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荒地建房

    陈师傅一来,九月连忙翻出自己画的房屋图纸,紧紧的跟在苏长林背后来到了先前买的那几亩荒地上。

    “哇,之前没好好看,现在站在这里才发现确实挺宽一片。”九月打量着周遭,轻声感叹。

    “呵呵,是啊……”苏长林笑着左顾右盼,着实挺大一片地。

    陈师傅几人围在一起,指着四处小声的探讨着。

    “九月姐姐……”四狗子气喘吁吁的跑过来,他家就在村口,九月一行人过来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

    “慢点跑,小心绊倒。”九月柔声嘱咐他。

    “九月姐姐,我娘说你们家要在这盖房子,以后我一出门就能看见你了。”四狗子红扑扑的小脸,乌溜溜的眼睛看向九月。

    “是啊,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你高不高兴啊?”九月蹲下身,替四狗子整理了一下歪斜的衣服,还不忘摸摸他的小脑袋。

    四狗子这回倒是没躲,咧着嘴角,笑的眉眼弯弯。

    这一笑倒让九月发现他一个秘密,哈哈……这小家伙在换牙,少了一颗门牙,这会一笑起来可不就是在漏风嘛?

    九月憋着笑轻轻咳了一声,“告诉姐姐,你有大名嘛?”总不能一直四狗子四狗子的叫吧?虽说农村贱名好养活,可是她却叫不出口。

    四狗子摇摇头,九月叹了一口气,好吧,白问了。

    “那我以后叫你小四好不好?”

    得了新名的小四开心的点点头,只有九月姐姐才会这么叫呢。

    乖孩子,九月刻意忽视小四一笑就漏风的牙,捏捏他的小脸蛋,心里软的一塌糊涂。怎么能这么可爱呢!

    逗着小四软萌软萌的小脸,直到苏有福过来,要不是苏长林叫了一声“爹。”九月压根没发现老太爷过来。

    “爷,您好点了吗?”九月忙上前扶他。

    “喝了药能不好嘛?”苏有福呵呵一笑。

    听这声大概是没多大问题了,九月这才放心。

    苏有福找了个高地,站在一块大石头上举目四看。荒地很大,杂草乱石也很多。低矮的灌木和歪斜的枯木交错,这清理起来,估计也费劲。

    “爹,您小心些。”苏长林担忧的看了一眼站在石头上背有些佝偻的苏有福。

    “没事。”苏有福摆摆手,再抬眼专注的查看起地形。

    要说这块荒地,建房子的话着实不错,依山伴水绿树成荫。这么些年,村里人都没想着在这建房,主要原因是这原是田地,再者也是因为这碎石灌木太多,整理起来太过麻烦。

    “长林兄弟…你们过来一下…”陈师傅的声音从另一边传了过来。

    苏长林一顿,不自在的看了一眼自家老爹。扶着他下来就往陈师傅那边走去。

    九月拉着萌小四,要避开乱石灌木,走的极慢。

    “你们也太慢了。”陈师傅身后一个汉子等的不耐烦了,忍不住嘟囔。

    “老二,咋说话的?石头杂草那么多,还有老人小孩能走多块?”陈师傅白了一眼叫老二的,“咋咋呼呼像什么样子。”

    “爹,我这不是着急嘛?”老二朝陈师傅笑笑,有些气短,当着这么多人就训斥,太没面子了。

    九月自是听到这边的动静,心里对陈师傅印象又上升了一个高度。

    “陈师傅,可是有什么问题?”苏长林有些疑惑。

    “你们快看,那是什么?”

    九月顺着陈师傅所指的斜坡看去,杂乱的碎石间,一哇清泉正“咕咚咕咚”冒着泡泡。

    “我刚才尝了,水又暖又甜,特别好喝。”老二连忙夸赞。

    九月看了他一眼,笑的那么憨,才被陈师傅训斥过,这会估计早把这事忘了。

    “这儿也有活水?”苏有福上前细细的查看,“水挺清,就是有点小了,怕是派不上什么用场。”

    九月踩着碎石走了两步,凑近泉水蹲了下来。伸手一摸,果然清澈温暖。

    “小点没事。房子建在这的话,吃水倒也方便了。”苏长林想起自家院子的那口井,当初也是为了云娘提水方便,才请人挖了一口,这泉水小就小点,能用就行。

    “长林兄说的极是,靠着这泉水以后用水不愁了。”虽说这苏家村靠河,打井也方便,可到底也没有现成的方便不是?

    九月闻言,心中一动,站起身来细细观察起周围。

    这里地势开阔平整,整理起来倒也不复杂。若是把这哇泉水围在院墙内,家里用水方便不说,可以的话在这挖一个池塘,引入泉水种莲养鱼也不是不可以。

    九月越想越觉得可行,当即把这个想法说于众人听。

    除了苏有福觉得挖池塘有些耗时之外其余人都觉得这想法不错,挖池塘这事不急于一时,以后慢慢再弄都可以,是以这房屋的大致位置就定在了这泉水一周。

    九月犹豫片刻拿出了自己画的图纸,“陈师傅,这是一个亲戚教我画的房屋模型。你看看能不能按着这图上的建?”

    陈师傅早在九月把图纸打开的时候就看了过去,如今瞧着纸上的模型,浓眉缓缓皱起。

    而后伸手接过,探究的看了一眼九月。“你那亲戚是做什么的?”

    九月从容一笑,“也说不上是亲戚,前些日子,我们家救了一位公子,他师傅是个世外高人,听说我家要建房子,所以教我画了这张图纸……”

    说着眼珠一转,“陈师傅,别计较这些了,你就看能不能这样建?”

    苏有福和苏长林自是知道这图纸的来源,对于九月那个梦也讳莫如深,不止是外人,早在一开始苏有福就下令这件事谁也不许提起,就是家人也不行。

    陈师傅闻言,原来是有高人指点。怪不得……,不做他想,盯着手中的图纸认认真真的看了又看。良久之后,才缓缓点头。“能倒是能,只是要按照这上面的构造来建,成本就有些高了。”

    说来说去,还是怕付不起这个钱。也不是陈师傅市侩,只是他经秦掌柜介绍来,自然也不想坏了双方的关系,所以该说的还得说在前头。

    确实,不论如何看。九月一家都不像能付的起这个钱的人家。

    “陈师傅,你大概算算,这房子要是建下来大概能花费多少?”

    陈师傅抬眼,复杂的神色在九月脸上扫过,“以我多年的经验,怕是一百两往上。”

    九月送了一口气,还好,在她预算的范围之内。刚要开口,就听苏有福,“嘶,一百两?”

    村里最好的房子就村长家的青砖瓦房,当初也就二三十两。

    一百两建一座房子,他还一时接受不了。

    “成本花费太大了。”苏有福搓搓手,歉意的看向陈师傅,意思明了,这新房估计得重新规划。

    陈师傅把纸张折好,赛给九月。那高人怕是生在富贵人家,给的图纸确实让他眼前一亮,可若要建造那样的房屋,也就只有富贵人家才有那个能力了。这户人一看就是朴实的村里人,怎么会有那么多的银钱置办。

    按照他本来的想法,建造一座农家小院,满打满算花个三四十两准能把房子造的体体面面的,可现在这情况让他也一时没了主意。

    九月了解老太爷的心思,轻轻拉过他走到一边。倒是苏有福当先劝说,“九丫头,我自是知道你与以往不同,可这事并非小事,咱们小门小户实在不必如此打眼。”

    “爷,您说的这些我都懂,只是您只看到的是眼下,我可以保证,以后咱家的日子只会越来越好,您不能只看眼下,光想着如何省银子,考虑如何安分守己养家糊口。”

    “你这丫头……”苏有福闻言,只觉有几分好气又有几分好笑。“这谁告诉你的歪理?”

    “歪理么?”

    “安于现状的是无能者,有能力者又怎么会畏惧,眼光又岂会不长远?”

    耳边的虫鸣声不绝于耳,太阳洒了一地,九月的声音无比认真坚定,一下又一下捶击着苏有福的心。

    小姑娘站在那里,黑白分明的瞳孔正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眸子中带着他所不能理解的神情……

    认真,坚定,又带着几分自信的嚣张。

    苏有福不知道为何有那么一瞬间,他竟觉得现在眼前的完全不是十岁的小孙女,而是一个经历了世事沧桑的大人。那一双眸子,着实震撼他了的心神。

    “爷爷可有想过长远?”九月缓缓问到,“按照爷爷的想法,便是建造一座简单的农家庭院,只要能住人,不说大富大贵,能安心度日就好……别人可以这么想,可您老人家是两家的主心骨,却万万不敢有这样的想法。您的一言一行,都决定着我们两家的兴衰。”

    一番话说的铿锵有声,坚定无比,九月放下伪装。搞不定苏老太爷,以后干啥都不方便。

    “作为家里的主心骨,您可不能退缩,九儿虽是个丫头,可也想让一家人过上好日子。”

    这些话成功的激起了苏有福内心的澎湃,等着他消化的差不多了,九月这才继续说道:“爷爷,咱家以后还要做大生意,建的房子相当于咱家的门面。我要让苏家在清水镇都能排的上名号,这房子真的只能算小意思。”

    “你是说……”苏有福猛然想起之前苏长生说的豆腐,难道……

    九月不知他心中的想法,只知对自己的计划有利,便肯定的点了点头。

    苏有福愣了愣神,这才松了口:“也罢,就按着你的意思来,若是钱不够,上次你给的三十两银子我还收着。”

    到底是自己老了,以后苏家如何,就看这丫头怎么折腾了。苏有福竟有些期待了……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