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李威上门

    既然已经决定了要和曾家合作,那豆制品的事就得提上日程。

    下午,九月照样和云娘在厨房忙活,因为没有制作豆干的模具,只能先把豆皮做出来。因为之前有过动手的经验,这次豆腐皮做的倒是顺利,一次到位。

    苏长林要上山砍竹子,吃过饭就早早的拿着柴刀出了门。苏景航最近除了吃饭睡觉,经常在孙秀才家看书到很晚才回来,九月能见到他的时间越来越少,肖师傅也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九儿……你听,虎子家这什么声音?”云娘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侧耳倾听。

    九月想着要和曾三爷合作的事有些出神,这会听见云娘一说,果不其然,隔壁好像人很多的感觉,隐约还有人在哭。

    “娘,这里交给我,你去看看吧。”赵婶子在九月被刘金宝他们堵在门口的时候,毫不犹豫的挡在她身前,这份情义她一直都记的。

    “我听着,好像在吵架…那行,你先看着豆浆,过去看看。”云娘说着起身解下围裙就快步跑了出去。

    九月在云娘的位置坐了下来,抓了一把泡好的豆子一边磨着豆浆一边留心听着隔壁的动静。

    “李威,你不要太过分了,红玉可是你媳妇。你把人打伤成那样,好不容易才好了一点,你现在又打算动手了?”赵婶子对着站在院子里的为首的男人怒目而视。

    “嘿,岳母大人,你也知道是我媳妇啊?我的媳妇不好好呆在我们家,老是住娘家算怎么回事?我媳妇病着,作为丈夫,我体恤她,让她回来养病,住了这么久已经够给她面子了。”李威插着腰语气说不出的散漫轻狂。

    “就是,我们夫家这么多人来接她回去。你们还拦着不让,什么意思呀?看我们好说话是吧?”顿时,跟着李威来的人七嘴八舌的开始起哄。

    赵婶子任凭他们怎么说,死守着正屋不让她们进。虎子站在一边双眼死死的盯着李威,刚才他动手推了她娘,要不是找赵氏拉着他,他真想上去和李威拼命,他姐姐每天都偷偷的哭,都是这个混蛋害的。

    云娘看了一圈不见苏红玉的身影,过去对着赵婶耳语几句就进了里屋。苏红玉正躲在里面擦眼泪,云娘叹了口气,拉着她坐下来,这丫头,若不好好开解,真怕她想不开。

    九月坐在自家厨房里,听着外面声音越来大,实在坐不住了。刚想着要不要出去看看,就见苏惠如噔噔瞪的跑了进来,“九月,虎子家门口怎么一群人?看着好吓人。”

    “惠如姐姐,你怎么过来了?”这个堂姐真的是一天一个样,越来越好看了。九月作为一个女的,都羡慕的紧。

    “我那会碰见二叔去砍竹子,说是你要做什么竹签,我看看能不能帮上忙,就过来了。”苏惠如说着话自己找了个凳子坐下来,挽起袖子就要帮九月磨豆子。

    “做竹签你可帮不上忙,不过有件事你能做,明天你再过来,我们两个去一趟西山脚下。”九月想起见到陈烨的那天,那边山泉附近不是有好多蘑菇吗,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

    “西山?我爹说哪里经常有野兽出没,去哪里做什么?”苏惠如对于西山的传闻听的特别多,村里有胆子大的去过,进去就出不来了。

    “嘿嘿……不进山,就在山脚下,放心啦。”九月笑着说到。

    “那好吧,明天吃过早饭我再来找你。”苏惠如还要抓豆子磨,九月赶紧阻止。

    “姐姐,别放了,我娘去了隔壁,我有点担心,我想过去看看。”

    苏惠如一听,站起来拍拍手上的水珠,“一起走吧,我这会听了个大概,好像是李威来了。那可不是个好人,仗着自己会点功夫,给镇上赌坊做打手,伤天害理的事做了不知道多少,你一会别离他太近,知道吗?”

    给赌坊做打手?一听这行业就不是什么好东西,难怪能把红玉姐姐打成那样呢。九月对打女人的男人从来都是嗤之以鼻,这样的渣渣居然能讨到媳妇,指不定苏红玉怎么嫁过去的呢。

    姐妹两一前一后出来门,绕过人群直接就进屋里。云娘陪着苏红玉正说这话,见九月进来还带着苏惠如当即就沉下了脸。

    “糊涂,你们两个怎么能出来?你不看看外面那都是什么人,李威带的都是混混,干的都是下三滥的勾当,这十里八乡被他们坏了名声的姑娘还不少嘛?你们…唉,也怪我当时没叮嘱……”

    云娘叹着气一脸自责,九月也觉得事情比她想象的还要严重。可是已经进来了,再跑出去岂不是明晃晃的招人眼?自己这棵豆芽菜倒不打紧,可是惠如堂姐就不一样了,快十四的姑娘身段已经抽条,正是最娇嫩的年纪,加上她出众的长相,落在那群人眼里那不就……

    “娘,我们偷偷溜进来的,他们没注意到。”九月抓着云娘的手安慰。

    “二婶,九月说的对。我们不出去就是了,您别担心了。”苏惠如也连忙上前柔声劝到。

    到了这份上,云娘也没法了。只能盼着村里人能把李威那群恶霸赶紧赶出去。

    院子里闹哄哄的,一个高大威猛身穿藏蓝色锻袍的男人正双手抱着胸,站在最中间。想来应该就是苏红玉的丈夫了。他身旁还站着五六个健壮男子。

    他们对面,虎子爹也带着几个壮实的村民,农历六月正是农忙的时候,村里大多数青壮年都下地干活去了,这几个大概也是临时喊来帮忙的吧,他们好几个裤腿还是泥星点点的半挽着。

    看这架势,赵婶她们大概是不想让苏红玉回李家了吧。

    “李威,你当初可是拍着胸脯保证会好好对我们红玉。这才两年……我可怜的女儿就被打伤了多少次了?这次差点就救不回来了,头上破了个洞,腿也断着,肋骨也伤了,脸上的那道疤大夫说有可能就去不掉了……你,你还想怎么折腾她啊。”

    苏大牛想起女儿的惨状,眼神愤恨,恨不得上去吃了他。

    去不掉了?那岂不是要破相了?李威皱起眉头,他那天和几个兄弟喝了点酒,半夜才回去。只记得她倒了水给他,一言不发,面上半点表情都没有。

    苏红玉是他设计抢来的,因为长的还可以,刚开始的时候他还怜惜她,时间越久越觉得她就是个榆木疙瘩,空有一张好看的脸,一点情趣都不懂。想那花楼里的姑娘,那个见了他不是细语绵绵温柔眷恋?自己娶回来的这个平日里对着他不是沉默寡言就是躲的远远的。

    越想越来气,酒气上涌,摔了茶碗,当即一脚就把她踹飞了。见她滚落在不远处,尤不解气,上去又补了几脚。他当时用了多大劲早就忘了,发泄完心中的火气便觉得晦气,转身出门就去找隔壁村的小寡妇去了。

    隔天下午,才知道她娘家把人接走了。他一点都不在意,暗自庆幸正好省了一笔医药费。按他娘的说法,不下蛋的母鸡不回来才好。这十几天过去了,虽说他早就厌烦了苏红玉那张木讷的脸,可她不在,家里就只有一个老娘,洗衣做饭打理家务早就习惯了苏红玉来做,看着家里乱糟糟的不成样,他娘才劝着他过来接人。

    只是未曾想,居然把人伤的这般重,破相了?苏红玉也就一张脸还看得过去,这伤了脸……

    “李威,你们如此虐待红玉,我们苏家和你李家没什么好说了,我女儿破了相,腿也断了,大夫说了养个一年半载都不能下地干活,我们不让你出医药费,你要是有点良心就放过她,和她和离吧。”虎子娘面带恳切的说道。

    什么?和离?想的美。

    李威眉头一压,面露狠相,“岳母大人这话什么意思?人都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你们倒好,这是要毁了自己闺女的幸福啊,呵呵…我今个儿就把话撂在这儿,苏红玉生是我李家的人,死是我李家的鬼。什么狗屁和离,门都没有。”

    话音未落,虎子爹悲愤的用手颤抖的指着他,整个人就想扑上去和他厮打一番。

    虎子二叔从门里进来,刚好瞧见这一幕,连忙冲过来按住他,李威带来的都是混混打手,苏大牛冲上去,吃亏的还是他自己。

    后面还跟着一同来的老村长,一会功夫已经把情况了解了个大概。

    “李威,怎么说你也是个响当当的人物,把自己媳妇伤成这样,还不止一次两次,苏家要与你和离那是合情合理的事,谁家儿女不是爹娘的心头肉,红玉多好的闺女,你怎么就狠的下心肠?”老村长板着脸看着李威一群人也感到很是棘手,这些人都目无王法,惹急了不知道还能干出些什么事来。

    李威对老村长颇有些忌惮,别的不说,这老家伙的孙子在镇上青山书院进学,特别得院长赏识,过几年这十里八乡出个官老爷也不一定。

    “老爷子,这是我们两家的家事,您最好不要插手。”

    “哼……你这话可不对。”老村长当了这么久的村长,在这附近威望比较高,“红玉虽然嫁给了你,可她也是我侄女,你把人伤成这样,还想不让我管。”

    九月站在门跟前,透过门缝观察着外面的事态进展,皱着眉头心想,赵婶子想和李家和离,这时代,和离也不是一件容易事,回头看了一眼苏红玉,打从九月她们进来她就低着头,唉……古代的女人真的好可怜。

    正想的出神,袖子被人拽了一下,苏惠如恬静的面容出现在跟前。九月担忧的看了她一眼,这群人死缠着不走,堂姐也不能出去…当时怎么就没想到这一层。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