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晚间的时候,苏老爹陪着云娘去了隔壁,九月在院子里搬了一个椅子准备等会看星星。苏长生找到九月的时候她正在犯迷糊。

    “九丫头,咱这见天的捞鱼,河里那鱼最近好像越来越少了,你看这事可如何是好?“

    其实苏长生不说,九月也想过这个问题。略一思索,“大伯,清水镇来往客商众多,像咱家这种天不亮出门的人不在少数,大伯觉得,我们趁着这个时候在城门口摆一个早点摊子怎么样?“

    “那这个和鱼有什么关系?“苏长生疑惑不解。

    九月微微一笑,不疾不徐的说道,“鱼丸并不难做,时间久了肯定会有人模仿出来。等大家都知道鱼的吃法和鱼丸的做法,那河里的鱼再想抓就没那么容易了,咱家的鱼丸没有了价值不说,迎宾楼还收不收我们送的鱼也就不一定了。“

    苏长生顺着九月的话一想,可不就是这样嘛,就他所知,这几天已经有不少人明里暗里打听鱼丸和鱼的做法,而且河里的鱼已经越来越少了。难道这好不容易得来的财路就要这么断了?他不由的心慌了。

    抬眼一看九月,这个侄女脸上全然没有一点着急之色,不由的安心了不少,想来应是有了对应的方法。

    “那九儿的意思呢?你放心,大伯听你的。“

    九月理了理思绪正色道,“为今之计,最好的办法就是咱们主动让出这鱼丸的方子!“果然这话一出口,苏长生的脸色又白了几分。

    “咱们把鱼丸的方子送给秦掌柜,一来落个人情,以后咱家有事也好让他照应。二来他们自己做鱼丸,需要的材料还是我们提供的,于我们而言并不损失什么,而且到时候还能腾出人手去隔壁村收鱼。“

    这样不仅解决了人多鱼少的问题,而且还能攀上秦掌柜的大腿,苏长生立即就喜笑颜开了,“那这事儿就这么定了!不过,九儿前面的说的早点摊那个是个什么章程?“

    “这件事我是这样打算的……“九月发豆芽那天就想到做豆浆和豆腐脑了,豆腐太难做只好退而求其次了。这两样既然在前世的早餐摊子上那么火,这里应该也不会太差的。九月本想在第一批豆芽卖出去之后再推出的,想不到因为苏长生而提前了。

    “大伯觉得怎么样?“九月说完问向还在苦思冥想的苏长生。

    苏长生倒是对九月的说法很是好奇,甚至已经开始期待了。“九儿,那依你之见,我们何时去摆这个早餐摊子?“

    “大伯,明日你去送货,把做鱼丸方子告诉秦掌柜,以后咱就只送鱼了。要摆早点摊子,还需要买几样东西,大伯你先进屋,我画个样子你照着去买。“九月说着就请着苏大伯进了主屋,她自己跑去厨房捡了几块木炭。

    要摆早点的摊子,九月首先想到的是前世的早餐车,做一个简易的应该用不了多久吧?还有炉子,锅,碗筷这些……

    绞尽脑汁先画了一个早餐车的简易版,然后两口大锅,两个炉子,还有碟碗……

    “好了,大伯你看一下……“九月一个一个的解释了一遍,苏长生听的频频点头,末了才郑重的折好收了起来。

    “大伯,送方子和卖早点这事你回去还得好好和爷爷说说,我爹娘这边就交给我。最迟三天咱们就把摊子摆起来。“九月这么安排,也是有意磨炼苏长生,她需要帮手。

    “九丫头,你放心,这事你不管了。你爷奶哪里有我。“苏长生一心想着九月给他描绘的早点摊子,就差拍着胸脯保证了。

    苏长生走了以后,苏景航从一边凑了上来,“小妹,刚才你和大伯商量什么呢?“

    九月看了一眼自家这便宜哥哥,了解的越深就越觉得这货不靠谱,还指望他学有所成做家里的保护伞呢?看来这事有得等了。“哥,你有时间了多和陈烨聊聊,他年岁也不大,以后孙秀才教你的有不懂的地方你可以多和他探讨。“

    “知道啦,小妹你就别操心了。“走走走,跟我去看看咱家牛。

    九月被推着到了牛棚,甚是无奈,她的哥哥今天兴奋了一天了还不罢休。她已经无语望苍天了好不好……

    “哥,明天跟着孙秀才,你一定要好好学啊,我还等你回来教我呢。“

    “好,我一定会认真的,小妹就放心吧。“苏景航对于以后要教妹妹认字这事还是很自豪的,终于有了当哥哥的感觉了。

    兄妹两人说着话,苏长林和云娘一前一后回了家,二人赶紧跟了上去,云娘眼睛红红的。九月心想大概是苏红玉的事让自家娘难受了,无声的握上云娘的手。

    云娘看着眼前这一对儿女,心酸更甚,苏红玉醒了以后不哭不闹,眼神呆滞,一点活气都没有。她走的时候赵婶子哭的眼睛都肿了,云娘不由的想到了九月,感受到手里的异样,一把拉过九月抱在怀里,呢喃着“九儿,爹娘以后努力给你攒嫁妆,一定给你相个好人家。“

    九月知道云娘是受了苏红玉影响,轻轻拍着云娘的背,柔声说道“娘,九儿还小呢,再说九儿这么聪明,以后肯定会过得很好的,娘就别担心了。“

    “娘,你放心,以后我会护着小妹的。“苏景航绷着小脸安慰到。

    苏长林看着儿子欣慰的点点头,三个人一人一句哄着云娘有了笑脸才各自回屋。熄灯以后九月缓缓说了鱼丸和卖早点的事,苏老爹没说话,云娘问到“那九儿打算让谁去卖早点?“

    “娘,我是这样想的,老村长对咱家照顾有加,且他家有牛车,九儿想着,要不就让苏武叔的媳妇和大伯娘去吧,每天给他们二十文钱,和爹他们送货的时候一起出门吧,正好回来的时候也顺路。娘你们觉得呢?“

    云娘想了想说道,“嗯,我看可以,二十文也算外面一天的工钱了。那明天你爹回来了就去一趟村长哪里吧?“

    苏长林没有吭声,云娘喝道“当家的你给句话啊?“过了一会才听苏长林说道,“我听着呢,就照你们说的吧。“

    “你不说话我还以为你睡着了呢。“

    九月听着爹娘的互动,心里暖暖的,有他们的支持真好。

    翌日

    “啊,小妹…豆子…豆子发芽了。“

    九月被苏景航的咆哮声惊的从被窝爬了起来。待听清楚他说的话以后赶紧跳下炕鞋都没穿好就跑了过去。云娘已经在蹲在哪里拿着几根豆芽研究了,“九儿,快过来看看,这豆芽看着可真水灵。“

    九月把三个竹筐各自检查了一遍,满满当当都是豆芽。高兴的不得了,拿了一根放到嘴巴里尝了尝,水嫩嫩的,“娘,咱们再浇一次水,等爹回来中午我给大家做豆芽吃。“

    “哎,好好好……听你的。“云娘高兴的满口答应,当即几人就忙活开了。

    顾宸烨靠在炕上,看着九月她们进进处处,不知她们口中的豆芽为何物,使得这家人高兴成这样。放豆芽的地方光线暗他看不明确,只得等他们忙完才叫住九月问出心中疑惑。

    九月抓了几根豆芽拿给陈烨,“咾,就是这个。你见过?“

    “如意菜吗?品相倒是不错。“

    “你说这是如意菜?你见过啊,在那里见的?“九月也只是试探,谁知这人真的见过。看看手里的豆芽她知道了为什么陈烨要叫它如意菜了,可不就是长的和如意一般无二嘛?

    “在别的地方曾见到过。“陈烨淡淡的说道。

    “那你觉得,我如果大量的发豆…如意菜,拿到附近去卖怎么样?“九月看着陈烨迷死人的侧脸,忍不住问到。

    顾宸烨想不到九月这种问题都要问他,本不想开口,可看到九月一双亮晶晶的眸子,就不由的动摇了,“此事该和家中长辈商议。“说完再不看九月就闭上眼睛假寐。

    “哦,那你休息。“九月暗自懊恼,话一说完就出了屋子。

    收拾妥当之后,九月摸出藏在柜子里的小匣子,那是云娘专门给九月用来装钱的。打开之后数了数,这段时间鱼丸和鱼的收入九月都没上交,加上从云娘哪里要来的十两总共十三不到。

    九月数出了五百文小心的包好,迈着小碎步来到厨房,云娘正在给陈烨煎药,看到九月笑眯眯的过来问她有什么事。

    “娘,我要去一趟赵婶子家找虎子。“

    云娘顿了顿,“找虎子什么事啊?要不等你哥中午回来了再带你去?“

    “娘,你就放心吧,我知道分寸的!我找他有重要的事,哥哥回来就晚了。“九月知道云娘的担心,在古代男女八岁不同席,更何况她已经快十岁了。

    云娘想了一会终是点了点头,九月这才开心的出了门。

    顾宸烨从窗户看见蹦蹦跳跳出去的人影,又一次陷入了沉思,苏景航总是念叨这个妹妹,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他对这个小女子似乎有了几分好奇。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