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你怎么会在我的房间?

    唐修宁突然行为迫切的冲她喊,狭长的视线笔直的落在她身上,速度快的连他已经也没反应过来,直觉告诉他,他要在这样迟疑下去,就真的再也挽回不了这个女人的心了。

    听闻他的话,顾允儿迈出去的脚步生生一顿,纤瘦的身子在微凉的月光下,无法遏制的轻颤起来,美眸惊愕的瞪大上扬,完全不敢相信她都听到了什么。

    重新开始这四个字,对她来说诱惑力实在太大了。

    见她停下脚步,唐修宁乘胜追击道。

    “允儿,我们重新开始吧,你不也还爱着我么,五年的感情,一年的婚姻,难道你真的忍心割舍掉这些,从此和我形同陌路么。

    如果你担心我现在还不喜欢你,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会尝试着去喜欢你,放下过往种种的成见,就让我们放下过去,忘记曾经的那些不美好,重新在一起,我相信你也不想让妈妈和爷爷失望,看到我们分开吧。”

    唐修宁的话一字一句,句句说在顾允儿的软肋上,打蛇打七寸,他是一寸也没偏全部打在她的要害上,令她瑟瑟发抖的身姿越发颤抖的厉害。

    藏匿在她胸腔里的心几乎被他说得动摇,如果不是那道坚持不懈的铃声把她惊醒,或许她真的会被他这些甜言蜜语给蛊惑住。

    也就在唐修宁摁掉口袋内的手机,抬起脚步向她走来时,顾允儿心念一动,薄如蝉翼的睫毛无措的眨巴两下,几乎想也不想的逃离原地,疯了似的跑开。

    要再这样下去,她一定会被唐修宁给说服的。

    “允儿..。”

    瞧见她消失在夜色的背影,唐修宁眉宇一沉,抬起脚步就追了上去,不想他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又响了起来,坚持不懈的样子像是他不接,对方就不会挂断似的。

    唐修宁略显迟疑,等他在望过去的时候冗长的回廊上哪里还有顾允儿的身影,除了一片微凉的月色就是无尽的黑暗。

    他蹙紧浓眉不耐烦的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余光瞥见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时,神色即刻变得复杂起来。

    “喂,凝儿?”

    “唐总,我是小乐,凝姐她出事了。”

    ..................................

    昏暗的月色下,顾允儿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跑了多远,直到气喘吁吁再也跑动在停下脚步,停留在原地喘息,脑海里满是唐修宁向她示好的话,怎么也挥之不去。

    明知道他说这些话可能是带有目的的,可她还是无法遏制的被蛊惑住,就跟魔怔了似的,完全忘记他曾经是怎么对她的。

    天知道,这些话她曾经等了有多久。

    如今她听到了,却也迟疑了。

    顾允儿重重的叹口气,努力摇晃脑袋将那些动人心弦的话给撇去,哪里想到她一回头,却发现她似乎是迷路了,在冗长幽深的回廊上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才找到自己所在的厢房。

    她疲惫的坐在圆桌上,喝了一杯冷茶之后脑子才算清醒一点,之后才拖着疲惫的身子想去洗把脸,只觉得似乎是有不对劲的地方。

    只是眼下她心慌如麻,也没在意什么。

    她无意识的打开浴室的门,一道潺潺的流水声猝不及防的窜入她耳低,站在门边的顾允儿意外的一愣,目光下意识的朝淋浴区张望过去。

    一抹挺拔修长的身影正站在花洒下,伟岸健硕的身姿上一件衣服也没穿,介于蜜色与麦色的皮肤上,肌肉线条清晰儿有力,炽白的灯光从他头顶洒落下来,一颗颗闪亮的水珠在他挺阔的脊背上往下滑。

    滑过精窄的腰身,没入小腹下方...。

    这一刻,顾允儿如同撞了邪,目瞪口呆的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房间里的男人,半响没反应过来。

    站在花洒下洗澡的男人,自然听到了开门声,英挺的眉宇微不可察的一僵,他眉眼深邃的侧过脑袋,一眼看到目瞪口呆看向自己身体的女人。

    在顺着她的视线低头看向自己,发现她正看着他的茂密林丛时,眉梢一条,唇角肆意的一扬。

    “我的尺寸还让你满意吗?”

    清冽富有调侃的男声猝不及防的在顾允儿耳边落下,她像是被烫着似的浑身一个激灵,心狠狠的一杵,整个人触电般的从出神中反应过来。

    她迅速撇开眼,绕过那片神秘充满危险的茂密丛林,脸颊及耳根迅速涨的通红,就像一只焖煮过的大虾。

    特别是在看到男人的脸,意识到他是谁时,顾允儿触电般的松开门把手,唇角血色褪尽,丢下一句臭流氓吓得直接落荒而。

    完全不敢想象她不过是想去洗把脸,居然会看到这样的一幕。

    浴室内,慕凉城邪魅的一勾唇,落下一道惊心动魄的弯弧,足是被顾允儿面红耳赤,可爱的模样给逗乐了。

    只是她怎么知道他在这里?还闯了进来。

    慕凉城眉眼深邃的拿过置物架的浴袍套在身上,阔着笔挺的长腿往浴室外走,骨节分明的手动作优雅的系浴袍带子。

    ..........................

    顾允儿心跳加速的跑到门口,刚想打开门跑出去,可转念一想,这是她的房间她跑什么跑,倒是那个暴露狂算怎么回事,怎么会突然在她房间里洗澡。

    这男人不会是跟踪她来的吧。

    顾允儿呼吸一窒,还没来得及深想下去,一道铿锵有力的脚步声猝不及防的从她身后响起,吓得她顿时脊背一僵,一股冷意直接爬上来。

    她猛地转过身姿,一脸警惕的看向站在她身后的男人。

    “你...,你怎么也会在这里?”

    她呼吸絮乱的质问,胸口因急促的呼吸上下起伏着,显然是被他吓到了。

    然而当她的视线迎上他的时,心狠狠的被一揪,浑身的血液瞬间逆流而上,刚刚在浴室看到的画面猛地窜出她脑海,激的她又是一阵面红耳赤。

    不料慕凉城轻笑一声,深邃的目光漫不经心的迎上她的,一脸的喜怒不形于色。

    “这个难道不是应该我问顾小姐么,你怎么会在我的房间?还把我看光光了。”

    他笑的邪魅,漫不经心的样子气的顾允儿脸色一变,生气的说道。

    “慕凉城,你个暴露狂,胡说八道什么,这分明是我的房间是东厢房,你跟踪我过来的是不是?”

    顾允儿被他的样子气的口不择言起来,完全没注意她说了不该说的话。

    听闻她语无伦次的话,慕凉城这才明白这小妮子怎么会来自己的房间,敢情以为这里是东厢房她的房间了。

    “是么,你确定这是东厢房,你的房间?”

    慕凉城双手环胸,深邃的视线上下打量这个几乎落荒而逃的女人,英挺的眉宇诡谲的上扬着。

    他还没想好该怎么跟她来个偶遇,她倒是好自己撞上来了,还把他看了个精光。

    有意思。

    “...什么?”

    顾允儿手足无措的一愣,美眸下意识的环顾四周,房间内的格局分明和她房间是一样的,连同柜子和床摆放的位置也是一样的,这不是她的房间,又是什么。

    怕是唯一不同的是,她刚刚喝的水好像是茶叶水,并非是白开水。

    难不成?

    顾允儿心一紧,连忙走到衣橱边拉开柜子门,发现里面挂的衣服都是男装并非是她的女装时,她只觉得眼前有道雷劈的她天底都变了色,脑海一阵空白,直接傻愣在原地。

    很显然这不是她的房间。

    顾允儿脸上的细微变化,自然没逃过慕凉城的眼,他阔着笔挺的长腿蓦然走到顾允儿身后的位置停下,似笑非笑道。

    “顾小姐,我是不是可以说,是你在跟踪我呢?”

    一股极具侵略性的气势突然从她身后袭击而来,带着一股沐浴露的香味,顾允儿猛然从愣怔中反应,快速的背过身面朝他,哪里想到这里居然不是她的房间。

    分明这里的摆设都是一样的。

    “我...,我...。”

    顾允儿纤瘦的身姿紧贴在衣橱上,双手紧紧的揪紧手边的衣服,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想必一定是因为她刚刚迷路,又是在晚上她才会走错一条回廊,走到西厢房来了。

    可该死的是,为什么这里的摆设会是一样的么,要不然她一定会察觉是自己走错了,又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乌龙。

    也怪她自己被唐修宁害的扰乱了心,才会连茶和水也没分清,傻兮兮的往浴室里闯。

    瞧见她支支吾吾神色慌乱的模样,慕凉城心情突然一阵大好,陡然不着痕迹的又朝她走近一步。

    “你什么...。”

    “我。”

    顾允儿心乱如麻的刚想说话,目光触及朝她走近的男人时,脸色顿时一变,神色激动的语无伦次道。

    “你...,你离我那么近干嘛,我可警告你,这里是佛门净地你要敢胡来的话,佛祖他....他老人家一定会生气惩罚你的。”

    “哦,是么?”

    慕凉城模棱两可的反问,脚下动作未停仍旧一寸寸的逼近她,鬼斧神工般的面容带着摄人心魄的笑意,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危险的气势。

    顾允儿被他鬼魅的样子吓得想逃,偏偏她身后就是衣柜和墙壁,压根没地方逃。

    一步之遥,慕凉城盯紧她窘迫的面容,邪魅的蛊惑道。

    “顾小姐,你把我里里外外看了个遍,是不是该对我负责?”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