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油纸

    回到家的时候,毫不意外的是,大伯娘也在家里帮忙,建房子是大事,男人们在外忙活。女人们在家准备十几个人的饭食也忙的半死。幸亏有赵婶子和冯氏帮忙,云娘才不至于手忙脚乱。

    二旺卸下了牛车,把东西搬进院子,二话不说又跑去村头帮忙整地。拿了人家的钱,就让他那么回去,他也不好意思。

    等二旺一走,家里三个妇人纷纷围了过来,“咋样咋样?串串香卖的可好?”

    九月刚坐下来,心里有些好笑。故意装作无精打采的样子,抿着嘴没有说话。

    云娘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没了主意。难道是生意不好?要说做串串香谁的期望最大,那肯定是九月莫属。这丫头神情不太好,莫不是被打击到了?

    “九儿,没事啊,你做的串串那么香。第一天可能是大家还不习惯,以后就好了啊。”

    云娘说这话的时候,一点都没注意九月低着头弯起的嘴角。倒是冯氏虽然脸上也担忧,可到底比云娘要冷静,目光一转看向二旺刚拿进来的东西,餐车空空如也,除了新采买的食材,其余的东西一样也没有?按理说生意不好,那串串可不得剩下?她这段时间一直卖早点,也算见识了不少,串串香的味道她完全有信心,没道理生意不好啊?

    “九月啊,你娘说的对,做生意不是小事,咱慢慢来。不着急啊。”

    云娘和赵婶你一言我一语的互相搭台,九月喝了一杯水,也装不下去了。

    “娘,今天生意特别好。要不然我们怎么能回来的这么早?”

    “好?那你刚……”云娘看了一眼赵婶,两人目光一合计,心中也有了答案,“好啊,你这坏丫头,敢骗我们。”

    云娘说着就伸手佯装要揪九月的耳朵,九月赶紧告饶,开玩笑,再怎么说,她内里可是二十多的人,当着外人的面被揪耳朵,那多没面子。

    笑闹间,云娘和赵婶明显松了一口气。冯氏一派的淡定,只听到生意火爆时,眼睛一亮,才捂着嘴轻笑两声。

    新采买的食材里,出了肉类要先加工出来。其余的明天一早再弄也不迟。厨房她们三个人足够应付了,是以九月给云娘交代了一声便抱着今天卖串串香的罐子进了正屋。

    “哗啦……”一声。铜钱连着碎银子悉数倒在了炕上,九月眼睛恨不得粘在那些钱上,这都是她赚来的啊。

    “1,2,3……”一圈数下来,竟然将近三两之多。

    “发了…发了…”

    九月一把抓起来一部分铜钱,激动的差点亲了两口。

    对了,病美人一出手就一两银子,这样算下来,今天的收入也就二两。采买食材又花去了三百文,除去人工成本,纯收入也就一两多。

    一两就一两吧,九月不着急。这个数字她也很满意了。还有豆腐……

    说起豆腐不知道虎子他们今天试买豆腐成果怎么样了。九月是个心急的,不顾炕上还散落一堆的铜钱碎银,还没出屋便开始叫喊:“娘,虎子哥他们回来了嘛?”

    “就知道你惦记,他们啊,早就回来了。让我给你说一声,豆腐卖的特别好。”云娘手里搓着猪下水,豆腐卖的好她心里也高兴。

    “那就好,那就好。”虽说豆腐能卖出去九月心里早已有了准备,可亲耳听到,还是让她莫名的激动。

    “那舅舅他们……”走了两步,忽然想起,差点把这事忘了。

    “你们走了没多久,你两个舅舅都来了。”

    “已经来了啊?”想不到今天就来了,还以为最少也得明天呢。

    “两个村子离的不远,走路半个时辰就能到。他们近日也不忙了,肯定今天就过来了。”云娘倒了一盆水,猪下水也清理的差不多了。

    “那晚上他们岂不是还得回去?”这家里现在多添一个人都住不下,两个舅舅家倒是可以来回折腾。那陈师傅一伙不知怎么打算的?

    “本来要回去的,可陈师傅他们自己搭了个棚子,这段时间就和他们凑合凑合,这天也热了,晚上倒也不怕冷。你大伯已经把被褥带过去了。”

    “这么快?”九月这下忍不住了,她能想到的问题,别人早就解决好了。

    “可不是咋滴?陈师傅一早就和你爹商量了,从你赵婶家借的苞米杆,还有咱家和老宅的,拾掇了一个草棚子,床板还是虎子二叔家的。这几天要辛苦他们了。”

    就是住草棚陈师傅也没半点嫌弃,云娘过意不去,中午的饭特意多放了肉。唉……出门在外都不容易。

    “云娘,这馒头蒸好了,你看看放哪里?”赵婶从厨房探出头来,笑着问道。

    “哎,等等啊。”

    亏得老爷子编了不少竹箩,两家的框子啊篮子啊从来没少过,云娘从泡豆芽的棚顶上取下一个竹箩,细细擦掉上面的灰尘,垫了一层布才交给你赵婶。

    一个个大白馒头出了锅,赵婶看的喜不自胜,咧着嘴笑的没停过。搁在一个多月以前,他们谁能想到粗粮都吃不起的苏家二房会有如今这光景?赵婶打心底盼着他们越来越好,不仅是苏家从关联时候帮了她们,还有这段日子,因着卖豆芽,虎子也变得越来越稳重了。

    一个家,儿女才是希望。不说虎子再不调皮捣蛋了,苏红玉虽然还是不喜欢出门,可把家里打理的井井有条,人也活泛了。这都是赵婶喜闻乐见的,而这一切的转变,皆来自苏家二房。

    “妹子,再蒸一锅你先看着点,家里还有些萝卜,我去拾来,咱晚饭炖了吃。”

    厨房里,大锅里赵婶用来蒸馒头,小锅留给冯氏准备明天摆摊要买的食材。

    倒是没刻意避着赵婶,九月早就想到以后厨房光靠云娘和冯氏估计也忙不过来。除了特别要保密的东西,做丸子串串这类的索性就大大方方教给了赵婶。

    倒是赵婶,起先死活不学。云娘好说歹说,才让她慢慢接受,只是苏家的信任,让赵婶干起活来更加卖力。

    九月空闲下来,在豆芽棚子转了一圈,现在发豆芽全部交给了苏长林负责。她除了偶尔指导一下,基本就没再管过,所谓熟能生巧,苏长林对于发豆芽可算是得心应手。

    这都是家里赚钱的行当,苏长林每天都要在棚子里转好几次,趁着空闲还特意做了一个简易架子,这样豆芽多分几个框子装,有了空间,发出来的豆芽更加饱满莹润了。

    用做串串香的汤底煮的豆芽,吃起来更有感觉。只是豆芽没法串起来,倒是可惜了。九月想着要不要再购置桌椅碗筷,还有今天像病美人那样带走的,不可能每次都连着碗卖给人家,看来还得想想办法。要是有打包袋就好了……

    打包袋那是没办法了,九月不会认为这个时代会有塑料这种东西。九月冥思苦想也没得出个所以然,愁的一个头两个大。

    陈烨在厢房坐的久了正好出来透透气,就见到九月皱着小脸,头上的两个包包抓的歪歪斜斜的。这是遇到难事了?

    “有心事?”

    九月看了一眼陈烨,“怎么?你想帮我解决啊?”

    “说来听听。”陈烨背着手,忽略九月不太好的语气。

    “哼……说了你也不知道。”九月摆摆手,走远两步,这家伙越看越危险,还是保持距离的好。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陈烨背后的手兀自握紧,这死丫头,总是能轻而易举就挑起他的怒火。

    “切……”

    九月翻了个白眼,又凶巴巴的,白瞎了那副好容颜,就没见他笑过。

    “好吧,告诉你无妨。”假装咳一声,清了清嗓子,“我想找一种打包串串的东西,陶瓷成本太高,不考虑,食盒更不用想,还要能保温,你可有什么建议?”

    陈烨低着头沉思,想着以往出门的时候几乎都是用食盒准备吃食,偶尔也用油纸包裹。据他了解,油纸大部分都是用来做伞,用来包食物的也不少。防水不说,成本相对陶瓷瓦罐就便宜多了……

    “……你也不知道吧?唉…早说了你不知道还非要问。”九月忍不住嘀咕,抬脚打算回屋了。

    “油纸。”

    “什么纸?”九月转身,陈烨又说了一遍。

    油纸?顾名思义九月也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她怎么没想到呢,就是现代,好多小吃不也是油纸袋包装的。不仅防水还有保温的效果,用来打包串串最是合适不过了。

    “行啊,这次就算你帮上忙了。说吧,要我怎么感谢你?”九月一把拍在陈烨胳膊上,颇有些哥两好的意思,不知是不是用力太大,陈烨瞬间黑了脸。

    “额…不好意思啊,太激动了没控制住,呵呵…”

    陈烨瞪了一眼面前的人,朱唇轻启,缓缓吐出四个字。要不是九月还存在着一丝理智,要不然就凭这四个字,九月恨不得再上去狠狠补一拳。

    “不知羞耻。”

    “呵呵……去你大爷的不知羞耻,我还没把你扑倒呢,怎么就不知羞耻了?”九月气的咬牙切齿,前一刻的好心情这会一点都没了。

    “轻浮……粗俗……。”

    陈烨一直都知道这丫头与众不同,谁曾想今天还见识到这么不同的一面。

    “…我…懒得搭理你。”

    哼……以后再同你说一句话我…我就一天不吃饭。九月气鼓鼓的转身回了屋,“老古董……”

    拍了一下就不知羞耻了,之前抱过她怎么那又怎么算?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