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不能吃辣椒的陈烨

    晚饭很丰盛,除了九月准备的串串,云娘额外还做了一条鱼,拌了一份豆芽菜。

    老宅的那份早早让苏景航端了过去,串串香的食材九月准备了豆腐皮,鱼丸,肉丸,萝卜丸子,还有卤豆腐,又用猪下水做了肺片,和猪肠,另外又准备了三样时蔬青菜,当然还有蘑菇。

    菜品一一上了桌,苏家人除了惊叹之外,更多的是好奇。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吃法,全部都用签子串起来,在锅里烫一烫就可以吃。而且麻辣香锅的汤底光闻着味都觉得过瘾。

    肖师傅今天照常不在家,九月暗道,幸亏他不在,要不然蘑菇的事不得又露馅了。

    倒是陈烨,自从进了苏家的门,好似一晃眼的功夫,就已经过了大半个月,他也习惯了一家人凑在一起吃饭。这会子,若是让他像以往一样独自用饭,反倒是索然无味了。他不得不感叹,习惯这东西还真是可怕的存在。

    不过这会,眼见其他人面前的碗里都是用红艳艳的麻辣汤底底烫过的串串,金黄的卤豆腐块和各种丸子,闪着油光的蘑菇,碧绿的青菜叶,还有白嫩嫩的豆腐皮包着清脆可口的油菜,每一样都极尽诱惑。

    而他的碗里,也算丰盛。只不过他的菜色全都是云娘特意用清汤给他煮过,不放辣酱的。自从受伤以后,他的饭食,几乎都是以清淡为主,伤口正在痊愈,吃不得辛辣。对于苏家人的细心照顾,陈烨很是受用。

    看着碗里的清淡,到底也没说什么,也是为了他好。学着众人的样子,抓起签子开始吃了起来,但眼睛却不时的往众人碗里溜一圈。

    云娘自然看见了他的小动作,赶紧解释,“阿烨,这汤底多半都是辣椒,你伤口才好一点还需要忌口,只能委屈你了。”

    陈烨眉梢微挑,显然不喜。碍于云娘的好意,最终生硬的点了点头。

    九月没有忍住,“噗呲”一声,笑了出来。立即被云娘一个眼刀扫过来,只能乖乖低头吃饭。

    苏景航得了美食,只顾得大口吞咽。全然不看桌上其他人的动静,这会又咬下一个肉丸子,不知有意还是脑子抽风鼓着腮帮子大声夸赞,“这串串真香,麻麻辣辣的,好过瘾。”

    果然,陈烨脸色明显又黑了几分。

    云娘一巴掌拍过去,打在苏景航的后脑勺,“好好的,吃你的饭。哪那么多话。”

    苏景航被云娘突然的巴掌打懵了,摸摸后脑勺委屈的看向自家娘亲,见云娘并没有真的生气。这才把目光投向桌子上的其他众人。

    苏长林是个不会说话的,基本这种场合,除了别人问他偶尔会说两句,一般都不发声。

    九月揶揄的神色看向自家傻哥哥,心里暗道,“补刀能手啊。”

    苏景航莫名其妙,又看了一眼陈烨,见他面无表情,并没有察觉到有什么不对,直到看见他碗里素色的串串。下意识的想劝他尝尝麻辣汤里涮过得,话到嘴边,突然想起来他还在忌口,这才恍然大悟,刚才他娘原来是为这个打他啊。

    “嘿嘿……陈大哥,你吃鱼,鱼也好吃。”

    九月对便宜哥哥的后知后既是好笑又无奈,这个哥哥心性纯然,没有城府。说白了就是太天真了,这样的性子,让他读书考科举不知是对是错。

    叹了口气,九月看向还在吃的正欢的苏景航。他目光清澈,脸上带着满足的笑容。见她看过来,挑了一串肉丸子放到九月碗里,嘿嘿笑了一声,示意她快吃。

    是了,至少他现在过得开心,以后的事以后再说罢。

    摇摇头,摒弃脑子里杂乱的想法,手里拿起一串蘑菇咬了一口,余光瞥见陈烨看向她的方向。不知为什么突然有些心软,一样菜色拿了一种,给他碗里分了一小半。

    陈烨抬头,眼里亮色一闪,晃的九月有些心虚。只能低声道:“只能尝尝,多了就不成了。还喝着药呢,必须忌口。”

    陈烨点点头,低头的时候,嘴角不经意的高高翘起。

    平时看似普通的青菜,经过辣椒的辛辣,葱姜的鲜,卤汤的香,放在嘴里,一口下肚,陈烨竟觉得比他吃过所有的美味都好吃,一时之间,当真是满足至极。

    云娘张了张嘴,有心想说些什么,看到陈烨意犹未尽的表情,垂下眼睑,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一顿饭把准备好的食材吃了个精光,大家这才都摸着肚子作罢。

    九月帮着云娘收拾碗筷,陈烨刚打算动手搬动桌子,被苏长林连忙阻止了,“这种事,怎么能让你做,我来就行。”

    陈烨摸摸鼻子,有心想做点什么,却不知从何下手,颇为懊恼。

    苏景航吃完饭头一件事,就去了牛棚,抓了一捆青草,放在铡刀上分成几节才抱过去放在牛槽。

    “爹,咱家牛这段期间长挺快的,快要赶上苏武叔家的大牛了。”苏景航提了一桶水,稀里哗啦的洗着手。

    “嗯,咱家给它吃的好,也不用干什么重活,当然长的快。”苏长林说起牛犊子,兴趣也上来了。

    “爹,老师说之后每个月给我放两天假,到时候我去给它打牛草,你就不用送了货回来还要辛苦了。”

    苏长林闻言,愣了一下,“我最近没去打牛草。”

    “那咱家牛吃的牛草哪里来的?我看每天都有新鲜的,我以为是你打的。”苏景航一脸茫然。

    “不是我。”

    苏家的牛棚靠近门口,白天的时候,经常把牛栓在门口的大树上晒太阳,村里人有柴火猪草什么的,院子不宽敞了就把他们放门口,家家户户几乎这么做,也不怕有人偷。

    这段时间,苏长林每天送货回来,门口就放着一捆青草。他以为苏景航去孙秀才家之前打的,他还为此欣慰了好久,儿子顾家是好事。

    “不是你,那是谁?不会是娘吧?”

    云娘每天起来的特别早,要准备的东西多,经常她起来忙活半天公鸡才打鸣。苏长林一想,这还了得。好不容易趁着他们送货那会让她睡一会,谁知道她还去打牛草。

    父子两当即就去找云娘,劝她以后别管这事了。

    “不是我打的。”

    谁知云娘一口否定,这下苏家几人犯了难,不是云娘,那是谁?九月不可能,陈烨更不会去做这种事。

    “有没有可能是爷奶她们?”九月提醒他们。

    “不可能,要是你爷奶肯定会说一声的。”苏长林摇了摇头。

    “那就奇怪了。”

    “想知道是谁,明天一早注意着门口不就知道了?”陈烨在旁边看他们猜来猜去,实在费劲。

    “阿烨说的对,明天就知道了,赶紧散了吧。”云娘开口赶人,都围在厨房门口干啥?

    “爹,一会我让陈烨写个菜单,你和大伯明天帮我买回来,明天开始做串串。”九月想起来这事便嘱咐苏长林。

    苏长林点点头,一会村里人会把鱼送来,他也该准备了。

    “嘎…嘎……”

    大白鹅的叫唤声不合时宜的响起,九月无语的看了一眼呆头鹅,目光不由自主的瞥向陈烨。她只要羽毛,打算用来做羽毛笔。谁知道这家伙搞来一只鹅,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置这只鹅了……

    大白鹅还在叫,云娘拿着食盆过去,这才让它乖乖闭嘴。

    九月无语望天,都是祖宗啊。

    “……娘,我去一趟老宅,让爹帮你磨一会豆浆。”

    “哎,去吧,天黑前要回来。”云娘不忘叮嘱。

    九月已经快走到门口,听到云娘的嘱咐,忙摆摆手。一路哼着小曲,路过村口那颗大树,碰见好几个村民闲聊。九月甜甜的叫了叔叔伯伯。

    坐在树下闲聊的几个人纷纷夸点头夸赞。

    “长林家的闺女了不得啊。”

    “可不是,听说她家那些挣钱的东西都是她鼓捣出来的。”说话的两个汉子,眼里满满的羡慕。

    “长林有福气啊,生了这么一个心灵手巧的闺女。”

    “你说我们咋就没那命呢?”

    “嗨,别提了。我家闺女还见天的缠着我要绢花呢。各人有各人的命,羡慕不来的。”

    “嘿嘿,老哥。我记得你家宝哥和长林家两个孩子年岁差不了多少,过上个两三年,也该说亲了吧?”那人说完意有所指的看了一眼九月离去的方向。

    另一人心领神会,心里默默想着这事的可行性,越想越觉得有这事可行,当即笑的嘴巴都合不拢。

    苏长林家现在可是苏家村的香饽饽,谁不知道她们家挣钱的营生多。就现在,他家每天吃的豆芽,可不就是出自他家,还有鱼,也是九月那丫头教会她们怎么去腥味的呢。要是能和他们家做亲,那好处可是多了去了。

    树下几人各自怀有心事,九月走后不久。也借口家里有事,一个个的回了家。

    和苏长林家结亲这一事,都成了他们回家后首件大事。

    “不行,九月才十岁,我家宝哥儿快十四了。可等不了那么长时间。”说话的妇人手里缝着被子,听了男人说的事,想也没想一口拒绝。

    “你傻啊,苏家那丫头谁不知道是个钱罐子,能娶到她,宝哥儿以后吃穿都不愁了。”男人恨铁不成钢,别以为他不知道,这女人一直想把娘家侄女嫁给宝哥。哼……那侄女前阵子来过,见到好吃的,眼睛发光,一副饿死鬼模样,想要进他家的门,想都别想。

    “姑娘家,抛头露面,小小年纪就管着家里大小。咱家宝哥儿娶了她还能有好日子过?”妇人对九月传闻听了不少,好的也有,坏的也不少。可要配自己宝贝儿子,那缺点可是有的数。

    “得得得……这事不说了,别怪我没提醒你,不是苏老二家的姑娘,宝哥儿也不可能娶你娘家侄女。”男人说完冷哼一声,沉着脸出了门,真是没见识的婆娘。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