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你是在玩我?

    与此同时,一股暖流忽然从她身下流出来,顺着腿根一路往下,空气中陡然弥漫着一股血腥味。

    等顾允儿意识到那是什么时,一张小脸顿时涨的满眼通红,几乎能滴出血来,特别是当她的目光滑过唐修宁修长指节间的红色血液,她几乎想也不想的伸手扯过一旁的薄被盖在身上,羞涩的捂住大半张脸,只露出一双黑色的大眼眸。

    她居然在这个关键的时候来大姨妈了。

    唐修宁狠狠的一皱眉,溢满情欲的眸子深深的凝视被压在身下的女人。

    “允儿,你是在玩我?还是故意报复我?”

    他哭笑不得,自然反应过来残留在他指尖的是什么东西,偏偏他现在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她却在这个时候来这玩意。

    这不是故意报复他,又能是什么。

    听闻他的调侃,顾允儿手足无措的睁大双眸,小脑袋猛地一阵摇头,紧张的解释道。

    “对...,对不起啊修宁,我也...,我也不知道我今天会突然来这个。”

    她尴尬的咬唇,薄被下的脸热的几乎能烧起来,浑身都透着一股不自然,一颗心七上八下的,别提有多尴尬了,连同周遭的空气都弥漫着一股尴尬的氛围。

    唐修宁无奈的摇摇头,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看来我要再去洗个冷水澡了。”

    他眸色深沉的从她身上起来,伟岸的身姿上也沾染了不少鲜红的血液,惹得他更是无奈。

    两人婚后的第一次居然是在这么尴尬的情况下结束的。

    顾允儿听闻他的话,猛地羞涩的将被子盖过头顶,把自己给捂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的,尴尬的哪里还敢多看他一眼,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才好。

    真是糗大发了。

    唐修宁刚转身,突然又想起什么。

    “我去客房洗,你也收拾一下自己。”

    他一回头,便看到薄被高高的耸起缩成一团,床边哪里还有她的半点身影,显然是把她自己给全部捂了进去。

    唐修宁一时没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足是被这小女人可爱的模样给逗笑了,连同五官轮廓也跟着舒展开来,染上一层浅浅的笑意。

    倒是没想到她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

    躲在被子下的顾允儿听到他的笑声,更是尴尬的往一旁缩,直觉的他的视线好像能穿透这薄被,直射在她身上似的,情急之下,她只能快速的嗯了一声,表示她知道了。

    直到薄被外传来关门的响声,顾允儿快要僵化的身姿才稍稍放松下来,重重的叹口气,仿若劫后余生一般似的。

    许是怕自己听错,那男人还在房间,顾允儿等了一会才缓缓的扯下盖过头顶的薄被,露出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巡视一周,发现唐修宁真的已经离开时,她不由劫后余生般的松口气,呼吸仍旧絮乱的不行。

    好在这次她亲戚来的及时,要不然按照刚刚的事态发展,她一定会疯掉的。

    因为她浑身上下都充斥着对他的排斥,还有面具会所的事,加上两人才刚刚和好,就做这样的事情是不是发展有点太快了。

    她真的是有点接受不了。

    只是令她更加意外的是,她和唐修宁在一起怎么会对他产生排斥,在面具会所两人不是早就在一起了,也是那样的契合,照理不应该啊。

    除非...。

    一想到唯一一个最坏的可能性,顾允儿浑身一阵轻颤,猛地摇摇头阻止自己胡思乱想下去,不断的安慰自己一定不会的。

    为了防止唐修宁突然回房,顾允儿也来不及细想,捡起地上的衣服,拿过衣橱里的睡衣匆匆忙忙的躲进浴室洗澡,把自己清理干净。

    只是,如果她想知道那人到底是不是唐修宁,唯一的办法就是再去一次面具会所,只是会所的员工是不会轻易透露客人的资料的。

    那么说来除非她再次和他在一起,签订新的协议,她才有机会看清他面具下的真容。

    ....................................

    唐修宁洗完澡回到房间,便看到一颗乌黑的脑袋背对着他躺在床的最里面,留出一大片床铺给他,脑袋以下的部位被薄被捂得严严实实的,就像一只大肉粽。

    显然是这女人还在害羞刚刚的事。

    他也没拆穿她,迈着步子走到床边,掀开薄被就躺了上去。

    床的一变突然塌陷下来,灌进一股子冷风,顾允儿纤瘦的身姿猛地一僵,一口气直接提到了嗓子眼,她猛地揪紧身上的薄被,闭紧眼睛祥装睡着了。

    实际上,在唐修宁开门进来,她就知道他回来了,只是刚刚的画面实在太糗了,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只能装睡了。

    却不想她迷迷糊糊的还真就这么睡过去了。

    .............................

    深夜,顾允儿突然从睡梦中清醒过来,大概是白天睡得有点多,又或许是因为第一次和唐修宁在唐家老宅过夜,她没由来的突然就这么醒了。

    只是她一醒,忽然发现床铺的另外一边并没有那个男人的身影,身边的温度也是凉的,很明显在顾允儿睡着之后,他可能就走了。

    顾允儿莫名的一怔,倒是没想到他会趁着她睡着离开,一时间,她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就像被针给轻轻的扎了一下,莫名的不舒服。

    这样一来,她自然失了睡意,小腹也在隐隐作痛的有点不舒服,以往她每次来这个的时候,小腹也会隐隐的涨着疼和不舒服,手脚也会跟着冰凉。

    反正睡不着,她索性起床去厨房熬杯红糖姜水来缓解一下生理疼痛。

    顾允儿掀开薄被,穿着拖鞋打开房门兀自往楼下走,不想她还没把房间门给关上,一道熟悉的男声突然从不远处传来。

    意识到是唐修宁的声音,知道他没趁着她睡着离开时,顾允儿惊喜的一愣,抬起脚步就往声音的发源处走,惊喜的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之处。

    直到唐修宁的声音再一次传来——

    “好,小管家婆,我知道了。”

    顾允儿一愣,兴匆匆走过去的步伐却在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莫名的放缓,心里突然腾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她秀眉紧拧的伸手扶着墙,屏气慑息的慢慢靠近他。

    转角的小阳台上,一抹挺拔的身影单手抄袋的站在落地窗边,另外一只手曲着明显是跟谁在打电话,昏暗的灯光打在他挺阔的脊背上,将他挺秀的身影拉得很长,辗转没入没有光亮的地方。

    也不知道电话那端的人跟他说了什么,映衬在玻璃上的面容眉宇一沉,只听他解释道。

    “好好好,傻丫头,我答应你,只碰她一次以后再也不会碰她,也不和她睡在一个房间,行不行?”

    唐修宁无奈的摇摇头,对电话那端的小女人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跟她这么保证。

    虽说舒凝心里明白唐修宁这么做也是为了她,可当她一想到属于她的男人,在别的女人身上奋力耕耘,做着他们经常做的事情时,她心里怎么都不舒服。

    因为那个女人是唐修宁名正言顺的老婆,还是他真正的救命恩人。

    万一两人做着做着做出感情来了,那才是她最害怕的结果。

    偏偏唐修宁在哪方面的需求本身就很高,一次根本满不足不了他,舒凝哪次不是被他做的晕过去的,这么一来她哪里还坐得住。

    “那你发誓,真的只跟她做一次,以后再也不要碰她。”

    落地窗前,唐修宁头疼的扶额,为了能让这小女人彻底放心,不由开口道。

    “我们今晚什么也没发生,她身上来事了,有一段时间不会碰她,你乖乖的听话,早点去睡觉好不好?”

    唐修宁过分宠溺的话,一丝不拉的传入紧贴在墙壁边的顾允儿耳底,一颗心被狠狠的震撼着,美眸溢满了不可思议。

    如果一开始,她还能欺骗自己说唐修宁这么做是为了安抚她,那么他接下来的话直接让她心如死灰。

    唐修宁不知怎地突然回过头,顾允儿被吓得赶紧往一旁躲,纤瘦的脊背瞬间紧贴在冰冷的墙壁上,吓得她心头七上八下,唯恐他会突然发现她。

    “傻丫头,你就别胡思乱想了,我不是跟你说过,爷爷把一部分的财产转移到了她名下,还指定必须等她生下唐家第一个孩子,才会把公司全权交给我管理,我也是为了我们将来着想。

    你放心吧,只要她一怀孕生下孩子,我就会和她提离婚的,你乖乖在家等我,明天一早开完会我就去家里找你。”

    ..........................

    走廊里很安静,昏暗的灯光从她头顶打下来,将光滑的地砖照的冷冷清清,到处都充斥着一股冰冷的感觉。

    接下来的话,顾允儿压根没听进去,怀孕,孩子,财产,离婚,这几次字眼足以令她心神俱伤,她怎么也想不到原来唐修宁这次找她复合,会带着这么多的目的。

    难怪他会陪着他们去普陀寺。

    难怪他会去而复返的对她温柔以待。

    也难怪他会突然变得那么奇怪,好像是转念之间对她产生感情。

    她永远忘不了他在她耳边说。

    尽管他现在还没喜欢上她,但他一定会试着去喜欢,真心实意的样子直接把她给蛊惑了。

    却不想他前前后后做了这么多事,是带着这样的目的。

    原来这一切都是骗人了。

    若不是这次她亲戚突然造访,怕是两人已经在一起了吧。

    简直是讽刺。

    可为什么连一天的幸福也不愿意给她,就让她知道这么残忍的真相呢。

    顾允儿遍体生寒的跌靠在墙壁上,眼圈瞬间涨的满眼通红,鼻尖更是涌动着一股难以言喻的苦涩。

    一颗心,倏地被揉成一团,像被千万根针同时扎入,疼得她几乎想无声的呐喊出来。

    他又知不知道。

    这一辈子,因为他,她再也不能成为一个母亲。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