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挣扎着下了炕,九月本想找块铜镜看看现在的模样,奈何搜寻了半天也没找到。想来也是,以目前这家里的情形,估计刚才妇人给她喝的那碗玉米糊糊已经属于顶好的了。铜镜这种东西怎么出现在这种家庭。

    不过这也太破了吧?一件像样的家具都没有这也就罢了,可这漏光的墙缝和屋顶,夏天还好,冬天一场雪下来岂不是要被冻死?不行不行,九月发誓,一定要改善这种情况。最起码吃饱穿暖住得好吧!!想来也难不倒她这个异世的灵魂吧。

    挣钱,养家。这是九月目前最想做的事,前世的九月上小学的时候就已经能帮爷爷奶奶做饭了。农家的孩子懂事的早,小小的年纪农忙是都能顶上半个大人。也亏得有了那些经历,突然到这陌生的地方总不至于啥都不懂吧。她脑子里面已经有N多个挣钱方式了,可是,突然之间会的太多会不会被怀疑?这是个问题!!“要怎么让人不起疑呢?唉,烦躁……“

    “小妹,小妹……“九月这边还在发愁,那边一个少年风风火火跑了进来,鼻翼上薄薄的汗和泛红的面颊毫不掩饰来人的激动。

    “小妹,娘说你醒了,小妹,你可还有哪里不舒服?你放心,哥哥能挣钱了,可以给请大夫了。“

    “哥?“九月试探着叫了一声,她做梦都想有个哥哥,能保护她,对她好。眼前这个少年,十二三岁的样子,生的倒是一副好面相,虽然稍显稚嫩,不过那双眼睛灼灼生辉,让人看了就忍不住陷阱去。就是太瘦有点过于单薄了。。。也是,营养跟不上怎么会不单薄。。“是哥哥嘛?我生病醒了以后,就想不起以前的事了,哥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忘了你的。“

    “小妹,没关系,娘都说了,只要你醒了就好,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你想知道什么有哥哥在。“

    “哥,真的?你不怪我嘛?以后你要给我多说说呢。说不定我就想起来了。“

    少年看着眼前的妹妹,亮晶晶的眼睛带着希冀,心里说不出的滋味。要不是为了他,妹妹怎么会病这么严重。和爹娘拌了两句嘴,不顾下着雨就跑出家门,本来想着等气顺了就回去,谁想他这个傻妹妹,见他天快黑了还没回去,偷偷跑去找他。最后倒是被她找到了,可她自己淋了雨半夜就发起烧了。村里的大夫来看了,留了药就摆摆手走了,他忘不了那大夫走的时候的说的话。“看她的造化了。多好的小娃子呦……唉……“他快要恨死自己了,为什么那么不听话,妹妹本身体弱多病,常年三天两头的吃药,如今害得小妹淋雨生病,看着躺在哪里人事不知的妹妹,如果可以,他好想代替她受罪。

    爹娘以为城里的大夫或许可以让妹妹好起来,奈何家里,实在拿不出多余的银钱。正好今天一大早县衙的人来村里叫人修路,他毅然决然的跟着爹去上工。妹妹需要钱看病!他要给妹妹请最好的大夫。。妹妹一定可以好起来的!谁知道,刚才娘跑来告诉他小妹醒了。

    他激动的一路跑回来,心都要跳出来了。眼前的姑娘,仰着头,一双黑葡萄似的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他,他的妹妹真的醒了!!

    “小妹,你先上去躺着,刚好一点,别下来又着凉了,等哥哥给你慢慢讲。“说着推着九月上了炕,看着她盖好被子才坐的她跟前。“小妹,我是哥哥苏景航,你呢,因为生在九月,爹给你起名叫九月,再有四个月就该十岁的生辰了。“

    原来,原身也叫九月啊,前世的她也是九月出生呢。故名也叫九月。这算是缘分嘛???额……

    那边苏景航还在讲,九月仔细听了一遍。大致了解了这个朝代。想了很久也想不起来这个大庆朝是那个年代,不过大庆皇帝难得清明,深的百姓爱戴。

    九月所处的这个村叫苏家村,整个村子一百来户人。位于大山脚下,离的最近的镇叫清水镇,也是附近最大的一个镇。

    九月的爹,苏长林,是老苏家的小儿子,苏老太爷和媳妇梅氏,随着大儿子也就是九月的大伯苏长生在村东头住,两个儿子娶了媳妇以后,老太爷拍板分家,免得住一起时间久了闹矛盾,磨光了兄弟情分。九月不得不感叹老太爷的睿智。

    “小妹,你先休息会,爹娘也快回来了,我去看看,你先躺着,等吃完晚饭我在继续给你讲!!“苏景航没等苏长林一路跑回来的,这会才想起来回来的太着急,锄头那些都扔给爹娘了。

    “哥哥,你去吧,快去看看爹爹回来了没。“

    “嗯嗯,小妹我去了。“话还没说完就不见人了,九月哭笑不得,这个哥哥,风风火火的跑来,又风风火火的不见人了……不过,她喜欢,毕竟刚才的关心是真真切切的。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