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慈母多败儿

    九月的大骨卤汤,不仅卤了半竹箩豆腐,还有七八个鸡蛋,值得一提的是还有一副猪下水和两斤猪肉。

    因为有前世的经验,第一次的卤味做出来味道居然还不错,又香又入味,还没出锅就引来了肖师傅围观。

    好不容易上了桌,全家人都大为惊喜,特别是肖师傅和苏景航,尝过味后,赞不绝口。小半盆卤豆腐不到一会就见了底,苏长林吃过炒得猪下水,这卤出来的也别有一番风味,更让他吃的停不下来。

    而后剩下的豆腐,云娘搭手和九月又卤了一半。做的成功的那块,九月打算明天带上卤汤去早餐摊子上卖。

    听大伯娘说,最近她们旁边已经有了好几家卖早餐的,什么包子馄饨之类的都有了。不过苏家的摊子出的豆腐脑和油条这些都是清水镇独有的,生意没有受到影响反倒名声见长,九月最近还考虑要不要再加几个摊子呢。

    晚饭后,苏景航就出了门,苏长林要去收鱼也不在家。云娘要准备豆浆这些,就剩九月一个无所事事了。想起来之前插下去的秧苗,九月打算去瞅瞅长势。

    陈烨在院子里消食,九月随口一问,“陈烨,要不要出去走走?”

    九月保证这真的只是纯属随口一问,不等他回答就抬脚出门。

    “好。”背后陈烨冷清清的一个好字硬生生的让她停了下来。

    “什么?”有没有搞错?

    “一起走。”陈烨说完,就绕过他出了门。

    这人真是……“哎,往这边走。”

    两个人一前一后,慢悠悠的逛到了田边,九月一眼就看到了那半亩稻子。一排一排的青苗像士兵一样整齐的站立在那里,经过一段时间的成长,它们已经脱离了最初弱不禁风的样貌,每一株都变得更加茁壮。

    这半亩水田是苏家两房的希望,不说苏长林,就是苏老太爷每天吃过饭都要过来拾掇拾掇。

    “这是你家的麽?”陈烨指着眼前半亩水田问到。

    九月点点头,“这也只是第一次试验,能不能成功还要在等三个月左右。”

    “我以前在庄子上见过水稻,好像和这个不一样。”陈烨看着九月,不知道这样的种植手法和他见过的有什么区别。

    九月暗自偷笑,不一样就对了。毕竟是二十一世纪的技术。“所以说这只是试验啊,如果这次能成功,以后每年都收两次稻子。”

    陈烨脸色不太好,两次……??“这种事怎能玩笑?”

    九月一听陈烨语气不好,知道他这是不相信。也不辩解,淡淡的回了句:“那你就当这是个玩笑好了。”说完率先向着回家的路走去。

    陈烨注视着九月离去的身影,眉头微皱。又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番田里一颗颗青苗,想起那丫头的不同,或许未必不可信呢?

    “玄一。”陈烨对着空气叫到。

    不多时就见地上跪着一个一身青色劲装的男子。低着头看不见表情,只听他沉声道:“主子请吩咐。”

    “上次让你做的事如何了?”陈烨冷冷的问道。

    “回主子,玄二已经废了那二人手脚。属下还发现,前天晚上有人送了那三人的罪状到县衙,逼的县令不得不严查。好像是苏姑娘生意上的伙伴。”

    呵…伙伴么?“再去查一查这苏家姑娘,切记,一定要详细。”

    “是。”话落,那人瞬间就不见了身影。

    陈烨面无表情的盯着水田沉默了半晌,河边隐约有说话的声音传来。是苏长林带着捞鱼的人往过来走了,当即就顺着原路回了苏家。

    而此时的苏阳家。

    牛青花正脸红脖子粗的朝着她的大嫂田氏怒吼:“我还不是为了咱这个家,就兴她家发豆芽,我还不能自己试试了?大嫂,你家阳哥儿得了好处,我的辉哥儿和明哥儿怎么办?阳哥儿能做的他们也可以做。我只不过让阳哥儿替他弟弟说和说和,你们这不同意那不同意,我现在学着发个豆芽你也不同意,你这是不给我们二房活路了啊。”

    “住嘴,牛青花。你三番五次的哄骗阳哥儿,从孩子嘴里套苏家的话。你还要脸了?你这是作死啊,你非得让苏家厌弃了阳哥儿,你才甘心吗?你要能发出豆芽来,那是你的本事,你倒好,前前后后浪费了多少豆子?”坐在炕上的老太太瞪着眼睛,手上的拐杖敲的地面噔噔作响。

    苏阳站在一旁,替老太太顺着背,“奶奶,你别生气,我都和景航解释过了。以后在家里,我不会再提苏家一个字。”

    老太太叹了一口气“好不容易,家里有了个进项,不知道有多少人眼热呢?你这个作死的婆娘呦,这是要断了我们家的财路啊。我…我打死你个不知轻重的……”

    牛青花看着老太太拐杖高高举起,吓得赶紧跳起来,“娘,我错了,你别打我。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敢了。”

    老太太也没真打,拐杖指着牛青花缩成一团的身体,厉声道:“你要是再搞什么幺蛾子,你就滚回你娘家去。”

    牛青花一听这话,也不怕老太太打她了,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娘,我保证再也不敢了,我不回娘家,回去了我爹娘会打死我的。”

    “滚下去……”这是牛青花的命门,她爹娘从来都不是个疼女儿的,牛青花在娘家连棵草都不如。老太太每次都拿这个管制牛青花。

    等牛青花连滚带爬的退出去以后,苏阳的母亲,田氏沉着脸说道:“娘,无论如何,阳哥儿不能丢了这个差事,一天三十文,大海一天也挣不来这么多啊。”

    “嗯,你还得去一趟苏老二家,拿点东西,带上阳子,好好跟人家道个歉,老二媳妇糊涂啊。”老太太说着就连连叹气,“当初她偷偷发豆芽,我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想着让她试试也就死心了。谁知道居然让人家知道了。唉……”

    田氏面上冷清,心底却万分鄙夷,老太太如果没有私心,还能纵容牛青花浪费了那么多豆子,这话谁信呢?

    “娘,我知道的。明天抽个时间我再去吧。”

    “罢了罢了,你们都下去吧。人老了,脑子也就不好使了,这事你看着办就好。”老太太挥了挥手示意她们下去。

    田氏拉着苏阳一路回了她们厢房,关上门。板着脸看着苏阳,这个儿子,小时候被老太太惯的有些不分是非,这么大了还好坏不分,这次的事情一半原因就是他自身有问题。

    “娘,你这么看着我干嘛?”苏阳被田氏盯得不自在,不敢对上她的眼睛。

    田氏狠声问到:“你说,你为什么要把苏家的事告诉你二婶?”

    苏阳有些心虚,他每次从九月哪里回来,二婶就给他端茶递水对他嘘寒问暖,言辞间奉承他是家里的大功臣。他心里有些得意,所以当二婶问起苏家的事,他也就豪气的悉数告知。

    事后他也有点后悔,可一想着总归是家里人,他对发豆芽也是一知半解,想来没什么重要的事也就没在意了。谁知道二婶居然在偷偷发豆芽。

    “我让你一字一句的告诉我,你不说我就当没你这个儿子。”田氏看着苏阳闪烁不定的眼神,心中没来由的对这个儿子失望。

    “娘,我说…我说…您别生气。”苏阳低着头,把所有和牛青花有关的事情都说了一遍。末了偷偷看了一眼她娘。

    田氏恨得压根痒痒,牛青花那个贱人。居然对他儿子耍心机,“娘从小教你的礼义廉耻你学到狗肚子里去了?好坏都分不清?你拿了人家的好处还要拆人家的台,苏阳,你真真是我的好儿子啊。”

    苏阳被田氏这话臊的脸上火辣辣的,低着头一句话都不敢说。

    田氏气还没消,一把拽过苏阳对着墙壁站好。“你就站在这儿,好好想想你都做了什么蠢事,什么时候想通了,什么时候再睡觉。”

    苏阳头一次被田氏这样对待,委屈的掉了眼泪。低声的抽泣让田氏心有些心软,最终还是狠了心,转身不去看他。为了让他长点教训,她这个做娘的万不敢这个时候掉链子,慈母多败儿,家里有个老太太就够了。

    陈烨回去的时候,九月正拿着几根鸡毛愁眉不展。见他进来,连忙狗腿的凑了过去,“陈烨,哦不……陈大公子,问你个事啊,你说怎么才能搞到鹅毛呢?”

    陈烨顿时就愣住了,笑的这么假,铁定没什么好事。当下也没什么好语气,反问道:“难不成你认为我能找来鹅毛?”

    九月也不在乎他臭臭的脸色,扯着笑的僵硬的脸低声说:“我哥说,那天你为了救我,从镇上找来了肖师傅,还有一个武功高手……”

    其实苏景航的原话是这样的:“那个人随身都带着剑,你可不知道,他走路一点声音都没有。我听别人说,传说中的武功高手都是这样的,我觉得那个人一定是陈大哥家里派来保护他的。”

    陈烨当即就气结了,敢情是让我的侍卫给你找鹅毛。哼……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片子。狠狠地瞪了九月一眼,一句话都没说就回了房。

    九月以为陈烨还在为刚才那水稻的事生气,连忙追上去大喊:“陈大公子,你别这么小气嘛。这点小事,不过就是举手之劳,您就当发发善心……几根鹅毛而已嘛。”

    陈烨忍着心里想把她扔出去的冲动,转过身咬牙切齿的对九月说道:“闭嘴,出去。”

    九月被推出来了,跺了跺脚。对着关的严严实实的门喊到:“陈烨,你个小气鬼,不帮就不帮,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

    过了好一会,听得脚步声走远了。陈烨方才松了一口气。亏他以前还觉得她有点可爱呢,现在看来,当时肯定是被猪油蒙了眼睛。

    谁知,他转身却见肖师傅坐在炕头玩着手上的瓷瓶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陈烨当即迅速低下头掩饰脸上的不自然。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