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曾家三爷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一周过去了,九月被云娘拘在家里,几乎都没出去过。倒是苏景航,从那天以后,每天一回来就跟九月讲从孙秀才那里学来的知识,一闲下来必定是书本不离手,颇有一番废寝忘食的感觉。

    自从肖师傅来了以后,陈烨的伤势也渐渐好转,偶尔都能在院子里活动活动了。九月总能透过窗户看见他那张帅的发光的脸,有好几次都看得痴了,陈烨不知有没有发现,后来几次出来都背对着主屋走一会就回了房。

    九月看不了帅哥,越发的无聊,索性又让苏长林买了纸和笔,闲暇之余都在写写画画。偶尔苏惠如过来两人聊聊天,说说村里的八卦趣事,姐妹两感情倒是越来越好了。

    这天刚吃过午饭,苏长林刚给豆芽浇了水从棚子里出来,就听见门口有说话的声音,疑惑的寻着声音望去,居然是秦掌柜带着一个小斯,从马车上搬下大包小包的礼品。看见苏长林,笑着叫道:“长林,你家可真不好找,我问了好几个老乡才找过来。”

    “秦…秦掌柜…你怎么来了?”苏长林满手湿漉漉的,见秦掌柜已经进来,慌忙用衣服擦了擦手。

    “说来惭愧,我也是今天才知道你家出了事,来晚了,长林你别介意。”秦掌柜今天才从苏文海口中知道了苏家的事,对那福来饭庄是越来越看不上眼了。

    九月听得声音,知道秦掌柜来了,赶紧跑出了。“秦伯伯,你怎么来了?我正想有事请你帮忙呢。”

    “哈哈……小丫头真是一点都不见外啊,来来来,说说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秦掌柜暗自猜测着九月的意图,脸上却笑的明媚。

    九月跟着苏长林把秦掌柜迎到了主屋,笑嘻嘻的说道:“秦伯伯,是这样的,我们家打算起房子,你也看见了,家里统共就这么大点地方,平时来个亲戚都没地落脚,实在是不方便的很,就想问问秦伯伯有没有熟识的工匠。”

    “我还当什么事呢?不过说起工匠,我确实有个人选。行,这事就交给我了。”秦掌柜爽快的应了下来。

    “谢谢秦伯伯。”九月脆生生的说道。

    云娘端着两杯茶水进来,询问的眼神看向九月,九月知道云娘的意思,笑了笑示意她安心,家里要起新房子这事她还没和大家商量,前段时间只是把村口的地买了回来,她这段时间在家养伤,进进出出的人反倒多了起来,家里丁点地方实在转不开身,建房这事实在拖不起了。

    秦掌柜接过云娘递过来的茶,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说起来,多亏了你们的菜,迎宾楼现在每天人满为患,虽然最近有好几家酒楼都开始卖鱼丸,但是迎宾楼的生意丝毫没受影响,老顾客倒是越来越多了。”

    苏长林刚开始听见有人开始做鱼丸了,心里不免有点慌,待秦掌柜说完暗自松了一口气,“秦掌柜客气了,我们一家子感谢你还不来不及呢。”

    “秦伯伯,迎宾楼接触鱼最早,那些师傅们做鱼都已经得心应手了,别的地方哪能和他们比呢?我相信迎宾楼的生意在秦伯伯手里还会再上一层楼的。”九月笑着说道。

    秦掌柜一听当即就乐了,“你这丫头惯会嘴甜。不过,我这次来还有个好消息。这事如果成了,你们家也会有一笔不小的收入。”

    苏长林和云娘闻言,互相看了一眼,充满了疑惑,倒是九月听到这话,赶紧笑着问到:“什么好消息,秦伯伯就不要卖关子了。”

    “我们迎宾楼,能在镇上这么多年屹立不倒,即使生意不好的时候也没人敢来闹事。就是因为背后有曾家镇着。”秦掌柜说起曾家与有荣焉,胸膛也不自觉的挺了起来。

    九月不知道这个曾家到底什么什么来头,看向苏长林夫妻,见他们二人也是一头雾水。又把目光移到秦掌柜身上。

    秦掌柜从容的端起茶碗,抿了一口。继续说道:“曾家是清水镇唯一一个有钱又有权的名门望族。曾老爷子膝下有三子,老大曾少棋,常年游历在外,结识了不少江湖人士,老二增少书,去年刚上任庆阳知府一职,咱们清水镇就是在他管辖范围内,说起这老三…”秦掌柜呵呵一笑。

    “你们可知这迎宾楼的东家是谁?”

    九月暗自分析着曾家的势力,秦掌柜这么一问,“难不成就是曾家三爷?”

    秦掌柜仰头一笑“哈哈,小丫头说的不错,我们东家做生意很有一套,几年前,产业重心已经移到庆阳城,这迎宾楼就是最早期的产业。”

    “嗯,老大有人脉,老二有权,老三有钱。这曾家……”九月喃喃自语!

    秦掌柜看了她一眼,暗自点点头。“这次我来,确是有笔生意,就是不知你们能不能吃的下。”

    九月一听,眼睛瞬间就亮了,忙问道:“这生意,可是和曾家三爷有关?”

    “你这丫头聪明的跟猴一样,哈哈……你说的不错,因着迎宾楼生意大火,我们三爷特意来了一趟。知道了鱼丸和豆芽全部出自你家,非常惊讶。听他的意思,庆阳城也有几家卖豆芽的,不过品相远没有你们家那么莹润饱满。最主要的是,那几家请来发豆芽的师傅都是从京里高价请来的,一边发豆芽,一边做豆腐,生意相当火爆。”秦掌柜说完又端起茶碗喝了一口。

    九月早就知道这个时代有豆芽,也不惊讶。只是她不明白秦掌柜说的这笔生意到底是怎么个做法。难道,和豆芽有关?

    苏长林旁边听的一头雾水,这样的场合他很不适应,但是作为家里的男主人,他必须努力让自己适应起来。

    “……咳,秦掌柜,我听了半天。还是不明白这个好消息是什么?”苏长林尴尬的摸摸头。

    “苏老弟,别着急,听我把话说完。早在之前,三爷就有打算请人做豆腐外加发豆芽。只是一直没有合适的人选,自从看到你们家送来的豆芽以后,三爷就让我来问问,苏姑娘可有这方面的意向?”秦掌柜这次直接对着九月问到。

    苏长林和云娘倒是没觉得不对,毕竟这些都是九月想出来的法子。

    九月低着头沉思,现在只能做出来豆腐脑,可是做豆腐她实在没把握,但是家里正是用钱的时候,再说了,若是搭上曾家这条线,那以后也就给苏家多加一层保障。她时刻记着那天刘金宝的嚣张,福来饭庄这个仇,她一直都记着。天赐良机……

    “秦伯伯,这事我需要考虑,劳烦你回去和三爷说一声,我会尽快给他答复。”总得试试才能知道行不行,她实在没理由放弃!

    “哈哈,不急…这次三爷会在镇上多呆一段时间。苏姑娘什么时候想好了,托人来跟我说一声就好。”秦掌柜对这个结果早有预料,他潜意识里觉得这个小丫头绝对不会让他失望。

    “秦伯伯,那就麻烦您了”看了看天色,快到饭点了。接着问到:“要不今天就在我家吃完饭再走吧?顺便让你尝尝我的手艺?”。

    秦掌柜刚想拒绝,突然想起来那天九月那天在迎宾楼做的几道菜,口腔居然开始分泌一些类似口水的东西,让他下意识的做了个吞咽的动作。“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额……九月愣住了。这难道不是一句客套话嘛?

    苏长生听闻秦掌柜到访,特意赶了过来。这会子陪着他出去散步了。

    九月悲催的在厨房剥着葱,暗骂自己多嘴。这下好了,家里人本来就多,再加一个,这下有的忙了。好在这几天九月病着,家里天天肉都备着不少,还有村里人送来的各种青菜野味之类的倒是挺多。

    “娘,干脆把大牛叔送来的兔子炖了,做一条鱼,再烧一个骨头汤。你看这样行不行?”九月看着地上一堆食材问到。

    “行,我再炒个豆芽。对了还有肖师傅今天带回来的野鸡呢,他不是说烧了给他吃嘛?这天气长了,放到明天估计会有味。”云娘打了一桶水看向九月。

    九月想起肖师傅,那个奇怪的老头,每天见不到人,吃饭的时候倒是很准时,不用别人叫他,总是能寻着味赶回来。九月有时候怀疑他是不是有什么特异功能,要不然怎么每次一开饭就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呢?

    “娘,你看着安排就好,我给你打下手。”九月回过神笑嘻嘻的说道。别说,她娘做饭真的很有天赋,九月做过一遍,云娘就能按着九月的法子寻摸出更好的口味。就连肖师傅那个怪老头,每次吃都夸云娘这厨艺越来越好。

    云娘提着水进来,假装瞪了一眼九月。九月调皮的朝她吐吐小舌头,云娘当即忍不住,“噗呲…你这坏心眼的丫头,刚才不是你说要让秦掌柜尝尝你的手艺?”

    一提起这个,九月也很无奈好嘛,有爹有娘有哥哥,她能坐着绝对不会站着,做饭这么麻烦的事,她其实没那么热衷好不好?

    “好了,好了,看你皱着脸都快成小老太太了。你就乖乖的给我烧火,我去找你爹,让他给咱把兔子和这只野鸡处理了。”云娘摸摸九月的小脑袋就出去了。

    “呼……幸亏有娘。”九月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半个时辰之后,苏长生带着秦掌柜回来。一阵独特香辣的味道从厨房里飘了出来,秦掌柜闻着一个激灵,笑着说道:“炒啥这么香呀?看来我今天有口福咯。”苏长生哈哈一笑,“咱先去屋里坐一会,想必一会儿就知道她们做了什么好吃的了。”

    苏长生话一说完,就感觉身边一阵风刮过。放眼望去,就见厨房门口肖师傅正弓着身子往里张望。秦掌柜被刚才的一幕看的目瞪口呆。苏长生哭笑不得,解释道:“那位是我们家的九月的救命恩人,最近都住在家里。”

    秦掌柜上下打量着肖师傅,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肖师傅察觉到身后的目光,回头瞪了一眼。惊的秦掌柜顿时浑身一片冰凉,那眼神,似是警告,又暗含不屑。这肖师傅到底是什么人?

    秦掌柜的疑惑一直延续到陈烨从容淡定的出现苏家的饭桌上。这少年,他第一次见时,只知他是那家富贵人家的公子,只是不知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陈烨一身月色棉袍,神情冷漠疏离,却对苏家人格外礼遇,这苏家当真是越来越神秘了。秦掌柜心想,要不要把这事告诉三爷呢?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