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还会让你很性福

    顾允儿这一觉,睡了个昏天暗地,直至窗外的天色完全沉下来,她才幽幽的从睡梦中清醒过来。

    她睡眼惺忪的揉眼起身,一抬眸,赫然发现她不知何时竟然躺在休息室的床上,记忆里,她不是应该坐在他腿上翻阅杂志么,好端端的怎么就睡着了呢?

    想来应该是那个男人把她抱进来的吧。

    顾允儿微微一笑,去浴室洗了把脸让自己清醒一下,才推开休息室的门。

    门一开,握着门把手的顾允儿一眼看到还伏在案上忙碌的男人,都说认真工作的男人最帅,最迷人。

    从她这个角度望过去,坐在大班椅上的男人穿着一件白色衬衫,领口解开前三排纽扣露出健康的蜜色皮肤,衬衫的袖口也被挽至胳膊肘处。

    乌黑的脑袋微垂的专注手里的文件,握在手里的笔偶尔还会行云流水的在上面写着什么,鬼斧神工般的面容一丝不苟,炽白的灯光从他头顶倾斜下来,仿若为他渡上了一层浅浅的光晕,令他的五官轮廓愈显分明深邃。

    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上位者的卓然气势,也相当的迷人。

    这一看,直接把站在门口的小人儿给看痴了,连自己要做什么也忘记了。

    直到她炙热的目光引起坐在大班椅上的男人注意,慕凉城漫不经心的从文件里抬起视线,目光触及一脸痴迷站在休息室门口看他的顾允儿时,性感的薄唇肆意上扬。

    “过来。”

    慕凉城放下手里的文件,对她微微一笑的招呼她过去。

    顾允儿意外的一愣,猛地从恍神中反应过来,后知后觉反应她刚刚一脸沉迷的看向他时,清隽的小脸倏地的红了下来,在看看眼前男人肆意上扬的唇角。

    显然是注意到她的举动了,这才出口的喊得她。

    该死。

    顾允儿暗自懊恼的咬咬牙,想着她刚刚到底是着了什么魔,怎么就看痴了呢。

    “睡醒了?”

    她一走近,慕凉城长臂一伸,握住她的手腕就将她拉到他面前,骨节分明的手意味深长的磨砂在她细腻的皮肤上,脸上说不出的意气奋发。

    “嗯。”

    顾允儿难为情的应了一声,脸上溢满了羞涩,一度她还以为他会揶揄他的时候,慕凉城温柔一笑道。

    “那走吧,我们先去吃饭,然后去看苏绵。”

    慕凉城身姿挺拔的从椅子上站起来,低头放下了衣袖,骨节分明的手弄着袖口,一举一动尽显优雅,不得不承认,慕凉城实际上很帅,浑身上下都透着蛊惑人心的魅力。

    这么一想,她的视线突然牢牢的顺着他的手指移动,仿若是被人下了蛊,怎么也没难从这男人身上转移开视线。

    加上这男人的手型本就漂亮,指节也修长,薄薄的指甲片仿若是一片冰片,漂亮的更是令她挪不开眼睛,被牢牢的牵动着一举一动。

    “好看?”

    感受到她炙热的视线,慕凉城长臂一伸,搂着她的纤纤细腰拥入怀中,曲起手指一脸暧昧的挑起她精巧的下巴,让她正面面对自己。

    偷瞄被第二次当场抓住,顾允儿呼吸一窒,满是无措的瞪大双眸,一下迎上男人带有笑意的黑眸,惊得她一脸心虚的别开视线,脸涨的满脸通红,羞涩的哪里还敢与他对视。

    胡乱说了一句道。

    “嗯,你的手指很好看。”

    慕凉城眉宇一扬,忽然低垂脑袋看向满脸通红的小人儿,指节稍稍的一个用力她就被迫扭过头来,他故意将另外一只手覆在她唇瓣上,饶有兴趣道。

    “它不止漂亮。”

    说完这句话眼前男人的眸色更深了,带着一股前所未有的邪魅,将薄唇凑到她耳旁,一字一句的蛊惑道。

    “还会让你很性福。”

    慕凉城意味深长的开口,故意将性福二字咬的的特别重,惹得看着他的小女人一脸懵懂,全然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做不止漂亮,还会让她很幸福。

    这手指修长漂亮怎么就让她幸福了。

    “幸福,难道不是饱眼福么?”

    顾允儿睁着一双澄澈的眸子,傻傻的反问,一脸的懵懂,并不明白慕凉城所说的性福是什么意思。

    慕凉城喉头突然窜出一丝邪魅的笑意,足是被眼前这个可爱的小丫头也逗笑了,放在她唇边的手磨砂两下后,他眉眼一扬,故意将手指放入她唇中。

    一开始,顾允儿也不明白他在做什么,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眼眸一阵瞪大,一口凉气直冲脑顶,羞涩她几乎想也不想的伸手推开抱着他的男人。

    愤愤然的瞪了他一眼。

    “你,你这个男人,我不跟你说了。”

    顾允儿面红耳赤的逃出他的办公室,哪里想到他说的性福和她说的幸福压根不是一个意思,要不是他意味深长的动作引起她想起温泉被下药的事。

    她还真就傻傻的不明白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男人一天不调侃她是会浑身皮痒么,简直是过分。

    办公室内,凝视那道匆匆逃出去的小身影,慕凉城无可奈何的一笑,眼底是数不清的宠溺,他挑了下眉无奈的摇摇头后,才拿过椅背上的西服外套追了上去。

    只是一瞬,他脸色阴沉的停下脚步,迟疑了一会后,他眼眸深邃的打开抽屉拿过放在里面的手机之后,才重新追了出去。

    ..................................

    错开那段令人啼笑皆非的小插曲,两人是吃过晚饭之后才来的医院看苏绵。

    不想两人一到医院便得知一个重大的好消息,那便是苏绵和司徒律和好,并且要举行婚礼的消息。

    顾允儿听了自然是喜忧参半,司徒律是一个有前科的男人,并且也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这次苏绵已经受了这么大的伤害,她是真怕她会再次受伤。

    而且,这做法和苏绵的脾气一点不像。

    “绵绵,你真的想好了?”

    尽管两人实质上已经是夫妻,但顾允儿还是不放心的询问她。

    “嗯,我好好的想过了,其实,我觉得我对司徒应该是有点喜欢的,虽然我也很痛恨他背叛我,只是你也知道我们是怎么认识的,结婚也是临时起意的荒唐之举。

    我们除了是床伴,一点恋爱的经过也没有,这才导致我害怕离开他的,但经过这次我觉得我应该可以原谅他一次,我们约好了要重新开始。”

    苏绵一脸幸福的解释,心里明白顾允儿也是担心她。

    “你就放心吧,我会好好的,再说我受了这么大的罪也不能便宜了他不是,从此以后我一定要让他做牛当马的补偿我。”

    苏绵都这么说了,顾允儿除了祝福就是祝福,自然希望她最好的闺蜜能得到幸福,再说古语有云,宁拆一座庙,也不拆一桩婚姻,她只是希望这次司徒律真的会痛改前非的对苏绵好。

    “嗯。”

    顾允儿点点头,温柔的拉住她的手。

    .....................................

    病房门外,并肩而立的两个男人同是将目光落在他们各自心爱的女人身上,又默契的收回迈起脚步往吸烟区走。

    “真的要结婚?那件事情你没跟她提?”

    休息区,慕凉城眼眸深邃的斜了一眼正在抽烟的男人,尽管他对苏绵不了解,但从上次泼热水事件的事告诉他,苏绵是一个敢爱敢恨的小女人。

    这件事情她一旦知道,恐怕两人是真的再无可能。

    被慕凉城一针见血的提问道,司徒律当场蹙紧浓眉,抽在嘴里的烟顿时没了味道,他烦躁的掐断烟头扔在垃圾桶上,看了看他,沉默了一会道。

    “我没敢跟她说,要是被她知道这婚礼铁定办不成,如果可以这辈子我都不想让她知道,也不会让她知道的。”

    司徒律烦躁的掏出口袋里的烟盒,又想抽烟的时候,慕凉城伸手摁住他的手,眉宇一皱道。

    “别抽了,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好好想想怎么做到万无一失。”

    拿烟的手一顿,司徒律面色复杂的看了他一眼,又默不作声的直接将烟盒扔在垃圾桶里,身姿颓然靠在墙壁上。

    看到自己的好朋友这幅样子,慕凉城眸色沉沉想说什么,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毕竟他现在已经够烦了。

    等时间差不多的时候,两人才一块往病房走。

    *

    “你个臭小子,你到底还想折腾唐家到什么时候,你知不知道你爷爷看到今天的报纸气的脸都绿,你不要脸,唐家还要脸面,唐家主人的位置你到底还想不想要,为了那个戏子赔上一切真的值得么?”

    秦慧敏见到唐修宁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气都快气死了。

    “妈,我找你过来不是想听你骂我的。”

    唐修宁一脸的无奈,也是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这才没接秦慧敏的电话,要不然保准会被她教训一顿。

    “妈?唐修宁,你还知道我是你妈么,我当初是怎么告诫你的,不要大张旗鼓的和那个戏子在一起,你爷爷本身对你对允儿不好就很不满了。

    你还给我频频整这一出,你到底是不是想气死我,你老实告诉我,温泉山庄那次你到底有没有和允儿在一起?”

    秦慧敏气的气不打一处来,真是被唐修宁给气的不行,打电话,电话不接,去公司找他,他助理直接告诉她唐修宁压根没来过公司。

    这不是要气死她,是想怎样。

    唐修宁被秦慧敏骂的头疼,头皮一阵阵的发麻,却听到她质问温泉山庄那就按事情时,他脸色一下就变了,因为连他自己也很想知道,那天那个女人是怎么解决她身上的药性的。

    “你倒是给我说话啊。”

    见唐修宁沉默不语的杵在一旁,秦慧敏生气的吼了他一声。

    唐修宁眉宇一紧,沉默的看了秦慧敏两秒后,快速的转移话题道。

    “妈,我们先别谈这个件事情了,我回头跟你解释,我找你过来是想问问你知道顾允儿在哪里么,你有没有打过她电话?”

    秦慧敏说到底是顾允儿婆婆,她能一而再再而三的答应秦慧敏出来,不管是温泉还是普陀寺都在告诉他,秦慧敏打她电话,她一定会接。

    听闻唐修宁的话,秦慧敏冷笑一声道。

    “现在知道担心你媳妇了,早干嘛去了。”

    “妈,我可是你亲生儿子,你能不能不要在这么数落我了。”

    唐修宁无奈的求饶,他就知道不该在这样风口浪尖的时候出现,要不然他一定会被秦慧敏数落个没完没了,就像现在骂的他是头都疼了。

    秦慧敏恨铁不成钢的叹口气,到底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她能怎么样呢。

    “没有,我看这次允儿是真生气了,我打了很多电话她都没接。”

    在秦慧敏心里经过这么久的相处,她能看得出来顾允儿是个好女孩子也懂得分寸,可这次自从出事以来她真的打了很多电话给她,偏偏那孩子一通也没接。

    恐怕这次是真的被伤到心了,才会连她的电话也不接。

    能怪谁,还不是怪她那个不争气的儿子,放着好好的媳妇不要,去找个戏子来给她添堵。

    秦慧敏话音一落,唐修宁深深的蹙紧眉心,压根没想到顾允儿这次居然做的这么绝,连他母亲的电话也不接。

    如果顾允儿有心躲他,或者有人刻意帮她,那么短时间内唐修宁是没办法联系上她的。

    该死。

    这女人现在是翅膀硬了,有了后台开始跟他作对了么。

    “你这孩子到底要我跟你说多少遍才好,允儿是个好姑娘,无论你是喜欢她也好,不喜欢她也好,你都不该这么伤害她,到底是父子伤害人的本事真是一流。”

    看到这张熟悉的五官轮廓,秦慧敏自然想起生活在部队里名存实亡的老公来,也憎恨自己溺爱唐修宁的行为,明明知道他在走他爸爸的老路,她也溺爱的不阻止。

    一旦这样下去,她现在的生活就是顾允儿未来的生活。

    可惜的是,她突然有种很强烈的预感,顾允儿和她不同一定会做出截然相反的决定来,因为她曾经已经提及过离婚。

    尽管她和她说过身为唐家人,只有丧偶没有离异这一说。

    但她还是鼓起勇气和唐老子提了。

    “妈,你把你手机给我。”

    只是不等她继续深想下去,唐修宁忽然伸手跟她要手机。

    “你想干嘛?”

    “给我就是了。”

    唐修宁眉宇一沉的接过她递过来的手机,他还真就不信这个邪,

    他拿过手机直接拨通了备注儿媳妇的电话,却在听闻电话那端传来的声音时瞬间变了脸色。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