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这家伙刚才说了“谢谢?“九月怎么感觉那么诡异呢?想想总觉得有点不真实,以至于吃饭的时候都有点心不在焉。

    “小妹,你想什么呢?怎么不吃菜?“苏景航已经观察了好一会了,这个妹妹今天有点反常啊。

    “哪有啊,我再想爹什么时候回来!“九月找了个借口搪塞。

    “李子湾离咱这也不是太远,一来一回大概两个时辰左右,唉…也不知道你大牛叔这次能不能把人顺顺当当的接回来。“云娘越想越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眼前的饭菜也没了味道,干脆放下筷子不吃了!

    “娘去一趟虎子家,你们两个吃完饭别乱跑。“云娘还是觉得出去问问比较妥当,想起晚点还有件重要的事,又板着脸对苏景航说道,“尤其是你,晚饭孙秀才来家里,你不好好表现,看我怎么收拾你。“

    苏景航一脸莫名其妙,悻悻的摸了摸鼻子,点头应了是,云娘这才满意的出了门。

    “小妹,娘这是怎么了?“目送云娘出去以后苏景航才苦着脸问九月。

    “你还好意思问,天天疯的看不见人影,娘不生气才怪呢。马上就要跟着孙秀才认字了,一点都不自觉,哼…亏我还老惦记着…“九月对这个哥哥的抱着很大的期望,这几天除了吃饭的时候就抓不住人影,着实让九月有点生气,把碗一推,她也没心情吃了,还不如去看看豆芽。

    苏景航简直欲哭无泪了,他实在想不明白哪里出问题了。怎么感觉娘和妹妹都生气了?思来想去也没得出个结果,乖乖收拾了饭桌,打算回屋慢慢想。

    “景航,九月……“

    苏景航一听声音,看到院子里的人,赶紧跑过去,“惠如姐,你今天怎么出来了?“

    “爷爷让我过来的,怎么就你一个人,九月和二婶呢??“惠如四处张望没看到想见的人,不免有点沮丧。

    “惠如姐,我在这呢。“九月确定了来人的身份这才笑着走了出去,眼前的少女,身穿淡绿衫子,一张瓜子脸儿,秀丽清雅,一双清澈的眼睛凝视着她,嘴角边微含笑容。九月感叹,怪不得大伯娘一直不愿意这位堂姐出门呢,就这容貌也一点也不比那些镇上的小姐差。

    “九月,真的是你啊,这么长时间没见你了,你变得不一样了呢?“苏惠如拉着九月的胳膊,很是激动。

    九月对苏惠如的亲昵举动没有排斥,也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有点不同寻常的开心,“姐,你也变了,变漂亮了。“九月由衷的赞美。

    苏惠如一听九月又和以前一样叫她姐姐了,心情更加好了起来,她娘不让她出门,九月病了也没来看望,她真怕这个妹妹和她生分了。

    “你这小嘴吃糖了啊这么甜,快看我带了啥!“苏惠如神神秘秘的从怀里掏出一方手帕递给九月。九月接过来疑惑的打开一看,手帕上一树梅花活灵活现。光看手工都让人赏心悦目。

    “这是给我的?“这个堂姐气质温婉,说话轻轻柔柔,让九月不得不喜欢,再说还会花心思准备礼物,九月觉得,有个姐姐也不错啦。

    “是啊,喜不喜欢?“

    “喜欢,我以后天天带身上。嘿嘿……“

    苏景航看着这两人一唱一和,完全把他当空气了。快要郁闷坏了,垂头丧气的回了屋,苏惠如看他不对劲忙问九月他怎么了。九月凑过去对她耳语一番,惹得苏惠如捂着嘴笑的花枝乱颤!

    两姐妹凑一起说了好多悄悄话,走的时候云娘还没回来,“妹妹,你记得给二婶说一声啊,爷爷和孙秀才一起过来,千万别忘了啊。“

    “知道啦,你都说三遍了,快回去吧,我有时间就去找你玩。“

    苏老太爷多聪明的人,即使不用惠如堂姐过来说,她娘也会早早准备的,安排苏惠如专门跑一趟,用意再是明显不过了。也就她那堂姐,还傻傻的当了真呢。不过,她心里很愉悦就是了。

    苏惠如一走,九月就端着猪下水去了河边。回家的时候看见门口停着的牛车,知道苏老爹他们回来了。放下东西找了一圈屋里除了一个病号一个人都没有,转身去了赵婶子家。

    还没进门就听见屋里传来赵婶子的哭声,九月打了帘子进去,屋里的除了自家爹娘和赵婶子以外,还有一个虎子站在炕边上抹着眼泪。大家见九月进来看了一眼都没吭声,赵婶子还在哭,云娘也有点哽咽,轻轻拍着赵婶子的背,安慰着她,“你别担心了,大牛和李大夫马上就来了,让红玉听见心里不好受。“

    赵婶子可能听进去了,抹着眼泪声音小了很多。九月慢慢移到云娘身边,这才把炕上的人看仔细,赵红玉半边脸高高的肿起,嘴角处一道口子触目惊心,额头上青一块紫一块看的九月心疼不已,这姑娘过得到底是什么日子啊,就脸上都这么严重,那其他地方呢?*裸的家暴…九月突然就特别痛恨这万恶的旧时代,女人的地位有时候真的还不如一条狗。

    随着院子里脚步声,李大夫和苏大牛慌慌张张的进来了,云娘和赵婶子连忙给李大夫让了位置,屋子里静悄悄的,气氛有点闷,九月悄悄的退了出来。不一会儿就听见李大夫声音。九月听了个大概,好像是赵红玉嘴巴上的那道伤口好了以后可能会留疤,然后就是营养不良导致的体虚,其余外伤都没什么大的问题。

    苏大牛陪着李大夫出了门,低着头不知道说着什么,眉头皱的能夹死一只苍蝇。云娘还在里面低声安慰着赵婶子,九月进去提醒到“婶子莫再哭了,红玉姐姐醒来该饿了……“

    赵婶子一听止住了哭声,“云娘,你先坐着,我去给红玉煮点粥。我苦命的女儿…我这当娘的心疼啊…刘家那些畜生咋下得去手啊…呜呜……“赵婶边走边呜咽着。九月心酸酸的异常难受,和云娘坐了一会就回了家。

    苏家的晚饭很丰盛,三道肉菜一道素菜,一个丸子汤,九月还专门做了一条红烧鱼。

    饭桌上苏长林拿出了半瓶酒,郑重的给两位长辈倒了酒,几个人边吃边喝,气氛特别好。酒足饭饱之后,苏景航在去老太爷的见证之下,行了拜师礼,孙秀才摸着山羊胡笑的见牙不见眼。一切完毕之后,九月偷偷松了一口气,终于解决了自家哥哥的大事,就看他以后能不能争口气了。

    云娘在厨房重新准备了一份清淡素食,九月又一次端进了苏景航的屋里。

    顾宸烨这次倒是学乖了,躺着没有动。九月心情好,给他肩膀下垫了一个枕头让他靠着,过后才端起碗给一边给他喂饭一边欣赏盛世美颜。

    谁知道一不留神结果筷子喂偏了,一筷子菜全蹭人脸上了,看着那人就要黑了脸,九月一着急,拿出苏惠如送自己的拍子慢慢的把那人脸上的油渍擦了个干净。

    顾宸烨被九月突如其来的动作惊的一时没了反应,回过神来看着眼前的人眼神专注,手上的动作轻轻柔柔。他心里闪过一丝奇怪的波动…快的让他没来得及感受就不见了。

    神经大条的九月丝毫不觉得自己做的有什么不妥,喂完饭,想了想还是问到,“那天和你在一起的公子?要不要通知他?“

    “不必,我会尽快离开……“顾宸烨面无表情的说道。

    九月见他误解了自己的意思,连忙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别误会,如果你不嫌弃我家粗茶淡饭,照顾不周的话你就继续住着,我爹娘心眼实在,你伤还没好走了她们也会不安心的。“

    “嗯。“

    九月真恨不得过去抽他一顿,这算什么回答?嗯,就完了??咬了咬牙继续说道,“以后你有什么需要的,就跟我说,不方便的话给我哥说也可以,能帮到的我们一定会尽力。“

    “嗯。“

    九月扶额,就不能多说一个字嘛?

    “你叫什么名字?总得有个称呼吧?“九月已经无奈了!!

    “陈烨。“

    “好吧,陈大公子,你休息吧。不打扰你了。“九月一刻都呆不下去了。逃也似的走开了……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