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要我

    视野内,被他拥着的女人身上,只穿了一个黑色几经透明的性感蕾丝睡衣,里面什么都没穿是真空的,曼妙的身姿根本挡也挡不住。

    从他这个角度张望下去,蕾丝睡衣下的美妙风景一丝不拉的落入他眼底,极深的事业线刺激的他眼眸无法遏制的红了下来。

    配得她一脸天真,和暖色透着无限暗示的灯光,唐修宁的视线被牢牢在锁在她风情万种的身姿上,喉结不由上下滚动了好几回,自然是被她勾人的样子给吸引住。

    这女人简直是一个勾人的小妖精。

    舒凝被他强势的动作这么一提,心脏都跟着窜了窜,唇角微微的咬着,媚眼如丝的对他做着无声的邀请,自然以为是这男人被她特意的打扮给吸引住。

    事实上,唐修宁的确被蛊惑了。

    “修宁...。”

    舒凝面色微红的靠在他宽阔的胸膛上,一只白皙的手缓缓的攀上他的领带,又在他的注目礼下勾住,暧昧无疑的喊着他的名字。

    唐修宁眸色深深的注视眼前的女人,眉心稍稍的蹙着,伟岸的身姿面对她无限柔情的模样并没有动,只是那么看着她。

    因为他突然分不清,她到底是清纯,还是的故作清纯,以往在这方面的确是唐修宁主动的,但在床笫间她是如何风情万种的他也知道。

    只不过,他当时要她的时候她是第一次,所以唐修宁也没多想什么,但眼下真的容不得他不怀疑。

    在他之前她有没有过男人,又是为什么生不了孩子的,太多的疑问了,导致他上来的情绪如同被一桶冰水给瞬间熄灭,面色也渐渐冷岑下来。

    因为他还知道一种技术,叫修补。

    舒凝见他目光灼灼的望着她时,她妩媚一笑,小手勾着他的领带,赤着脚在厚重的地毯上一步一步的往后挪,风情万种的样子浑身都透着一股诱人的魅力。

    在她的带领下,两人很快来到沙发边,只是唐修宁仍旧不为所动的站着,落在舒凝眼里还以为是他要她主动。

    说实在的,舒凝今晚之所以这么主动,又特意去买性感的睡衣,是经过上次警局事件之后,也不知道是唐修宁怀疑什么,还是对她的身体厌倦了,他已经好几天没过来了。

    甚至昨晚还没接她电话。

    这能让舒凝不着急么,所以今晚无论如何,还是使劲浑身解数她也要这个男人给留下来,要不然她心里是真的害怕。

    沙发边,舒凝暧昧无疑的踮起脚尖,白皙的双臂柔情似水的攀上他的脖颈,将整个人都挂在他身上,嫣红的唇瓣微微一分道。

    “修宁,要我...。”

    她主动将唇凑上去想要亲吻他。

    然而,就在舒凝快要亲上他的唇时,唐修宁蓦然掐紧她纤细的腰身,居高临下目光幽远的俯视想要讨好他的女人,言语冷冷道。

    “凝儿,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

    亲上去的动作一顿,舒凝美丽的脸庞如同龟裂了一般,瞬间裂开无数道缝隙来,人都跟着怔了怔一脸无措的看向询问她的男人,心里猝然闪过一丝心虚。

    “什么事情?修宁,你在说什么啊?”

    舒凝快速的回过神来,故作一脸无辜的询问,好似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似的。

    她无辜的样子不像是假装的,但事实已经摆在眼前,至少在救他的这件事情上她就对他撒了谎。

    如果是这样只能说这个女人太会装,太会演戏。

    可她的不就是一个戏子!

    唐修宁不动声色的讪笑一声,倒是没直接点破她,而是拉开她环在他脖颈的手,又脱掉身上的黑色西装披在她肩膀上,仍旧温柔的关怀道。

    “没什么,夜里风大以后不许再穿这么少知道么,你身体本来就不好,要是生病我会心疼的?”

    他还是不要打草惊蛇的好,至于舒凝到底骗了他多少事,还是等他查清楚之后再说,免得她老是来烦他,最近这段时间他也是真的累了。

    肩膀一重,黑色西装已经稳稳的披在她肩膀上,令她微微发冷的身姿瞬间变得暖洋洋的。

    可是在这样暧昧无疑的情况下,他居然不为所动的伸手推开她了?

    “修宁,我不冷,我没什么...。”

    “傻丫头,今晚我有点累了,就不留在你这休息了,我改天再过来看你。”

    不等舒凝说她没事,唐修宁快她一步打断她的话,继而转过挺拔的身姿就想离开,惹得舒凝如临大敌般的一怔,一脸的茫然,心里也突然腾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莫不是他知道了什么,要不然他好端端的怎么会询问她有没有瞒着他什么?

    舒凝心慌意乱的不行,心也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却在听闻他要离开和转身就走的样子时,她哪里还顾得上这么多,脚步一个上前,伸手就从他伸手抱住他挺阔的腰身,盖在她身上的西装直接滑落在她脚边。

    “修宁,你别走,别丢下我一个人。”

    她牢牢的抱紧他的腰身,楚楚可怜的哀求道。

    走出去的步伐一顿,唐修宁面色发冷的停住脚步,森冷的视线就这么垂直落在他腰间的双手上,仅是一秒,他恢复如常的松开她的手,转身面对她。

    “凝儿,你乖,今晚我是真的累了,爷爷已经开始着手让我全权管理公司的事,最近这段时间我会很忙,你一直都很懂事,你会体谅我的对吗?”

    他好声好气的开口,眉心间的疲惫也不是装的,并且要是舒凝在这么缠着他不放,就会显得她很小家子气,她能怎么办,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松开他的手,委屈的嘴角一撇道。

    “修宁,我是不是做了什么让你不开心的事,你好端端的为什么要突然这么问我,要是我做了什么让你不开心的事情,你告诉我,我一定改。

    我也发誓,我真的没瞒着你什么,要是的就让我...。”

    “凝儿,我不许你诅咒自己,我不说了,我是真的累了,要不然这样我明晚早点过来,你做你最拿手的菜做给我吃,好不好?”

    唐修宁及时打断她的话,示意她冷静下来,又安抚了她一番。

    他都这么说了,舒凝要是在无理取闹怕是真的说不过去了。

    “真的?”

    她一脸期待的询问。

    “当然,小傻瓜,我什么时候欺骗过你。”

    唐修宁宠溺的刮刮她挺巧的鼻尖,仿若事情真的如他所说一般。

    “那好吧,你到家之后发个短信给我,要不然我会担心你的,明晚我做了饭菜在家等你哦。”

    舒凝乖巧的应声,能得到他明天来的消息也算没白费她一番功夫,她可不想真的激怒他。

    “嗯,那你早点休息。”

    唐修宁温柔的摸摸她白皙的脸颊之后,才毫不犹豫的转身往大门口走,走的是头也不会,没半点留恋的样子。

    别墅门一关,门外的唐修宁,和门内的舒凝同时阴沉下脸来,哪里有半分柔情,一个大男人可以被一个小女人牵着鼻子走,对于过往他也没后悔这么疼爱她。

    但一个男人最讨厌心爱的女人欺骗他,还是触及他底线的事,看来他是真的要好好调查她一番了。

    唐修宁面色冷冷的回过头,目光深远的落在那扇冰冷的大铁门上,心里暗暗的想着,她,最好不要让他调查到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

    之后他没再做任何的停留,抬起脚步就离开了这里。

    彼时,别墅的大门内,舒凝精美脸上的笑容和温柔正在一点一滴的沉下去,垂放在身侧的双手紧紧的攥在一起,脸色别提多难看了。

    她万万没想到她都打扮成这样了,这男人居然跟无能似的直接走了,真是令人生气。

    只不过他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有什么事情在瞒着他,唐修宁又知道了她哪件事情?

    舒凝赤着脚满是烦躁的踩过地上昂贵的西装,一脸的烦闷的从茶几的暗格里拿出一根烟来点上,又狠狠的吸了一口,袅袅的烟雾瞬间弥漫在她脸周围,直接模糊她的轮廓和表情。

    是真的不知道唐修宁到底是知道了什么,在看看她满身狼狈,无处发泄的火气,她狠狠的捻灭了烟头,他到底知不知道她也是一个正常的女人,也是有需求的。

    他居然就这么把她扔下,他是要她怎么办?

    况且她欲念已起,根本挡也挡不住,渐渐的一股热量忽然在她身上蔓延开来,舒凝微微的闭上眼睛,脑子里满是她和唐修宁床笫之间做的疯狂事。

    她的双手也渐渐变得不安分起来,可仅是这样她又怎么能满足自己,根本就不可以,她想要的要更多,更多...。

    下一秒,她毫不犹豫的拿起桌子上的手机,直接拨通了一个熟悉的号码,嫣红的唇瓣微张道。

    “马上过来。”

    *

    “唔...,吃得好饱啊,老板你做的肠粉是越来越好吃了,要是哪天你退休了让喜欢你肠粉的人都吃不到了,真是可惜啊。”

    肠粉店,顾允儿接连点了两碗肠粉来吃,那模样就跟晚上没吃饭似的,还不由感叹了一下。

    坐在她身边的慕凉城看到她,吃的比他还多,不由调侃道。

    “你刚刚没吃饱?”

    她去唐家,唐家人不可能不做好吃的给她吃。

    顾允儿面色一红,轻咬着唇角,小声的嘀咕道。

    “我这不是想陪着某人来吃肠粉么,是故意没吃多少的。”

    再说那样的情况下,又是在唐家的长辈面前,她拘束还来不及,又顾忌在外面等她的慕凉城,这一顿饭下来她是真的没吃多少,也没什么胃口。

    慕凉城邪魅的一挑眉,眉眼温柔的又夹了一些肠粉,心情大好的喂她吃,对她的答案相当的满意。

    彼时,从后厨出来的老板听到她这么说,不由有种一笑道。

    “你这孩子真跟你妈妈当年一样,也是那么爱吃肠粉,还也真就那么感叹过一声,转眼你都这么大还结婚了,时间可过的真快啊。”

    提及自己的妈妈,顾允儿忙咽下他喂的肠粉,顿时来了兴趣,一双澄澈的眸子熠熠生辉的看向一旁收拾桌子的老板,一脸的期待的询问道。

    “老板,那你可不可以给我描述一下我妈妈她长什么样子?”

    实际上,她从小就很好奇她妈妈长什么样子,只可惜自她懂事开始都是孤儿院的阿姨们照顾她的,也是她懂事之后她才知道她还有一个爸爸。

    只不过顾允儿害怕她爸爸会伤心难过,她从来没问过他这个问题,记得她眼前的时候也询问过,只是当时顾镇南总是沉默不语的不说话。

    更加没提过她妈妈的事情,顾镇南也从来没给她看过她妈妈的一张照片,所以她是既好气又不敢问。

    这会子老板突然提起顾允儿不禁好奇起来。

    一旁的慕凉城看到她这幅期待的样子,不由心疼的摸摸她的脑袋,温润如玉的握住她的手,自然是在心疼她。

    手背一暖,顾允儿腼腆的扭过头来看他,又浅浅的一笑道。

    “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只是想知道我妈妈她长什么样子而已。”

    她报以微笑,示意他不用担心她的,况且她也是真的好奇。

    老板看到两人这么幸福,也替他们开心的笑了,满是回忆的开口道。

    “你妈妈啊,长着和你一样的脸,连同五官轮廓也一模一样,特别是那双会说话的眼睛更是像极了她,小允啊,要是你想你妈妈你可以照照镜子,你们真的长得如出一辙。”

    听到老板这么说,顾允儿惊奇的反问道。

    “真的?我真的和我妈妈长得一模一样吗?”

    她惊喜的抚上自己的脸颊,一脸兴奋的看向坐在她身边的男人,心里别提多开心了,毕竟在这个世界上每一个孩子都喜欢自己能生活在妈妈身边。

    她亦是一样,很多时候她都特别羡慕顾淼和张心如,也好希望她的妈妈能在她身边就好了。

    只可惜她从来没见过。

    老板慈爱的点点头,自然表示是了,之后慕凉城又在这陪她坐了一会之后,才驱车回的别墅。

    谁知轿车还没开到家门口,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突然往安全地带一停,伟岸挺拔的身姿直接朝她身上压过来。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