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这世界上只有这么一个你

    ——对不起,修宁,我不爱你了,允儿那么爱你,我希望你能好好善待她,别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了。

    ——这是我男朋友南黎川。

    搭在方向盘上的手倏地攥紧,因为力道重的缘故连同骨节分明,泛着死死的青白。

    顾淼的话如同一道魔咒,在唐修宁耳边怎么也挥之不去,他万万没想到她今天约他过去,是介绍男朋友给他认识的。

    在接到她电话的那刻,唐修宁心里别提多激动了,连同余下的会议也不顾,丢下一句散会,直接回家整理一下自己,以最好的面貌出现在她面前,以为是她回心转意了。

    哪里想到最后居然会变成这幅样子。

    这大概是唐修宁最最狼狈的一天。

    ——修宁,但现在还来得及不是么,真正爱你的女人就在你身边。

    唐修宁一想到顾淼的话,是越想越生气,身上的戾气也越来越重,什么叫做真正爱你的女人,什么叫做现在还来得及,他压根不爱顾允儿。

    至始至终爱的只有她顾淼一个女人。

    那么他要那些来得及做什么。

    她不是希望他能好好善待顾允儿么,好啊,那他就“好好”的善待她,成全她。

    唐修宁愤怒的眯起眼睛,浑身上下都渗透着一股戾气。

    然而就在他驱车赶往医院的途中,经过一条偏僻的小路,视线越过挡风玻璃忽然看到那小巷子里围了一群人,似乎是在殴打谁。

    只是他车速很快,画面匆匆一瞥就闪过了,压根没看清什么。

    当他毫不在意的收回视线,落在反光镜内,一张陌生又熟悉被打的鼻青脸肿的脸突然从小巷子里摔出来,嘴里似乎还念念有词的喊着什么。

    唐修宁微微皱眉,也没多想什么一路直奔医院。

    .......................

    他一到病房门口,越过门上的玻璃便看到一张恬静的脸安然的躺在病床上,许是因为受伤的缘故,那巴掌大的小脸略显苍白,无一步透着令人想要保护她的欲望。

    舒凝,舒凝。

    这辈子,怕是只有她才不会欺骗和伤害他吧。

    他从未想过他最爱的女人伤害他最深,他也一直以为顾淼的离开是因为成全顾允儿,现在看来一切都是他的自以为是,那女人早就背叛和不爱他了。

    好嘛。

    既然她这么狠心的对待他,他也绝对不会心慈手软的,她不是最疼爱她的妹妹么,那他一定要加倍从她身上讨回来。

    下一秒,他脸色阴沉,毫不犹豫的推开那扇病房门。

    “嗯...啊...。”

    舒凝睡得正熟,突然察觉一双手挑开了她的衣角,抚上他最想要的地方,激的她禁不住的娇吟了一声。

    她被迫醒来,一睁眼,一道伟岸的身影肆意的压在她身上,她身上的病号服也被解开,内衣被一双修长的手指推高,她惊讶的浑身一怔。

    “修...,修宁?”

    她诧异的喊出他的名字。

    唐修宁蹙紧浓眉,一双挑开她身上的裤子,动作没有一点迟疑,反而热烈和迫切。

    “嗯...,修...,修宁,你怎么了?”

    舒凝无法遏制的喊出声,一双水汪汪的眸子迷离的落在他英俊的侧脸上,身体自然因为他的动作被激起了反应。

    只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只觉得今天的唐修宁有点不一样,也有些奇怪,自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戾气是她从未见过的,他是怎么了?

    面对身下人儿的询问,唐修宁压根没管,也不想管,现在的他只想狠狠的占有她,仿若在发泄身上的不愉快和愤恨,他手段粗粝,越发在她身上使坏,眼瞧着她被滋润的差不多了。

    他这才抬起脑袋,眸光沉沉的迎上她迷离的双眸。

    “凝儿,我想要你。”

    遂然也不等舒凝回应,他迫切的吻住她的唇,一个用力便狠狠的占有她。

    一室旖旎。

    *

    彼时的肠粉馆。

    “对...,对不起啊,我有点失态了。”

    顾允儿尴尬的面色一红,略显手足无措的愣在原地,她这是怎么了,来了这熟悉的地方,也不能在眼前这个男人这么放肆。

    不想慕凉城脸色沉稳的走到她身边,骨节分明的手撩开她耳边的碎发。

    “无妨,这样的你很好。”

    他温柔的开口,深邃的眸子透着无线的宠溺,那眼神如同是一个父亲看自己女儿,别提多温暖了。

    顾允儿无措的看向他,余光触及他的手动作轻柔的为她撩开耳边的碎发,绕制耳后时,藏匿在胸腔里的心无法遏制的颤动了一下,呼吸更是絮乱的不行。

    那温柔的目光实在太吸引人了,能把她的灵魂给吞噬进去,彻底沦陷在他温柔里。

    那一刻,她真的快要溺死进去。

    直到耳边响起老板的声音,顾允儿触电般的一僵,猛地反应过来,面红耳赤的退开一些距离,不明白她今晚怎么会这样,连二连三的被他蛊惑。

    瞧见她可爱的样子,慕凉城仍旧一脸沉稳,在看到老板端着肠粉出来的时候,他绅士的为她拉开椅子,仰仰矜贵的下巴,示意她坐。

    说实在的,顾允儿从小到大还从未受到过这样的待会,男人绅士的为女人拉椅子她也就在电视里见过,慕凉城这么一下子,弄得她又是一怔,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这一晚上,他给她的惊喜实在太多了,特别是带她来这里吃肠粉,更是她难以预料的。

    她内心的慌乱自然没躲过精明男人的眼睛,所以他也不急,仍旧保持着这个姿势。

    眼瞧着老板快过来了,顾允儿倏地从沉思中反应,目光滑过男人英俊的脸时,她舔舔干涩的唇角,抚平内心的狂乱,才走到他身边坐了下来。

    “谢谢。”

    她微微颔首。

    慕凉城不可置否的笑笑,才迈着笔挺的步伐,绕过桌子走到她对面的位置坐下,动作尽显优雅。

    “二位的肠粉来咯。”

    老板热情的将肠粉端到两位面前。

    “谢谢。”

    顾允儿礼貌性的感激一声。

    今天是老板第一天开业,说实在他也没做什么宣传,今天店里来的也是附近的客人,在瞧瞧顾允儿的脸,老板忽然觉得眼前的小姑娘有些熟悉。

    “小姑娘,你很面熟啊,以前常来我这里吃肠粉吧。”

    听闻老板的问话,顾允儿眼中突然一片湿润,又很快被她潋住,点点头道。

    “老板,你不记得我了么,以前我和我爸爸经常一块来吃的,后来我离开这里便很少来了,不过在你出国之前我偶尔还是回来的,老板,你做的肠粉真的很好吃。”

    她由衷的赞美,也难怪她妈妈那么爱吃。

    老板迷糊了一下,紧跟着一拍手掌,似乎是想起来了。

    “噢,我记得,我说你怎么这么眼熟,原来是你啊小姑娘,既然是老主顾了,你今天敞开了吃,吃多少都行。”

    老板热情的开口。

    记忆力,她的脸似乎和一个大肚子孕妇的脸重叠。

    犹记得二十多年前,就有一个和她长相相似的漂亮女人爱吃他做的肠粉,几乎每天都来,偶尔也会跟她丈夫一块来。

    只可惜,后来的五年里他再没看到那个漂亮的大肚子女人来他这里吃肠粉。

    五年之后,那个男人便经常会带着一个五岁大的小姑娘来他这里吃肠粉,巧的是那孩子和那大肚子女人一样特别爱吃香菜,在看看男人的模样,他一下子就明白了。

    这孩子便是那漂亮女人生下的孩子。

    难怪他会觉得那么眼熟。

    “时间可过的真快,一晃二十多年都过去了,小姑娘你也长大了,和你母亲长得真像。”

    老板不由感叹道。

    被老板这么一说,顾允儿强忍的泪水禁不住在眼圈里盈盈打转,实际上,她闻到这里熟悉的味道就已经湿过一次眼圈了,这里承载着她最快乐的童年了。

    慕凉城眉宇一皱,骨骼分明的手一下握住她放在桌子上的手,似乎是给她最无声的安慰。

    手背一暖,顾允儿莫名的一怔,美眸意外的落在慕凉城身上,目光滑过他柔和的面容时,不禁也释然了。

    “瞧我说的都是什么,姑娘,你和你男朋友快吃吧,管够。”

    老板自然也发现自己提了不该提到的事情,立马把话题给转移了,

    尽管当年他没询问那男人,他漂亮的老婆为什么不来了,但他带着他女儿来吃,老板多多少少也能猜到一些,也真是可惜了。

    “啊...,那个,他不是...。”

    “好,谢谢老板。”

    顾允儿一怔,刚想解释两人不是他想的那样,也不是男女朋友,可不等她说完,慕凉城脸色沉稳率先应声,直接默认了两人的关系,惹得她一阵面红耳赤,羞涩的不行。

    这男人怕是疯了。

    “那二位慢吃。”

    老板没多做停留,可但他的目光滑过男人英俊的脸时,也觉得特别的熟悉,像是在哪里见到过似的,想必应该是老主顾了。

    所以他也没多想什么,直接把空间留给这两个小年轻,他则去收拾了。

    ...........................

    老板一走,顾允儿更是尴尬不已,她捧起手里的肠粉,尴尬的扯开话题道。

    “那个...,老板做的肠粉很好吃,你快尝尝。”

    她话一说完,也没顾得上他回答,挑起碗里的肠粉便吃了起来。

    肠粉入口,果然和当年的味道一样,一点没变还是一样的好吃。

    许是因为很久没吃到这么熟悉的味道了,在顾家那么糟糕的氛围下,她实际上也没怎么动筷子,这会子,顾允儿直接将满满的一大碗给吃了个底朝空。

    “你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看到她狼吞虎咽的样子,慕凉城无奈的摇摇头,眼底无法遏制的流露出最真实的宠溺,都二十多岁了,这女人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

    实在太可爱了。

    “嗯,你也快吃啊,肠粉凉了就变味了。”

    吃到熟悉的味道,顾允儿哪里还顾得上形象,边吃边催促她也吃,可爱的样子跟献宝似的。

    慕凉城沉稳的点头,也跟着一块吃了起了。

    等吃完之后,慕凉城伸手抽过一张纸巾,动作温柔的为她擦了擦嘴角。

    “吃饱了么?还要么?”

    他边擦边问。

    “不要了,这么一大碗,我都吃得饱饱的了。”

    顾允儿摇摇头,也没察觉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直到发现他伸着长臂眉眼温柔的为她擦拭嘴角,她清隽的小脸倏地一下又红透了。

    “我...,我可以自己...自己擦的。”

    这男人要不要这样啊。

    她面色微红的去拿他指尖的纸巾,不想慕凉城眼尾一扬,大掌紧紧的握住她的小手,一本正经道。

    “这样的事情,你以后要多多习惯。”

    他话一落,顾允允儿心跟着一跳,美眸难以置信的迎上他的,他这是在告诉她,以后仍旧还会这么对她好么?

    “为什么?”

    她诧异的询问,是真的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对她好。

    都说这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好,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她和慕凉城算算时间认识不超过二个月,并且他对她好的动作太过自然,连亲吻也毫不生涩。

    哪怕是一见钟情,按照两人的发展也太快了。

    她话落的很长一段时间,慕凉城都没有回答她的话,幽深的黑眸在她脸上一闪而过,又将视线转向窗外透着路灯的屋檐下,有什么东西忽然在他脑海一闪而过。

    “我说过,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喜欢就喜欢,爱了就是爱了,这世界上只有这么一个你,我不对你好,对谁好。”

    他眼眸深邃的收回目光,又意味深长的落在她脸上,透着无线的蛊惑。

    这大概是世上最美,最动人的情话了。

    可他不明白,顾允儿的心受过伤,早有支离破碎,不是一些甜言蜜语就能让她敞开心扉的,做到无条件投入的。

    在认识唐修宁之后,她一门心思都扑在他身上,可现实和事实都给她重重的一击,用鲜血淋漓的事实告诉她,有些东西不是她付出了,就能得到回报的。

    这辈子,她怕是再也不会爱上任何一个男人了。

    因为她伤的实在太重。

    所以她倔强的迎上他的视线,用最残酷的话对他说道。

    “慕凉城,你不怕你付出在我身上,都得不到任何回报么。”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