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她必须拿自己来换

    黑色轿车内,慕凉城脸色沉稳的驾驶着车子,余光触及女人渐变下来苍白的脸时,脚下的油门又提速了不少,英挺的侧脸说不出的担忧。

    “你...,你要带我去哪里?”

    顾允儿吃痛的捂着小腹,发现车子行驶的方向不是她家时,不由大惊失色的反问。

    慕凉城冷漠的斜了她一眼,性感的薄唇紧抿成一道危险的弧度。

    “我家。”

    他丢下这两个字再没开口说话,也没瞧她一眼,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冷冽的气势,来提醒身边的人不要在惹怒他了,

    那样子仿若是她惹他生气似的。

    顾允儿心里一阵无语,难道该生气的人不是她么,他不顾她的挣扎强行把她留下来,还故意耍弄她这么久,要不然她小腹能这么绞着般的疼么。

    一想到这,她小腹又传来一阵抽搐的疼,也无心顾忌他到底带她去哪里,经过这么久日子的相处,慕凉城的人品她还是相信的。

    车子一路行驶到慕凉城家门口才停下。

    轿车一停,慕凉城长臂一伸,率先打开车门走下车,绕过车头打开副驾驶座的门,伸出长臂就要将她从座位上抱出来。

    顾允儿一怔,条件反射的躲避他伸过来的手,脸色微红道。

    “那个...,其实我现在已经没那么疼了,慕总,你看时间已经这么晚了,我一个已婚妇女去一个单身男人家里,是不是有点不太方便?”

    顾允儿纠结的拒绝,总觉得她来慕凉城家里不太好,最近这段时间她都快成为这里的常客了。

    “合同不想要了?”

    慕凉城一说话,一句直戳她要害。

    顾允儿惊讶的怔了怔,双眸满是不可思议的看向他,难道事情真如她所想慕凉城把唐氏剔除,真跟她有关?

    许是太过惊讶,她回过神来人已经被慕凉城抱出车内。

    “哎...,你,我可以自己走的。”

    “闭嘴,再啰嗦就把你丢下去了。”

    慕凉城冷声呵斥,明显是耐心用完了,吓得顾允儿哪里还敢说话,一颗心七上八下的狂跳着,睁着一双澄澈的眸子看着他。

    真搞不动这男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就在慕凉城抱着她跨着笔挺的长腿往别墅门口走时,一辆白色的轿车缓缓的停在黑色轿车的身后。

    车子是顾允儿的,将车子开过来的人却是许筠。

    “我的车子...,你怎么会有我车钥匙?”

    顾允儿吃惊的瞪大双眸,视线意外的迎上男人过分深邃的黑眸,她的包包可一直在她手里没离开身过。

    这男人是哪里来的钥匙?

    只是不等她细想,许筠的脚步声猝然引起她的注意,眼看着自己被这个男人如若旁人的抱着,顾允儿略显苍白的脸,刷的一下红透,转身就将脑袋深埋在他胸口,哪里还顾得上他是哪里来的钥匙。

    心里糟糕透了,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才好。

    “慕总,顾小姐的车钥匙。”

    许筠恭敬的将车子钥匙递给慕凉城。

    顾允儿一听他喊她的名字,纤瘦的身姿瞬间一僵,小手无意识的攥紧他胸口的衬衫,脑袋不由埋得更深了,一张小脸憋得满脸通红,别提多尴尬了。

    这男人也真是的,好端端让许筠把车子开来做什么,他明明知道他会来,还这么毫无顾忌的抱着她,他是疯了么。

    “嗯,你回去吧。”

    慕凉城接过钥匙,神色清冽的点头,余光触及女人下意识寻求他的保护时,嘴角无意识的上扬了一下。

    待许筠离开好一会,顾允儿才小心翼翼的探出脑袋,目光扫了四周一圈,发现没外人在时,她提着的心才算放下。

    不想她那口气还没顺到底,一转头,即刻迎上男人过分深邃的瞳仁,那深入幽潭的颜色仿若一个巨大的漩涡,好似能把人的灵魂给吞噬进去。

    视线相对,男人眼中掺杂着太多的宠溺,和顾允儿看不懂的情绪,惊得她触电般的颤了颤身姿,瞬间涨红了脸,神色尴尬的别开视线。

    哪里还敢与他对视。

    她一垂眸,蓦然发现她的手还牢牢的揪着他胸口的衬衫,心头又是一惊,陡然触电般的弹开了手。

    胸口的衬衫早就被她揪的不成样子,满是褶皱,顾允儿也不知道是撞了什么鬼,情不自禁的将手紧贴在他胸口的位置,帮他抚平皱褶的衬衫。

    等反应这样的姿势有多暧昧时,她的手直接无处安放,顾允儿简直是想死的心都有了,她到底在做什么。

    瞧见她手足无措神色慌乱的样子,慕凉城喉头突然窜出一股沙哑的笑声,自然是被她的样子给逗笑了,惹的顾允儿更加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索性窝在他怀里装死算了。

    之后慕凉城将她抱紧屋内,他直接朝等候在家的张妈开口。

    “煮一杯红糖姜茶上来,放点枸杞和红枣。”

    “是,先生。”

    张妈恭敬的应声,随后便去厨房了。

    这一路上,顾允儿尴尬的压根没抬头,脑袋埋得底的不能在底了,简直是要囧死她,只是当她听到慕凉城吩咐张妈煮红糖姜茶的时候,心里莫名的怔了一下。

    一进房间,慕凉城将她稳稳的放在沙发上,身姿半蹲的蹲在顾允儿脚边。

    “怎么样?肚子还疼不疼?”

    慕凉城脸上的关心根本掩饰不住,深邃的视线牢牢的注视她的小腹,温暖的大掌紧握住她冰凉的手,试图将他身上的温度渡给她。

    顾允儿拧着秀眉,居高临下凝视半蹲在她面前的倨傲男人,心底突然涌动过一股暖流,他掌心传来的温度,更是穿透她的四肢百骸,直接温暖了她冰凉的心。

    “慕凉城,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为什么要接近我,又为什么要提出这么匪夷所思的话,你忘了,我是一个有夫之妇,凭你这样的条件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为什么非要缠着我?”

    很早苏绵说过慕凉城就是喜欢你啊,可他又喜欢她什么呢?

    她已婚,长相也就是这样,家室也只能说一般,根本算不上显赫,她在顾家又是一个不受宠的小女儿,她自问她身上没半点吸引他的地方。

    要不然唐修宁为什么不爱她呢。

    最可悲的是,她现在连做女人最基本的权利也没有了。

    慕凉城喜怒不形于色的皱眉,深邃的视线死死的锁在脸色发白的女人身上。

    “因为她们都不是你。”

    他薄唇一掀,说出一句惊心动魄的话来,骨节分明的手缓缓的抚上她精致的脸颊,痴迷般的又补充道。

    “他不值得你对他那么好,你需要一个更好的人来对待和呵护,傻丫头,太过倔强伤的人只是你自己。”

    顾允儿曾经在书上看过这么一句话,爱撒娇的女人最好命。

    可是这辈子,她又能对谁撒娇呢。

    唐修宁不爱她,心里除了对她算计,根本没有半点怜爱之心,父爱微薄,母亲早逝。

    再没遇到唐修宁之前,她早就在她心里筑起一个高高的堡垒,将自己围得密不透风,也将她的柔弱收藏好不让人看见。

    所以当慕凉城放下男人该有的架子,蹲在她面前她才会那么震撼,才会情不自禁的问出口的。

    她傻傻的盯着他看,黑白分明的瞳仁内男人的脸被无线放大,空气中突然弥漫着一股暧昧的气息。

    就在慕凉城吻上她唇的瞬间,顾允儿触电般的一僵,猛地撇开自己的脑袋,躲避他的吻。

    “我...,那个,你能不能帮我把我放在后备箱的衣服拿上来,我想换一套再离开。”

    她小心翼翼的别开视线,大气不敢出一口,因为两人现在距离近的让她感受到了危险和不安。

    他们不该这样。

    慕凉城没想到她会躲,性感的薄唇错开在她耳旁,英挺的眉宇狠狠的一皱,正巧张妈煮好红糖姜茶敲门进来,他冷冷的嗯了一声,才转身离开。

    他一走,大量的新鲜空气瞬间跟着涌动过来,顾允儿劫后余生般的松口气,她刚刚是怎么了,怎么会跟中了魔怔似的。

    “顾小姐,这是红糖姜茶,你趁热喝。”

    张妈友好的将水杯递给她。

    “谢谢,又麻烦你了。”

    顾允儿由衷的感激道,张妈微笑的点头后便离开了房间。

    她神色复杂的捏紧手里的杯子,一颗心乱糟糟的,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她似乎深陷了一个泥沼,任由她怎么努力也逃脱不开。

    其实,她可以不上来的,但慕凉城苏娜的态度她也看见了,按照他的态度,苏娜根本拿不下这份合。

    这样一来,她的位置就不保了。

    如果这件事情真和她有关,她不能让无辜的人受到不必要的牵连。

    所以在慕凉城拿着苏绵给她的礼盒上来时,顾允儿已经收拾好纷乱的情绪,双手捏着手里的水杯,舔舔干涩的唇角询问道。

    “为什么要把唐氏除名,你明知道只有和唐氏合作,收益才能最大。”

    这些她一开始就和他说过,刚刚苏娜也说了一遍,在商言商,她不相信慕凉城不明白其中的道理。

    慕凉城投了一记眼神在她身上。

    “你觉得是为什么?”

    他将礼盒放在茶几上,模棱两可的反问。

    顾允儿没想到他会像踢皮球那样,把皮球踢回给她,她紧了紧手指,将几乎不可能的事情说出口。

    “因为我?”

    慕凉城讪笑一声,她这次倒是把他的话给听进去了,还不错,是个很好的开始。

    “你可以这么理解。”

    “为什么一定我?”

    顾允儿不明白,问题似乎又绕回了原点。

    “也只能是你,顾允儿,如果你想离开唐修宁,我是唯一一个可以帮你的人。”

    慕凉城言语笃定的开口,一副对她势在必得的模样,他突然又倾身上前道。

    “我说过你终有一天会来求我的,但我希望这一天你不会让我等太久。”

    顾允儿错愕不已的看向他,美眸溢满了意外,是真的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直到不久的将来,真相大白的刹那,她才知道他是怎么用心良苦把她算入这场局里的。

    两人的谈话无疾而终,慕凉城的意思很明白,想要这份合同很简单,她必须拿自己来换。

    可是无论如何,她现在还是唐修宁的妻子啊。

    顾允儿闷闷的拿过桌子上的礼盒,却也不知道怎么的,是连盒子也跟她作对,她怎么也打不开。

    “笨女人。”

    慕凉城无奈的摇摇头,伸手拿过她手里的礼盒,解开一旁的暗扣,直接打开了盒盖。

    不想在他看到里面的东西时,一双黑眸危险的眯起,眸色陡然变得深沉起来。

    他投了她一记眼神道。

    “你这样...是打算将我扑到?”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