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串串香

    房屋格局方位最终还是落实了下来。要不是苏家允诺每十日结一次工钱,他险些以为这苏家在诓骗他。

    陈师傅常年涉猎建造房屋,对于房子的方位格局自是了解,交代了老二几个人先把荒地整理出来,自己拿着图纸一遍又一遍的和九月把具体的房屋规划落实完整。

    按照九月的设想,茅厕和洗澡的地方建在一起,这个时代的茅房是九月一块心病,他们家的茅房就是一个斜坑,不止他们家,整个苏家村几乎家家户户都是这样的茅坑,偶尔不小心看上一眼,满坑的粑粑和蛆恶心的人连隔夜饭都能吐出来。有的人家甚至连着猪圈,鸡棚的,大热天靠近一点点之内都能闻见味。

    蹲厕的造型结构简单,烧制起来应该也不难。想着前世的卫生间的原型,九月给陈师傅详细的解释了怎么建造排水管道,又把蹲厕的结构在地上找了个石子画了大概。

    茅厕于洗澡间建在一起,陈师傅还没见过,大多数都是在洗澡间放一个恭桶倒是真的。

    “这也是那在高人指导你的嘛?”陈师傅全部听完,内心的情绪波动越来越大,喜大于惊。这样的房屋,是整个清水镇前所未有的,而且个种细节构思特别巧妙。

    两层全部是土炕,说是土炕但又和他所见过的土炕不同,九月口中的炕类似于现代的床,造型方面更为精巧。膛内只需要放置炭盆就能加热,简单又干净。

    还有部分家具,每个住人的屋子九月都特别设计了炕柜。基于普通家具的区别是柜子连着墙壁,这样不仅节省了木料而且更省空间。

    再者就是采光了,现在的窗户都开的比较小,且类似于门一样带有窗扇。室内采光特别不好,光照不好的时候室内经常是昏暗的。九月在原来的基础上加大了窗户尺寸,去掉窗扇。改做纱窗,到时候在换上窗帘就好了。

    既然是两层的,二层肯定要有阳台。说是阳台,其实就是做了一个露天小隔段,这个不难做,陈师傅对于这个相当不解,何故白白缩小了二楼的空间,空出一块地不知有何用处。

    九月笑笑不做解释,现代人的情怀他不会懂得。无聊是在阳台上养养花,饭后看看风景,那是多么惬意的事情啊……

    房屋设计细节苏长林全部交给九月,但是朝向方位她却是不懂。和陈师傅商定了具体细节后,这儿基本就没九月什么事了,剩下的就有苏有福和苏长林把关。

    陈师傅带来了五个人,舅舅那里还不知道要来几个,所以雇人帮忙这事九月暂不着急。想着这个点苏长生他们该回来了,九月便告辞了陈师傅等人带着小四回家了。

    荒地上大家整地挖地基忙的热火朝天,七八个人动静倒不小,很快苏长林家要建房的事便传遍了苏家村。

    “苏老二家是真发达了啊,那么大一块地据说都被他们买下来了。这得建多大的房子啊……”

    “可不是,听我男人说,前阵子还买了不少良田呢……”

    大榕树旁很快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对着那边荒地指指点点,议论纷纷。也有不少好心的,听闻消息,默默回家拿上工具就去了那片荒地。

    苏长林这会反倒是有些局促了,他家还没雇人,这些人就自己来了,这可如何是好?

    “苏老二,今个儿终于有我们能干的活了。拿了你们家那么多好处,我这心里老觉得亏得慌。”

    说话的正是铁柱,铁蛋他爹,大嗓门一吆喝引得众人纷纷符合。

    这是……?苏长林看了一眼来的几人,虎子爹,铁柱,苏洋的爹苏有财,其中最年纪小的是四狗子的哥哥大狗子。他爹不在家,家中属他年长,他娘吩咐了,过来给苏家帮忙,一定要勤恳认真。他家终于能吃饱饭,穿的起新衣服,全要仰仗苏长林家,即使他娘不说,他也会认真的。

    “铁大哥,这怎么能麻烦你们呢?”苏长林有些尴尬,这些人突然来帮忙,实在让他猝不及防。

    “嗨,别说这有的没的,大家伙来这可不是闲聊的。”铁柱说着已经加入到陈师傅他们的行列种,忙碌起来,其他几人见状也纷纷效仿。

    “长林,别担心,我们几个来的路上商量过了。这几天空闲都会过来,不说别人,就我们一家。前前后后多亏了你们,要不然现在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样子呢,你家建房子这么大的事,我不来帮忙,心都不安。”苏大牛拍拍苏长林的胳膊,很快跟着铁柱他们去一边清理杂草。

    倒是苏有福在一边看了许久,心里思绪万千。别看这么简单的一件事,要知道现在正是农忙。能放下手头的事过来帮忙的,不可谓心不诚。那个丫头,不知不觉间就收买了好多人的心。

    不管这边如何,九月回家也没有闲下来。一会串串香的餐车就来了,现在有了豆腐和豆腐皮。鱼丸和萝卜丸子还剩不少,只有肉丸子云娘趁着做豆腐的空间早就着手准备了,现在就等苏长生买回来肉和其他蔬菜。

    搬了一张桌子,九月把食材端出来,一个一个全部串了起来。有了赵婶的帮忙,速度快了不少,连小四都洗了手加入进来,小心谨慎的摆弄着手里的豆腐。

    汤底是现成的,只需要到时候加热就行了。木炭本来是冬天用剩下的,谁知道这会起了大用。这几天早餐摊子用炭多,苏有福干脆把老宅的也全拿了过来,时不时的还重新烧一些。

    苏长林赶着牛车来的时候,带了一个人。

    “苏姑娘,真的是你。”牛车上跳下一个人,正是今天赶来赴约的阿莲。

    “呵呵……可不就是我嘛。”九月挽过阿莲的手,招呼她坐下先休息一会。

    苏长生和二旺在后面抬着串串香车子进了门,九月赶忙迎了上去。略一打量,还别说,李师傅那手艺果然不是吹的,全部都按她说的造出来了。

    “这姑娘是你说的人吧?”苏长林拍拍手上的灰,看了一眼阿莲对着九月问到。

    “是她,大伯你先休息会。”九月拿了个凳子过来,云娘见他们进来,一如往常打了水过来让他们洗洗手。

    二旺来来回回提了两趟终于把车上的东西全部卸了下来,里面有云娘要的肉和猪下水。

    “二旺,快休息会,累不累?”云娘端了两杯茶过来。

    “婶子,我不累,”二旺长的人高马大,性子却非常腼腆,一句话没说完就低下了头。

    “二旺,把这当成自己家,别生分了。”苏长林喝了一口茶水,笑呵呵的看向二旺。

    “说的是,以后打交道的日子还长着呢。”赵婶适时的劝说。

    “嗯,我…我会的。”二旺抓着衣襟,低声点点头。

    九月着急串串的事,翻出来猪下水就开始清理,赵婶子看了一遍,就替九月接手了。

    云娘要准客了一锅热粥,今天事太多,就先凑合一下,中午饭做早一点一样。接下来要准备肉丸子,九月打发了阿莲去给云娘帮忙。自己则和小四继续把买来的菜串起来。

    “对了,我回来的时候,荒地哪里好几个咱村里的人去帮忙了。你爷让我说一声,今天午饭得多准备点。”苏长林端起碗,咕噜咕噜的喝着稀饭。

    午饭肯定会提前准备,只是九月没想到村里人还有帮忙的。

    “中午我让你大伯娘过来帮忙做饭。”苏长林放下碗,对着一旁还在喝粥的二旺说道,“一会串串香的车子,二旺就帮忙多照看点给他们送到镇上吧。”

    “哎,好。”二旺听到这话,忙不迭的站起来应了。

    九月捂嘴头像,二旺这性子一点都和他的长相不符。看着魁梧粗壮的,实则像个小媳妇。

    忙活了大半个时辰,九月的串串香终于上路了。九月带了阿莲让二旺赶车,把小四放在了村口他家门前,小家伙大眼睛扑闪扑闪,看着九月站在那里不动。

    九月摸摸他的头“快回去把,等我回来给你买果脯吃好不好?”对于萌萌的小正太,九月一点抵抗力都没有。

    小四听到果脯也不为所动,九月狠狠心,镇上人太多,小孩子还是不要带的好。“听话,在不回去,以后我不和你玩了喔!”

    小四抿抿嘴,委屈的地下头,一声不吭的跑回了家。

    “唉…”

    牛车紧赶慢赶,终于赶在午时到了镇上,阿莲对这比较熟,指挥二旺左拐右拐停在了东街一条巷子口。

    九月一眼看去,全都是摆摊的,类似于小吃一条街那样的模式,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每个摊子跟前都有人驻足,孩童妇人居多,果然是个好地方卖串串香的好地方。

    只是这会摊位几乎都占满了,好的地段早就人满为患,只能靠着最末找了个空地。有了二旺这个帮手,摊子很快变支了起来。

    打开封住的炉子,九月把一桶麻辣汤底分别灌满十个格子。本身已经烧开的汤,这会一加热,麻麻辣辣的香味便四散开来。

    也亏得有卤汤底香味浓郁,大老远就吸引了一群人的注意。九月把各种食材各取一些放进去,翻来覆去的变换朝向。

    “娘,我想吃丸子。”九月抬眼一看,一个小男孩拽着他娘已经过来。

    “这是鱼丸嘛?”妇人看着圆滚滚的丸子,这味真的好香,下意识的咽了一下口水。

    “婶子,您好眼光,这个就是丸子。我们家不光有鱼丸还有肉丸萝卜丸,都是顶顶好吃的。”九月余光一扫,不错已经有不少人往这边过来了。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