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又不是没见过害什么臊

    柔软的双人床上,在慕凉城的无限亲吻下,顾允儿身上所有的感官早就被他吻得意乱情迷,纤瘦的身姿本能的贴近他,不觉想要得到更多。

    一双流露出无限魅惑的眼神,含情脉脉的迎上他的,好似在做着无声的邀请。

    慕凉城赤红的双眸一深,哪里经得起她一点点的配合,低头就叼住她的唇,略带薄茧的大掌直接扣紧她的腰身想要和她在一起。

    “嘶...。”

    顾允人忽然痛苦的闷哼一声,一张柔情似水的脸瞬间因疼痛而变得扭曲,难受的皱巴在一起。

    “允儿?”

    慕凉城赤红着双眸,纳闷的喊了一声怀里的女人,不知道她突然这是怎么了,分明属于他男人独有的构造什么也还没做。

    她怎么突然看起来这么疼?

    顾允儿神色痛苦的揪紧秀眉,身上的欲念瞬间被腹部传来的一阵阵抽疼,疼得烟消云散,十指都缱绻在一起。

    “阿城,我,我肚子,肚子有点疼。”

    她吃痛的一说完,一股暖流倏地从她腿边流淌下来。

    无声的暗示,哪怕顾允儿不用看都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一张小脸也顿时涨的满面通红,别提多尴尬了。

    “肚子疼?”

    慕凉城无声的咀嚼这两个字,等意识到她是怎么回事时,大手快速的扯过一旁的薄被盖在她身上,不让她受凉,身上的欲念早在她喊疼的刹那如同被一桶冰水给浇灭。

    “疼的厉害么,要不要我喊医生过来给你看看?”

    他担心的询问,哪里还顾得上他身上的情绪,温暖的大掌早就放在她微凉的肚子上轻轻的磨砂,似乎是在给她取暖。

    触及他暖心的举动,和温柔的话语,顾允儿心念一动,一行热泪迅速染满眼圈,心里别提多感动了。

    因为这样的画面忽然令她想起,她刚刚和唐修宁和好住在唐家的那晚,她也是突然来的这个,不过他当时的样子和慕凉城温柔似水的模样截然相反。

    或许,这就是爱与不爱的区别吧。

    “被你的手暖着已经没那么疼了。”

    顾允儿红着眼圈,情不自禁的搂紧他的脖颈,心里蔓延上来的暖意真的让她觉得好受多了,也没那么疼了。

    “那你乖乖的躺着,我去给你熬点红糖姜茶来给你暖暖身。”

    慕凉城见状紧张的情绪也放了下来,温柔的吻吻她的额头就想起身。

    “老公,你别走。”

    意识到慕凉城要起身离开,顾允儿跟着了魔似的搂紧他的脖子不想让他走。

    “不要留我一个人在这。”

    吴侬软语,听得慕凉城心念四起,那被强行克制下来的欲念在触及身下女人柔软的身姿时,恨不得搂紧她的腰身立马和她在一起。

    这女人明显是在折磨他。

    “老婆,你这是在故意报复我么?嗯?”

    慕凉城猩红着眼眸,垂眸看向抱着他不放的女人,额角被折磨的青筋直跳,她分明知道他是多么想得到她。

    这干不了,又不让走,不是在故意折磨他又是什么。

    顾允儿一脸的意外,自然没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意思,直到她感受到一股异样的感觉,属于男人独有的构造突然被无限放大,她才反应过来他是什么意思。

    也恍然想起两人刚刚是在做什么,若不是她突然肚子疼,两人早就在一起缠绵悱恻了。

    意识到是这样,顾允儿脸一红,触电般的松开她无处安放的双手,神色充满了尴尬。

    “对,对不起啊,我也不知道今天怎么会这么凑巧来这个,你,你一定很难受吧?”

    她支支吾吾的开口,俏丽的面容是红了一圈又一圈,眼神飘忽的压根不敢和他对视,场面实在是太尴尬了。

    瞧见她羞红脸的样子,慕凉城无奈的苦笑一声,这女人是还知道他难受啊。

    简直是难受的快要爆炸了。

    分明两人已经名副其实,也再没什么阻碍,偏偏被她那该死的信期给搅了好事,这算什么事。

    “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慕凉城曲起手指在她饱满的额头上敲了两下,修长卷翘的睫毛随着他的动作无措的扑闪了好几下,顾允儿自然也没想到她上次肚子疼会没来,反而过了这么久来。

    自从她上次腹部受伤之后,她的月事一直不太准时,原本来的时候她偶尔也会肚子疼,可那次之后便老是会疼,还是那种疼得会出冷汗的那种。

    “嗯...,那要不要...,我帮你用别的办法解决?”

    她红着脸试探性的询问,可一出口她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她都在说什么鬼啊。

    “嗯?”

    慕凉城挑高眉宇,意味深长的拉长尾音,倒是没想到这女人会主动那么说。

    顾允儿咬咬唇,也是豁出去了。

    “嗯。”

    她郑重的点点头,一脸的认真,这男人从回来给她这么大的惊喜,不仅把房子布置的跟新房一样,还特地买了婚戒跟她求婚,眼下又这么温柔的对待她。

    于她来说她没有什么不愿意的。

    面对这么美好的氛围和日子,她突然来这个实在是有点煞风景。

    顾允儿说着伸手重新搂住他的脖颈,主动送上自己的唇,魅惑的样子简直是最有杀伤力的武器,慕凉城差点没把持住,想要在她身上狠狠的要一番。

    但理智还是战胜了欲念。

    “傻女人,你肚子不疼了?还是说你想玩浴血奋战?”

    慕凉城邪魅的开口,同时也阻止了她的行动,要是她真这么吻上来,他一定会失控的。

    “你...。”

    面对他的调侃和揶揄,顾允儿错愕不已的瞪大双眸,又愤愤然的瞪了他一眼,这男人嘴巴坏的时候是真的坏。

    “那你走开,别压在我身上,重死了。”

    她小声的埋怨,小脸一片红彤彤,抱怨的小可爱样子到底没让慕凉城忍住,以吻封缄的与她缠绵了好一会之后,才将性感的薄唇吻向她敏感的耳垂,声线嘶哑道。

    “老婆,我们来日方长,不急着一时,我这么久等过来了,也不怕多等几天。”

    他在她耳边喘着粗重的气,灼热的呼吸,和来自他身上滚烫的温度烫的特别的渗人。

    顾允儿无法遏制的颤了一下,自然知道这男人隐忍和压抑的很痛苦,所以她刚刚才会那么提议,就是不想他太难受了,可听闻他的话后,她心里顿时流淌过一丝暖意。

    “老公,谢谢你愿意等我。”

    她感激的开口,和他一路走来的情形不停的在她脑海盘旋,事实上,她那次去找他,她已经处于弱势状态,要是他非要要她的话,她也会别无选择的。

    可这男人没有,并且在遇到可今天相似的情况下,他亦是顾念她的感受什么也没对她做,为的就是不想让她的良心受到任何的折磨。

    他怎么可以对她这么好呢?

    可不等顾允儿感动完,紧贴在她耳边喘息的男人突然咬住她敏感的耳垂,声线低哑的道。

    “等你好了,看我怎么好好的惩罚你,一定要连本带息一次狠狠的要个够,到时候你可别哭着求饶。”

    果然,男人的后半句是不能听得。

    “臭流氓。”

    顾允儿无语的嘟囔了一声,心里是又好气又好笑,更多的是心疼他对她的付出,又怎么真的生他的气呢。

    “那我也只对你耍流氓。”

    慕凉城深情款款的迎上她的视线,眼底是无限的柔情,动人的情话听得顾允儿呼吸一窒,无措的咬了一下唇,美眸无措的闪吧了好几下。

    “一言为定,要是哪一天你敢骗我,我一定饶不了你。”

    经历过伤害的心,远远比正常人还要来的敏感,顾允儿明知道自己不该一头扎进他给的温柔里。

    但眼前的男人真的给她太多的惊喜,太多的温暖,她的心早就不受控制如同飞蛾扑火的迎面飞了过去。

    她的没安全感,让慕凉城很心疼,也明白她义无反顾投入自己的怀抱需要多大的勇气。

    “老婆,你这么相信我,我又怎么舍得让你输,你一定要相信我,无论何时何地,我从来没有过想要伤害你的念头,你是我这辈子唯一的执着。”

    慕凉城柔情似水的抱紧她,眼底猝然闪过一丝为难,为什么她曾经要喜欢唐修宁,又嫁到了唐家去呢。

    难道这是命运的安排么?

    顾允儿对他的话似懂非懂,不明白他好端端的说这个做什么,只是思付间她肚子越发难受起来了,剧烈的疼痛也没让她多想什么,红了红脸道。

    “嗯,我相信你,不过,我现在需要去一趟卫生间。”

    这下子怕是把床都搞脏了。

    “好,你等我一下。”

    慕凉城应声起身,又快速的将薄被盖在她身上,这才直起伟岸的身姿往衣橱那边去。

    因为不知道他要做什么,顾允儿揪紧盖在她身上的薄被,双眸下意识的朝男人身上张望过去,余光不经意扫过他精壮纹理的脊背后,蓦然看到一片黑色丛林。

    意识到那是什么,顾允儿被吓得心一跳,猛地揪紧被子遮挡在眼际,脸红的跟焖煮过的大虾似的,哪里想到会看到这样的一幕。

    所以当慕凉城拿过她的睡衣一转身,便看到躺在床上的小女人把自己捂得结结实实的像只大粽子。

    等反应过来她是为什么时,他邪魅一笑,突然起了逗逗她的念头。

    他不着寸缕的阔步走到床边,又曲着一条笔挺的长腿搁在床沿上,蒙头躲在被子里的顾允儿只觉得床的一侧突然塌陷下来,盖过她头顶的被子一下被一双大手给扯掉。

    “老婆,你怎么了?是肚子又疼了么?”

    慕凉城明知故问,性感的薄唇稍稍的上扬少许。

    顾允儿突然被他掀被子的举动,搞得一怔,懵然的抬起头来看向他,由于他是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的,属于男人健硕的身姿,健康的蜜色皮肤一一落入她的眼底。

    她羞涩的脸一红,本能的低下头,却不想她一低头,一口气直接提到了嗓子眼,一双澄澈的眸子毫无遮挡的望着他的那片黑色丛林,还看得清清楚楚时,猛地倒吸一口冷气。

    “啊...,慕凉城,你流氓。”

    顾允儿触电般的尖叫一声,下意识的揪过被拉着的薄被。

    只可惜薄被还被慕凉城拽在手里,顾允儿一下没拖动,无措的愣了一下之后,她赶忙又双手捂着眼睛,不让自己继续看下去。

    这男人铁定是故意的。

    慕凉城蛊惑般的笑笑,拽过她的手腕试图挪开她的手。

    “嗯?流氓?我怎么流氓了?”

    他故作疑惑的反问。

    他滚烫的手握在她白皙的手腕上,惊得顾允儿本能的甩开,可她的手一动,又看到他不着寸缕的样子,脸一红,本能的又想去捂眼睛,偏偏慕凉城就是不让,就这么大大咧咧的让她看着。

    “我怎么了?嗯?”

    他不厌其烦的又询问了一声,故作不知的样子入目三分,别提多真了。

    顾允儿无措的耸动着眉宇,情不自禁的别开视线,不敢去看那恼人的地方,唇齿紧咬的埋怨道。

    “你为什么不穿衣服?”

    “那不是你脱的么?”

    他一笑。

    “你。”

    顾允儿气的猛地扭头迎上他的视线,偏偏又无力反驳,因为事实就是这样的,两人刚刚热情如火的上来,的确都情不自禁的脱掉对方身上的衣服。

    “可是...,那你,在自己穿上不行么,这天气,怪,怪冷的。”

    看到她别别扭扭的样子,还提到了天气,慕凉城一时没忍住,扑哧一声的笑了出来,骨节分明的手意味深长的磨砂过她粉嫩的脸颊,蛊惑道。

    “又不是没见过害什么臊,况且...。”

    慕凉城突然停顿了一下,一脸坏笑的凑近她,拉过她的青葱玉手,握住道。

    “相信你们以后见面的机会会很多,先适应适应。”

    顾允儿的手一被握住,吓得她下意识的挣扎起来,脸直接红了一大片,恼羞成怒道。

    “喂,你个疯子,你快走开,快去洗澡啦。”

    她真是要被眼前的男人给折磨疯了,偏偏这男人愣是不松手,还故意磨砂了两下,惊得顾允儿冷气直抽,头皮一阵发麻。

    “你...。”

    “好老婆,你不是要帮我么,就这样。”

    不等顾允儿把话说完,慕凉城眼眸沉沉的迎上她清隽的面容,额头一阵青筋直凸,酥爽的感觉令他下意识的仰起线条流溢的下巴,深邃的眸子一下就深了。

    顾允儿稍稍的一愣,想挣扎,可看到他满足的样子到底还是不忍心拒绝他,等他彻底释放之后,慕凉城才满足的抱起她往浴室走,替她洗完澡之后才把她抱上床。

    至于他,刚刚那样岂能平息他内心的浴念,只能好好洗个冷水澡,心里又顾念她肚子会疼,之后他又去厨房为她煮了一杯红糖姜茶看着她喝完之后,才侧身把她抱在怀里,温暖的手就这么贴服在她微凉的肚子上。

    “老婆,你觉得怎么样,好点了么?”

    撇开男人故意使坏的样子,顾允儿幸福满足的窝在他宽阔温暖的怀抱里,点点头道。

    “嗯,好多了,已经没那么疼了。”

    “那快睡吧,回头我带你去阿森那边调理调理身子。”

    慕凉城温柔的在她耳边说道,顾允儿温顺的点点头,乖巧的闭上双眸,折腾了一晚上,她也的确是累了,没过多久便闭着眼睛睡着了。

    意识到怀中的女人已经睡着后,慕凉城亲昵的吻吻她饱满的额头,又动作轻柔的抽回枕在她脖颈下的手,掀开被子眸色深沉的下了床。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