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想弄你

    舒凝的言语间明显带着一丝委屈,她自然也感受到自从慕凉城出现在顾允儿身边,唐修宁的目光就没从她身上挪开,狭长的眸子满是不爽。

    那是一种强烈的占有欲,无关乎情爱。

    舒凝不是傻子,也不是低情商,是能感觉的出来。

    “没什么,我们走吧。”

    唐修宁淡漠的收回目光,也多没想什么。

    毕竟,自问他不爱顾允儿,情绪自然也不会被她左右,然而他心脏的某一块还是隐隐透着不舒服,只是被他强行压制着。

    ................................

    顾允儿和慕凉城肩并肩的走进酒店会场。

    大抵是她平时穿的都是黑色正装,大家都没见过她穿礼服的样子,在场认识她的,不认识她的都传来了惊叹声,自然是被惊艳到了。

    偏偏她又是和一脸沉稳的慕凉城一块进来的,两人往红地毯上一走,居然说不出的登对。

    一时间,两人直接成为在场的焦点,连同跟着走进来的唐修宁和舒凝也变得黯然失色,成为了陪衬。

    顾允儿被看得有点不好意思,就像是动物园的动物被人在欣赏,所以她一直以来都不喜欢这样的场合。

    如非必要,她一般都不去的。

    因为实在是受不了这样的目光,她索性往人少的地方走。

    慕凉城伟岸的身影则挡在顾允儿身边,为她挡去一大片目光,跟着她一块往人少的地方去。

    可他到底是A市有头有脸的人物,很快有人上前来想要和他结识。

    “慕总...。”

    “这位先生对不起,我们慕总还有事情要和顾小姐谈,有事可以找我。”

    看到慕凉城进来,很多想和他合作的公司领导人纷纷过来想要和他攀谈,却一一被许筠给挡了过去。

    很快许筠被围了个水泄不通,不是递名片就是要名片的人。

    顾允儿见状纳然的歪过脑袋看向身边的男人,意外的询问道。

    “你,不过去跟他们聊聊么?”

    她指了指后面,毕竟这样的场合是结交人际关系最好的时间。

    听闻他的话,慕凉城淡漠如斯的顺着她手指指的方向看去,又毫不在意的收回,薄唇一掀道。

    “我觉得某人应该更需要我。”

    “...什么?”

    顾允儿不明所以的愣了一下,不明白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等反应过来他指的人是她时,她脸色一红,愤然道。

    “我哪有啊。”

    这男人怎么净胡说八道呢。

    “嗯?”

    慕凉城故意拉长尾音,深邃的眸子一脸的好整以暇,倒是没反驳她,可言语间分明就是这个意思,惹得顾允儿一下就急了,激动的咬牙道。

    “我真的没有。”

    “嗯,我知道了。”

    看到她神情激动的解释,慕凉城嘴角噙着一丝宠溺的微笑,又顺手拿过桌子上的饮料递给她,一副他知道不用再解释的样子。

    “喂,你...,慕凉城,我说认真的。”

    顾允儿气愤的瞪他。

    可也不知道怎么的,她越解释越乱,这男人最忌噙的笑意就越弄,跟闹着她玩似的。

    慕凉城真被她认真的样子给逗笑了,伟岸的身影往她左耳的方向一倾,深邃的目光斜了她一眼,就这么蛊惑道。

    “我需要你。”

    温热的气息伴着他唇瓣分分合合如数喷洒在她耳畔,顾允儿只觉得有一道强势的气息具有压迫性的凑近她,耳朵顿时也传来一阵痒意,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

    想嗔怪他的时候男人快她一步的站直笔挺的身姿,速度快的仿若没有发生过似的,可他暧昧无疑的话分明还在她耳边回荡,带着一股属于他独有的气息。

    “你...,我不跟你说了。”

    顾允儿瞪着大大的双眸,接过他手里的高脚杯脸色泛红的走向一旁。

    这男人能说会道的,她都不知道在他身上吃过多少次亏了,哪里说得过他,索性闭口不言。

    慕凉城无奈的讪笑一声,自然知道她不喜欢这样的场合,会一个人悄悄的躲起来,这才让许筠挡掉那些人的。

    他并不想看到她落寞似的神情。

    这边,顾允儿拿着高脚杯一转身,视线不经意转向四周时,一道熟悉的身影忽然吸引住她的注意力。

    距离她不远处的沙发上,一道伟岸的身影神色慵懒的坐在沙发上,怀中还抱着一个身材极好,穿着暴露的女人。

    而他怀里的女人大半个身子都靠在他身上,画面暧昧无疑到了极致。

    可抱着那个暴露女人上下其手的男人不是司徒律,又能是谁?

    看到这样的画面,顾允儿一下子联想到自己,她已经尝过这么锥心般的疼痛,怎么受得了让苏绵也尝一次。

    她当即就气鼓鼓的朝他走了过去,同时攥紧了手里的高脚杯。

    心想着天下男人一副德行么,唐修宁不爱她,当初是她上赶子要嫁给他,那么是她活该要承受被背叛的痛苦,可苏绵做错了什么。

    那天司徒律疯了似的来找慕凉城的画面,她到现在还记忆犹新,怎么短短的几天就和别的女人亲亲我我呢。

    “司徒律,你混蛋。”

    顾允儿生气的喊着他的名字,一杯子直接泼在他脸上。

    坐在沙发上的司徒律和他怀中的女人压根没反应,等反应过来,女人跳脚似的指着顾允儿,面目狰狞道。

    “你个疯子,你干什么?律少,你看看这个疯女人。”

    女人委屈的像司徒律哭诉。

    司徒律面无表情的坐在沙发上,果汁顺着他英挺的脸颊滑落下来,一滴一滴的滴在他干净的白色衬衫上,晕染开一片水渍,画面说不出的狼狈。

    慕凉城并没有注意到她的不对劲,等反应过来,他一眼看到顾允儿义愤填膺的将水泼在司徒律脸上,纤瘦的身姿更是被他的行为给气的瑟瑟发抖。

    司徒律脸色阴沉的从沙发上站起来,完全没了平时的嬉皮笑脸,他鬼魅的斜了泼他一脸果汁的女人,言语冷沉。

    “顾允儿,别以为我不敢动你。”

    一旁的女人看到他生气,更是趾高气昂道。

    “就是,你算什么东西,居然敢这么对律少,你知道他是谁么?”

    顾允儿不为所动的站在原地,黑白分明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对她咬牙切齿的男人,毫不畏惧道。

    “我不管他是谁,也不怕你对我怎样,但欺负我闺蜜就不行,司徒律,你怎么可以背着绵绵做这些,你对得起她么?”

    她对这些事情真的感到深恶痛绝,她也尝够了这样的痛苦,才会痛心疾首想也不想的将水泼在他脸上的。

    就算他要打她,她也不后悔。

    听闻她的话,司徒律只是冷笑一声,一脸玩味道。

    “呵...,我对不起她?那她又是怎么对我的,顾允儿,我警告你,你给我少管闲事。”

    司徒律一声怒吼,声音大的直接将周边人的目光给吸引了过来,连同再和客户攀谈的唐修宁,也被这边的动静给吸引住目光。

    待他发现是顾允儿和一个男人起了争执时,眉心猝然一紧,陡然神色复杂的搂着舒凝的腰身往那边围拢过去,自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样爱憎分明的顾允儿也是唐修宁从未见过的。

    顾允儿愤然的咬牙。

    一旁的女人看到司徒律这么对她,又看到那么多人围拢过来,纷纷对他们指指点点,她哪里咽的下这口气。

    她面目狰狞的冲到顾允儿面前,扬起手臂就想打她。

    慕凉城见状脸色当即一变,神色立马变得危险起来。

    正在众人为顾允儿倒吸一口凉气的时候,她脸色微变,一把扣住女人打下来的手腕,又用力的把她往前一推。

    “他是一个有妇之夫,你要是不想被千夫所指,就赶紧给我走,以后不准再找他。”

    顾允儿毫不畏惧,干净利落的模样就像是慕凉城刚刚见到她的样子。

    “你...律少...你看她,她欺负我。”

    女人当众出丑,不由将苗头转向司徒律,希望他能为她出头。

    不想这时许筠带着保安直接将脸上还挂着果汁的女人给驾了出去。

    “律少...。”

    女人不甘心的挣扎起来,委屈的拉长尾音。

    司徒律没有阻止许筠的行为,也明白这肯定是慕凉城授意的。

    这女人傻到敢动他心尖上的人,慕凉城一定不会放过她的,所以司徒律第一时间将视线转向他和义愤填膺的顾允儿,冷冷的说道。

    “我不管你们知不知道苏绵在哪里,我给她一周的时间,她要是还不出现,我将会娶别的女人为妻。”

    到底和慕凉城这么多年朋友,他不想闹得大家都难看,丢下这句话后直接离开了宴会。

    顾允儿诧异的瞪大双眸,满是不可思议的凝视走的义无反顾的男人,又无法遏制的将视线投递在慕凉城身上。

    这感情的事情还可以这么算的么?

    周围的人群很快被许筠疏散,唯有站在一旁的唐修宁没动,神色愈发复杂的看向那个在他面前唯唯诺诺,大气不敢出一口的女人。

    天知道,刚刚那女人气急败坏冲上来时,他都替她捏了把汗,以为她一定会被挨打,下意识的想要松开怀里的人儿去帮她。

    只是一想到舒凝还在他身边,他还是硬生生的忍住了。

    不想这女人的行为大大出乎他的意料,她不仅做事果断,面对女人疯狂的样子还能临危不惧。

    他果然是小看她了。

    然而,顾允儿那句你要是不想被千夫所指,就赶紧给我走,以后不准再找他的话,如一把刀似的扎在舒凝心里。

    她知道那句话是顾允儿对那个女人说的,但眼下她不也做着这样的事情。

    舒凝阴冷的捏紧掌心,越看这个女人越不喜欢,事情都发展到这样的地步。

    这女人怎么还能霸占唐太太的位置不放,看来她还待做点什么才行。

    由于时间差不多,宴会正式开始,围拢的人直接就散开,唐修宁作为这场宴会的主办人,也没多逗留搂着舒凝便走开了。

    众人一走,慕凉城脸色难看的拉着顾允儿一路直奔地下停车场,手劲大的几乎要捏碎她的骨骼。

    顾允儿自然被他满身戾气的样子给吓了一跳,不明白他好端端的突然动什么气,难不成是因为她给司徒律难看了?

    这么一想,她愤然的挣脱慕凉城的手,一鼓作气道。

    “慕凉城,你放开我,如果你为刚刚的事生气,我告诉你我不会道歉的,是他背着绵绵在那边玩女人,不管是这次,还是下次,只要他还是绵绵的老公,我见一次泼一次。”

    就算苏绵不见了,他也不应该这样吧。

    手掌被甩开,慕凉城喜怒不形于色的停下脚步,深邃的眸子如同一头危险的苍狼,死死的锁在她清隽不服输的脸上,真的被她气的一塌糊涂。

    他生气的是这个么?

    “你个笨女人。”

    慕凉城生气的低怒,曲起手指就想给她一个爆栗。

    不想他的举动直接把顾允儿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以为他要打她,她蓦然倔强的闭上眼睛不敢看。

    毕竟上次他扭茶茶胳膊的画面还在她面前回荡,那时她就明白慕凉城不是一个好惹的主。

    看到她胆怯又毫不畏惧的样子,慕凉城伸出去的手僵硬的腾在半空,心里又气又急。

    这女人是以为他想打她?

    他危险的眯起眼睛,大掌突然扣住她的后劲,一把将她纳入怀中,单手捏住她精巧的下颚,对准她的唇就吻了下去。

    许是带着惩罚的意味,慕凉城的吻并不温柔,反而带着一股前所未有的戾气,发狠的啃噬她的唇,危险的想要把她吞噬入腹似的。

    顾允儿还没从天旋地转中反应,纤瘦的身姿以不可抗拒的力量被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唇角也被强势的叼住。

    她错愕的瞪大双眸,映入眼底的是慕凉城那张放大般的俊脸,她触电般的僵了僵,完全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唔唔唔...,慕凉城,你干嘛,你快放开我。”

    顾允儿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坏了,口词不清的挣扎起来,她更害怕这里会有狗仔队蹲守。

    这要是被拍到,他们完了。

    哪里想到抱着她的男人没有半点要松开她的意思,搂着她的腰身边吻边后退一把将她抵在出库的墙壁上,狠狠的允吸她一口唇后,咬着她的耳垂,在她耳边吹着热气道。

    “笨女人,我想弄你。”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