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寻死

    九月和惠如弓着腰,在门缝里观察着外面的情况。

    院子里的形式剑拔弩张,虎子爹娘想同李家和离,李威首先不同意,苏红玉再如何,也是他真金白银花了二十两银子娶回来的。就这么和离,那他岂不是亏大了?

    “要想和离,也行。把二十两彩礼还回来,另外再给我二十两作为补偿。”反正有了银子,再娶一个娇俏可人的新媳妇,怎么说也是他赚了。

    虎子爹娘听了李威的条件,气的直骂他不要脸。当初要不是他伏低做小态度谦逊,一口许下二十两的彩礼,他们怎么会把女儿嫁给这么一个黑心的畜生。

    要知道当时他们家正和双柳村一户家境殷实的人家在议亲,李威不知使了什么手段,逼的那家人硬是退回了庚贴。

    “四十两银子?姓李的,你真是烂了肚肠的黑心货,我们当时怎么就瞎了眼没看出来你是这么个畜生。”虎子娘指着李威气的直发抖。

    “我叫你一声岳母,你可别给脸不要脸,我李威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李威眼睛半眯,眼中戾气一闪“没钱就给我滚开,让苏红玉给我出来。”

    “就是,想和我们威哥过不去,我们兄弟几个也不答应啊!!”李威身后的混混叫嚣着,哼…一群泥腿子也敢和他们斗?

    老村长心中暗怒,他当了大半辈子的村长,还没见过这么蛮横不讲理的人。这李威在自己村子横行霸道,做了不少天怒人怨的缺德事,惹的村里百姓见了都绕着走,如今又跑来苏家村撒野。

    “李威,你这做派是想把亲家变成仇人嘛?红玉还伤着,你硬要把人接走,你这么折腾,是要把人往绝路上逼啊?”老村长挺直了腰杆,向前迈了两步。村里人一看自动向着他靠拢。

    “说到底,这是我李家的家事,哼…老爷子,你们苏家村也就这么点壮实劳力,万一不小心磕了碰了,嘿嘿…秋收就都别忙活了。”李威冷冷的盯着面前的老村长,语气带着*裸的威胁。

    老村长脸色一变,他知道李威以往的“丰功伟绩”,心下一紧。自是清楚李威话里话外的威胁。在他手底下吃过亏的人不计其数,对他深恶痛绝的更不在少数,多少人明里暗里想要收拾他,最后都以失败告终。

    李家湾的村民经常去他们村长哪里告状,村长带着族老几个人去李威家里,想让他收敛一点,不要把好好的一个村子搞得乌烟瘴气。结果第二天,村长的小儿子掉下山坡摔断了腿,隔了几天几个族老家里儿女不是摔断了手就是磕破了头。李家湾从此再也没人敢对李威说个“不”字。

    九月看着心里焦急,这气氛越来越僵,万一打起来吃亏的可是这边,村里人看着挺多的,可他们都是只会耕田种地的庄户人家,李威那群人平日里就靠着打架斗殴为生,心狠手辣的。村里人怎么可能是他们的对手?

    哎呦…九月急得跺跺脚,只恨自己没有武侠小说里那么高深莫测的武功,一出手就倒地一大片。瞧这李威,会几下功夫就在这里横行霸道,以后有机会,一定要让村里的男孩子学点武艺才好,既能强身健体,还能保护家人不受欺负。对了,哥哥不是想学武嘛?家里不就有个现成的高手??九月想到了肖师傅,来去如风的身影,也不知道那老头现在人在哪里。

    正想着,身后“咣当”一声巨响传来。

    “啊,红玉……”

    “红玉姐姐……”

    云娘和苏惠如的声音同时响起,虎子娘一听顾不上李威就冲进了屋子,“红玉…红玉你怎么这么傻?”

    苏红玉被云娘揽在怀里,她心如死灰,听着李威在外面的说辞,趁着屋里几人不注意,一头撞在桌腿上,竟是存了死心。

    鲜血已经顺着脸颊流了一地,虎子娘看的心如刀绞,“他爹…快快…快去请大夫,红玉额头流了好多血。”

    门口几人这会也都看到了屋里的情形,虎子喊了一声“我去找李大夫。”就跑出了老远。

    虎子爹把着门,疲惫的说道:“怎么就想不开了呢?”

    李威沉着脸,大步上前,对拦在门口的虎子爹等人冷哼一声说道:“苏红玉现在还是我媳妇,她伤了,我总可以进去看看吧?”

    老村长也猜到了屋里的情形,“也罢,去看看你造的孽,好好看看你怎么把人往死路上逼的。”

    李威阴沉的眼神冷冷的扫了他一眼,方才进去。屋里正乱成一团,苏红玉已经被扶着斜躺在炕沿,虎子娘手忙脚乱的用帕子捂着她的额头,旁边云娘脸色惨白,一点一点的的擦拭着苏红玉脸上的血迹,身后还有吓坏了的九月和惠如。

    苏红玉的药还没断,李威被满屋子的药味和血腥味熏的皱起了眉头,这死女人,竟敢闹自杀。他厌恶的看了苏红玉一眼,额头上鲜血不时的冒出来,脸上的嘴角那块一道疤结了痂还未脱落,染上了血迹看着更加触目惊心。这,果真是破相了?

    李威暗暗心惊,又看了一眼冒血的头。真他娘的晦气,这死女人还真敢,看那样子用的劲可真不小,就这样,伤养好了脸也毁了。

    想到这,李威的脸色有些晦涩不明,他原本挺喜欢苏红玉那张娟秀美丽的脸蛋的,只是她性格木讷不讨喜,对他也不亲近,一开始他还哄着她顺着她,可三五个月过去,她依旧那样怯懦胆小。床笫之间更是半点情趣也没有,后来他们之间的相处就变成了现在这样,如今她又毁了容貌,他可不想一辈子都对着那张脸。

    虎子爹进来,打了盆水,小心的抱着苏红玉躺好。李威眉头皱的紧紧的,看了一圈就想出门。却见桌子跟前站着两位小姑娘,其中一个十三四岁,长的唇红齿白,颜色秀丽。

    李威面露惊艳,不由的眯着眼睛上下打量。九月察觉到他的眼神,连忙把惠如拉在她的身后,狠狠地瞪了一眼李威。

    呦,这个也不错啊,就是有点小。不过这模样,再等两年必然也是绝了。

    惠如紧张的抓着九月的手,“妹妹……”

    九月捏捏他的手心,“姐姐别害怕……”看了一眼李威,他的视线依旧粘在她们身上,吓得一个激灵,赶紧拉着苏惠如躲在云娘的身后。

    李威的眼神太过放肆,云娘挡在前面也忐忑不安。

    原来是一对姐妹花,哈哈,难怪都长的不俗。等她们及荠后,不知道要迷死多少儿郎……可惜,现在还太小,李威扯了扯嘴角,叹了一口气。

    苏惠如背后冷汗直冒,李威的眼神让她有种如芒在背感觉。

    李威惋惜的又看了一眼苏惠如的方向,那苗条的身段他还真有些眼馋。随后便出了门,对着守在门口的老村长就是一个冷哼,“既然她那么想在娘家呆着,那我就随了她的意,不过,我还是那句话,想和离就答应我的条件,要不然,就休想。村长,多谢你们今天的款待,我,会记在心里的,咱们后会有期。哈哈……”

    说完,冷冷的扫了一眼护在老村长身边的众人。这才转手大手一挥“我们走!”

    “走喽……”几个混混呼啦啦一群走了出去,旁边的村民连忙让出了一条道,让他们通过。

    直到李威等人出了大家的视线,大伙都送了一口气。

    “哎呦,妈呀,这煞星终于走了。”

    “刚才我腿肚子都软了,那家伙真吓人……”

    “可不是嘛?我还听人说,他们这伙人手上还见过血呢。”

    “真的假的?那岂不就是杀过……红玉摊上这么一个男人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

    院子里村民交头接耳议论纷纷,还有几个好奇的跑到窗户跟前探头探脑,想要看看屋里的情形。

    老村长脸色深沉,李威刚才那话什么意思?看来得提醒大家伙段时间多注意了。

    “咳……大家听我说。”老村长一挥手,众人都看了过来。“今日苏家村的在场的各位,李威那厮是出了名的恶霸,报复心极强,为了安全起见,这段时间大家尽量少出门,最好不要单独出去。”

    老村长话音一落,有几个胆小的就吵开了“早知道不来了,白惹一身腥。”

    “李二你一个大男人,能不能有点出息,怕他个求,被人打上门来了,苏家村这么多汉子,都当我们是孬种呢?”

    说话的是人叫铁柱,正是铁蛋的爹,村里属他最为有义气,人缘特别好。

    “对,铁柱这话说的有道理,一个村的怎么也不能被外人欺负了。大伙说是不是?”

    一时间,众人个个义愤填膺。这会子都显得特别团结。

    九月趁着人多杂乱,赶紧拉着惠如进了虎子家的厨房,不管怎么样,先烧点热水。赵婶一心在苏红玉身上,这会肯定想不到其他事。

    “姐姐,一会人少你就回去吧,免得大伯娘担心。”九月柔声说道。

    苏惠如还在刚才的惊吓中没回过神,没听清九月说了什么,只“嗯嗯”的点点头。然后坐下烧火,九月给锅里加了水,想着苏红玉头上的血窟窿,心也揪的难受。

    用四十两银子来和离,九月觉得是可以接受的,银子可以慢慢赚,但是命就一条,那李威性格暴戾,这次苏红玉侥幸逃过一劫,下次就不好说了。若是不和离那姑娘指不定哪天就没命了。

    趁着苏红玉脸上的伤,让李威厌恶了她,脱离他的魔爪,脸上的伤好好养肯定会好起来的,九月仔细看过了,那道疤伤的并不深,只是看着恐怖而已。

    只是四十两银子,对村里人来说确是很大一笔钱。

    附近村子彩礼一般十两算是很多了,像李威给的二十两的确算的上很丰厚了。

    九月想着苏红玉的事情,余光看见苏惠如脸色不太好,想来是刚才李威的事让她害怕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渣渣,敢对她的家人起龌龊的心思,李威这个混求,看来还真是个隐患。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