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做了才叫爱。

    顾允儿纤瘦的脊背被强行抵在冷硬的墙壁上,属于男性独有的气息瞬间将她包围其中,桎梏的她快要喘不过气来。

    然而,当他的牙齿咬住她敏感的耳垂慢慢耳鬓厮磨时,一股电流般的感觉倏地从她耳垂一路通遍她全身,令她禁不住的全身发颤,身姿软软的倒在他怀里。

    可听闻他的话,顾允儿如临大敌般的瞪大双眸,触电般的怔了怔,双手死命的撑在他胸前。

    “不要,不行,不可以,慕凉城,你...,你快放开我,不要胡来。”

    顾允儿神情激动的挣扎起来,拼了命的想要拉开两人的距离,一双眸子楚楚可怜的望向他,示意他不要乱来。

    慕凉城危险的眯眯眼,骨节分明的手略有深意的磨砂在她腰间,心底突然腾起一股恼怒。

    这女人一口一个不要,一口一个不行,不可以,一副拼了命想要推开他的样子。

    自然是气到他了。

    “你就这么不愿意我碰你?”

    他生气动怒,对她的态度感到非常的不满意。

    被他这么一问,顾允儿莫名的一怔,骤然停止了挣扎,突然睁着一双眸子定定的看向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才好。

    “嗯?”

    见她咬唇不说话,慕凉城意味深长的磨砂她细腻的皮肤,故意拉长尾音询问,一副好似她不说,他就不会放过她的样子。

    “我...。”

    这样的问题是要她怎么回答,这男人是疯了吗?

    顾允儿犹豫不决,令慕凉城英挺的五官轮廓越发变得冷硬,连同周遭的空气也跟着降下几分,气氛跟凝固下来了似的,自然以为是她不愿意。

    害得她一下就急了,忙解释道。

    “...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我并不讨厌你碰我,只是...,只是...。”

    她越说越说不下去,越说越小声,一张清隽的面容早就红的像焖煮过的大虾,偏偏这男人一脸好整以暇,狭长的眉梢肆意的一扬,示意她继续说下去的模样。

    最后顾允儿实在是受不了这诡异的气氛,咬咬牙道。

    “喂,你这男人怎么能这么坏,我不是不愿意,我只是不想在这样的身份下和你在一起。”

    这男人为什么非要她说出来才满意。

    果然,她话一落,慕凉城喉头倏地窜出一串沙哑的笑声,宠溺的曲起手指刮了一下她挺巧的鼻尖。

    “笨女人,你以为我为什么生气,下次没有我的允许不可以这么冲动知道么,好在你碰到的是阿律,要是换做别人,或者会打女人的男人,那样的情况你该怎么收场?

    要是我不在,我怎么护你周全,想要对付一个人未必要亲自动手,也未必需要用武力,打蛇打七寸,要抓住对方的软肋才能一击制胜,明白吗?”

    他当真是要被这个傻女人气死,刚刚那女人冲上来的那刻,他已经做好踹开她的准备。

    好在这女人争气,知道不让自己受到伤害。

    顾允儿自然没想到他生气动怒是因为她,是因为害怕她会受到任何的伤害,而不是因为她让他兄弟在人前丢脸。

    “你不怪我让司徒律在人前丢脸?”

    她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问的,看两人的样子应该是认识很多年的朋友,至少要比她久。

    慕凉城褶皱下眉心,冷飕飕的斜了她一眼道。

    “那家伙是活该,早就劝他该收收心,有了老婆还玩的这么肆无忌惮,该打。”

    “啊?”

    顾允儿直接被慕凉城的态度给说愣了,完全没想到他是这么想的,卷翘的睫毛不由无措的扑闪了好几下,一下子被惊到了。

    “也只有你这么个笨女人,以为我生气是为她,你还能不能再给我傻一点。”

    慕凉城恨铁不成钢,屈起手指又想赏她一个爆栗。

    可余光触及她略微发红的额头,愣是没下狠心,只是轻轻的点了点。

    知道是自己误会慕凉城,顾允儿手足无措的吐吐舌头,纠结的咬咬唇道。

    “对不起啊,是我误会你了。”

    无法遏制的她冰冷的心突然被暖了一块,鼻尖也酸酸涨涨的,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原来被人宠爱是这样温暖的感觉。

    “嗯哼?”

    慕凉城好以整暇的冷哼一声,一副你一声对不起就想把我打发了。

    她愣愣的看向他。

    “那...,要不然,我煮好吃的给你吃,好不好?”

    顾允儿思付了一下,突然想起上次在凉城他要求她给他做饭的请求,不免灵机一动的提议。

    慕凉城眼尾一挑,倒是没想到这小女人开始开窍了,满意的点点头道。

    “也好。”

    “那你...,可不可以,松开我了呀。”

    顾允儿面色泛红的指指两人现在的状态。

    此时此刻,男人伟岸的身姿还压在她身上,大掌暧昧无疑的掐着她的腰,两人距离近的连吐纳出来的呼吸也彼此交错,又分开,画面别提多暧昧了。

    “可以是可以。”

    慕凉城眉眼深邃的点点头,人却没有跟着松开,看样是还有什么额外的条件。

    顾允儿诧异的迎上他的视线,只听他继续说下去。

    “以后不许拒绝我的亲昵,我答应你,任何时候我也不会伤害你。”

    他与她商量。

    顾允儿略显为难的抿抿唇,尽管她并不讨厌他的触碰,但她好歹现在还是唐修宁的妻子,真要做到心无旁骛的接受他的好,或者亲昵。

    说实在的,她心里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能不能给我点时间...。”

    “不行,小允儿,我们迟早是要在一起的,我想拥抱你,亲吻你,做相爱人做的事情。”

    慕凉城霸道的驳回,他已经给她太多的时间,他可以不要最后一步,但前提是这些必须要有。

    顾允儿被他堵得哑口无言,也无力反驳,因为这件事情是她主动去求他的,也是她主动接受这份契约的,他现在能这么迁就她已经很好了。

    然而就在她迟疑的时候,他突然坏坏的凑近她耳旁,说出一句惊心动魄的话来,听得顾允儿只觉得有一股热量从脚底板一路直冲她脑海,热的她快要烧起来,不免愤愤然的瞪了他一眼。

    这男人还能不能行了。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我们回家吧。”

    感受到她害羞的样子,慕凉城松开她,温柔的搂过她的肩膀往自己车边走。

    顾允儿躲在他怀里,害羞的像个小媳妇。

    只是还没等走到车边,顾允儿突然想起他们今晚是来参加庆功宴的,她和慕凉城还是主人呢。

    “等一下,阿城,楼上的庆功宴还没结束呢,我们这么走了,会不会不太好啊。”

    犹记得行程安排唐修宁之后,慕凉城也要发表演讲的,这会子他们都走了,宴会怎么办?

    慕凉城神色慵懒的斜了她一眼,模棱两可道。

    “怎么?舍不得走?心里还记挂着谁?”

    听闻他又这样埋汰她,气的顾允儿生气的鼓起腮帮子,气鼓鼓道。

    “慕凉城,你要再这么阴阳怪气的,那我回去好了,不给你做饭了。”

    她说着就想走,慕凉城自知理亏,大手捞住她的胳膊就将她拉了回来。

    “好,我不提了,你别生气。”

    这小女人还长脾性了,把她能耐的。

    “最后一次。”

    顾允儿幼稚的勾起小拇指,一副要跟他玩拉过上吊一百年不许变的幼稚举动。

    慕凉城饶有兴趣的勾勾唇,大掌直接握紧她的小手。

    “皮。”

    “喂,你还没答应我呢。”

    她挣扎着不跟他走。

    “笨女人,我才不跟你玩这么幼稚的游戏。”

    他揽过她的肩膀,强行将她带上车。

    “喂,到底是谁幼稚?”

    要不是他老提这个,她能这样?

    “你。”

    “慕凉城。”

    她生气的吼他,不想对方有条不紊道。

    “我在。”

    顾允儿这拳如同打在棉花上,这男人变着法的和他岔开话题,真是一个狡诈的商人。

    之后,顾允儿只能跟着他离开酒店,反正这样的宴会她也不喜欢,在看看身边男人的样子,自然也不喜欢那样的场面,后来他才说有许筠在就可以了。

    打从一开始,要是没顾允儿在,他也不会参加这么无聊的宴会。

    这不禁令她想起两人初遇之后的一次宴会,两人都不喜欢这么热闹的场面,这才在休息室一块欣赏了一场真人表演。

    一晃这么多时间过去,他们两人之间居然会发生这么多事情,还真水世事难料啊。

    而他刚刚紧贴在她耳边说的话便是。

    ——女人,做了才叫爱。

    ................................................

    彼时的另外一边,看着舞台上代替慕凉城讲话的许筠,舞台下的唐修宁微不可察的蹙紧眉心,狭长的眸子下意识的巡视四周一圈。

    只可惜偌大的宴会厅并没有慕凉城的身影,连同和他走在一起的顾允儿也不见了。

    记忆力,似乎是主持人上台之后,他便再没看到两人。

    再联想到门口发生的事情,难道是他忽略了什么。

    所以等宴会一结束,他送舒凝回家之后,第一时间赶回别墅。

    只可惜里面并没有人,很显然她离开宴会之后还没回家。

    唐修宁脸色凝重的站在玄关,英俊的面容渐渐阴沉下来,直到他的视线不经意落在鞋柜上的钥匙上时,脸色骤然一变,一把抓过柜面上的钥匙,一路直奔卧室。

    卧室被收拾的很干净,浴室,衣橱,梳妆台,属于她的东西统统都不见了。

    这该死的女人居然一声不吭离开了这里?

    ........................................

    这边,慕凉城和顾允儿一块回到她现在所住的公寓,起先顾允儿提议一块去超级市场买些食材,不想这男人已经让张妈准备好了,也放在了冰箱内。

    这不禁忽然令她想起衣橱里的衣服,他能这么细心的做到这地步,能把食材给她准备好也属正常。

    慕凉城拉着她的手走进电梯,深邃的目光却一直锁在她曼妙的身姿上,看得顾允儿一阵纳闷,不由奇怪的询问道。

    “怎么了?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她脸上是有什么脏东西么,下意识的,她扭过脑袋就照了一下电梯内的镜子,也没察觉她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啊。

    慕凉城眼睛一眯,拽着她的手腕就把她拉入怀中,结实的双臂从她身后将她抱在怀中,眉眼低垂的在她耳边说道。

    “怎么想着穿这件衣服去宴会,嗯?”

    他故意拉长沙哑的嗓音,温柔的低语。

    由于她是背对着被他拥入怀中的,顾允儿并不能看清他的脸,只是他这么一问,她突然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因为连她自己也没想到她会突然拿过这件衣服穿上。

    “嗯...,因为这件衣服很好看。”

    她解释。

    “仅此而已?”

    慕凉城显然对这样的答案感到不满意。

    当然,他也是因为看到她穿这件衣服,才知道她已经搬过去了,原本他是打算等这次宴会结束帮她一起搬的,没曾想这小女人行动力很快,自己就完成了。

    这点足是让他感到很满意。

    “不然你以为是什么?”

    顾允儿歪过脑袋反而来询问他。

    “我更喜欢由你回答我。”

    慕凉城一脸的精明,想从她嘴里得到想要的答案,可顾允儿也不傻,自然不会乖乖上套。

    尽管和他在一起的日子,他对她很好,但她到底是受过伤的人,要她现在就敞开心扉接受他,那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所以一开始,顾允儿才选择把话说开。

    不得不承认,她在选择穿这件衣服去宴会,其中是包含她的感动的,也是想谢谢他能这么细心,却与爱情无关。

    “叮——。”

    电梯门适时打开,顾允儿趁机挣脱他的怀抱,孩子气的跑出电梯,又侧过身姿面朝他道。

    “对啊,仅此而已。”

    电梯内,慕凉城喜怒不形于色的挑挑眉,自然被她孩子气的样子给惹无奈了。

    可也间接证明一件事情,想要让她对他卸下防备,毫无保留的和他在一起,或许还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他才能彻底打开她的心扉。

    不过这么些年他都等了,他不介意再多等一段时间。

    只要最后是她。

    .............................

    慕凉城一脸沉稳的走出电梯,和顾允儿一块往家门口走。

    不想两人还没走到家门口,一道身影猝不及防从一旁窜了出来。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