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一章 四狗子

    “爹,快来尝尝我们做的丸子……”

    苏长林回来的时候,云娘和九月的麻辣汤底基本已经研究出了精髓,到底是古代,香料并没有那么齐全,味道虽然还是差了点,但加上猪筒骨熬的汤底,基本差别也不是特别大。现在就看串串的品类能找多少了。

    “这不是鱼丸?”苏长林手里端着九月给他递过来的一小碟蘸了麻辣汤底的丸子,吃了一口就尝出了不同。

    九月瞄了一眼苏长林,笑嘻嘻的说道:“这个是萝卜丸子,还有肉丸子。娘做的,怎么样?蘸着麻辣汤底好吃吗?”

    “好吃……”苏长林说话间又往嘴里塞了一颗。鼓着腮帮子边吃边点头。

    肉丸子是云娘临时想出来的,试着少做了一点,结果还真的不错。九月不得不感叹自家娘的灶上功夫,她只是稍微提点两句就能做出和现代媲美的丸子。

    “他爹,红玉那事咋样了?”云娘看着苏长林放下碗,才问起虎子家的事。

    苏长林提着水桶,准备给豆芽浇水,说起和离的事也着实令人唏嘘……

    苏红玉和李威和离的事办的非常顺利,老村长很赞同虎子一家的做法,李威那样蛮横暴戾的性子,苏红玉跟着他,再折腾几年,怕是小命都不保了。和离虽说对名声有碍,可大庆朝人口凋零,朝廷有鼓励生产多育的政策,寡妇再嫁也是常有的事。再说只要虎子一家不嫌弃,闲言碎语也总好过被李威虐待致死。

    李威看到银子,痛快的去衙门办理了和离手续。有了这么些银子,那家漂亮的姑娘娶不来?两家相看生厌,还不如早做了断。苏红玉在李家的衣物行囊虎子爹一一打包了出来,彻底和李威断了关系。

    拿到和离书的苏红玉,抱着虎子娘痛哭流涕,在一家人的劝慰下,死气沉沉的眼眸终于显见了几分神采。摆脱了生不如死的日子,以后得生活总归是有了盼头。

    九月还在麻辣汤锅里煮着用签子串起来的猪肺片和猪大肠,听到虎子家终于拿到了和离书,也由衷的替苏红玉感到高兴。

    云娘松了一口气,虎子家能摆脱李威那个煞星实在是一件好事。“离了就好,谁家的姑娘跟了他都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九月在热滚滚的汤里,夹起一块肺片尝了起来,肉味很浓郁,麻辣味应该还可以再加点。翻出昨天卖回来的香料,九月又试着添了几种进去。来来回回调了多次,好在终于有了串串香的感觉。

    “娘,你再尝尝……”

    云娘接过九月递过来的肺片,细细品味起来。“你别说。味道真不错,麻辣爽口,口感也很独特。”云娘满意的点点头,这样的吃食味美汤鲜,风味新颖,应该会卖的不错。

    “那你和爹准备准备再做一点鱼丸,我们晚上就吃串串好了。”中午饭苏长林不在,肖师傅也没回来,家里多添了一个宋远清。云娘着急赶时间,做的也比较简单,一家人草草吃了点就完事,晚上肯定不能再应付了。

    “你要出去?”云娘疑惑的看向九月。

    “嗯,我和惠如姐姐约好了,去那边山脚下采点野菜。”九月洗了把手,这个时间,苏惠如该过来了。

    “嗯…不能走太远知道吗?”云娘认真的叮嘱。

    九月提了自己的小篮子,笑着应了下来,转身就打算去老宅叫苏惠如。

    “九月,我来了。”苏惠如知道今天要去山里,特意找了一身以前的旧衣服,提着和九月手上差不多大小的篮子,一进门就笑吟吟的挽上了九月的胳膊。

    “说曹操,曹操就到。刚要去找你呢,快走吧,一会太晚了。”九月拉着惠如就往出跑。

    “哎……你慢点,我还没给二叔二婶问好呢。”惠如性子温和,在冯氏的教导下极其注重礼仪涵养。

    “……”姐姐呀,你这样显得我很粗鲁好不好?九月暗自吐槽,没对比就没伤害。

    “二叔二婶,我带九月出去了啊。”

    苏惠如边走边转过身对着云娘他们的方向说了一声。

    “去吧,早点回家啊。”云娘笑着回应。

    九月拉着苏惠如沿着上次走过的路说说笑笑的走去,路上碰到好几个村里人,九月跟着惠如一一问了好。

    “苏家丫头,这是干嘛去呀?”迎面走来的人热情的叫住她们。

    九月不认识眼前的妇人,不过她身后带着小男孩却有点眼熟。

    “婶子,我和妹妹想去那边山脚下采点野菜。你这是从那回来啊?”惠如笑着应到。

    “嗨,还不是我家这皮猴,玩疯了,饭也不知道吃了。这不,刚找回来的。”妇人说着就从身后拎过小男孩,“臭小子,还不叫人。”

    九月这会看清了,原来这小男孩不是别人,正是那天让大丫来他们家通风报信的四狗子。那这妇人不就是季娘子?

    四狗子确实如季娘子所说,估计是玩疯了。整个小脸弄得脏兮兮的,一双大眼睛看着他们骨碌碌转了一圈,见到九月投过来的目光,赶紧低下了头。

    “哎……这死孩子,说了你还不叫人,皮痒了不是?”妇人见四狗子低着头不说话,作势就要打。

    “姐……姐姐。”四狗子迅速的看了九月一眼,叫了一声又低下了头,妇人这才放下高高扬起的手,不好意思的朝着九月和惠如笑笑:“这孩子皮实惯了,你们别见笑啊。”

    不管如何,九月都应该对四狗子说声感谢,能让大丫提前来报信,也是他一片好心。

    “婶子别这么说,上次多亏了四狗子让大丫来报信,这么长时间了,我都没来得及感谢他呢。”九月说着伸手摸了摸四狗子低着的小脑袋。

    四狗子听到九月的话,感受着头上的温度,缓缓抬起来头,一双漆黑的眸子看向九月,眼里的探究不言而喻。

    九月对上那双好似会说话的眼睛,这孩子……?原来是在怕她责怪嘛?

    “听见了吧?我说了你还不信,九丫头没有怪你。”季娘子拍着四狗子的肩。叹了口气对九月说道:“这孩子,自打上次把人带去你家出了那档子事之后,每天都偷偷跑到你家屋后偷听你醒了没有,后来你醒了,又怕你责怪他,那几天干脆连门也不出了。”

    九月拍了下自己的脑袋,怎么能把这么重要的事给忘了,“婶子,真的不好意思,这事怪我,醒来以后脑子忘了好多事,我爹娘天天替我担心,委屈了四狗子了。”

    说着九月蹲下来,对上四狗子亮晶晶的眼睛,柔声说道:“姐姐没有怪你,是我忘了给你说声谢谢,你能原谅姐姐嘛?”

    四狗子听了九月的话,开心的望向季娘子,在季娘子点头之后目光又看向九月,九月姐姐真的没有怪他……而且她真的好好看啊…大丫她们全都没有九月姐姐好看……

    九月看着四狗子重重的点了下头,惹得她又想揉揉他的毛茸茸的脑袋,四狗子扭着小身子咕噜一下躲到季娘子身后,又探出来头来红着小脸偷看九月。

    惠如和季娘子当即笑了起来,一个误会解开,九月嘱咐四狗子以后没事就来找她玩,萌萌的小正太真的好惹人喜欢啊。四狗子羞红了脸,低着小脑袋小声说了句“好。”

    和季娘子告别,九月加快脚步,带着苏惠如赶紧去采蘑菇。如果能找到更多的蘑菇,那串串香的种类又能多一项。前世什么鱿鱼,鸭肠,粉带,金针菇,诸如此类在这个物资贫瘠的古代,想找到实在难上加难。只能看看眼前有什么能利用的,尽量节约成本,毕竟这一切都才刚刚起步。家里现在用钱的地方还多着呢。

    姐妹俩紧赶慢赶,终于找到了那块蘑菇地。庆幸的是,靠近水源的地方,那些蘑菇竟然比上次来的时候还多了不少。九月赶紧放下篮子,小心翼翼的扒开落叶,沿着根茎摘下一株长势不错的菌菇。

    “九月,你带我来不会就是为了采这个吧?”惠如不可置信的问到。

    “对啊,姐,多采一些回去,晚上就可以加菜了。”九月低着头手上继续挖着蘑菇。

    “可是这些东西有些有毒,万一把有毒的采回去可怎么办?村里以前就有人误吃了毒蘑菇上吐下泻,这出人命的事可不能闹着玩。”惠如担心的看着九月。

    九月停下手中的动作,好吧。看来还得给这个姐姐普及一下毒蘑菇的知识。

    “姐,一般没毒的蘑菇多生长在清洁的草地或松树、栎树上。有毒蘑菇往往生长在阴暗、潮湿的肮脏地带。而且有毒的蘑菇表面面颜色特别鲜艳,像红、绿、墨黑、青紫,特别是紫色的往往有剧毒。你跟着我采,我都看过了,这一片的蘑菇基本都是无毒的。你就放心吧。”

    苏惠如皱起好看的眉头,“你怎么知道这些的,村里的老人好些都分不清呢?”

    九月郁结,“我也是听肖师傅说的,他不是会医术嘛?对这些自然精通了。”

    远在山林蹲点的肖师傅鼻子感觉有点痒,连着打了两个喷嚏,“谁这么坏心眼,这个时候提我,被人发现可是要坏大事的。”

    惠如一听肖师傅,很快就释然。听爹和爷爷常说,肖师傅医术和武功都高不可测,他说的话一定没问题。学着九月的样子,惠如蹲下来也开始采起了蘑菇,突然脑海里浮现一张俊逸的脸,他应该也认识肖师傅的吧?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到他呢?

    九月不知惠如的想法,瞄了一眼,见她动作麻利。篮子里蘑菇已经铺满了底部,看来这个理由还真不错……

    两人沿着水流一直朝上,篮子已经快满了,九月看了看天色,“姐,我们再往前走一点,看看前面如果多的话,下次还来这里。”

    苏惠如捏着袖子擦了下额头的汗,没了主意。再往前就进山了,爹娘说的西山传闻她一点都没忘,可是……看了看篮子里的蘑菇。银牙一咬,“那就再往前一点点,不过不能乱跑,一会该回去了。”

    九月笑着点点头,在前面开路。过了这个沟沟,后面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是连绵的山脉还是一望无际的森林呢?九月看向不远处的山坳,眸光一闪,“姐,你看哪里,我刚才看见有东西在发光。”

    “什么?你会不会是看错了?”苏惠如顺着九月指的地方看去。层层叠叠的山峦,哪有东西在发光?

    “……可能我眼花了吧。”九月不死心的又看了几眼,刚才一闪而过的光芒,难道真的是看错了嘛?

    “快走吧,一会该回家了。”惠如跟在九月身后有些吃力。

    拨开灌木丛,两人缓慢的往前走了一段,蘑菇没看到多少,倒是把她们累的够呛。

    “歇下,我走不动了。”九月气喘吁吁,一屁股坐在一块石头上,用手扇着风。

    “我也好累,这路太难走了,我感觉耳朵都出现幻觉了。”惠如挨着九月坐了下来。

    “哈哈,我是眼睛出现幻觉,你是耳朵也出现幻觉了。”九月笑着打趣。

    “可能是太累了吧,老听见有利器相交的声音。”苏惠如伸了伸腰,捂着耳朵用力揉了两下。

    九月听闻这话,突然想起那天见到陈烨的样子。神色渐渐凝重,不会那么凑巧吧?

    苏惠如烦躁的甩甩脑袋,那声音还在耳畔,越听越觉得真实,看向九月的眸子不由的惊恐。

    “……嘘…”九月赶紧打了个手势,这会子她可不认为两人都幻听了,远处刀剑打斗的声音这会在安静的山谷犹为刺耳……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