表现的那么明显,但直觉告诉她,这里面一定有她不知道的事情,搭在浴巾上的手狠狠的攥紧,连同骨节也变得鲜明。

    舒凝羞愧难当的满脸通红,快速的转身从衣柜里拿出外出服,她倒想看看唐修宁今晚到底有什么了不得的事情,能这样抛下她离开。

    若是放在以往,唐修宁又何曾这样羞辱过她,她一定要调查清楚。

    因为她感受到了深深的威胁。

    *

    病房门突然被打开,自然惊扰到靠在病床上的人儿,顾允儿意外的一愣,蓦然从沉思中反应过来,一双黑色锃亮的皮鞋率先映入她眼底。

    顺着黑色皮鞋往上,是一条笔挺的黑色西裤,上身穿着一件白色衬衫,炽白的灯光从天花板洒落下来,将来人的身影拉的很长。

    这样熟悉的装扮令顾允儿猛地一颤,心中一阵激动,她惊喜的抬起脑袋。

    “修...,慕,慕总,怎么会是你?”

    顾允儿欣喜的喊出他的名字,不料她抬起头,慕凉城那张鬼斧神工般的面容猝然映入她眼底,她错愕的一愣,眼中的希翼瞬间一寸一寸黯淡下去。

    不是他!

    她真是傻,居然会以为来的人是唐修宁,他厌恶她厌恶到连手机也关机,她又怎么再能奢望他来看她。

    长身玉立在门边的慕凉城,自然将她的情绪变化一览无遗,深邃的视线对上她黯然下去的眸子时,英挺的眉宇不悦的皱起。

    “顾小姐的样子看起来很失望。”

    慕凉城双手斜兜,阔着笔挺的步伐朝靠在病床上的人儿走去,目光滑过她苍白如纸的小脸时,蹙紧的眉心越发的紧皱,浑身上下都蔓延过一股危险的气息。

    “...啊?”

    顾允儿没想到他会这么说,纤瘦的身子没由来的一僵,她猝然仰起头来看他,眼见他逆着灯光从容不迫的朝她走来时,心口莫名一紧。

    “...什么?我,你,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

    随着他的靠近,一股极具侵略性的气势瞬间朝她迎面而来,连同周遭的空气也变得稀薄,顾允儿紧张的揪紧手边的被子,支支吾吾半天,忽然想到他怎么会知道她在这里,立马扯开话题。

    她出事的消息没有外传,连唐家和顾家人都不知道,所以刚才的一瞬间她自然以为是唐修宁,哪里知道是他。

    慕凉城神色淡淡的走到她床边,眼尾肆意一扬,讽刺的勾勒起嘴角。

    “顾小姐,美人救英雄,让人不想知道都难。”

    “...你?”

    顾允儿被他讽刺的一阵吃噎,这男人嘴巴毒她是见识过的,讽刺人的本领更是厉害,她自问是说不过他的,可这男人说话怎么阴阳怪气的。

    “慕总,不知道你来这里找我做什么?”

    也不知道怎么的,顾允儿一看到他心里就莫名的紧张,就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学生,而他就是那个恶劣的老师。

    慕凉城居高临下的盯着她,并没有第一时间开口说话,反而在她床沿上坐了下来,眸色深沉如海。

    他莫名其妙的举动足是把顾允儿给吓了一跳,本能的挪动身姿试图拉开两人的距离,一下子连身上有伤也忘了,她这一动蓦然牵扯到右腹上的伤口,疼得她龇牙咧嘴,眼中一阵冒金星。

    “别动。”

    看到她疼的脸色煞白,慕凉城眉眼一沉,冷冽的吩咐,双手猝然摁住她的肩膀。

    顾允儿浑身一个激灵,纤瘦的身子触电般的颤了颤,神色不自然的耸动肩膀,尴尬的舔舔嘴角道。

    “那个,慕总,你能不能放开我,我,我不动了。”

    他掌心滚烫的温度隔着单薄的衣料覆在她肩膀上,而他又这么近距离的坐在她床边,她甚至能闻到他身上散发出的男性醇厚气势,她可是一个有夫之妇啊,这又是大晚上的,他怎么也不知道注意点。

    “给我看看?”

    他突然开口。

    “...什么?看什么东西。”

    顾允儿被他无厘头的话说的半响没反应过来,完全不知道他要看什么东西,慕凉城眉眼深邃的斜了她一眼,骨节分明的手一下撩开她身上的病号服。

    .........................

    医院冗长的走廊上,身穿一身黑色西装的唐修宁正一步一步朝病房走来。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