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让我尝尝你到底是什么滋味

    是为了让自己彻底死心也好,还是别的什么原因,顾允儿最终还是踏入这扇禁忌的大门。

    尽管她知道她一定会受到伤害。

    她一进门,一眼看到玄关的位置摆放着一双男士拖鞋,按照尺寸长度定然是唐修宁平日里的穿的,正好和舒凝脚上的拖鞋是一对。

    情侣的。

    顾允儿心头一紧,无法遏制的褶皱眉心,悄然捏紧身侧的双手,迟疑了一会,她才越过门边的女人往客厅走。

    瞧见她迎面走来,舒凝胆怯的握紧门把手,一张娇俏的小脸闪过明显的苍白,似乎是对顾允儿非常的忌惮,以为她会对她大大出手似的。

    可就在顾允儿擦过她往里面走后,舒凝好看的柳眉一弯,跟着关上别墅大门。

    随着门缓缓的合上,门缝间的那张略显恐惧的脸上忽然闪过一丝讥诮和讽刺,铜陵大的黑眸内亦是充满了算计,哪里还有半分胆怯和畏惧的模样。

    分明都是假装出来的。

    顾允儿迈步越过玄关,目光下意识的滑过四周,屋内的摆设很温馨,无论是房子的格局,还是家具的选择很明显看得出来,是经过主人精心挑选过的。

    虽然这天气还没到深秋,也没到很冷的地步,她脚下光洁的地板上,旋转楼梯的阶梯上,已经铺了一层厚厚的地毯,仿若是怕居住在这里的人受凉似的。

    房子的每一处都经过精心的布置,就连桌角也包有护角,无一不彰显房子主人对住在这里人的用心良苦。

    原来这就是他常年和别的女人居住的地方。

    “那个...,顾小姐,你要不要喝点水坐下来等修宁?”

    关上门的舒凝,一转身便看到顾允儿在四处打量这里,不由就这么询问道。

    顾允儿苦笑一声,心底的悲凉被无线的放大,她言语间无一不在提示她,她才是这家的女主人。

    “不必了,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去楼上看看么?”

    她想她一定是疯了,才会想要看看唐修宁生活的地方,这明摆着给她自己添堵,除此之外对她没一点好处,而她居然还是傻到走了进来。

    舒凝意外的一愣,完全没想到顾允儿在看到她和唐修宁生活的地方,没有抓狂,反而还那么镇定自若时,心里猝然窜起一股很浓重的危机感。

    “当然...可以,你随意。”

    舒凝尴尬的扯扯嘴角,却在顾允儿看不到的地方,美眸阴冷的勾起,黑白分明的瞳仁充满了对她的敌意和仇恨。

    这女人果然比她想象的要难对付。

    这要是换做别的女人看到这些,怕不是抓狂就要开始砸东西打人了,顾允儿镇定自若的模样完全超乎她预想的范畴,也难怪唐修宁的爷爷能这么看的上她。

    果然不简单。

    顾允儿踩过毛绒柔软的地毯,走上旋转楼梯,沿途墙上挂的都是舒凝拍摄的写真,各种各样的姿势和画面,一路走来给人一种窒息的感觉。

    舒凝则默不作声的跟在她身后,似乎是想看看这女人到底想做什么。

    一到卧室门口,一股糜烂的气息瞬间朝顾允儿迎面扑来,她一眼看到靠近门边那张凌乱还没来得及收拾的床铺。

    舒凝自然也发现了,脸色一红道。

    “顾小姐,这里是我和修宁的卧室,没什么好看的,不如我们还是下面去等他吧。”

    她一脸的羞涩,涨红的脸上春心荡漾,她现在几乎还能回忆起,唐修宁健硕身姿压在她身上的重量,和那股子进出的频率,每一次都折腾的她下不来床。

    看到舒凝害羞的样子,哪怕顾允儿不用猜也知道,在她来之前这张床上曾经发生过什么。

    不,不止是今天,还有每一个他不在她身边的夜晚,他都在这场床上和别的女人翻云覆雨吧。

    顾允儿狠狠的一皱眉,指甲几乎戳破掌心都不自知,她并没有理会舒凝的话,反而毅然决然的往里面,就跟着了魔似的。

    房间的衣柜摆满了唐修宁平时所穿的衣服,西装,西裤,衬衫,领带,还有内裤...。

    浴室内亦是摆放着两套洗漱用具,是情侣款的,连同洗澡的拖鞋也是,这里的每一处都残留着他生活过的痕迹。

    太清晰了。

    画面实在太清晰了。

    偌大的镜内倒影着顾允儿越发惨白的脸,和揪的死死的眉心,心底翻涌上来的苦涩,震的她心都碎了。

    如果没看到这些,她或许还能骗骗自己。

    可现在呢她还能用什么来欺骗自己。

    顾允儿讽刺的扯扯嘴角,浑身渗透出一股无法言喻的悲哀。

    因为眼前的一幕幕无一不在告诉她,她该醒醒,不能再这么执迷不悟下去。

    就在她再也待不下去,准备转身离开的瞬间,她的目光不经意的滑过脚边的垃圾桶,触及里面用过的套套时,她耳边直接响起了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

    无数的画面瞬间蜂拥而至的冲上她脑顶,她潋着呼吸,几乎能想象到两人在洗手台边做的情景。

    因为在面具会所,那男人也特别喜欢抱着她来洗手间,强行将她压在洗手台上,背对着他架高她的腿,从后面要她的情景。

    渐渐的偌大的墙镜内,仿若出现两道不着寸缕奋力纠缠在一起的身影,男人发狠的扣紧女人的腰身,大进大出一次次频率加快的场景,刺眼的画面深深的刺痛顾允儿心。

    下一秒,她捂着嘴恶心的几乎落荒而逃,是什么也顾不了了,哪里还能在这么伤人的地方继续待下去。

    卧室的浴室内,看着顾允儿落荒而逃的背影,舒凝得意的勾起唇角,心情别提多好了,她还没做什么呢,这女人倒是主动往她枪口上,倒是省了她不少麻烦。

    只是一瞬,她脸色冷然的掏出口袋里的手机,等电话一接通,她冷冷的开口道。

    “她下来了,你可千万别让我失望。”

    .........................................

    顾允儿撕心裂肺的捂着嘴,一路跑出属于他们的家,胃里翻涌上来的恶习令她跑出一顿路后,再也无法忍住扶着墙就是一阵昏天暗地的干呕。

    实在太恶心了。

    恶心的让她觉得自己好脏。

    干呕了好一阵,顾允儿眼圈发红,身姿颓然的靠在路边的墙壁上,心如同被狠狠的挖了一个洞,疼得她撕心裂肺。

    这下她总该死心了吧。

    顾允儿失魂落魄的走在马路上,眼圈越来越红,也越来越空洞麻木不仁,她之所以这么毅然决然的走进去,不就是想给自己一个彻底死心的理由么。

    现在她看到了,也尝到了锥心的滋味,她明明可以潇洒的放手了,可为什么她的心还是会那么疼呢。

    然而不等她细想下去,马路边的树林里突然窜出一个人影,在顾允儿还没反应过来的瞬间,她的嘴被快速被一双手给捂住,来人拽着她的手腕直接将她拖进了树林。

    顾允儿被吓得心头一紧,惊愕的瞪大双眸,还没来得及挣扎呼救,人如提线木偶般的被扯入树林,被强行桎梏在一颗粗糙的树干上。

    “唔唔唔...,你是谁?想干什么?”

    顾允儿被吓得七魂丢了六魄,眸光死死的盯着眼前桎梏她的人,一口气直接提到了嗓子眼。

    “呦呵,连小爷我也不认识?你白在A市混了。”

    桎梏她的男人轻蔑一笑,贪婪的眸子紧紧的锁在顾允儿白净的脸上,开始上上下下的打量她起来。

    白皙的皮肤,凹凸有致的身材,一双楚楚可怜的眸子别提多勾人心魄了,弄得他看着她都有点心痒难耐了。

    她说的没错,这女人的确长得标志。

    听闻男人狂傲的口气,顾允儿惊蛰的一怔,身姿触电般的僵了僵,透过微弱的月光,她一眼看到捂着她嘴的男人,半响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也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对她,只是被他这么一说,顾允儿隐约觉得眼前的男人有些熟悉,似乎是在哪里见到过,又一时没想起来是在那。

    “你是谁?快开放我,要不然我喊了。”

    顾允儿激动的挣扎起来,这个时候她哪里还顾得上他是谁,直觉告诉她,她现在很危险,必须脱离眼前这个男人的魔爪。

    “呵...,放你走是不可能放你走的,她果然说的没错,你的确是个尤物,瞧瞧这受惊的小脸蛋,和这双漂亮的眸子,身材也不错,要是我把你上了也就不吃亏了。”

    男人用力的抓住她的手,半点挣扎的机会也不给她,这机会他可是等了好久了,又怎么可能会把她放掉。

    顾允儿呼吸急促的一惊,看他的模样就像是守株待兔,一早就知道她会来刻意在这里等她似的。

    在听听他的话她心里忽然腾起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压根没注意他嘴里说的她是谁。

    “你到底是谁,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对我做什么,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她奋力的挣扎,可任凭她怎么努力也无法挣脱眼前男人的桎梏,顾允儿心一下就慌了,这里是高档的别墅区,一般根本不会有什么人来,要在这样下去情况对她很不利啊。

    男人一听她到现在还在放大话,笑的别提多猥琐了,紧跟着他手一伸一把撕开她身上的上衣。

    “不要。”

    瞧见他的举动,顾允儿震惊的瞪大双目,无法遏制的尖叫出声,陡然一阵反抗。

    不想他快她一步,她的领口一下被扯开,纽扣颗颗被崩掉,露出圆润的肩膀和一大片白皙的皮肤,连同里面的内衣也露出了出来。

    一道鲜红的血痕随着他撕扯的力道直接浮现在她脖颈内,疼得顾允儿龇牙咧嘴,连同生理泪水也被逼了出来。

    “来吧,小美人,让我尝尝你到底是什么滋味。”

    不等顾允儿从吃痛中反应,男人松开她的嘴巴,目光贪婪的睥睨她细嫩白皙的皮肤,附身就吻了下去。

    顾允儿如临大敌般的一怔,吓得脸色瞬间苍白,情急之下,她曲起膝盖就朝男人那地方踢去。

    不想男人早有防备,身姿一闪,轻轻松松就躲过了。

    可她就没那么好的命,男人意识到她要踢他的命根子,心里一阵火大,一巴掌狠狠的甩在她脸上。

    “臭女人,居然敢跟我来这一招,小爷能看上你是你的福气,既然你这么不识抬举,就别怪我对你动粗了。”

    “啪——”的一声,顾允儿的脸瞬间被大力打偏侧向一旁,鲜红的五指印即刻在她清隽的脸上浮现出来。

    男人是发了狠的打的,顾允儿几乎感觉自己的脑海短暂丧失了好几秒意识,耳边一阵长鸣,眼前金星直冒,直接被打愣在原地。

    男人趁着她愣神的缝隙,手段粗暴发狠的去扒她身上的衣服,另外一只手直接撩开她的裙子探了进去,只听他咬牙道。

    “你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男人坏了我的好事,还把我打伤了,你是他老婆,这笔账就拿你来抵。”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