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她这是要造反?

    这男人明摆着给她树敌。

    慕凉城神色慵懒的投了一记眼神给她,骨节分明的双手圈在她小腹的位置,言语淡淡道。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要是喜欢我的人,我都要在意,那我还忙得过来?”

    他说的理所当然,一点反驳的机会也没给她。

    顾允儿一阵吃噎,偏偏无力反驳,因为的确是这样的,不是你喜欢谁,谁就会来给你回应,爱而不得的感情实在太多了。

    “可是...。”你们不是认识么。

    “没什么好可是的,收起你烂好人的脾气,别人也未必会感激你。”

    不等顾允儿把话说完,慕凉城不耐烦的打断她的话,不想再提任何除了他们之间以外的话题。

    因为除了她之外,别人是什么情绪跟他又有什么关系。

    他都这么说了,顾允儿自然也不好在多说什么,她只是有点受不了茶茶那委屈又充满敌意的眼神而已,要不然她也不会多嘴的。

    没了茶茶的注视,顾允儿心里发毛的情绪也好了不少,继续洗水池里的碗。

    只是她一动,腰间猝然传来一股重力,男人湿黏的呼吸错落有致的喷洒在她白皙的脖颈处,刚才顾允儿只顾着茶茶,压根没注意到两人的姿势。

    她眼眸一斜,一眼看到水池边,慕凉城动作亲昵的从她身后抱住她的纤纤细腰,脑袋随意的搁在她颈项,整个人懒懒散散的靠在她身上,仿若一对新婚夫妻的样子。

    顾允儿不争气的红了脸,耸了耸肩膀,咬着牙羞涩的嗔怪道。

    “阿城,你别这样,这里还有人呢,要是被茶茶看到,她又该对我充满敌意了,你应该也不想她为难我吧?”

    她试图挣扎了一下。

    “她不敢。”

    慕凉城懒懒散散的回应,压根没有要松开她的意思。

    顾允儿挣扎无果,索性也由他去了,动作利索的开始收拾水池没洗完的碗。

    实际上,慕凉城的行为给人一种非常安全的感觉,试问哪个女人喜欢自己的男人对别的女人好呢,像他这种有洁癖,又只对一个人好的绝品男人应该很少了吧。

    唐修宁尽管不喜欢她,但他爱过顾淼,又很快和舒凝在一起,之后还去面具会所找女人,心里心心念念却又是另外一个女人。

    后来他得知顾淼回来之后,还刻意打扮去见她,表明他深爱的女人只有她一个。

    他这样就没想过舒凝的感受么。

    这一刻,她突然不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爱,人的身体和思想真的能分开来么。

    至少她不可以。

    “在想什么,嗯?”

    瞧见她洗碗不说话,似乎是在沉思什么,慕凉城声线沙哑的询问,慵懒的语调听得人都酥了。

    顾允儿将洗完的碗放在水池台上,又沉默了一会,才迟疑的开口。

    “没什么,我只是在想人的身体和感情真的能区分开来么?”

    这句话她曾经问过还是白先生的唐修宁。

    只可惜当时她身份尴尬,唐修宁用最实际的行动告诉她,人的身体和感情是能区分开来的。

    慕凉城倒是没想到她在想这个,晦暗的眸子猝然沉了沉。

    “或许是爱的还不够深。”

    他的话很精辟,一语戳中要害。

    是啊,如果爱的够深,也舍不得对方受到任何伤害吧,又或许唐修宁至始至终最爱的只是他自己而已,他可以和她结婚,可以和舒凝在一起。

    还能为了家族产业碰自己不喜欢的女人,和她生孩子,除了这样的解释也没别的了。

    “对了,茶茶她是谁?你朋友的妹妹?”

    这个话题有些沉重,顾允儿索性转移话题。

    慕凉城眼尾一挑,饶有兴趣的斜了她一眼。

    “在意她的存在?”

    “...什么?没有啊,我只是好奇,你不想说就算了。”

    知道他误会她的意思,顾允儿面色一红,及时开口制止,毕竟他都做到这样的份上了,她怎么还能误会呢,就像她说的就是好奇茶茶是谁。

    看慕凉城的样子,虽然不喜欢她碰他,但看得出来他也很宠她,要不然也不会允许她进来了。

    “她是我养父的女儿,我的义妹。”

    慕凉城突然在她耳边开口。

    顾允儿惊讶的扭头迎上他的视线,倒是没想到他是孤儿,按照他的背影她还以为他背影雄厚,看慕凉城的样子应该不超过三十岁。

    这样的年纪能在A市拥有自己的一番天地,在A市不是有雄厚的背景,就是有家族企业支撑,就像唐修宁。

    “怎么用这样的眼神看我,可怜我?”

    看到她眼中的惊讶,慕凉城面不改色的搬过她的身姿,让她正面面对他。

    顾允儿一惊,急忙解释道。

    “没有,我只是有点意外,你年纪轻轻能坐到这样的位置。”

    她如实回答,要说可怜该可怜的人是她,她从小就生活在顾家的屋檐下,一辈子被扣上私生女的标签,她又有什么权利去可怜别人。

    慕凉城饶有兴趣的一笑,却也只有顾允儿知道,这笑里包含着多少的苦涩和辛酸。

    这一刻,她突然有点小心疼这个拥有小洁癖,强势又霸道的男人。

    至少她还能生活在父亲的羽翼下,而他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是靠自己争取努力得来的吧,不像唐修宁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小少爷,从小就有优越的生活。

    不过这样的话题,真的有点沉重,顾允儿也不想他想起那些不愉快的过往,连忙岔开话题道。

    “不过,茶茶是你义父的女儿,她又那么喜欢你,你说你义父会不会想要让你娶茶茶?”

    到底是养育之恩,是需要回报的。

    哪知,慕凉城突然轻笑一声,曲起手指动作宠溺的弹了下她的额头,好整以暇的回应。

    “我们是近亲,不能结婚。”

    “...什么?”

    顾允儿一怔,略显意外的看向他,自然以为他是亲戚家的孩子。

    却不等她继续深想下去,慕凉城玩味的掀起薄唇,嘴角蔓延过一丝轻巧的笑意。

    “因为我们拥有一个共同的母亲,中国。”

    “喂,你...。”

    顾允儿错愕的愣在原地,瞬间被雷的外焦里嫩,一双清澈的眸子又好气又好笑的凝视眼前这个跟她开玩笑的男人。

    这男人要不要这么皮啊。

    “那我们还是近亲呢,你要怎么办?”

    顾允儿赌气的询问,倒想看看他怎么回答。

    慕凉城邪魅一笑,修长的手指倏地的捧起她的脑袋凑近她,深情款款的在她耳边蛊惑道。

    “那正好,我想试试*的滋味。”

    她怔住,眼睁睁的看着他吻上她的唇与之缠绵悱恻。

    ............................................

    这一夜,慕凉城并没有离开,睡得是顾允儿的房间,茶茶睡得则是客房,到底是害怕她会耍小聪明伤害她心尖上的人。

    *

    翌日清晨,顾允儿因为还要去唐氏做交接,并没有和慕凉城一块去慕氏,原本他是想送她去的,奈何茶茶缠他缠的紧,昨晚她又把车子开回来了。

    最后是顾允儿独自开车去的公司。

    *

    唐氏总裁办公室,唐修宁脸色难堪的坐在老板椅上,修长的手指曲着敲敲桌子上和慕氏合作的合同,狭长的眸子危险的落在前面的苏娜身上。

    “你告诉我,这份合同到底是谁签下来的?”

    苏娜一怔,脑海瞬间响起一道警铃,因为唐修宁不会平白无故问这些,肯定是发生了什么,才导致他这么问的。

    今天一早的报纸她也看了,慕氏总裁那句因为一个人的报道她自然也看到了。

    如果她猜的没错,慕总口中的一个人,应该是顾允儿无疑。

    “唐总,是合同有什么问题么?”

    苏娜巧妙的回避这个问题。

    事实上,她一旦承认是顾允儿独自拿下这份合同,那么唐修宁一定会质疑她的能力,到时候谁知道她会不会迁怒他。

    唐修宁眯起狭长的眸子,再一次冷声道。

    “你只需要告诉我,到底是谁签下的。”

    苏娜触电般的一怔,又立马开口道。

    “是我和小...顾,一起拿下的。”

    “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唐修宁烦躁的挥挥手,示意她先下去,心里一阵闹心,这女人竟然又敢彻夜未归,还把东西都搬出去了。

    她这是要造反?

    “等等——。”

    然而,就在苏娜打开门的瞬间,唐修宁突然想起什么,及时喊住走出去的苏娜。

    苏娜僵了僵身姿,但到底是经验丰富的老手,她很快镇定下来,转过身姿镇定自若道。

    “唐总,您还有什么吩咐。”

    “等顾允儿来了,把她喊上来。”

    “是。”

    苏娜一走,唐修宁烦闷的扯松领口的领带,又解开衬衫的前三排纽扣,站起挺拔的身姿兀自往落地窗边走,心里越想越不爽。

    原本她去慕氏上班,他应该很高兴,这样一来少了个麻烦,可经过昨晚的事情,唐修宁越想越不对味,更加讨厌别的*在她身边。

    无论如何她现在还是他名义上的妻子,这会子居然还敢搬走,他能不生气么。

    他倒想问问,这女人还想持宠而娇到什么时候,别以为她有爷爷的免死金牌就可以为所欲为。

    .........................................

    这边,顾允儿一到公司,便看到公司的员工三三两两在议论什么,脸上都显露出惊讶的表情,像是发生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期间有人看到她过来,还用讶异的眼神看她,搞得顾允儿二丈摸不着头脑,是觉得她有错过什么重大的新闻了么?

    直到她路过茶水间。

    “喂,你们说这件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这样级别的官员就这么被举报坐牢了,据说他位置可不低啊。”

    “肯定啊,报纸都登出来了,肯定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对了,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一件事?”

    茶水间,突然有一个人神秘兮兮的对其他几个人询问,听得顾允儿也被勾起了好奇心。

    实际上,他们这几句话顾允儿压根没听出个所以然来,也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个男人的儿子,曾经在朝歌酒吧和我们唐总大打出手,还打进警局了呢,为的就是他动了唐总心尖上的人,就那个影后。”

    “真的假的,你听谁说的,我们怎么不知道,按理这么大的事情,报纸肯定会登出来啊。”

    “当然是真的,是我一个媒体朋友亲眼拍到的,不过这件事情被压了下来,A市的各大报社都不敢得罪唐氏,所以才没报道出来的。”

    那人说的煞有其事,其他几个人自然相信了。

    “啊?那你说那个男人被打的那么惨,该不是我们唐总的手笔吧?”

    “谁说不是呢。”

    那个男儿的儿子,大打出手,那个男人被打的那么惨,各些字眼一丝不拉的钻入顾允儿耳底。

    如果她听的没错的话,是上次她从舒凝家出来差点强上她的男人出事了?

    不等她细想,茶水间里聊完八卦的同事,一个一个从里面走了出来。

    当走出来的第一个人,发现顾允儿就这么站在门口,顿时被吓得三魂丢了六魄,脸色相当难看。

    随后出来的人看到顾允儿,亦是被吓了一条,哪里想到会有人站在外面,还是总裁夫人,尴尬的点点头立马就想走。

    无论顾允儿现在的职位有多低,那她也是唐氏的总裁夫人,公司的员工对她自然还是有些畏惧的。

    “等等——。”

    顾允儿突然出口喊住她们。

    吓得她们顿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气不敢出一口,以为是要找他们晦气。

    “把你手里的报纸给我。”

    顾允儿压根不关心她们在里面八卦了什么,也没在意她们的话,她在意的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拿报纸的员工一听,立马将手里的报纸递给她,随后一溜烟就跑了,哪里还敢继续待下去。

    报纸头条报道的是慕氏和唐氏的合作案,在报纸的背面她才看到他们谈论的话题,是一个高官被人检举坐牢的事情,而报纸的下方是对方儿子被人当街暴打的新闻。

    躺在地上被人围殴的男人,是顾允儿这辈子也无法忘记的恶魔,她自然也一眼认出被打的男人是谁。

    就是那个把她拖进小树林,和唐修宁达成协议用她来抵消恩怨的男人。

    而她脑子里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件事情肯定是慕凉城的手笔。

    而不是如他们所说是唐修宁干的。

    这男人...。

    顾允儿鼻子一酸,突然红了眼圈。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