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陪我睡

    慕凉城的语气并不轻浮,反而很深沉,携着一股与生俱来的矜贵气势,许是因为洗过澡的缘故,嗓音略显沙哑和感性,显得格外好听,还掐藏着一股蛊惑感。

    听得顾允儿的心莫名的跟着颤了颤去,清隽的脸上瞬间涨的满脸通红,卷翘的睫毛手足无措的煽动着。

    “我...,我不是...故意的。”

    她羞涩的面红耳赤,不自然的别开视线,压根不敢看眼前男人一眼,他目光灼灼的视线盯得给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才好,哪里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乌龙。

    现在只要她一看到他,眼前就会不经意的浮现她在浴室看到的画面,还有那片黑色丛林...

    慕凉城瞧见她愈发红透下去的脸,眉梢肆意的一扬,眉想到这个女人这么不经逗,心里突然起了一股想要逗逗她的念头。

    他似笑非笑用他能蛊惑人心智的语调,邪魅的掀起薄唇。

    “你是故意的也没关系。”

    听闻头顶传下来的揶揄声,顾允儿如同当场遭雷劈,纤瘦的身姿过雷电击般的一怔,猛地扭头看向近在咫尺的男人,眼底溢满了难以置信。

    这男人怕是得了疯病吧。

    “你胡说八道什么,我才没有...。”

    顾允儿激动的反驳,清隽的脸上一阵白,一阵红,一脸的五彩斑斓。

    慕凉城眉眼深邃的蹙下眉,并未开口说话,长腿突然往前一迈,一道极具侵略性的气势骤然从她头顶压下来,将她置身在一片阴影中。

    他单手撑过她耳旁,直接将她桎梏在墙壁和他宽阔的怀抱内,压迫性的气势惊得顾允儿心头一颤,几乎想也不想的伸手推开他。

    “你...,你想干什么?别乱来,你别忘了我是一个有夫之妇,你快...快离我远点。”

    这孤男寡女的,刚刚还发生过那样的一幕,眼下他还那么桎梏她,顾允儿紧张的心都快要跳出嗓子眼,喉头一阵口干舌燥,心里一阵兵荒马乱。

    她的手撑在他宽阔的胸膛口,滚烫的温度瞬间隔着单薄的衣袍传递在她掌心,激的她立马触电般的松开手,手足无措的迎上他过分漆黑的黑眸。

    不明白他到底想干什么。

    慕凉城危险的眯起眼,英挺的脸色也不知道是顾允儿说错了什么,立马阴沉下来携着一股窒冷的气势,连同周遭的温度也跟着谁降下不少。

    顾允儿被他风雨雨来袭的样子,吓得一阵心惊肉跳,脊背僵硬在紧贴在衣橱门上,恨不得后面有扇门能让她逃走,要在这样下去她都快要疯掉了。

    慕凉城眉宇一沉,自然失了逗弄她的兴致,脸色难看的收回长臂转过挺拔的身姿便往一旁走,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危险气势。

    男人一离开,得到松懈的顾允儿狠狠地松口气,整个人仿若死过一回一般,心有余悸的不行。

    只是她眼下还在他的房间,也顾不上喘息掉头就往门口跑,是再也受不了这里窒闷的气息了。

    “站住。”

    顾允儿还没跑到门口,一道凉薄的声音猝然从她背后传来,激的她瞬间全身绷紧的停住,屏住了呼吸,以为他又想做什么。

    等反应她为什么要这么乖乖听他话时,顾允儿毫不迟疑的拉开厢房的门。

    “想让所有人知道你从我房里离开,你就走吧。”

    慕凉城不悦的蹙紧眉心,脸上别提有多难看了,足是被她左一句有夫之妇,右一句别乱来气的肺都要炸掉了,他是饥不择食到什么样的地步。

    能让她觉得他会在佛门净地对她做什么,她是哪来的自信。

    他丢下这句话,头也不回的走进浴室,将门摔得砰砰响,就像那扇门是顾允儿在拿它出气似的。

    顾允儿目瞪口呆的杵在原地,伸出去的手陡然僵硬在半空中,又猝然紧握成拳垂放在身侧,转念一想他的话也不无道理,她这么落荒而,又在这佛门净地。

    这万一被人看到她从一个男人房间神色匆匆的跑出来,是有嘴也说不清的。

    况且,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那就是她似乎是迷路了,要不然她也不会误闯慕凉城的厢房,看到不该看到的东西。

    该死的是,为什么这件厢房的摆设会和她睡得那间一模一样,丝毫不差,她这会子要在莽莽撞撞的出去,未必能找到自己住的地方。

    要是这样的乌龙在发生一次,她还要不要活了。

    一想到这,顾允儿的脸突然无法自控的红透下来,脑海自然又想起误闯浴室的那一幕,下一秒,她猛地摇摇头狠狠地敲了一记自己的脑袋,阻止自己在胡思乱想下去。

    “本来就蠢,再敲下去就真傻了。”

    慕凉城换好衣服从浴室出来,一眼看到背对着他杵在门口的女人,正用手傻傻的敲着自己的脑袋,傻里傻气的样子足是把他阴郁的情绪给逗乐了。

    再有一个,是她真的听话留下来。

    男人的调侃声猝然从她身后响起,气的顾允儿猛地转身看向眼前的这个罪魁祸首,要不是他她能成这样子么。

    顾允儿气愤的一回头,就看到西装笔挺的慕凉城背光而站,周身笼罩在一股金光里,挺拔的身姿愈显清冽修长,衣冠楚楚的模样仿若又变成了一个正人君子。

    “你...。”

    顾允儿气的磨磨后糟牙,忍不住想反唇相讥,只是转念一想她一会还指望他把她送回去,只能隐忍住内心的愤怒只字不提。

    瞧见她像个受气包似的的鼓着腮帮子,慕凉城眉梢一扬,心情突然大好,单手优雅的斜在西裤口袋里,阔着笔挺的长腿朝她走来。

    气势如洪模样吓得顾允儿心头一紧,手足无措的眨巴着双眸,眼见他瞧不瞧她一眼,挺拔欣长的身姿直接错开她往厢房门走时,才长长的松口气,舔舔干涩的唇角。

    还以为他又会为难她呢,好在什么也没发生。

    “还不跟上来?是想留下来陪我睡?”

    慕凉城发现身后的小女人没跟上来,侧过半边身子看向她,言语间充满了揶揄。

    惊得顾允儿触电般的一颤,本能的从厢房小跑出来,一股怒气陡然从她心底腾起,恶狠狠地瞅了一眼调侃她的男人。

    这男人到底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

    越过冗长幽深的回廊,顾允儿跟个受气小媳妇似的跟在他身后,双手无措的绞着手边的衣服,清隽的脸上一脸的纠结。

    昏暗的月色下,两人一前一后的在回廊上走着,愣是谁也没开口说话,周围出了知了的叫声和偶尔吹过的风声,静谧又显得很诡异,气氛尴尬的不行。

    只是走着走着,顾允儿突然抬起头来看向男人挺阔的脊背,又想着这男人怎么也会突然出现在普陀寺。

    难道仅仅是一个意外?

    “那个...,慕总,你怎么也正巧来这里,是来礼佛的么?”

    顾允儿舔舔干涩的唇角,试探性的询问。

    听闻她的话,慕凉城眉宇一沉,陡然停下脚步,本就小心翼翼的顾允儿也没注意走在前面的男人会突然停下来,直接撞到了男人宽阔的脊背上。

    “嘶...。”

    顾允儿吃痛的捂着鼻子,埋怨看向突然停下来的男人,无语的张口道。

    “喂,你干嘛,停下来为什么不早说一声。”

    这男人是什么毛病啊。

    慕凉城漫不经心的转过挺拔的身姿,居高临下的凝视捂着鼻子一脸埋怨的女人。

    “怎么?你以为我是跟踪你来的?”

    他眉眼深邃的唇角一掀,深邃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她看,鬼斧神工般的面容一脸的讳莫如深。

    顾允儿被他盯得一阵毛骨悚然,娇俏的面容瞬间红了下来,没想到他会用她的话来堵她。

    刚才那种情况下,顾允儿也是口不择言,现在冷静下来想想是她误闯了他的房间,才知道他在这里的。

    又或许是他很早就来了,再有一个他一个堂堂集团总裁也不至于变态到这种地步,尾随一个有夫之妇吧。

    “对不起啊,我刚才不是故意的,是情急之下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的,还请你不要见怪。”

    顾允儿满脸的歉意,不想却听他说。

    “如果对不起有用,那还要警察来做什么。”

    慕凉城眉宇一扬,压根不买她的账,气的顾允儿错愕瞪大双眸,意外的迎上他幽邃的黑眸,生气的鼓着腮帮子道。

    “那你报警啊。”

    她也是被他气糊涂了,哪里想到这个男人这么难缠。

    不想她话一落,慕凉城忽然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注视她,英俊的脸上波谲云诡,直让顾允儿以为是她说错了什么话,要不然他用这么奇怪的眼神看着她做什么?

    慕凉城邪魅一笑,嘴角落下一道惊心动魄的弯弧来。

    “那我就成全你。”

    他的声音低沉而缱绻,随之抬起脚步就靠近她,一脸的邪魅。

    顾允儿一惊,连忙倒退了好几步,双眸惊恐的看向对她步步紧逼的男人。

    “你,你,你想做什么?”

    她错愕的反问,不明白他说的成全她是什么意思,又成全她什么,只见他长臂一伸,拉着她的手腕一把将她扯进怀里,低声蛊惑道。

    “抱紧...你。”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