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我从来没有爱过你

    唐修宁伟岸的身影骤然从她头顶压下来,一股危险又蠢蠢欲动的气势瞬间将她笼罩其中,携着令人不寒而栗的锋芒,似乎是生气了。

    坐在床上心乱如麻的顾允儿没想到他会突然走来,还问她这么奇怪的问题,心一下就揪紧了,更多的是心虚。

    “...什么?”

    她手足无措的瞪大双眸,心里没由来的一阵紧张,小手紧紧的揪紧了被沿。

    澄澈的眸子灵动的在他面前无措的眨巴,眼底溢满了意外和不知所措,看似柔弱偏偏夹缝中又潜藏着一丝倔强,在灯光的映衬下不停的在他眼前晃了晃,晃得他心慌意乱。

    “没什么。”

    唐修宁烦躁的眉宇一沉,言语冷冰冰的丢下这三个字,狭长的眸子斜了一眼矮柜上的手机后,脸色难看的往衣橱边走,随手拿过里面的睡衣踏入浴室,徒留一脸没反应的顾允儿。

    如果她刚刚没听错的话,他是在问她想不想知道他和顾淼淼谈了什么?

    浴室门嘭的一声被关上,顾允儿茫然无措的凝视那扇门,怎么觉得今天的唐修宁有些奇奇怪怪的,难道是顾淼淼对他说了什么?

    不会是跟他摊牌了吧?

    她倒吸一口冷气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可转念想想他现在都有舒凝了,就算顾淼淼真的说不爱他,想必对他也没什么影响,顶多是心里难过一阵子。

    顾允儿摇摇头,索性不再乱想。

    .............................

    唐修宁很快从浴室洗完澡出来,英俊的脸上一片的冰冷,心里莫名的闪过一丝烦躁,不明白好端端他刚刚是抽什么疯,怎么突然失控了。

    难道是因为顾淼淼今天对他说过的话?

    两人离开医院,便在附近的咖啡馆坐了下来,一年未见,唐修宁心里激动和震惊的不行,他第一时间对那个他一直念念不忘的女人询问。

    “淼淼,这一年你都去哪里了,过的好吗?为什么一直不回来?你知道吗,我真的很想念你。”

    他深情款款的凝视她,一年未见,她比原来更漂亮美丽,浑身透着一股妩媚的知性,耀眼的令人更加挪不开眼睛。

    若不是顾允儿从中作梗,顾淼早就是他的老婆了,一想到这个他就生气震怒的不行。

    感受到唐修宁炙热恋恋不忘的眼神,顾淼神情尴尬的喝了一口手中的柠檬水,理了理思绪才放下手中的被子,正色的对他说道。

    “修宁,我今天约你出来只是想告诉你两件事,第一,我希望你不要在误会允儿了,我的离开和她一点关系也没有,是我自己的选择。”

    顾淼刚说完,唐修宁瞬间脸色一沉,狭长的眸子溢满了震怒。

    “淼淼,你是不是有什么把柄在她手上,还是你被她楚楚可怜的样子给欺骗心软了,这些话是不是她逼着你的说的,这个女人真是该死。”

    唐修宁一脸的愤怒,在他看来这一切都是顾允儿设计的,要不然她明明知道顾淼回来为什么不告诉他,顾淼生性善良,又对顾允儿极好。

    如果她知道顾允儿喜欢他,难保她不会因为这个女人儿离开他。

    可听闻他一席话的顾淼,相当震惊的看向眼前这个和自己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男人,突然觉得一年未见他突然变得很陌生,陌生到她好像从未认识过他似的。

    “修宁,你怎么会这么想允儿?她现在可是你明媒正娶的老婆,你疯了吗?”

    顾淼难以置信的反问,真的是不敢相信他居然变成这样。

    实际上,她离开之后也偷偷派人回来查过,知道他和顾允儿结了婚,只可惜对她一直念念不忘,所以尽管她知道他们结婚了也没敢回来。

    直到这次他要将业务拓展到A市来,她才无奈下选择跟着回来的。

    “难道不是么?淼淼你可千万别被她柔柔弱弱的样子给欺骗了,她的手段远远比你想象的要厉害,你疼她爱她,可她是怎么做的,不仅逼着你离开,还...。”

    “够了,你不要在说下去了,我不许你这么污蔑我妹妹。”

    唐修宁阴厉的话还没说完,顾淼当场打断他的话,真是没想到他和顾允儿之间会是这样的生活模式的,那看来这一年她最爱的妹妹一定过的很不好。

    难怪她上次会露出这样的无奈又锥心的表情,原来唐修宁就是这么对她的。

    唐修宁狠狠的一皱眉,眸色深沉的看向她,不明白明明是顾允儿抢了属于她的位置,她为什么还要这么包庇她。

    “唐修宁,一年没见,我完全没想到你会变成这样,我知道你和允儿结婚,我还替你们高兴过一阵子,其实我很早就知道允儿喜欢你,而我也一直以为我是喜欢你的,所以才会答应你的求婚。

    可后来有一个人,他教会我什么叫真正的爱,什么是怦然行动的感觉,什么是幸福的分分秒秒也不想和他离开的感觉,然而这些我在你身上从来没有感受到过,或许我们从一开始就错了,把所谓的青春年少当成了爱情,其实它不是。”

    顾淼谈起那个男人时,脸上散发着由外而内的幸福感,那是唐修宁从未在她脸上看到过的,倒是在另外一张脸上见过,那一天的婚礼,她脸上表现出来的幸福仿若得到了全世界。

    可顾淼的话令唐修宁狠狠的皱紧眉宇,蓦然杵在原地。

    “淼淼,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脸色难看的反问,狭长的眸子陌生的盯着她看。

    如果他没理解错的话,她居然否定了他们这么多年的感情,是她疯了吧。

    话都说到这里了,顾淼自然不打算在隐瞒,起初她是想慢慢告诉他,不想伤害他的,可一想到他是这么对待顾允儿的,她毫不犹豫的开口道。

    “修宁,对不起,我从来没有爱过你。”

    .........................................

    唐修宁从来没想过顾淼是因为爱上别的男人离开的他,哪怕直到现在这一刻他还没消化过来,之后两人又聊了一会,示意他要好好对待顾允儿,顾淼才匆匆离开。

    被迫过来接顾允儿出院的唐修宁,也只能回到医院,昨天他接到苏绵让他过来的电话,他当场就把电话挂了,气的苏绵是发短信给他,表示唐家人都在他爱来不来。

    唐修宁以为又是她的阴谋诡计,他原先是不打算来的,可转念想想万一惹怒爷爷和妈妈就得不偿失了,他还想着要把舒凝娶进唐家大门,所以他来了。

    结果他生气的一离开,就接到秦慧敏让他会唐家的电话。

    书房里,当唐修宁关上门刚刚转身就被秦慧敏当场扇了一个耳刮子,气急败坏道。

    “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一个薄情寡义的儿子,果然是有什么样的父亲,就有什么样的儿子,唐修宁,你好狠啊。”

    唐修宁也是后来才知道,今天是唐老爷子去公司视察意外得知顾允儿住院消息,所以才没能瞒住,并不是眼前这个女人故意设计的。

    后来他被迫过来接她回唐家,却意外碰到顾淼得知了这一切。

    唐修宁没想到这一年的怨恨,他居然怨恨错了人,只是再没见到顾淼说的那个男人,他是怎么也不信的,左右为难之后才会出现他刚刚奇怪的动作。

    可谁知道这会不会又是这个女人耍的手段。

    浴室门咔嚓一声被打开,坐在床上的顾允儿自然也收敛好所有的情绪,可眼看着洗完澡出来的男人,穿着睡衣擦拭头发又重新走到沙发边,没有半点要离开的意思,她诧异的一愣。

    看他的样子难不成是今晚要留下来,不走了?

    顾允儿心慌意乱的舔舔干涩的唇角,小心翼翼的看向坐在沙发上的男人。

    “那个...,你今晚不走么?”

    她话一落,一道凌厉的视线即刻从远处投递在她身上,凌厉的锋芒激的顾允儿脊背一僵,生生的揪紧手边的被子,一口气直接提到了嗓子眼。

    只见唐修宁狠狠的一皱眉,冷冷一笑道。

    “呵...,顾允儿,这不是你正想要的么?”

    他嗤笑的看着她,可也不知道怎么,他俨然觉得这声嗤笑像是给他自己的。

    顾允儿被他吼得一愣,心里一阵发慌,若是放在平时他留下来她一定会很开心,可眼下她已经打算和唐修宁离婚,他这突然要留下来她压根不知道两人该怎么相处。

    也真是讽刺,每次她费尽心思想把他留下来,他每次都走的毫不犹豫。

    这次她放他离开,他却反而不走了。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要是想走你就走吧,爷爷和妈妈那边我会解释的。”

    反正明天她一把事情说清楚,她和唐修宁就再没什么关系了。

    听闻她几次三番要赶他走,唐修宁心里立马就不开心了,神色冷漠的扔下手里的毛巾,逆着灯光走到顾允儿面前,居高临下道。

    “你又在玩什么把戏?我说过欲擒故纵这一套对我没用,滚过去睡沙发。”

    唐修宁脸色阴沉的低怒,心里不爽到了极点,越发觉得她是和顾淼合谋的,要不然按照以往来说,她每次都是委曲求全的求着他留下来,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赶他走。

    这不是欲擒故纵,又是什么?

    还是说那件事情她也知道了?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