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就是她救得他

    小巷子内,唐修宁随意的靠在墙壁上,由于四下无人,两人又在他一墙之隔的地方谈这个件事情,他是不想听到都难。

    只不过,他越听这个故事越觉得耳熟,偏偏时间地点还和他如出一辙,当年他就是在这里被人打的,也是舒凝突然出现救了他,只是又和他的事略显偏差。

    唐修宁自以为是有人和他一样不幸在这里被人打,直到对方嘴里说出他的名字和舒凝的名字时,闭着眼睛靠在墙壁上假寐的他猛地睁开双眸,神色凌厉的凝视两人说话的方向,一双黑眸凛冽的眯起。

    “昂,是他们啊,我知道这娱乐报纸头条不是每天都在刊登他们的信息么,我还记得最近这男人为了护着他的小情人,连妻子受伤也不管,任由她摔在血泊里,这男人够狠。”

    询问的男人了然的点点头,只是他突然又想起什么,不由震惊的询问道。

    “我的妈耶,那替他挡拳脚的女人该不是他的老婆吧?”

    他不可思议的看向他。

    男人的询问声一落,唐修宁五官紧绷的杵在原地,黑眸内溢满了不可置,心里有道声音在不停的告诉他,这件事情不是真的,救他的是舒凝,从来不是顾允儿。

    一定不是她。

    被询问的男人偷笑一声,默认的点点头道。

    “自然是了,要不然我这每个月的零花钱从哪里来,一开始我也没联想到这层,后来关于他们的信息满天飞的时候我才敢确定的,你说你要是那个男人,能放着自己的救命恩人还是自己的老婆的女人不管么。

    除了认错人,我想不到还有什么能让一个男人的良心泯灭到这幅程度。”

    ——替他挨打的女人该不会是他老婆吧。

    ——那自然是了,我想不到还有什么能让一个男人的良心泯灭到这幅程度。

    ——你都不知道那个叫惨啊,那个女人直接白了脸色,可为了保护那个男人那个女人真的是豁出命去了,看得我都无心不忍。

    ——你说说那个女人到底是有多爱那个男人,居然敢替他挡拳脚,真的是佩服。

    轰的一声,突然有什么东西在唐修宁的脑子里炸开来,炸得他面目全非,人直接跟懵了似的坐在地上,是怎么也不敢相信外面的两个男人说了什么。

    不。

    不是真的。

    这一定不是真的。

    唐修宁一脸鬼畜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也顾不得身上有多么的狼狈,一个健步冲到两个男人面前,一把揪住说话男人的衣领,神情激动的命令道。

    “你告诉我,你说的这些都不是真的,都不是真的。”

    两个男人都没想到这小巷子里还有人,还是脸上挂了彩满身酒气的男人,两人生生的被吓了一跳,被揪住衣领的男人更是被吓住。

    “你谁啊,哪里来的酒鬼,大半夜的发什么酒疯。”

    男人生气的一把推开他,不想唐修宁越发揪紧他的衣领,猩红着眸子跟疯子似的叫嚣道。

    “那你告诉我,你刚刚说的那一切都不是真,都不是。”

    “当然是真的了,是我亲眼所见的怎么会有错,你要是要发酒疯就给我回去发,别再这里给我撒泼。”

    男人是混子出身,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主,两个男人伸手就把唐修宁给一把推开。

    “呸,晦气,我们走。”

    男人生气吐了一口口水,骂骂咧咧的直接走了,因为唐修宁脸上有伤的关系,两个男人自然没认出他来。

    唐修宁被这么一推搡,脚步踉跄的直往后退,撞到一旁的墙壁才停住脚步,整个人看起来失魂落魄极了,是打死他也不敢相信,当年救他的女人居然是顾允儿,并非是舒凝。

    所以,当年真正在这里救了他的女人不是舒凝,是顾允儿,而舒凝只是正巧路过而已?

    意识到是这样,唐修宁眉头紧锁的绷紧五官,脑子如同被当头棒喝,全然是懵的,垂放在身侧的双手也紧紧的攥紧,猩红的眸子如同是受了伤的野兽,整个人看起来可怖极了。

    如果一年前正如那个人所说,是顾允儿舍命救得他,那么这一年来他都对他的救命恩人做了些什么?

    侮辱她,伤害她,误会她,更把顾淼离开的事都算在她头上,对她百般羞辱和折磨,自她嫁给他的一年里唐修宁根本没好好的善待过她。

    “不,不会的,事情的真相一定不是这样的,不是。”

    唐修宁情绪暴躁的嘶吼起来,是直到现在这一刻还是不敢承认和相信是顾允儿救得他,直觉的是整个世界都在欺骗他。

    因为如果真的是这样,也就如那个男人所说,他的良心到底泯灭到了什么程度,连自己的救命恩人也要伤害,更因为这一年里唐修宁从来没有对她好过,他才会如此排斥这个真相。

    小巷子里,唐修宁双眸无神的摇头,歇斯底里的不相信,突然有一种走投无路的感觉,只是想着想着他突然想到了什么。

    下一秒,他也顾不上自己身上有多狼狈,拨开腿就往自己的轿车边走,一路飙车赶到A市人民医院,连车子熄火也来不及。

    一停下车,唐修宁打开车门一路狂奔到舒又廷的办公室,一把推开虚掩的门闯了进去。

    突如其来的动静足是把舒又廷和来商量手术的护士给吓了一跳,两人不约而同的朝门口张望,舒又廷看到风风火火,脸上还挂着彩赶来的唐修宁时,大惊道。

    “修宁,你这是怎么了?你,快去把消毒用具拿来。”

    他快速的吩咐护士。

    被吓住的护士猛然反应过来,一脸后怕的拿着资料跑了出去,自然是被唐修宁可怖的样子给吓住了。

    “修宁,你这是...和谁打架了么?你快来我帮你处理一下伤口。”

    唐修宁并没有理会他的话,只是神色凝重的看向自己的发小,一字一句的询问道。

    “舒又廷,我要用我们发小的关系郑重的询问你一个问题,你必须如实回答我,不能对我有一点点的欺瞒。”

    舒又廷足是被他凝重的样子给搞得二丈摸不着头脑,诧异的张嘴道。

    “...什么?修宁,你到底怎么了?”

    “我没事,你不用管我,你先答应我。”

    他神色凝重的补充。

    看到是这样舒又廷不免也正色起来,点点头道。

    “好,我答应你。”

    得到舒又廷的保证,唐修宁神色一凛,直接开门见山的询问道。

    “那你告诉我,一年前救我的人到底是舒凝,还是顾允儿?”

    大抵是没想到他会突然询问这个问题,舒又廷脸色微变的扶了扶鼻梁上的镜框,奇怪的瞅了唐修宁一眼。

    “修宁,好端端的,你怎么突然问起一年前的事情来了?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么?还是你知道了什么?”

    他试探性的询问。

    唐修宁一听他跃跃欲试的话,褶皱的眉心越发紧皱起来,难以置信的询问道。

    “你果然知道什么,没告诉我?”

    “...什么?我知道了什么了,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舒又廷一脸心虚的别开视线,心里暗叹一声不好,看样子他应该是知道了什么,可是他答应过她,这件事情的真相他是不会告诉他的。

    看到他左右而言它的矢口否认,脸上挂了彩的唐修宁诡异一笑,带血的嘴角微微上扬弯弧一个魑魅的弧度来,可笑的点头道。

    “你说你不知道,那么我来问你,当时和我一起被送进医院的女人到底是谁?受伤的人又是谁?这家医院你们舒家也占了不少股份,我被人打伤这件事情你也不可能不知道。

    你现在居然还在跟我打马虎眼,舒又廷,你很好,既然你不想说,那我也不问你了,反正医院一年前的资料肯定还保存着,我就不信,我动用我的关系还连这点小事也查不清楚。”

    唐修宁懒得继续跟他废话下去,现在的他实在太想知道当年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当初救他的人到底是一直被他呵护在手心的舒凝,还是被他一直误会耍尽手段的顾允儿。

    他气势如洪的转身就走,舒又廷见状一脸的为难,试图伸手去拉住他的手。

    “修宁...。”

    “你给我放开。”

    唐修宁此刻如同一头暴怒的狮子,一把甩开他的手,不想继续再跟他浪费时间下去。

    “你给我站住,你都伤成这幅样子了还想去哪里,你要想知道的我答应你,都告诉你。”

    事已至此,就算舒又廷不说,唐修宁只要一查当年两人的入院记录,也会把事情调查的一清二楚,他根本瞒不住。

    闻言,暴怒的唐修宁这才停住脚步,侧过挺拔的身姿,神色凛然道。

    “那你快说当年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舒又廷暗暗的叹了口气,歪了歪脑袋道。

    “去沙发上坐吧,我先帮你处理一下伤口,要不然会感染的,不许说不,既然你已经错失掉了一年,也不在乎多等几分钟吧,再说你情绪激动成现在这幅样子,不适合听故事。”

    他下了通牒。

    眼见如此,唐修宁也没在坚持,就像他说的他已经错失一年,难不成连几分钟也等不了了么,然而令他真正安静下来的事,他真的害怕事情和他预期想的不一样。

    他沉了沉眸,兀自抬起脚步一身狼狈的往沙发边走,紧跟着满身疲惫的坐在沙发上,经历了一整天的事情,他的确也是累了。

    “修宁,你先喝口热水清醒清醒。”

    舒又廷倒了一杯热水放在茶几上,又拿过护士送进来的消毒药水,吩咐护士没什么重要的事情不要来找他之后,他才关上门拿着器具往唐修宁身边走。

    可还是奇怪的询问道。

    “不过,我还是很奇怪你怎么突然想起问一年前的事情来了,你是在哪里知道了什么么?还是有人和你说了什么?还有你的这身伤是怎么回事,你和别人打架了?为了顾淼?”

    能让唐修宁这么失控的女人,在这世界上除了顾淼也就没别人了,想必是为她流产的事情吧。

    “没有。”

    唐修宁捏捏肿胀的眉心,松弛了一下情绪后,才拿过他递给他的水喝了一口,才解释道。

    “我今天去清吧喝酒了,又走到那条小巷子和那帮混混起了冲突,我脸上的伤是和他们打斗留下的,也是因为这样我突然听到两个小混混提起当年的事情。

    那人信誓旦旦的说当年救我的人是顾允儿,而不是恰巧从清吧路过的舒凝。”

    被他这么一说,舒又廷反而更加糊涂了。

    “既然那个小混混都这么说了,你也知道了,那你还来找我干嘛,为什么不直接回家去问嫂子?我可是答应过她的,不会把这件事情告诉任何一个人。”

    这夫妻俩是什么路数,是故意把他夹在中间当夹心饼干么?

    谁知他这么一说,即刻惹来唐修宁的冷眼,一副你再给我说半个字废话的样子,惹得舒又廷更是无奈,只能一边帮他上药一边开口道。

    “我上辈子真是欠了你们夫妻俩的,一个一个都来找我,不过既然你已经知道这份上了,我也就不替嫂子保守这个秘密了,那个小混混说的没错,一年前的确是嫂子救了你,并且还因此受了不少伤。”

    舒又廷的话宛如一个重重的铁块,狠狠的砸在唐修宁的胸口,压得他很快要喘不过气来,直接变了脸色,深沉的眸色不断的加重,连同垂在身侧的双手也紧紧的握住。

    只听他继续说道。

    “一年前的那个夜晚,也的确是你和嫂子被一同送进医院,你的伤口是我处理的,嫂子的伤口是我同事处理的,只不过你们两人当时的伤都挺重的,嫂子昏迷了一个晚上,第二天的早晨才醒来的。

    原本我打算通知伯母过来的,但转念一想你们小夫妻俩一起被送进医院,唐爷爷要是知道这个消息指不定会怎么样,所以我打算等你或者嫂子醒来之后才告诉伯母的。

    嫂子醒来之后情况也不怎么好,身上多处受伤,知道你还在昏迷中的时候,她完全不顾自己身上的伤坚持要去看你,又怕你会突然醒来,所以她都没敢进去,她也不想让你看到她那副样子,便在门口一直守着你。

    直到换药的时候才被护士退走,原本也是没什么,嫂子也是准备等她好点的时候来看你,哪里想到那个舒凝突然出现在你病房,甚至还看到她无微不至的照顾你。

    你都不知道那个时候我站在嫂子身边,亲眼看到她的脸迅速惨白下来,整个人摇摇欲坠脆弱的像是随时能被风吹走的风筝,我真怕她会随时撑不住。

    后来嫂子知道你们在一起之后,便来求我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你,起初我是不答应的,但是她说了一句话,让我改变了注意,决定答应她。”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