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结交

    家里人来人往,陈烨这个闷葫芦早晚闷在厢房,九月都怕他发霉了。这一日吃了晌午饭,陈烨趁着这会人不多便出来消食,九月收拾妥当,照例跟着二旺去镇上买串串香。

    陈烨的目光有意无意的看来,九月当他是想去镇上。也是,毕竟在家时间久了,出去走走也好。

    “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镇上?”

    陈烨一愣,随后很快点点头,能出去固然好,苏家人把他差点当神供着,他有心想帮忙做点什么,不是云娘怕他累着,就是苏长林在一旁守着。几天下来,他除了做一点微末小事其余都插不上手,心里说不出的烦闷。

    “那你快去换衣服,我们马上就出发了。”九月忙着把东西一件一件往牛车上搬,见陈烨直愣愣还在发呆,忍不住出声催促。

    瞥了一眼陈烨身上的月白袍子,这可是她娘亲手做的,用的布料也是家里最好的。领口和袖口还绣着精致的暗纹,云娘说,“阿烨那么精致的一个人,普通的棉袍怎么能衬他。”是以,缝制的时候格外用心。九月有时候特别想不通,这小子到底做了什么就让她娘胳膊肘拐的那么彻底?连苏景航那个亲儿子都往后排了。

    很快陈烨换了一身微旧的短打,有点农家人的打扮。可目光移到他的脸上,九月瞬间就不淡定了。

    这张脸带出去能见人吗?头发用发带高高束起,那张祸国殃民的脸便一览无余。即使他幽暗如水的眸子写满了冷清,九月也怕阻挡不了外面的狂花浪蝶。

    “不行不行,你这样出去我怕被人吃了。”九月三步做两步凑到陈烨跟前。踮着脚尖也够不到这小子的肩膀,“弯腰,电线杆啊,长那么高干嘛?”

    陈烨皱眉,三番五次呵斥于他,到底怎么容忍她活到现在的?

    “快点啊!”

    陈烨眯着眼睛看了她一眼,不情不愿的弯下腰。九月当即拽掉了他的发带,突然想起前世的某个洗发水广告,这么顺滑的发质一点也不比那些个明星差啊。

    发丝散落,陈烨眸光一闪,低垂的手犹地一抖,好半晌之后,僵硬的转过脸,对着还在痴迷的九月一字一句的说道:“摸、够、了、吗?”

    陈烨脸色有些奇怪,眉宇间好似笼罩了一层寒气。

    吓得九月立时一个激灵,“咳……那个,等下啊。”

    稳了心神,三下五除二把陈烨的头发往前分了一些下来,遮住大半张脸,只在后面束起了一小部分不至于披头散发。

    这般一拾掇,原本气度非凡的少年郎,随意披散下来的发丝虽然隐去了一半的容颜,可凭空又多了几分魅惑和神秘。

    九月一手支着下巴,上下一打量,颇为满意。

    “好了,这就走吧。”

    牛车走的不快,二旺是个腼腆的。在前方赶车从不多话。九月和陈烨面对面坐在牛车的两边,相对无言。

    偷偷看了一眼陈烨一本正经的端坐在那里。目不斜视盯着前方,好似看不到她的存在,九月有心想说点什么打破宁静,张了张嘴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算了,就当他是空气好了。”九月腹诽,也不指望他说话了,随他去吧。

    六月里天气已经大热,幸好东街那一条小吃街背阳,冬日里冷风嗖嗖夏日却格外凉快。要不然串串香的生意也要大大受损。

    路过两条街,行人已然多了起来。各式各样的油纸伞也成了夫人小姐们出行必备的遮阳用具,街头买卖纸伞的小贩也多了起来,九月眯着眼睛,瞅着从指缝透出来的阳光。前世的街边小吃通常也会用大伞用来遮风挡雨,要不要自己也做一个呢?

    这样想着很快就到了目的地,阿莲早就等在那里,见她们走来,连忙小跑过去。

    二旺帮着把东西卸了下来,就赶着牛车去阿莲家寄存。

    陈烨站在不远处,四下观察一番身影一闪便消失在原地,九月忙着准备开火煮串串,早就把他忘得一干二净了。

    离着九月的摊子不远处,一辆马车停了下来,沉木打造的车檐四周以流苏吊牌刻画着一个精致的“曾”字。

    这条街人来人往端的复杂,马车本不稀罕,可这“曾”家的标志也吸引了不少好奇着的目光。清水镇乃至庆阳城大名鼎鼎的曾家,谁人不知?就不知这马车是不是那个曾家了?

    帘子拉起,一个梳着双丫鬓的女子当先跳下马车,紧接着一身鹅黄色纱裙的女子也被扶着下了车。

    众人目光追随而去,见她朝着苏家串串香的方向走去,当即明了,这曾家的小姐大概也是被串串香吸引而来的罢。

    “苏姑娘!”

    九月搅动着锅里的汤,闻言抬头一看,“怪道声音有些熟悉,原来是你啊。”

    来人一身淡粉色织锦罗裙,外披白色莎衣,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美目流盼、桃腮带笑。青丝简单挽起,头插蝴蝶衩,一缕青丝垂在胸前,含辞未吐、气若幽兰,说不尽的温柔可人。

    “那日听得姑娘一言,回家便让人准备了冰糖雪梨水,日日服用,咳嗽竟真的减轻了。”

    病美人吐字如珠,声音又是柔和又是清脆,动听至极。九月细望几眼,虽然略施粉黛,脸色看着自然了不少,可她秀美的娥眉依然淡淡的蹙着,在她细致的脸蛋上扫出浅浅的忧虑,让她原本就不俗的容貌更添了一份我见犹怜的心动。

    不知怎的九月想起古代四大美人里面的西施,这姑娘现在倒有几分西施捧心的意味,一颦一笑都夺人心神

    “举手之劳罢了,不用挂心的。”九月不以为然,她也只是照搬前世的知识而已,实在算不得什么大事。

    “我家小姐日日受病痛折磨,姑娘随口一说却不知减了她不少的负担。我们今日专门来找姑娘谢恩的,还请姑娘不必推辞。”

    旁边的丫鬟一番话说的谦卑有度,紧接着从怀里掏出一个锦盒,双手承到九月跟前,恭敬的说道:“这是我们小姐准备的,还请姑娘收下。”

    阿莲被这一幕搞得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主仆二人看着还不错,只是再不错也不能一直挡着她们做生意,后面已经排起了长队,可不能再耽搁了,正好此时见二旺从那边回来,稍微一琢磨便道:“九月,要不然你带着这位小姐去那边走走,这里我和二旺看着可好?”

    “……额好,那你有事叫我。我就在不远处。”九月目光一扫,此地确实没法说事,“这位姑娘,我们这边说。”

    病美人莲步轻移,丫鬟也紧随其后顺手打开了随身携带的花伞。

    “你的东西我不能收,说真的,也没有帮你什么,说到底也解决不了大问题,你真不必放在心上。

    一过来,九月先拒绝了病美人的好意,谁知她一听这话,拉过九月的的手,笑着说道“我在这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苏妹妹比我年纪小却心性沉稳,不妨我们做个朋友罢?”

    九月狐疑,都说富贵人家子弟多娇惯,这姑娘倒是好教养,九月粗布棉衫也没见她多嫌弃。心头一热道:“小姐若不嫌弃我出生乡野,九月自当遵从小姐意愿。”

    “身外之物,怎会嫌弃?以彤久病床榻早已看淡那些虚名浮利。”

    原来病美人叫以彤啊,唉…九月再度叹息,可惜了如花似玉的美人儿。

    “以彤姐姐,你这病……?”

    说起自己的病,以彤微微叹了一口气,神色失落,“我娘说怀我的时候由一次失足落水,我这病请了无数大夫都治不了,我早都放弃了。胸口有时候闷的喘不过气来,那时我就想还不如直接去了,凭白受这么多的磨难。”

    丫鬟担忧的看了一眼自家小姐,眼眶泛红,“小姐……”

    “无事,这么久也该习惯了。”以彤自嘲的笑了笑,拉过九月的手,柔声道,“妹妹若不嫌我副病殃子,以后经常陪我说说话可好?”

    说话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事,九月点点头,她没有这种经历,自是不能体会以彤的心情,可那张明明笑着的脸眼底的失落却刺痛了她的心。

    两个人闲聊了两句,以彤便要告辞了。走的时候九月让阿莲装了一包串串,“你的身体不能吃辣,回去给家里人当个零嘴吧。”

    以彤捂嘴轻笑,“九月妹妹有心了,我家有个皮猴,天天就馋这个呢。”丫鬟单手抱着一袋串串,摸出一两碎银交给旁边的阿莲。

    “九月,这……”阿莲看向九月一脸为难,这两人一会功夫便姐姐妹妹的称呼,这银子她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

    “妹妹,这银子你再莫要推辞了,要不然我以后可不敢过来了,小兰,咱们走吧。”以彤先发制人,一开口就堵上了九月刚要拒绝的话。

    “哎。好…”丫鬟小兰举着伞赶紧靠过来。

    九月把她们送到路口,停在一两马车跟前停了下来。一个醒目的“曾”字映入眼帘。

    “曾?”首先想到了曾三爷,这不会那么巧吧?

    “对啊,我姓曾。”以彤看向九月,顺着九月的方向一看,“哎呀,看我!刚才光顾着说话,都不曾告诉妹妹我姓曾,实在是太失礼了。”

    九月忍住心里的疑惑,笑着摆摆手,“不妨事,这不是知道了嘛。快回罢,太阳这么大,别晒着了。”

    “没事,我带了伞。”小兰献宝一般举着伞晃了晃,九月忍不住多看了几眼,伞面的牡丹花倒是惟妙惟肖,颜色晕染也恰到好处,远远一看竟能以假乱真。

    九月被伞上的花卉迷了眼,曾以彤从马车里探出半张脸,笑着道:“九月妹妹,快回去吧,明日我再出来找你。”

    哎呀,自己在想什么,她们什么时候上车的都没注意。

    “啊…好。”九月摆摆手,“快回去吧!”

    目送马车走远,九月木着脸这才回了摊子跟前。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