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九月不得不说,这具身体也太弱了,什么都没做呢,浑身就没力气。看来真的得调理调理了,要不然以现在这弱不禁风的样子别说挣钱了,出个门都太难了。“好,明天开始起来晨练。“

    “爹,你先去看看小妹,东西我去收拾。“苏景航随手接过了苏老爹手里的锄头就去了草棚。

    “他爹,我去给你打水,你和景哥儿洗洗。“云娘说着就转身去了厨房。苏老爹挂心女儿的安危,拍拍身上的灰尘就进了屋里。“九儿,你娘说你醒了,现在感觉怎么样?今天碰到你大伯了,昨个儿打到几只野味,让爹给你带回来了。一会你娘给你炖鸡汤补补身体。“

    九月自打听见院子的声音,就坐起来了,这会看见苏老爹进来。一边暗暗打量一边说“爹,我已经大好了,您别担心,睡一觉起来就能下来帮你们干活了。“

    苏长林慈眉善目,看着极其和善。一身青色的短打,九月眼尖,看到胳膊肘,和膝盖受力的地方好几个补丁。

    “你这孩子,病去如抽丝,你可别胡闹。“苏老爹严肃的表情,让九月有点猝不及防。楞了一下方道“爹爹说的是,九儿一定会养好身体,不让爹娘再操心的。“

    正说着,云娘端了水进来。“他爹,快来洗把手。你们爷俩再慢慢唠,我去给你们把肉炖上。“云娘放下手里的水盆,转手走到九月跟前“九儿,你大伯知道你病了,专门送来的野味,一会你可得多吃点。可怜的孩子,你这三天两头的娘恨不得替你受着。“九月挪到云娘的身边,抱着云娘的胳膊撒起娇来。“娘,我这不是好了嘛?你看看,保准过两天活蹦乱跳的,到时候娘你可不许嫌我捣乱。“

    “噗呲……你这丫头。“云娘嗔怪的点了一下九月的额头。“不嫌弃,不嫌弃,娘去给你做饭啊。“

    “爹,明天还去上工嘛?“

    “去,趁着现在不忙,衙门给的工钱丰厚,一天二十个铜钱呢,好不容易有个机会,能挣一天是一天。“

    “二十文啊……“九月对这个时代的钱没什么概念,听苏老爹的口气,这个工钱应该算是不错的吧。

    “爹爹,我以后会挣好多钱,让爹娘住上舒服的大房子,还要让哥哥去读书。“

    “小妹,你怎么挣啊?小胳膊小腿的,还是乖乖在家养好身体吧。“苏景航进来就打趣九月。

    “哼,哥哥不信我,那你就等着看好了…“九月说完,一扭头不打算再理他。

    “哎呀,我的好妹妹,哥哥这不是和你开玩笑呢嘛?当不得真哈……“苏景航哪管九月说的是真是假,反正妹妹开心就好。

    “我说真的,爹爹,你知道我这次睡了多久嘛?“

    苏老爹一脸不解,“不是两天嘛?“

    “错,也不是,爹爹,这事说来话长,但是爹爹你们要相信我,我感觉我睡了两年不止,我一直在做梦,梦里有个白胡子的老爷爷带我去另一个世界,我在哪里呆了好久好久,也学了很多东西。老爷爷说,等我回到爹娘身边,一定要好好孝顺爹娘,力所能及的帮助身边的人。“九月说的严肃又认真,苏老爹,听完看着九月久久没有说话。

    “小妹,梦当不得真的,你放心,哥哥以后努力赚钱,一定会让你过上好日子。“苏景航不以为然。

    “九儿,你再给我说说你那个梦里的世界。“

    苏老爹的眼神盯的九月心里发毛。九月大惊,不会是露馅了吧?还是太着急了?不管了,无论如何都得圆过去。

    九月偷偷拧了自己大腿一把,瞬间清醒了好多。

    “爹,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倒是我在梦里真的过了两年多,那个世界的人住的都是高楼,出行都是车子代步,还有两季的水稻……“

    “两季的水稻,九儿,两季的水稻是什么意思?“

    来了,九月心里偷笑,就知道会上钩,要说苏老爹在意什么,农家人,那肯定是庄稼啊……。

    “爹,就是一年收割两次啊,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九月故意表现的犹豫不决,可苏老爹却对那个两季的水稻念念不忘了。两季啊,整个大庆虽然一千祥和,可粮食啊,民之根本。谁会嫌多?再说,他们家现在连米都吃不起呢。

    “九儿,这事先放一放,等吃完饭,我去一趟你爷爷那里。他老人家懂的多,兴许知道点什么。“

    “爹,我听你的。“冲着苏老爹甜甜一笑。心里默默盘算以前了解的水稻的种植方法和注意事项。

    “小妹,你说的出门用车代步是什么样的啊?“苏景航非常好奇,他见过大户人家的马车,不知道和妹妹说的有什么区别。

    “唔……“九月看着哥哥暗自偷笑,随即就把前世的生活又讲了一遍,听的苏景航一愣一愣的,半天说不出话。九月也不打扰他,毕竟这些事对他们来说太过匪夷所思,让他自己慢慢消化吧。

    苏老爹听九月说那些飞机还有那什么手机的,最重要是九月说的一套种地的方法,内心早已经掀起惊涛骇浪。这些如果是真的,那这大庆朝,估计天都要变了。

    这边三个人各自满腹心事,那厢云娘麻利的把剁好的肉下到锅里,不多时院子里都是肉香。

    “云娘,做啥呢这么香?“云娘抬头一看,来人笑着进来,手里提着几根萝卜,上面还带着泥巴,看样子刚拔出来没多久的。

    “哎呀,赵婶来了。“云娘手里没停下,笑着招呼人进来。“婶子,你在这坐一会,我这锅里炖了肉,一会出了锅,你给虎子端一碗打打牙祭。我家大伯今个儿送来的的,这不九儿病了嘛,给补补身子。“

    “知道九儿那丫头病着,我刚从地里回来,顺便拔了几个萝卜,我也没啥好东西,就拿过来了,你可别嫌弃。“赵婶子的家和苏家一墙之隔,两家谁有事都是喊一声就来帮忙,一直以来关系都处的不错。

    “看你说的,我知道你的心意。这几年多亏了你和大牛里里外外的看顾,我这心里都记着呢。“云娘说的诚恳,赵婶也是个爽快的,哈哈一笑“你呀,谁都有个困难的时候,说这些就太见外了。你先忙着,我也回去准备晚饭了,这肉啊今天就不吃了,等九儿那丫头好了,少不得你请一顿呢。“

    赵婶放下萝卜就走,云娘倒也没挽留,相处久了,她也知道赵氏的为人。爽快一笑“没问题,那改天再做一桌丰盛的你可不能推辞了。“

    “好勒……“

    苏老爹看赵氏出去了,寻到厨房,迟疑了一会就说。“云娘,今晚我去请爹过来吃晚饭,你看可好?“然后又把刚才九月说的那个梦给云娘复述了一遍,云娘当然没问题,苏老爹当下就出了门去请老太爷了。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