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云娘把九月从被窝捞出来的时候,九月还闭着眼睛跟周公下棋呢。

    “再不起来,你爹他们走了,你了就得走着去镇里了。“云娘一本正经的吓唬九月。

    九月立马睁开眼睛,一个激灵麻利的穿好衣服下炕,打水刷完牙之后胡乱擦了把脸就撵着苏老爹上了牛车。一系列动作看的让云娘咂舌,怎么说呢这个闺女,爱睡懒觉,现在看来也怕走路…可就是让人打心眼里觉得稀罕。

    爬上牛车,九月本想靠着苏老爹继续睡,结果风一吹一点睡意都没了。歪着脑袋四处瞅瞅,经过村口,九月见有一片地长满了杂草,依稀可以看出田埂的模样,不知道为何没人种了。

    “爹,这块地谁家的?“九月指着那片荒地,一眼看过去直到靠的最近的那户人家,大概两三亩的样子连着四周都杂草丛生。

    苏老爹顺着九月手指的地方看去,“唉,那一片啊,早几年有人试着种过菜,收成不好,种子都浪费了,后来也就没人种了,一直荒着。“

    “喔,那爹你知不知道这几亩荒地,连同周围那一片买下来要多少银子?“九月想起来自家那小小的院子,若是换个大院子就好了。

    “九儿?你想买地?“苏大伯听到这里转过来疑惑的问到。

    九月当即就把心里的想法说了一遍,现在的院子太小,周围都有人住,唯一空着的后面还连着山,再建房子肯定不能还是原来的那个地方了。以后不说做鱼丸需要地方,就是苏景航过几年娶了媳妇都没地方住。所以要建就建一座大房子,其实要建一座大房子这也和九月前世的经历有关,一直都在为买房而奋斗的她对大房子有着莫名的执念。

    苏老爹还在沉思,九月也不管苏老爹作何想法,反正建一座大房子这事谁也不能让她改变心意。家里现在满打满算也就一百多两银子,建房还差一些但是可以先把地买了吧。嗯,打定主意回去了不管用什么方法必须得让苏老爹去村长家跑一趟。

    苏长林这半个月以来,都已经习惯了九月特立独行的性子。对于九月说的建房子他没有多大的想法,反正按闺女说的做,从来没出过差错就是了。只是让他担心的是,自家闺女这番行事若是落入有心人眼里,不知道会不会害了她。唉……不得不说,这当爹也不容易啊,儿女无能了愁,太掐尖了也发愁……

    过城墙的时候,苏大伯“吁……“一声停下了牛车。

    “苏家兄弟,今天又来送货啊?“一个守城的士兵走了过来。

    九月看见苏长生从怀里掏出了几文钱笑着塞到那人的手里,笑着对说道,“*几位兄弟照顾,实在是辛苦了你们了,乡里人没啥好东西,这点小钱,哥儿几个买几个包子吃吧。“

    拿了钱的那人当即笑道,“苏兄弟太客气了,快进城去吧,别误了时辰才是。“

    九月明白苏大伯这是在打点关系,看了一眼自家老爹,也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想来这事也不是第一次了。

    九月跟着苏家兄弟到了迎宾楼后院,张师傅带着人出来过称,看见苏老爹身后的九月眼睛一亮,“苏家丫头来了?,几天不见好像长高了啊。“

    九月对张师傅只有过一面之缘,算不上熟悉,但见他和苏大伯她们熟识,便笑着叫了了一声“伯伯好。“

    “哎,这丫头越看越稀罕。“九月今天穿的是云娘赶制出来的新衣裳,颜色也鲜亮,衬得九月皮肤也好了不少,一对小酒窝笑起来煞是可爱,张师傅也是由衷的夸赞。

    九月甜甜一笑就找了个小凳子坐着等苏大伯她们忙完。苏文海过来的时候就见九月托着下巴双眼呆滞,一看就知道这丫头在发呆了。

    伸手在九月眼前挥了挥,“九月妹妹?“

    “文海哥哥,是你啊。“九月回过神来看苏文海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一脸戏谑。

    “哈哈,我都站了半天了,你才看见!!!“

    九月能说她犯困了麽?睁着眼睛睡觉这事好像可以试试。

    苏文海看小丫头纠结的小脸,不忍再逗她。正了正脸色方才把秦掌柜昨天说的话给九月转达了一遍。

    “什么?福来饭庄的人在打听我们家的事?“九月想起哪天的事,怒从中来!

    “嗯,秦掌柜的意思是这几天让你们多多留意,别着了人家的道,福来饭庄的刘掌柜最是个十足的小人。“

    “嗯,文海哥哥,我知道了。你告诉秦掌柜,这事还希望他帮忙从中周旋,明天我在送他一份礼物。“九月现在认识的人也就秦掌柜,希望他能看在两家合作的面子上,多看顾苏家几分吧!!!

    半个时辰之后,苏家三人坐在一个早点摊子上,一人跟前一碗馄饨吃的正香,苏大伯两口喝完碗里呢汤道“你们慢慢吃,我去看着牛车,别人家的东西可不能有点闪失。“说着就要起身走人。九月赶忙叫住了苏大伯。

    “大伯,你看咱家天天拉货,老用别人的牛车也不是个事,不如咱自己买一辆吧?“九月还是觉得用自己的东西舒坦。

    “大哥,九儿说的对,我也有这想法,咱家以后有了地也需要耕牛,要不就咱就买了吧?“苏老爹兴奋的直点头。买头牛,是多少庄稼人梦寐以求的事啊。

    “行倒是行,不过咱身上钱也不够啊?“苏长生怀里除了今天鱼丸的五两银子就剩几个铜板了。

    “大伯,这些够不够?“九月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布包递给苏长生,里面是装着十两的银子,是昨天九月问云娘要的。

    有了银子三人很快达成共识,苏长生牵着牛车先去路口等着,苏长林陪着九月买了棉花和细布放到牛车上,又进了一个名叫青云坊的书店。

    进了书店,一股油墨的淡淡香味扑面而来,九月环顾四周,左边的书架上整整齐齐摆着好多薄厚不一的书本,一个一个看过去,竟然有一半的繁体字认不出来。九月突然有种两眼一抹黑的感觉。

    店里的伙计慢慢的靠了过来,“小姑娘是打算买书是?“

    “喔,我打算买一套笔墨纸砚,不要太贵的,实用就行了。“九月微微一笑。

    “好的,你随我来。“伙计热情的带着九月介绍起来。

    最后挑中了一套文房四宝和一刀最普通的白纸,和伙计讲了价,九月才心满意足的离开了书店。

    等三个人汇合之后,苏老爹已经迫不及待想去买牛了。“九儿,过了这条街,后面就是专门买卖牛马的市场,咱们这会就过去吧。“

    “嗯。“九月笑着点头,自家老爹啊,总是提起这这些事情才会眼里发光。

    到了牲*易市场,刚一进到里面四周就想起杂乱的吆喝声,一股牛马粪便的特殊气味扑鼻而来,各种牛马鸣叫声不绝于耳,九月被这热闹非凡的场面震撼了到了。

    转了一圈,被人拉着介绍了十来次。“大哥,我觉得刚才那头就不错,长的健壮,精神也好。就是十两银子有点贵了……“

    “嗯,价确实高了点。前面那头虽然小了点才要七两,要不咱再去看看那头?“苏长生问道。

    “我觉得那头小点的就可以了,咱家现在也不用它来耕地,就每天拉点货,回家先喂着,用来耕地的时候也就慢慢长大了啊。“九月眨巴着大眼睛,说的很认真。

    苏长林一想确是这个理,也就点头同意了。三个人就调头原路返回去了。

    “哎,两位大哥,咋样?就定我这头吧?“那卖牛的主人一看刚才走的人又回来了,高兴的上前招呼。

    “兄弟,刚才我们还看了一头,跟你这个差不了多少,你看你要是把价格再压一压我们就决定你这头了。“

    “这……“卖牛的人有点犹豫,再低一点也不是不行。就是赚的少了。

    “唔,我觉得刚才那头好……“九月小声的嘟啷。

    苏长林看了一眼九月,迟疑的喊了一声“大哥……“欲言又止的表情让牛主人眼皮直跳。

    “哎,兄弟。是这吧,六两,最低六两……再不能低了。“那大叔急忙对苏大伯喊到。

    “好,爽快人!就这个价。买了!!“苏长生拍拍牛主人的肩膀,转而又偷偷对九月挤了挤眼睛。看得九月哭笑不得,这个大伯,最近有点……飘,嗯对,就是飘……

    从牛马市场出来,又从旁边的木匠铺配了副现成的车架子。用了差不多一两银子,九月愁的,这钱一点都不禁花,看来得赶紧把豆芽提上日程了。

    出城的时候,经过上次的肉摊,九月又割了十斤肉,那小贩乐的眉开眼笑,照旧送了九月两根筒子骨和一副猪下水。

    “九儿,买那么多肉咋吃的完?“苏老爹很疑惑。

    “爹,你今天去还牛车的时候,让娘装二斤送到苏武叔叔家。昨天孙秀才答应了教哥哥认字,今天该请人到家里吃顿饭的。“九月一一解释。

    苏长林“哦。“了一声便没有了下文。抓着牛缰绳专心的赶起路来。

    九月瞬间就尴尬了,这个爹一点都不会聊天,冷场王啊有木有???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