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一刻钟后,做好的鱼汤终于在苏景航期盼的目光下上了桌。奶白色的汤香气四溢,青绿的葱花点缀其间光看卖相就已经让人垂涎欲滴,九月给大家一人盛了一碗。“爹娘,你们先尝尝九儿做的鱼汤可还行?“

    苏景航不等妹妹说完,就拿起勺子喝了起来,那速度,九月看的相当无语,哥哥也不怕被烫到。

    “唔……好喝,我从来没喝过这么好喝的汤……妹妹…真的太好喝了。“苏景航看着空空的碗,央着妹妹再来一碗。苏老爹和云娘看着自家儿子,这才端起自己的碗仔细的品尝起来,随着鱼汤入口,苏老爹平静的眼睛渐渐发亮。直到一碗汤见了底,苏老爹砸吧了几下嘴,意犹未尽的说道:“闺女,这汤当真是用那河里的鱼做出来的?“刚刚的鱼汤可是一丝腥味也没有,而且还鲜美异常。

    “你这话说的,我可是亲眼看着九儿做的呢。“云娘看着苏老爹埋怨道。“那鱼还是你自己抓回来的呢,九儿孝顺给你做好吃的,你还不相信自己的闺女。“其实云娘没尝过鱼汤之前也是半信半疑的,但是这会看着九月却是满满的自豪,她的女儿居然能把那么难吃的东西做成这等美味,实在让她刮目相看。

    “咳……这不是太好吃了嘛。“苏老爹假装咳嗽掩饰自己的尴尬。

    “爹娘,你们听我说,这鱼的营养高,经常吃对身体有很大的好处,以后女儿换着花样天天做给你们吃都没问题。“九月把他们的神情看在眼里,沉默片刻又说:“娘,现如今家里条件不好,不说爹娘每天辛苦吃不了一顿好的,就说哥哥十二岁了还没有正常人家十岁的孩子身体壮实。九儿想着,用鱼再做一些吃食拿去镇上试试,说不定能换点银子呢?“

    苏老爹夫妇听完自家闺女的话,下意识的看看儿子,瘦的竹竿一样。心里顿时就说不出的苦涩,都是他们没用,让孩子吃不上一顿好饭啊……苏景航低着头让人看不出神情,饭桌上四人各怀心事,突然诡异的安静下来。

    “闺女啊,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片刻后,还是苏老爹发声打破了宁静。转而神情严肃对九月说道:“在外人跟前,切不可提起你做的梦。爹娘这把年纪,只盼着你们兄妹好好的。“这话说的九月眼眶热热的,眼前都是血脉相连的亲人,不知不觉间就给了她依靠。让她如何能不动容?

    “爹,你放心。九儿有分寸的,以后你和娘就等着享九儿的福吧。“九月回答的无比认真。这一刻起,她要开始为了她的亲人而奋斗了。

    “娘,家里还有淀粉嘛?“九月想做鱼丸,淀粉必不可少,就是不知道家里有没有,决定了要去镇上,打算多做几样,这样底气更足一些。

    “还有点玉米淀粉,不多了,九儿你要用,我这就去去隔壁赵婶子家借点。“说完就急急忙忙的出了门,

    “哥,你来帮我杀鱼吧,我教你怎么弄。“

    “爹,我记得你还藏着半瓶酒呢?“九月笑嘻嘻的看向苏老爹。

    “你这鬼精,那半瓶酒我藏了几个月了,你爷爷来都没舍得拿出来,倒是被你惦记上了。得,爹给你拿酒去喽。“

    等云娘拿着淀粉回来的时候,九月已经指挥苏景航忙开了。苏老爹站在厨房外面不时的张望,不知道他家闺女要搞什么名堂。

    九月不多话,指导着苏景航处理剩下的鱼,只留了两条打算明天用。苏景航按九月说的,剖腹清肚挂鳞,再切掉鱼头,鱼头太硬,不适合做鱼丸,只能留着明日做汤了。

    苏景航手里边忙活边好奇的问,“小妹。这样做真能卖去镇上?“

    九月瞄了一眼她哥,笑着说“哥哥可是忘了刚才的鱼汤了?“

    苏景航果然不说话了,手机的速度更快。

    云娘看着九月用刀贴着鱼骨吧鱼肉整片斜着片下来,学着九月的做法慢慢也上手了,待鱼片都片好之后,九月找来了擀面杖,想着前世奶奶的样子,想将鱼片打散。奈何她人小力气不够,弄了几下苏老爹在门口看不过眼就接了过去,这下九月就彻底的做起了指挥。

    鱼肉松散后,九月指挥着自家娘顺着鱼刺的方向刮下鱼肉。苏老爹很快又按九月说的把刮下的鱼肉堆在一起准备剁成鱼泥。剁鱼肉是件力气活,辛亏有苏老爹搭把手,进度就快了很多。九月找来事先备好的葱花和生姜片,切碎后加入鱼泥里让苏老爹接着剁,不时的还加点水进去,让肉糜更滑嫩些。

    鱼泥剁好后,云娘换了苏老爹开始搅拌,九月依次放入了油,盐,淀粉,还有苏老爹的珍藏酒,没有料酒只能先凑合了。云娘顺着一个方向不停搅拌,九月又央着苏老爹抓起鱼糜反复在盆里摔打。到此鱼丸的准备工作终于结束了。

    苏老爹夫妇忙的不亦乐乎,苏景航没活做正郁闷着呢,就听九月吩咐他烧水。小小的厨房里四个人有条不紊的忙碌着。没一会儿一大盆鱼丸全部出锅,九月调了醋水,蘸着丸子让大家尝鲜。

    “哇!!“

    “嗯嗯,好吃……“

    “滑滑嫩嫩的,太好吃了……“云娘高兴的眉毛都要飞起来了。

    看着大家一致称赞,九月心下大定,目前家里条件不允许,如果换成别的蘸酱,想起前世的麻辣烫,嗯,说不定镇上的酒楼……

    苏老爹吃了几个鱼丸心情大好,苏家村没人吃鱼,河里鱼多的是,要是这鱼丸真像闺女说的,卖到镇上,应该能赚不少钱吧?

    “爹,明天一早就请了爷爷过来吧,吃过早饭我们就去镇上,我想拿着丸子去酒楼看看。“

    “嗯,我明天一早就去你大伯家。既然明天要去镇上,我这会就去趟老村长家,看看他家牛车明天借一天不。“说完就转身出了门。

    九月看苏老爹的身影消失在院子里,这才发现忙的都没注意天已经黑了。连忙帮着云娘收拾厨房,又把鱼丸装了了盆盖了一块干净的布放在刚打来的水桶里。九月仔细的检查了水淹不过盆口才放心的和云娘出了厨房。

    洗漱完等苏景航去了他的厢房,九月才爬上炕,放松下来才觉得腰酸胳膊软,云娘看见九月呲着牙爬在那儿,就知道怎么回事,扶着九月的腰就轻轻的揉了起来。

    “娘……“娘亲手上的温暖令九月舒服的闭上了眼睛,不一会儿就响起轻微的呼噜声。

    云娘心疼的看着自家闺女,这么大点就要为家里操心,手上动作不停,眼神也越发的柔和。苏老爹进来就看到这一副景象,不自觉的放慢了脚步。云娘看了他一眼,见他神色轻松,方才小声问到“都办妥了?“

    苏老爹,轻手轻脱越鞋上了炕“嗯,晌午饭后苏武大哥也去镇上,到时候稍我们一程。“

    苏武是老村长的独子,为人豪爽。其实整个苏家村民风淳朴,一代一代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几十年来在土里刨食,家家户户也没有那么多勾心斗角,最是简单不过了。

    夜色越来越浓了,月亮像一颗稀有的珍珠,镶嵌在天上。月光在田野里流动,整个村子都沐浴在这柔和的月光里,一切都那么安静,祥和!

    这一夜,九月睡得特别安稳。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