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小丫头,这豆腐脑果真如你所说,入口即化,鲜美无比。”老者见九月过来,笑着说道。

    “老爷爷,我家豆腐脑有三种口味,甜的,咸的,还有你吃的辣的,都各具特色,好吃又不贵,你要是喜欢下回来再尝尝其他口味。”九月不忘推销。

    老者当即应道:“好,我就在镇上不远处住,你们这摊子只要还在这,我肯定会经常来的。”

    旁边的人吃了一口炸的金灿灿的油条,闭着眼睛回味一番,笑眯眯的说道:“这油条也不错,嚼着有韧劲,还很香。再给我来一份。”

    林氏一听连忙又拿了一份端过去,脸上激动毫不掩饰,炸好的油条已经没有了,冯氏学着九月的样子又开始准备炸新的了。这边几人吃的火热,再加上油锅时不时冒出来“呲…呲…”的煎炸声,还有空气中隐约飘来的香味,又陆续过来了几人。

    后面来的人问到“大妹子,你这炸的什么啊?怎么卖的都是?”

    冯氏头一次炸油条,不免有些生疏。紧张的盯着锅里翻滚的油并没有回答来人的话,倒是林氏这一会的功夫便放开了胆子,笑着介绍到:“这位大哥,这个是油条,做油条的面啊都是专门挑选的细面,光发酵面都用了一天,里面还加了鸡蛋和各种调料,你吃一个保准还想再来一个,怎么样要不要来一份?”

    那人一听林氏说的这么好,想来应该卖的不便宜。犹豫了一下问到:“大妹子,真那么好吃?那怎么卖的?”林氏还没来的及说话,刚才加了一份的那人便开了口:“大兄弟,这油条才两文钱一份。我都吃了两份了,要不是还吃了这豆腐脑,我还想在来一份呢。哈哈……”

    那人一听一份两文钱,都快赶上肉包子的价了,也不算便宜,可是越看越馋,咬咬牙要了一份油条。

    “大哥,光吃这油条也没味,要不再来一份豆浆,或者豆腐脑,大早上的也暖暖胃。豆浆一文钱,豆腐脑三文钱。”林氏推荐到。

    那人坐下左右看了看,点了一份加糖的豆浆。还有几个要豆腐脑的,九月一一盛了端过去。冯氏炸完油条,封了炉子,麻利的把用完的碗筷洗刷赶紧。

    九月对林氏的表现非常满意,不得不说,她的口才确实不错。

    “老板娘结账了。”有人喊到,林氏氏这下到没动,之前几个都是九月收的。九月有心想让冯氏练练胆子,叫了一声“大娘收钱了。”冯氏心领神会,过去看了一下那人跟前的碟碗微笑着说道:“两份油条,一份豆腐脑,总会五文钱。”

    随着时间的推移,街上行人越来越多,苏家早点摊子人满为患,九月三人忙的不亦乐乎,一桶豆浆很快见了底,早餐车的隔层里铜钱倒是越来越多。

    “老板娘,我家就在前面,你这早点送不送?我有事出城,你要能送到我家里的话,我多付你一份的钱?”那人结完账,面楼难色的问林氏。

    林氏第一次遇见这情况,不知如何处理,转头看向九月。九月想了想带着歉意说道:“大叔,我家摊子吃食不外送,每天就摆两个时辰,实在不好意思。”

    那人听了叹了口气“这样啊,那我回来以后让家里人再来买吧,每天都是这个时辰嘛?”

    “是的,大叔。”九月笑着说到。

    目送那人远去的身影,九月心中浮现一个身影,穿着黄马甲骑着电动车,穿梭在城市内的每一个角落,没错,就是现代的送餐员。这古代……

    “结账……”九月瞬间被喊回了神。

    “一共七文……大叔,您慢走。”

    苏家兄弟来的时候,一大锅豆腐脑和和豆浆已经一滴不剩,只有剩下几根油条,九月给他们一人一半。吃完后,几人收拾好东西打道回府。

    路上,林氏一直说着今天卖早餐时遇上的趣事,惹得其他人哈哈大笑,第一天生意就这么好,大家心里都由衷的高兴。

    回到家已经晌午了,云娘做好了丰盛的菜等着他们的归来,饭还没上桌,九月从布袋里倒出一堆铜钱,数了数总共两百八十八文,除去人工和成本,大概有将近两百的余利。苏家兄弟也很是震惊,想不到这早餐摊子还真能赚钱。

    吃完饭后,苏老爹去了田里,云娘给新发的豆芽浇了水,就去拆洗换下的旧被褥了。九月吃饱以后就开始犯困,强撑着终于等来了虎子几人。

    一人一根扁担,挑着两个不大不小的竹筐。个个脸上带着笑,讨好的叫着,“九月妹妹,我们来拿豆芽。”

    这几个家伙昨天去买豆芽尝到了甜头,考虑到是第一天九月只给他们一组四十斤,结果两个时辰不到,几个人就到带着空框子回来了,一个个掏出一大把的铜钱就出来邀功,九月被他们念叨的烦了,这才答应今天一组六十斤。

    这不,刚过晌午,就全都跑来了。

    “从明天开始,先给钱再给豆芽,可不许赊账了啊。”九月佯怒道。

    虎子带头,笑嘻嘻的说道:“九月妹妹,我们都听你的,你放心,明天就明天……嘿嘿”

    “九月我带来了称我们去把豆芽搬出来吧。”平安笑着问到。

    九月也不想浪费他们的时间,点了点头就看着他们熟练的抬出豆芽,一个个的过称装框。最后每个人挑着两筐豆芽兴高采烈的两两结伴去了不同方向。路上碰见的人无不惊讶好奇,这几个孩子最近老是往苏家跑,现在又挑着豆芽说是去卖,一个个都互相询问打听。

    虎子家,苏大牛刚从外面回来,一脸凝重的找到自家媳妇。赵婶子见苏大牛脸色不对,开口询问:“当家的,可是出了什么事了?”

    苏大牛想了想就把刚才路上见到和听到的说给赵婶子听。

    “我看啊,九月那丫头是个有注意的,说不定这次的事就是她安排的,你说人家怎么把这好事不给旁人就偏偏是虎子他们几个?”苏大牛最后总结到。

    赵婶子点点头,想起虎子昨天回来的时候给拿出钱给她得时候,她一度以为那钱来路不正,谁知道是九月给了他们个好差事。喜的她当即就去自家菜园子里隔了一篮子菜送到了隔壁。

    “当家的,红玉病着,隔壁三番两次的给咱送些肉过来,这下又给了虎子这么一好一个差事,咱可得记着这份人情。”赵婶认真的说道。

    苏大牛一听她这话,狠狠地瞪了自家婆娘一眼,“这话还需要你说?”

    “我这不是提醒你麽……”赵婶子灿灿的说到。

    而同样的对话还出现在其他几位少年的几家,兔儿山脚下苏家又一次成了村里人茶余饭后谈论的焦点。

    此时的苏家老宅,苏老太爷苏有福子坐在院子里,手里拿着竹篾正手法娴熟的编着箩筐,村里大多数老人都靠这个来补贴家用,苏老太爷也不例外。老村长进来的时候,便看到他佝偻着背,曲着腿布满老茧的双手一刻不停的做着手里的活。

    “你就是个闲不住的。”老村长同苏老太爷一起长大,情分自是不必说,不时的就来转一圈,对苏家老宅也算是熟悉,自顾自的找了个凳子坐在苏老太爷旁边,掏出了烟袋准备吸烟。

    苏有福看了一眼他这个老友,笑呵呵的说道:“九月发豆芽要竹筐,前两天拿走几个嫌不够大。”说起九月,苏老太爷脸上笑意更甚,他的孙女是个有本事的,光看他如今的穿着,从里到外都是全新的细布,穿着舒适又得体。这都是九月一手置办的。

    老村长吧嗒吧嗒的抽着烟,听到这话若有所思,“你那个孙女,不得了啊。你呀,好日子还在后头呢”

    “可不是咋滴,谁知道这老了老了还享了一把儿孙福。我这几天总觉得在做梦一样。”苏有福手上的不停顿,头也不抬的说到。

    “老伙计,那丫头可不是你一家的福气,你是不知道,外面人都听说九月给了虎子几个人一个好差事,不知道多羡慕呢。”

    苏有福一听这话,佯装生气“你可别和我来这虚的,我孙女好心,那些个心思不正的你可得看着点。”这世上从来就不缺那些眼红的,他可不能让那起子小人坏了九月好事。

    老村长对苏有福那是再熟悉不过,知道他也不是真生气,笑骂到:“你这老不死的,到现在还是这德行,得,几十年都过来了,再多一次也不防事,我现在就等着那半亩水田呢。谁敢起什么幺蛾子,我头一个不放过他。”

    “你知道就好,唉…你别看那丫头虽然不记事了,可心思通透着呢,就说起那鱼,还不是把好处都给了大家,就这次豆芽拉拔的都是两家交好的,就这份心以后也不会亏待了苏家村。”苏有福说的极是认真。

    老村长闻言也正了脸色,收起烟袋,缓缓站了起来走到苏有福跟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放心吧。”然后背着手出了门。

    苏老太爷低着头,手里竹篾飞舞,面无表情。好似刚才什么事都没发生。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