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它只想对你耍流氓

    病房门外,顾允儿纳闷的秀眉紧拧,不明白身后男人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索性按照他的话将视线投递在病房内。

    从她这个角度望去,司徒律是背对着门而站的,所以她并不能看清他脸上的表情,只见他忽然抬起脚步朝苏绵走去。

    而靠在病床上的苏绵也没想到她把话说尽,这男人非但没生气走掉,反而唇角噙着一丝得意的笑意,迈着步伐就朝她走来。

    这男人是神经病发作了?

    “司徒律,我让你滚,你没听见吗?”

    瞧见他一脸坏痞痞的样子,苏绵脑海忽然浮现他平日里在床上翻云覆雨的样子,每次都会露出坏坏的表情来,看得人心都会跟着跳一跳。

    可她当初有多喜欢,现在就有多讨厌,甚至是厌恶。

    司徒律本来就是一个花花公子,他身上的阅历足够他出一本书了,她当初是昏了头么,怎么会被他的甜言蜜语给欺骗了,还顺带拐上了民政局。

    司徒律脸色惊喜的走到苏绵病床边,狭长的视线极尽兴奋的开口。

    “所以,绵绵,你是在吃醋?”

    “什么?司徒律,你有毛病吧,还是得了妄想症,我吃哪门子的醋,我们两个在一起不过是*的产物,你觉得我们之间有感情么,你...。”

    “如果你不是吃醋,为什么看到我和别的女人上床你会有那么大的反应,如果你不是真的喜欢我,你一早就会把孩子打掉,而不是去找我。

    如果你不是喜欢我,为什么你现在这么生气,又这么气急败坏的想要赶我走。

    绵绵你知道,从你跟我说分开一段时间,到后来一声不吭离开,我也以为你根本不爱我,所以我气的夜夜借酒消愁,可我现在知道了,你心里还是有我的,对吗?”

    司徒律惊喜的半跪在地上,伸手就牢牢的握住苏绵放在病床上的手。

    如果不是真的爱他,又怎么会这么生气。

    听到他这番谬论,苏绵气的差点背过气去,要不是她身上有伤,她铁定把他赶出去,让他再胡说八道。

    “司徒律,你的自我感觉是不是太良好了,你要是有病赶紧回家吃药,别再我这里发疯,还有,孩子我本来就不打算要,现在没了也正好,免得我们以后还要纠缠不清,我再说一遍,你给我滚。”

    苏绵脸色一变,显然是真的动怒了,特别是听到他说孩子二个字,一口气直接堵在了胸口,上不上,下不下,快要把她憋闷死了。

    “绵绵,别再是赌气的话了好吗?是我错了,是我对不起你,还是说你对我的讨厌只是说说而已,就这么放任我这么个人渣又出去祸害人,一点惩罚也得不到。

    你向来恩怨分明,难道你不想报复我,让我继续逍遥快活么?

    还是说,绵绵你舍不得伤害我,所以才一而再再三的赶我走?”

    司徒律的话明眼人都能听得出来,明显是在给苏绵下套,用激将法来刺激她,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

    苏绵是什么脾气,顾允儿再清楚不过,这样的激将法八成对她有用,所以她当下又想去阻止,奈何身后的男人实在抱着她太紧,到最后居然还拉着她走了。

    靠在病床上的苏绵一听,怎么也觉得他的话有几分道理,她在这里受苦受难,怎么能让这个男人在外面逍遥快活呢。

    她现在之所以变成这样,都是拜这个男人所赐,她都不快乐,又怎么能让他好过呢。

    既然他非要留下来照顾她,好嘛,她非让他掉一层皮不可。

    看到苏绵眼里冒着金光的样子,司徒律自然知道他的激将法有用了,实际上,他也是没办法了,心想着他索性反其道而行,干脆刺激下她。

    没想到还真的成功了。

    “呵...,司徒律,我赌气你一脸,既然你这么想留下来,好啊,那你就留下来好了。”

    苏绵咬牙切齿的回应,龇牙咧嘴的样子恨不得要在他颈项的大动脉上,让他失血而亡。

    病房门外,宫墨几不可察的皱了下眉,一回头,保温壶悄然的放在不远处的地方,那道熟悉的曼妙身影早已离开。

    面对方才男人强势的举动,他不禁失笑,他是不是又错过了一次。

    ...........................................................

    “喂,慕凉城,你干嘛,我不能走,我还要留下来照顾绵绵呢,她需要我。”

    地下停车场,顾允儿脸色凝重的拉着电梯内的护栏,是说什么也肯走,鬼知道一会司徒律还会用什么样的办法去激怒苏绵,她是真的放心不下。

    慕凉城微不可察的挑眉,松开她的手就绕到她身后去,吓得顾允儿以为他要做什么,连忙背过身紧靠在电梯面上,一只手牢牢的抓住电梯内的护栏,呼吸微乱道。

    “你到底想干嘛?”

    她是真的还要回去照顾苏绵。

    “干...你。”

    慕凉城眉宇一沉,毫不避忌的咬牙,吐出来的字眼惊得顾允儿触电般的一僵,美眸无措的迎上他的视线,一张娇俏的脸倏地涨的通红。

    也就在这个时候,慕凉城趁着她愣神的缝隙,双手握住她的手一下桎梏在她头顶,伟岸的身影强势的压在她身上,一股危险的气息瞬间从她头顶落下。

    顾允儿浑身一颤,猛地反应过来,脸色微红的挣扎起来。

    “你...,慕凉城,你混蛋,你快把我放开。”

    她手脚并用的挣扎起来。

    慕凉城又怎么可能会乖乖的把她放开,昨天一天,加一晚上他都没有好好抱抱这个女人,眼下他想她想的不行,恨不得把她揉进骨血里才好。

    加上刚刚看到那一幕,说实话他真想把她狠狠的占有,贴上属于他的标签,免得被那些该死的男人觊觎。

    他当下邪魅的勾起唇角,低头叼住她的唇就亲吻起来。

    “唔...。”

    顾允儿震惊的瞪大双眸,足是被眼前的男人吓坏了,这里可是电梯内啊,更是随时会有人来的电梯,这男人是疯了吗?

    “不要,慕凉城,会有人来的。”

    她口词不清,难耐的挣扎起来,哪里想到这男人压根没理会她的话,强行将她的双手反剪在她腰后,动情的亲吻起来,吻技熟稔。

    青涩的顾允儿又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一来二去被他吻得直接缴械投降,身姿发软的倒在他怀里,任由他予取予求。

    一吻终了。

    慕凉城气喘吁吁的拉开两人的距离,深邃的黑眸内一片腥红,显然是在嫉妒隐忍着。

    他温柔的盯着她,就这么询问道。

    “小笨蛋,现在可以跟我回去了吗?”

    男人灼热的呼吸如数喷洒在顾允儿精致的脸上,她亦是气喘吁吁,面红耳赤的压根不敢看他一眼,被他这么一问,她唇角一咬居然鬼使神差的点点头。

    一张红唇娇艳欲滴的快要滴出血来,藏着无尽的诱惑。

    “嗯。”

    慕凉城眉宇紧锁,这该死的女人知道她现在有多诱人么。

    但为了防止吓到她,慕凉城极度隐忍住内心的狂躁,宠溺的牵起她的手往轿车边走。

    顾允儿羞涩的一直不敢看他,到最后她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上慕凉城的车的,只觉得藏匿在胸腔里的心疯狂的跳跃着,扑通扑通,一声盖过一声,就像是在她耳边跳动。

    没由来的,她攥紧放在腿边的双手,咬着唇羞涩的扭过脑袋去看开车的男人,目光触及他轮廓分明的脸庞,以及身姿慵懒的模样时,她的小心脏突然又无法遏制的跳越一下。

    吓得她心慌意乱,快速的回头伸手紧紧捂着自己的心脏口,一张小脸又热又红的快要烧起来,特别是一想起方才在电梯里两人极尽忘乎所以的亲吻,她脸直接红透了。

    她这么是怎么了?

    心怎么会跳的这么快?

    “我好看吗?”

    感受到身边女人炙热的视线,慕凉城唇角一扬,眼眸深邃的斜了她一眼,眼底溢满了调侃。

    顾允儿呼吸一窒,茫然无措的扭头看向他,目光触及他脸上的调侃,气得她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祥装生气道。

    “丑死了。”

    她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实际上,慕凉城长的真的很好看,五官轮廓也相当的立体,刚毅,一丝不苟沉稳的样子别提多帅了。

    如果唐修宁是邻家大哥哥,那慕凉城的长相绝对是霸道总裁那种类型,再有他不就是这样一个强势又霸道的钻石王老五么。

    “是么?那你知不知道说谎的孩子,是要受到惩罚的。”

    慕凉城面色不改,意味深长的扫了她一眼,危险的气势瞬间在狭小的车厢内蔓延开来。

    顾允儿一愣,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轿车突然停在一个偌大的地下停车场,原本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一个翻身,直接将她压在身下,身后的椅子跟着被放低。

    “慕...唔...。”

    顾允儿吃惊的一愣,眼看着椅子被越放越低,惊得她忙不迭的扭头迎上男人的视线。

    不想她一转头,一张放大般的俊脸不断的在她眼底放大,慕凉城邪魅的吻住她的唇,略带薄茧的大掌暧昧无疑的磨砂在她腰间,激的她过雷电击般的一怔。

    耳边突然传来一道蛊惑的声音。

    “小笨蛋,我想吻你。”

    慕凉城呼吸急促的看着她,眼底还未彻底散去的猩红再一次的涌动上来,带着毁天灭地的气势。

    按照这样的情况,顾允儿应该逃,应该挣扎,她却反其道而行之,默认的闭上双眸,伸出白皙的双臂圈住他的脖颈,任由他亲吻她。

    而她也热烈的回应他的吻。

    狭小车厢内的温度瞬间被飙高,到处充斥着暧昧无疑的气息。

    吻着吻着那股熟悉的感觉又从她心底冒了出来,实际上,慕凉城每一次的触碰,每一次的亲吻都会让顾允儿感到熟悉,就像他现在亲吻他,他手上就会有一点小动作,会一直磨砂在她腰际。

    而会所的白先生也是,每次亲吻她的时候都会这样。

    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的感觉越来越不好,然而就在她陷入沉思时,唇角突然传来一阵钝痛。

    “你个笨女人,你就这么相信我不会对你做什么?我长得真这么安全?”

    慕凉城咬牙切齿的询问,真是恨透了这幅感觉,要是她挣扎一下,他或许也就顺理成章的要了她,顶多是让她生一阵子气。

    顾允儿吃痛的拧了下秀眉,无辜的眨巴着双眸道。

    “那你会么?”

    大抵是没想到她会反问他,慕凉城邪魅的笑笑,又带着一股无可奈何的压抑,怕是这女人就是他天生的克星,他伸手握住她娇嫩的脸颊,薄唇覆在她耳边道。

    “不会。”

    一股暖流无法遏制的流淌过她心底,顾允儿无意识的搂紧他的脖子,也真因为是相信他,所以她才会默认他的吻,因为她知道他舍不得让她受到伤害。

    要不然两人早就在一起了。

    “小笨蛋,你这是吃死我了,不过...。”

    慕凉城无可奈何的浅笑一声,忽然又意味深长的停住话头,伟岸的身姿突然往前一蹭,一抹滚烫的温度瞬间隔着单薄的饮料灼伤般的滑到她腿边。

    只听他说。

    “但我希望你不要让它等太久,它喜欢你。”

    被他这么一撞,顾允儿瞬间触电般的僵直脊背,是动也不敢动半分,深怕他隔着衣服就闯进去了。

    偏偏两人又是以这样暧昧无疑的姿势重叠在一起,那属于男性独有的构造被无限放大在她腿边,滚烫的温度烫的她浑身快要烧起来,脸倏地红透。

    哪怕她不用想也知道那是什么。

    “你,慕凉城,你流氓。”

    她面红耳赤的骂道。

    慕凉城只是邪魅的笑笑,微凉的薄唇亲昵的吻过她的耳畔,咬着她敏感的耳垂道。

    “那它也只想对你耍流氓。”

    “你...。”

    这下子,他赤果果的话真把顾允儿给说无语了,偏偏他又大大咧咧的压在她身上,那玩意更是趾高气昂的,没半点缓下来的架势,惹的顾允儿是动也不敢动,压根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他的话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车厢内的气氛快要被这股暧昧燃烧到极致时,顾允儿面红耳赤的将脑袋深埋在慕凉城宽阔的胸膛里,双手牢牢的抓住他腰间的衬衫,闷闷的咬牙道。

    “我,我知道了,那你能不能让它先别这样,我有点,有点儿害怕。”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