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我像你前女友?

    “您好,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您稍后砸再拨...。”

    之后便是一连窜英文语音,顾允儿微不可察的拧紧秀眉,神情茫然的将手机拿到眼前,还以为是自己拨错了电话,可上面的电话不就是她的么。

    这女人居然连她的电话也不接。

    “怎么样?绵绵,她接电话了么?她说什么了?”

    瞧见顾允儿的样子,司徒律神情激动的询问,怕又再次吓到她,不免情绪极度的隐忍着,一双泛着红血丝的黑眸紧紧的锁在她脸上,眼里充满了期待。

    看到他这幅期待满满的样子,顾允儿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他,苏绵一开始就没把这件事情告诉她,现在还连她的电话也不接,明显是不想让她掺和其中。

    “对不起,绵绵...她并没有接我的电话,她手机关机了。”

    顾允儿犹豫不决的开口,美眸不安的瞅了一眼身边的慕凉城,最后又将目光落向听完消息傻愣愣杵在地上的男人。

    “呵...,看来她是认真的了。”

    司徒律嗤笑一声,身姿颓然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失魂落魄的往门外走,可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突然停下脚步头也不回的道。

    “如果她联系你,你帮我带句话给她,我是对她隐瞒了身份,也欺骗了她,那么她呢,她的身份,她就没有对我有过任何谎言么?”

    说完这句话,司徒律萧瑟的背影直接消失在门口,看来是真的被伤到了,不难看出他是真的喜欢苏绵的。

    既然他们是对方的相亲对象,两人也已经登记结婚,那他们不是应该可以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么,她为什么要逃?

    这女人到底在搞什么鬼。

    顾允儿手足无措的愣在原地,心里惴惴不安的又打了个电话过去,可惜还是提示对方关机。

    “好了,别打了,我帮你冲杯牛奶你早点休息,别胡思乱想了。”

    一直呆在旁边没说话的慕凉城,拿过她手里的手机,示意她不要在打了。

    顾允儿略显不安的看了他一眼,又将视线落在那男人消失的地方。

    “你不去看看你朋友怎么样了么?他的样子看起来似乎很不好。”

    她试探性的询问,刚刚司徒律的样子他也看到了。

    慕凉城眉宇一沉,面不改色的道。

    “相对于他,我想某人更需要我。”

    他意味深长的看向她,深邃的黑眸在灯光的照耀下越发变得深不可测。

    他暗有所指的话顾允儿又怎么会听不懂,她悄然捏紧掌心的衣服,无法不承认他的话的确暖到她了,可是为什么他要对她这么好呢。

    她陡然神情倔强的迎上他过分漆黑的双眸,就这么询问道。

    “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类似这样的话不是顾允儿第一次问,可他从未正面回答过她,他说他要她,可又不说喜欢她,更加没有说爱她。

    那么他到底是抱着什么样的态度要她来他身边,和他在一起呢。

    慕凉城脸色平静的斜了她一眼,骨节分明的手抚上她娇嫩的脸颊,又动作轻柔的抚上她好看的眉眼,深情款款的看着她道。

    “因为你值得更好的人对待。”

    视线近距离的相对,令顾允儿呼吸一窒,藏匿在胸腔里的心被狠狠震撼着,因为距离近的缘故,他鼻息间吐纳出来的呼吸如数喷洒在她脸上。

    空气中陡然流淌过一丝暧昧的气息,连同温度也上升了不少。

    她秉着呼吸,眼眸倾斜的看向他抚上自己眉眼的手,突然脱口道。

    “我像你前女友?”

    要不然这无缘无故的,他不可能对一个有夫之妇一见钟情吧,电视,电影不都是这样的桥段。

    因为像极了自己的前女友,这才对对方好的么。

    听闻她的话,慕凉城微不可察的皱了下眉宇,意外的询问。

    “你怎么会这么想。”

    “因为我想不到别的原因。”

    她如实回答。

    “呵...。”

    慕凉城喉头窜出一串低哑的笑声,英挺的眉宇届时一扬,饶有兴趣道。

    “为什么不是喜欢你呢?再有我没有前女友,这辈子也从未爱上过谁,你是我第一个想要得到的女人。”

    他收回自己的手,动作优雅的斜入口袋。

    可他的话令顾允儿意外的一愣,完全没想到他会这么说,难不成他还有喜欢有夫之妇的恶趣味?

    “咚——。”

    不等顾允儿继续深想下去,她额头突然一疼,一道清冽的声音即刻从她头顶落下。

    “小脑袋瓜里胡思乱想些什么,以后你就会明白的,你现在要考虑的是要不要来我身边,撇除你小脑袋里不切实际的幻想,有时候一件事情没你想的那么复杂,明白吗?”

    瞧见她一时惊讶,又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慕凉城眉心一蹙,曲起手指就在她饱满的额头上弹了个爆栗,哪怕他不用问也知道她脑子里在胡乱编排他了。

    “你...。”

    顾允儿吃痛的揉揉被敲疼的脑袋,眼神幽怨的看向他。

    这男人下手要不要这么重。

    慕凉城无可奈何的摇摇头,阔着笔挺的长腿走过她往厨房走,看样子应该是帮她泡牛奶去了。

    凝视在厨房忙碌的挺阔脊背,顾允儿神色复杂的放下揉脑门的手,沉默不语的杵在原地,并没有继续开口说话。

    直到一杯温热的牛奶放置她眼底,顾允儿才从愣怔中反应过来。

    “谢谢。”

    她接过慕凉城递给她的牛奶,感激的开口。

    “喝完早点休息,我一直都在,有什么事情你直接喊我就好。”

    慕凉城神色清冷的扫了她一眼,背过挺拔流溢的身姿,抬起脚步率先往楼上走。

    眼见他要走,顾允儿下意识的一愣,条件反射道。

    “你要去哪?”

    慕凉城眉宇一皱,侧过半边身姿半认真半开玩笑道。

    “怎么?舍不得我走?”

    顾允儿一惊,十指缱绻的捏紧掌心的杯子,满是无措的盯着他看,又猛地一阵摇摇头。

    “...不是,我只随便...。”

    “我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也不是和尚,没办法抵挡我喜欢女人睡在我身边而无动于衷,我也有正常的生理反应,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考验我的定力,不过,那也仅限对你。”

    不等顾允儿把话说完,慕凉城眉眼深邃,一本正经的开口,末了他又补充道。

    “所以,你还要邀请我留下来么?”

    顾允儿被他的话说的一愣一愣的,听闻他的问话后,她连忙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只露出一双瞪圆的双眸,似乎是被他的话给吓到了。

    慕凉城无奈的勾勒一下唇角,兀自抬起脚步往楼上走,他不是不想陪伴在她身边,可试问自己喜欢的女人躺在自己身边,哪个男人能不动心的想要做点什么。

    就如他所说他不是什么圣人,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楼下,眼瞧着男人渐行渐远的背影,捂着嘴巴的顾允儿满是无措的愣在原地,美眸傻傻的眨巴了好几下,她刚刚如果没听错的话,那个男人说喜欢的女人?

    是指她么?

    顾允儿呼吸一窒,猛地触电般的僵了僵,拿起手里的牛奶就一饮而尽,阻止自己继续胡思乱想下去。

    这一晚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她都没办法好好消化一下。

    事实上,她不该单独留在一个男人家里过夜,可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她真的不想在回到那个冷冰冰,让她充斥不安的家里。

    可苏绵不在,她没办法联系她,顾家也是不能回去的,她此刻才恍然发现偌大的A市,居然没有她的牺牲之所,最终她还是在慕凉城家里过了一夜。

    ............................

    翌日清晨,是慕凉城把她送到公司门口的,可一到门口,顾允儿忽然想起今天是唐修宁给公关部最后一天的期限,她神色复杂的努努唇,想说什么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

    他是一个商人,不会因为她的话而改变什么,他要的她也明白。

    瞧见她欲言又止的模样,慕凉城微不可察的皱了下眉心,只可惜她犹豫不决良久最终还是一言不发的下了车。

    慕凉城知道不该怎么逼迫她,但她的性子太过优柔寡断,性情太过感性,要是没人在她身后推她一把,她是看不清自己真正的内心的。

    必要时刻还是要采取必要手段的。

    慕凉城危险的眯起眼睛,深邃的黑眸斜了一眼唐氏总裁办公室的方向,眸低又渐渐变得讳莫如深,讥诮的扯了一下嘴角才开车离开这里。

    轿车一离开,一抹婀娜多姿的身姿突然出现在顾允儿下车的地方,一双画着极细眼线的妖娆眸子,意味深长的斜了一眼顾允儿走的方向,之后又瞥了一眼轿车离开的方向。

    如果她没看错的话,顾允儿刚刚从慕凉城车上下来?

    ..................................

    心事重重的顾允儿自然没发现有人看到她从慕凉城车上下来,她一到公关部便被同事告知唐总喊她来了就去他办公室。

    顾允儿莫名的一怔,脑海不由自主浮现她被人拖进树林的情形,纤瘦的身姿更是无法遏制的轻颤起来,她脸色凝重的放下手里的包包,转身往总裁办公室走。

    她一到门口象征性的敲了下门。

    “进来。”

    唐修宁略带磁性的嗓音猝然从门内传来。

    顾允儿眉心紧拧的握上门把手,重重的深呼吸一口气后,才按下门把手推门而入。

    她一进门,便看到自己深爱五年的男人正风姿卓越的坐在大班椅上,手上似乎在处理什么重要文件。

    待意识到顾允儿进来后,他脸色微变的放下手里的文件,一道极具冰冷的视线越过空气直射在她脸上,只听他严声厉色冰冷的质问道。

    “为什么要去找凝儿麻烦?”

    顾允儿一听,一股怒意陡然从她心中腾起,没想到他为了把事情撇的一干二净,居然反过头来倒打一耙,眼前的这个男人还是六年前温暖过她的男人么。

    还是她一开始就错了,不应该强行嫁给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

    顾允儿嗤笑一声,无底的悲凉充斥她全身令她遍体生寒。

    “我去找她麻烦?唐修宁,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要欺骗我到什么程度你才满意?”

    她声嘶力竭的质问,眼圈瞬间红了下来。

    唐修宁没想到她会这么说,一双狭长的眸子瞬间变得锐利起来,他赫然从大班椅上站起来,迈着铿锵有力的步伐直接朝站在门口的顾允儿走去。

    “你都知道了?”

    他眯起眼睛询问,浑身渗透着一股危险的气息,好像只要她说是他就会弄死她似的。

    可到这个时候了,她还有什么可怕的,也没什么可以再失去的。

    “对,是,我知道了,我都知道了...。”

    顾允儿情绪激动的脱口而出。

    可站在一旁的唐修宁听到她都知道这几个字,神色瞬间变得无比冰冷,长臂一伸,一双手用力的扼住她纤细的脖颈,恶狠狠的质问道。

    “所以,这就是你伤害凝儿的理由,顾允儿,你怎么能这么恶毒。”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