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苏老爹感觉脚下软绵绵的,一切都显得那么不真实。“大哥,你说我是不是在做梦?下意识的摸了摸怀里揣着的银子。神色又染上了几分兴奋。

    “嘘,回去再说。“苏大伯警惕地左右看了看,低声叮嘱自家弟弟。

    九月有了银子就有了底气了,转头对苏大伯说到,“大伯,爹爹,我想去给家里买一点儿东西可以吗?“

    “当然可以,九月,你要买什么东西?大伯都给你买。“苏大伯答道。要不是自家侄女儿,他们一辈子都见不了这么多的银子。

    一个时辰之后,苏家三人大包小包的提着东西出现在了一个卖肉的摊子上。“小哥,你这肉怎么卖的呀?“九月脆生生的问道。

    年轻的摊主在不经意间瞄了一眼小姑娘身后的苏家兄弟,笑容满面的说到,“小妹妹,我这里的肉啊,瘦的十六文,肥的十七文。要的多还能再优惠点。“

    “那这个呢?“九月指着一边盆里放着的猪下水。那是他的最爱呀,前世奶奶做的干煸肥肠可是每次都能馋的九月流口水。

    “小妹妹,你要这个?“摊主一脸的不相信,这是他本来是要扔的,结果忙起来给忘记了,这东西也没法吃啊。

    “九儿,那不能吃,听话,你想吃肉爹多买点肉回家让你娘给你做。“莫说以前没钱,现在有钱了,怎么能让闺女吃这么脏的东西。

    “爹,你相信我。“九月简直想翻白眼了,好东西都被糟蹋了。

    “这一块,还有这个,……这都要了,总共多少钱?“九月指着一块约莫十斤的五花肉,和几根猪筒骨,还有刚才的那副猪下水说的斩钉截铁。

    “好勒……“

    苏老爹张了张嘴还想再说什么,就被苏大伯的眼神制止了。

    卖肉的少年也是个麻利人,三下五除二就称好了肉,最后半卖半送,二百一十文成交了。九月把肉放在苏老爹来的时候提鱼丸的篮子底下,最上面放着猪下水。才起身赶往下一个地点。

    九月想了想今天买的东西。牙刷牙粉,碟碗,油米面,厨房用的调料,等等……除此之外,还给全家人一人扯了一身做衣裳的棉布,好像也差不多了。

    “大伯,爹爹。你们还有其他要买的东西吗?“苏大伯看着手里的大包小包,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连忙冲着九月直摇头。九月知道他们舍不得钱,也不去勉强。

    眼看着太阳朝西边倾斜了下去,苏老爹催着九月去和苏武的牛车汇合,九月想到晚上还要准备迎宾楼的鱼丸,便跟着自家大伯和爹爹向城门口走去……

    午时过后,街道上的人流慢慢减少,路边的小贩有些已经开始收摊了。沿途经过一个货摊,一块巴掌大小的铜镜吸引了九月的注意,苏老爹见自家闺女,看着那块镜子目不转睛,一想到女儿家爱美,家里连块镜子都没有,在九月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付钱了,速度快的令九月咂舌。

    出了城门便看见,苏武已经靠着一颗柳树朝他们挥手。

    “长生…长林…这儿……“

    待走近以后,苏武接过苏家兄弟手里的大包小包,忍住内心的诧异一件一件的架上了牛车。这么多东西得多少银子啊?在苏家村,能一下买这么多东西的人家屈指可数。难不成他们有什么机遇??最后还是忍不住好奇心开了口“长生,买这么东西,你们这是发财了啊?“

    “嗨,看你说的,这不,长林她媳妇折腾了点吃食,换了几个钱。想着好不容易来趟镇上,就多买了点。“苏大伯不欲再多说,转身上了牛车。

    苏武虽好奇也不好再多问,眼睛扫到苏老爹手里的篮子,几根大骨头明晃晃的漏在外面,随即又叹了口气。挥了挥鞭子,架着牛车踏上了回村的路。

    九月靠着自家爹爹乖乖坐稳,偷偷的掏出刚才苏老爹买下的那块铜镜,便见到镜子里的小姑娘眼睛一闪一闪仿佛会说话,小小的红唇与白皙的皮肤,对比分明。一对小酒窝均匀的分布在脸颊两侧,浅浅一笑,酒窝在脸颊若隐若现。嘿,妥妥的小美女……虽然生在农家,这相貌但也算清新脱俗了。其实就看自家爹爹和娘亲就明白了,苏家的基因还是不错的。

    心满意足的收起镜子,九月打算靠着苏老爹眯一会。奈何肚子唱起了空城计…转了一圈都忘记吃点东西了,尴尬的看向苏老爹,忽然想到她的小箩筐里有她娘准备的干粮。不管了,先垫垫吧……饿肚子的感觉不好受啊!!

    苏老爹把自己的干粮分了一半给苏武,苏武说什么也不要,推辞不过,只好接了过来一口一口的嚼了起来。。三个人吃着掺和着野菜的饼子,一路无话,在太阳没下山之前就到了苏家村。

    苏景航已经在村口伸着脑袋张望多时了,见到妹妹他们的身影,连忙笑着跑了过去。

    下车之后,苏大伯从怀里掏出三枚铜钱硬塞进苏武手里。这才和苏老爹她们往回赶。

    “小妹,爷爷让我来接你们,奶也过来了,都在咱家呢。“苏景航提着从九月背上解下来的小箩筐。

    “真的?奶在咱家?“九月对还未谋面的奶奶有着莫名的好感,在她的心里,奶奶两个字代表着温暖和安心。因为前世的奶奶陪着九月长大,教会她很多东西,感情非常深厚!

    “嗯,来了好一阵了。“苏景航看着自家妹妹弯弯的嘴角,眼中划过一抹晦涩。沉侵在自己想象中的九月一点都没察觉到哥哥的异样!

    此时苏家

    云娘坐在厨房门口的台阶上低着头在摘野菜,苏老太爷抽着旱烟不知道在想什么。一个年约五十的老妇人拿着扫把弯着腰在院墙跟前对着一个小洞忙活,不一会儿只见她从洞里掏出了几粒被咬的残缺不齐玉米粒。“这短毛的畜生,人都舍不得吃,你看看…这么好的粮食……天杀的……哎呦…“一边说一边找石头堵了洞口。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