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大山里的秘密

    “主子,苏姑娘她们去了西山,好像听见了那边的动静。”

    陈烨单手拿着书,神色一顿,神色微沉。一个呼吸间,屋子里便没有了人影。

    九月二人找了个隐蔽的灌木丛藏身,苏惠如身子还在发抖,脸色有些发白。双手紧紧的抓着九月的胳膊,好似这样才能安全。

    相对于苏惠如的惶恐,九月想的比较多,上次陈烨在这附近受伤被她发现,肯定不是巧合,这座大山里面,看来真没那么简单。

    一直以来,都是村里人传言西山如何如何凶险。舆论嘛,总是越传越离谱,真真假假也失了水分。想来这传言也是有人刻意为之,目的只有一个,就是阻止村民入山。

    上次救下陈烨,实在是无心之举,这次九月不能断定那些声音的出处对她们而言是否存在隐患,可有一件事是肯定的,有人故意放出风声掩盖西山的真面目,肯定有见不得人的目的,她们这样出去若是被发现,后果可想而知,说不得还要连累家里人。

    九月被这个认知惊的一身冷汗,这深山野岭她还真想不到有什么东西值得如此掩人耳目。不过目前最重要的还是要避免引火烧身,九月压低了呼吸声,四处观察起来,幸好她们找的地方灌木丛足以护住她们的身形。

    耳边的声音还在,九月静下心来,细细分辨,这会听着那声音,好似在打斗,却打斗声极其有规律,好像是在凿什么东西。对,前世的时候,乡下有开采石头的,就在她们家的地对面,这声音听着和那个好像……可是什么人跑到这深山里开采石头?

    “九月……我们怎么办?”苏惠如压低了身子,一张煞白的小脸看向九月。

    “姐姐,别怕。等一下我们就沿着这条小路回去。”这会儿功夫,那声音还在远处那个地方,想来应该没有人发现她们。

    “我…我害怕,你说我们会不会碰上山匪?”苏惠如牙齿打颤,说出了心中的猜想。

    九月觉得此时的气氛过于压抑,不管对方是什么来头,她们自己先吓个半死。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不会的,有我在呢。”说这话的时候,九月完全没有想到她也只是个十来岁的小姑娘,只一只胳膊圈着苏惠如的身子紧了紧。

    “沙…沙…”

    “嘘……”,九月比了一个手势,好像有人过来了。

    苏惠如也听到了响声,手紧紧握成拳,指甲深深的陷进肉里,僵硬的盯着眼前的灌木丛大气不敢出一下。

    九月这时也紧张起来。心脏剧烈的跳动,随着那声音越来越近,好似下一刻就要跳出心口。

    背上冷汗已经打湿了里衣,九月感觉它黏糊糊的贴在肉上,闷的她呼吸困难。苏惠如紧紧靠在一侧,九月几乎觉得她呼吸仿佛都在发抖。

    不着痕迹的抓了一块石头握在手里,悄悄的拨开跟前的灌木。

    葱葱郁郁的树木遮住了西下的夕阳,即便是透过树丛,那个挺拔的身影,也清清楚楚的印在九月的眼眸里。

    “陈烨……”

    她猛然站起来,飞奔过去。连手里的石头都忘记了扔下,就那么扑到陈烨的跟前一把抓住他的胳膊。

    “你怎么来了?我还以为我要……”说着便有些哽咽,她刚才真的已经有了豁出去的打算。

    她抓着他胳膊的手在微微颤抖,没有了往日的散漫和灵气,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写满了无助和委屈。他来晚了么?

    陈烨伸手取下落在九月头上的一片树叶,一双清冷的眸子此时此刻却满是柔光,内心深处,好似有东西在蠢蠢欲动。

    “不怕……”

    轻轻的拍了拍九月的肩,陈烨最终只说了两个字,他不忍看到她惊慌失措,他会护着她,让她永远保持着鲜活的灵气,那样才是他喜欢的样子。

    坚定有力的大手拍在肩上,九月慢慢稳了心神。

    这会儿,苏惠如也看清了来人。慢慢的从灌木后面走了出来,突然见得两人靠的那么近,僵硬的愣在一边,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九月终于想到这是男女大防的古代,这般“拉拉扯扯”好像不太合适,赶紧退后两步,扔了手里的石头。

    随后,还是陈烨开了口,“此地不宜久留,赶紧走吧。”

    提上了各自的篮子,九月扶着苏惠如跟着陈烨沿着来时的路,出了山林。

    快到村口,陈烨吩咐九月她们先走,他一会再回去,便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九月知晓他这是为了避嫌,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有些晃神,她刚才就那么冲了出去,看见他的时候,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觉得心安。

    现在想想好像有点丢人了,九月暗自懊恼。

    苏惠如顺着九月的目光看去,陈烨的身影在夕阳余晖下拉的修长。陈公子那样的人,怎么看都不像普通人家的公子,光是跟他站在一起都觉得自惭形秽。那么优秀的人,九月妹妹和他一个屋檐下相处久了,难免不会有想法……可她们农户人家,唉…但愿不是她想的那样。

    云娘已经在门口看了好几次,终于见到九月她们回来。语气有些责怪,“怎么才回来,眼见太阳快要落山了。”

    “娘,我们没走远,就是蘑菇太多了,你看我们采了这么多呢。”九月献宝似的把手上的篮子递过去,撒着娇说道,说完还不忘冲苏惠如眨眨眼睛。西山的事还是不要让家里人知道为好,免得他们担心。

    “你们从哪里找到的这么多菇子,可这东西有些有毒……”云娘被九月她们篮子里的蘑菇吸引,立时就把责怪的话忘了个干净。

    九月松了口气,又用同样的借口,解释了一遍这模糊没毒。把云娘说的频频点头。三个人这才说说笑笑的进了屋……

    苏惠如把自己篮子里的蘑菇分出来一大半,留了一小半篮子给自己。“九月,我先回去了,出来的久了,娘该担心了。”

    “姐,晚上我做好吃的,你给大伯娘说一声,你们留着肚子,我晚点送吃的过来,你留下的蘑菇我就不客气了啊。”九月当然看见了苏惠如的举动,多余的话不多说,反正晚饭多做一份,给老宅送过去都是一样的。

    苏惠如笑笑轻轻掐了一把九月的腮帮子,“你个小机灵鬼,那我可等着了。”

    九月慌忙挣脱苏惠如的“魔抓”跑了老远。假装疼的叫唤,苏惠如赶紧跑过去看,防不胜防被九月伸手挠了一下痒痒肉。

    “好哇,你敢骗我……”

    姐妹两你来我往,笑作一团。云娘在厨房不时的探出头来看她们,笑意满满。家庭和睦,子女孝顺,公婆也好相处,这样的生活她真的知足了。

    苏景航回来的时候,苏惠如刚走,“小妹,肖师傅回来了吗?”

    “不知道,我今天没见。你找他干嘛?”九月用豆腐皮包上绿菜,做成前世串串的样子,准备一会在锅里涮。

    “我…我有事问他。”苏景航吞吞吐吐,眼睛四处张望。

    嘿……明明有事,还想瞒着我。九月若有所思的看着自家哥哥。哼…早晚都会知道的!

    “你去问问陈烨,他可能知道。”九月努努嘴,指向门口进来的陈烨。

    苏景航一拍脑袋,赶紧跑向陈烨。九月有心过去听听,可手上东西还没弄完。只能竖着耳朵努力听他们说了些什么。

    “噢,对了。你一出去建房子的师傅就过来了。跟你爹去看了咱家的地基,说是明天一早就带人过了”云娘突然说到,她刚才差点忘了。

    “他们还有没有说什么?”建房子这是九月的头等大事,当即便把苏景航放到了一边。

    “陈师傅自己带五个人。剩下的要咱家自己找人。”

    九月颔首,陈师傅应该就是秦掌柜介绍来建房子的师傅。自己雇人这个好,村里人能帮衬一把是一把,而且大家都知根知底,干活也放心。

    “嗯,到时候让爹问问,看看村里谁家闲了,有想来帮忙的,咱就按着镇上的工钱给。”

    云娘磨着豆浆的手停了下来,犹豫着开了口:“九儿,我想让你舅舅他们过来帮忙……”

    九月诧异的看向云娘,舅舅?她听苏景航说过,好像他们经常随着镇上的师傅去做一些小工,难不成他们做的就是这些工?

    “你舅舅他们,跟着镇上的师傅经常给大户人家盖房子,这几年也学了点手艺,让他们过来帮着照看点,总归是自家人,咱也放心不是?”

    云娘有心帮衬娘家,只是跟自己的女儿说这事,到底是有些气短。

    “娘,这是好事呀,我记得舅舅他们家是双柳村不是,正好我有事还想请他们帮忙呢。”九月想起自己打算,笑着看向云娘。

    她不反对云娘帮衬自己娘家,说到底她自己就是个护短的,有好处肯定先想着自家人,当然也有前提,这人首先人品得过关。

    “嗯,我和你爹已经说过了,虎子他们不是经常去那几个村子卖豆芽嘛,这两天你舅舅还托他们带信让我带你们回去看看呢。”云娘脸上洋溢笑容,让九月不自觉的对舅舅家有了一些好感。

    “那明天让虎子他们带个信,看他们有没有空过来。”九月已经串好了豆腐皮,丸子云娘自己早就串好放在一边了。现在就还有蘑菇了!

    “有的,有的,这段时间农忙,盖房子的人不多,他们也就闲了。”云娘赶紧回道。

    九月笑着点点头,看来这段时间娘和舅舅家已经联系好了。好吧……但愿他们是好相处的。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