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苏长林看过那半亩水稻过后,见长势喜人,特意又绕到另一边看看早先种下的玉米和大豆。苏家的地不多,靠近河滩这块连在一起的四亩都是苏家两房的地。还有三亩山地种的都是杂粮,苏长林家是河边的两亩,山地一亩。苏家村主要以高粱大豆玉米为主,偶尔得见小麦和稻子都是大户人家的手笔……

    苏老爹一圈转下来,这松松土,那除除草。估摸着家里应该忙完了,这才拿着锄头一路慢慢悠悠的回了家。

    九月等人走完之后想和苏老爹商量事呢,里里外外却找不到人影,正发愁呢就见苏老爹扛着锄头回来了,裤子上还沾了不少泥。九月一看这样子就知道她家老爹又去了田里,连忙打了水让苏老爹洗洗。

    九月本想和苏老爹商量早些送了苏景航去学堂,还不等她开口就见自家爹洗完脸看着她欲言又止。疑惑的问到“爹,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经过九月一再逼问,苏老爹这才磕磕巴巴说他想买地,家里的钱都是九月挣的,他这个做爹的实在不好意思开口。

    “唔……这事您做主就行了,不过爹打算买多少地?“苏老爹第一次开口,九月没理由拒绝,况且,家里地实在有点少,她还想等第第一季的水稻成熟之后多种几亩呢,所以买地这事还是可行的。

    苏老爹一听九月同意了,离开笑容满面“村里上等良田三两银子一亩,一般的都是二两。最差的也要一两五钱。我打算买五亩良田,九儿觉得怎么样?“

    九月沉思,五亩也不算多,加上原有的三亩到时候怕是忙活不过来,而且,家里做鱼丸这些,也需要人手。她还打算建房子呢,家里这房子破破烂烂不说,每晚和爹娘睡一个炕时间久了也有点说不上来的尴尬……所以赶紧建一个有自己房间的房子也很重要啊,这么一想,用钱的地方还真多,看来还得再想想法子挣钱了……

    苏老爹不知道自家女儿因为五亩地已经想到了挣钱上,等了半天不见九月说话,还以为她不同意了。赶忙就问?“九儿,你可是觉得哪里不妥?“

    “额……,爹,我是这么想的…“九月噼里啪啦把家里的形式给苏老爹一分析,直说以后家里事很多买太多地忙不过来。最终两人一致决定,买三亩,苏老爹就兴冲冲的去打听谁家卖地了。等苏老爹的身影看不见了才想起来苏景航去学堂的事忘的干干净净的。

    拍了一下额头,就去找正在做衣裳的云娘了。

    “娘?“九月看见云娘忙着手里的活,叫了一声到,“我记得前几天你给我们煮的那个豆子,家里还有嘛?“

    云娘看了九月一眼,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还有半袋,九儿想吃煮豆子了?“

    “不是,我想用来发豆芽,娘你知道豆芽嘛?“这是九月刚才想到的挣钱法子,她原本想起来了豆腐,前世奶奶只在她小的时候做过几次,具体的做法实在想不起了,转而又想起了豆芽,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做成。

    “豆芽?没听过……长什么样的?你给娘说说,兴许我就知道了。“

    九月形容了半天,云娘也不知道豆芽是个什么,最后九月才断定,可能这里豆芽还没出现,或许这个时代有,只是这清水镇是没有的…当即就拉着云娘找出了半袋豆子分了一半用一个大铁盆泡了起来,准备发豆芽,云娘不明所以,九月耐心的给云娘一一解释。两个人速度很快就把飘起来豆子挑了出来,因为晚上还要做鱼丸,重新换了一遍水之后就把盆抬到苏景航的屋里。

    正忙活着,就听见院子里有人说话,隐隐像是苏大伯的声音。九月随着云娘一前一后出去果然是见苏家大伯旁边还跟着一个少年。不是苏文海是谁?

    “二婶,九月妹妹…“苏文海礼貌的问了好。

    九月猜到了苏文海的来意,只笑着叫了一声“文海哥哥“。倒是云娘诧异苏文海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文海,啥时候回来的?快进来屋里坐。我这就给你们做饭去。“

    “二婶,我刚才回来的,您先不必麻烦,我们掌柜的让我来的给家里说一声明天的鱼和丸子再多准备一百斤……“

    苏文海说的绘声绘色,如九月所想,迎宾楼早上推出新菜之后,反响特别好,吃过的人一传十十传百中午的时候都知道迎宾楼出了一样这清水镇从没见过的吃食。甚至有些人为了显示自己是第一个吃过鱼的人,便添油加醋说的神乎其神。导致迎宾楼差点被挤爆了。那一百斤鱼和丸子明显就不够用了,秦掌柜是又惊喜又无奈,惊喜的是今天一上午收上来的钱已经超过了过去两天的数,这还不算结束,有几家富户专门打发小斯过来定了酒席。无奈的是,今天送来的鱼和丸子已经所剩无几了,有钱赚不了。秦掌柜这个心呐,实在是难受的紧。没办法就打发了苏文海回家告知明天多送一百斤,特意吩咐他不用急着赶回来,休息一晚上之后明天一早再回来。苏文海知道这是因为苏家的鱼丸,掌柜的也对他态度有了不同。

    能回家当然是很高兴的,他也很好奇家里何故会有这等本事的。当下收拾东西,一路连走带跑的回家了。

    云娘听完这事大喜,转而又想起来吃过晚饭再准备做的话岂不是又要忙到半晚上去了。于是同苏大伯商量要不要提前准备,苏长生当然没有异议,吩咐云娘她们先随便弄点吃的,垫一垫开始通知大家捞鱼。

    这一次捞鱼的人比昨晚多了好多,个个热情高涨。河边还围着一群妇人,叽叽喳喳不停的说着什么,九月和苏景航提着篮子把先收来的鱼往家里运,有几个眼尖妇人忙上前帮忙。走到门口的时候,被苏老太太拦住了,厨房要做鱼丸,可不能让人看了去。帮忙的几人虽然尴尬却表示理解。毕竟人家赚钱的法子,谁好意思厚脸皮往上凑?更何况这老苏家还带着大家赚钱呢!

    因为今天用要做的鱼丸多,九月专门留下了苏老爹帮忙剁肉。让苏长生带着苏文海去收鱼了,云娘和大伯娘冯氏一个削鱼片一个准备葱姜淀粉之类的调料,苏老太太也难得加入进来,坐在厨房不远处的井边清理九月和苏景航送来的鱼。众人忙的热火朝天,冯氏偶尔跟云娘还会说着笑笑!

    九月又一次去提鱼的时候,看见苏老爷子身边坐着一个同他年岁差不多的老人,提着毛笔记录大家送来的鱼。突然想起来,昨天苏长生递给自己的账目,估计就是出自这人之手,忘记了谁说的好像这孙老爷子还是个秀才。……嗯,秀才…秀才…对啊,他怎么一早没想到呢?九月心里有个想法正在慢慢成型。

    晚上的时候,苏文海问坐在自家炕上的老爹,“爹,你说这事真的是九月想出来的?“

    “这事我跟你说了,你可千万不能向旁人透漏半个子,让你爷知道,这个家我也保不了你。“苏长生严肃的对儿子说。

    “爹,你放心,儿子省的。“苏文海若有所思,看来这个妹妹是真的不一样了!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