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 输得一败涂地

    顾淼眼泪汪汪的求饶,紧贴在桌面上的那半张脸早就被泪水给浸透,楚楚可怜的样子我见犹怜,来自四面八方的疼痛疼的她小脸惨白。

    腹部的那方更是疼得如同被刀绞,豆大的汗水直接从她饱满的额头上流淌下来,脊背一阵湿黏,只让她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她身上慢慢的流逝,快的她根本抓不住。

    南黎川毫不怜香惜玉,如同王者一般的审判道。

    “淼淼,这是你该受的惩罚。”

    南黎川神色冰冷的说完这句话,便不再开口说话,同时加快了身上动作,清冽的脸上哪里有半分的情欲,有的不过是无限的冷漠。

    而他向来也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

    被强行压在桌子上的顾淼被折磨的如同是一个破碎的洋娃娃,一双水灵灵的眸子也变得空洞麻木不仁,眉心紧紧的揪在一起,整个人如同麻木了一般。

    顾淼知道南黎川不是什么善良的角色,也知道他手段凌厉不会因为任何人而改变他的态度。

    可她万万没想到这男人的心会这么狠,连他的亲生孩子也可以不要,还是用这样的办法把孩子弄掉的,简直是讽刺到了极点。

    她算计了他,也押上了一生的赌注,他却令她输得一败涂地。

    顾淼苦涩一笑,不再做任何无畏的挣扎,她明白她逃不掉,他也决不允许,她只能绝望的闭上空洞的双眸,任由泪水在脸上横流。

    彼时,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即刻在暧昧无疑的环境下充斥开来,令人暧昧无疑的地方,鲜红的血液瞬间从她腿边一路流过她长腿直至脚踝。

    滴滴答答的滴落在地毯上,开出一朵朵妖冶的花来。

    南黎川见状,眉宇嫌弃的一眯,毫不犹豫的起身离开,衣着光鲜亮丽的一路直奔浴室,连一个多余的眼神也没给她,冰冷无情的样子哪里像那个抱着她缠绵的男人。

    分明是一个魔鬼。

    顾淼没了他的支撑,破败的身姿顺着桌子滑到了桌子下面,腿脚无力满身狼狈的摔倒在地,腿边的鲜血仍旧肆无忌惮的往下流,很快映湿了地上的毛毯。

    她艰难的耸动眉心,空洞的眸子下意识的,缓缓的朝自己的腿边张望过去,满腿的鲜血扎的她眼睛生疼。

    意识到那是什么时,顾淼不觉悲从中来,一口气直接没提上来。

    只觉得眼前一黑,人就这么晕了过去。

    *

    彼时的沙滩边,顾允儿和被折磨了一夜的苏绵一块躺在铺着毯子的沙滩上,手边是两个男人给她们切好的水果,两人优哉游哉的晒着太阳。

    米国的天气不同于A市的清冷,是一年四季,四季如春的天气,吃着水果晒着太阳的感觉实在是太舒服了。

    “嗯,米国的天气还真是不错,晒的我懒洋洋的又想睡觉了。”

    苏绵满足的伸了个懒腰,又懒洋洋的拿过一块水果塞在嘴里,感觉不要太美滋滋。

    躺在她身边的顾允儿浅笑的瞟了一眼懒洋洋的女人,明知故问道。

    “绵绵,瞧你累成这幅样子,你昨晚是干了多少坏事,还是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她浅笑的打趣她,温柔的目光越过海面寻找去海里游泳的两个男人。

    原本苏绵也是想去海里游泳的,毕竟这么惬意的时光实在是太少了,加上A市除了游泳池根本没纯天然的海滩,这来都来了不游一下,岂不是可惜。

    奈何,顾允儿身上来事不能去游泳,她一个人跟着两个男人去也无趣,把顾允儿一个人落下也不行,加上她昨晚被司徒律给折磨了一晚,腿脚到现在还发软想游也游不动。

    苏绵索性留下来陪着顾允儿晒晒太阳算了。

    只是这顾允儿明知故问欠扁的模样是怎么回事。

    “嗯哼,允儿,你现在知道取笑我了是吧,我告诉你,你别急很快就轮到你了,指不定到时候你比我的样子还不如呢,哼,你给我等着,看我怎么取笑你。”

    苏绵嘴巴一撅,一副你别得意的样子。

    顾允儿无奈的褶皱眉心,闷闷的张嘴道。

    “喂,你这女人要不要这么记仇啊。”

    “谁让你取笑我来着,我让你取笑我。”

    苏绵不满的反唇相讥的反驳,是一点亏也吃不了。

    这怪来怪去还不是怪那个不知节制的臭男人,这几天把她折磨的累惨了。

    “好好好,我不取笑你了还不行么,你赶紧躺着好好补充一下体力。”

    顾允儿赶紧败下阵来,才不给苏绵半点取笑她的机会呢,那样多尴尬和害羞啊。

    “这还差不多。”

    苏绵应了她一声,脸色这才算好点,要不然还真一副要跟她杠下去的样子,惹得顾允儿哪里还敢跟她叫板。

    不过闹腾归闹腾,苏绵看了一眼游远的两个男人后,这才扭过头来重新看向顾允儿,纳闷的询问一声道。

    “允儿,看到你幸福的样子,你是真的打算和慕凉城长长久久的在一起了么?说实在的,我还以为你一辈子都吊死在唐修宁那颗歪脖子树上了,不死不休了呢?

    真没想到你这突突然然的居然和慕凉城结婚登记在一起了。”

    这件事情别说是苏绵,就连顾允儿自己也没反应,她居然最后会选择和唐修宁离婚,和仅和认识几个月的男人结婚登记,并且她似乎好像还爱上了他。

    连她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

    顾允儿怅然一笑,叹了一口气道。

    “或许是唐修宁给我的失望实在是太多了,多的我快要喘不过气起来,这才逼得我对他放手的吧,就像你说的,我也曾一度以为我这辈子都不可能会离开唐修宁。

    会一直一直的爱着他,就连我自己也没想到我会爱上阿城,和他在一起,绵绵,你知道吗,阿城真的对我很好,他总在我最需要的时候出现在我身边。

    他能容忍我所有的缺点和不美好,我把我不能生孩子的事情也告诉他了,但是他还是选择跟我在一起,这样的男人我想不该辜负他对我的好。

    绵绵,我真的以为人这一辈子只会爱一个人,到白头到来,可事实证明人这一辈子,不会只爱一个人。”

    顾允儿说的眼圈发红,热泪迅速染满眼眶,可细数她和慕凉城的过往,回忆起两人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时,她难受的感觉瞬间被代替,唇角不经意划出一抹幸福的笑意

    在阳光的照耀下,美的不可方物。

    “什么?你居然连这个也告诉他了,你是疯了吗?真没见过你这种不打自招的傻女人。”

    苏绵一听立马跳了起来,万万没想到这傻女人居然把这个也告诉慕凉城。

    “你这把可赌的真大。”

    苏绵不了解当时的情况,外加那段时间她正躲着司徒律,顾允儿还没来得及把这件事情告诉她,不过眼下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们已经在一起了。

    “事实证明我赌对了,不是么,不过,更多的是因为我既然答应跟他在一起,那么就不该对他有所隐瞒,当然我也不想欺骗他,等他到时候自己发现这些,岂不是更不好,感情,贵在坦诚。”

    “那倒也是。”

    被顾允儿这么一说,苏绵不觉认同的点点头。

    “也是,要是我一开始就和司徒坦诚说出自己的身份,如果他当时也没有欺骗我他的身份,或许就不会发生那么多的事情,而我也不会意气用事...。”

    接下来的话苏绵并没有说下去,说到底孩子的事情还是没过的了她心里的砍。

    “好了,绵绵,我们不提这个了,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只要司徒律对你好,你们还年轻孩子还是会有的。”

    顾允儿温柔的拉过她的手,自然是感同身受。

    不过她更加不想苏绵不开心,不由连忙转移了话题。

    “好,不想不想,我们都应该往前看,不如这样吧,我们明天让两个男人带我们去米国的市区,我们好好Shopping一番,刷爆两个男人的卡,怎么样?”

    苏绵激动的提议,她是说到购物就来劲的女人。

    “一言为定。”

    顾允儿附议。

    两人默契的不谈那些不开心的事情,压抑的气氛也被这个一调节变得活跃起来,苏绵更是想着要买些什么东西才好。

    所以当两个男人游泳一上来,便看到两个小女人有说有笑的在聊着什么,气氛融洽的差点让两个男人没法插话,等他们一走进才得知,敢情这两个小女人是在想该怎么刷爆他们的卡。

    “很遗憾的告诉你们,恐怕你们的愿望要落空了,我和阿城都是黑卡没有限额。”

    司徒律很欠扁的开口。

    倒是一旁的慕凉城眉心一蹙,长身玉立在原地,黑眸一沉的似乎是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来。

    被司徒律这么一叫板,苏绵立马不开心了,瞬间给他一个凌厉的眼神,愤愤然道。

    “司徒律,你不说话是会死哦,黑卡了不起啊,那我就把米国所有的商铺都买下来,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刷爆你的卡,不过现在嘛,我先让你尝尝...。”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