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变故

    “婶子,你的两串鱼丸。来拿好了啊。”

    “哎好。钱放这了。”

    摊子上,阿莲和二旺一个涮菜一个收钱配合的有模有样,九月看了一会好似也能忙的过来,便不着急过去。

    “陈烨呢?”

    四处一看,都不见他身影,索性也不管了,那么大一个活人,也不怕他丢了。

    心里想着事,走了两步就愣在原地了。

    而此时,陈烨正负手站在一处园子里。身旁的人赫然便是宋远清。

    “不费一兵一卒就让他们把银矿吐出来,这计策果真绝了。”

    宋远清激动的看向陈烨,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这边交给你了,京城那边就让杜月笙去给那位提个醒。”

    陈烨面目清冷,好似再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倒是宋远清闻言脸色一变,“主子,此事功劳不小,为何不让太子殿下去呢?”

    “哼…他已经身份显贵,再大的功劳与他何用?”陈烨神色肃穆,背后那些魑魅魍魉等的不就是让他出头嘛?呵……那就等着吧。

    “是,属下愚昧了,我这就去安排。”

    宋远清一走,陈烨也不多留,出了拱门身子一顿,伸手把头发往前拨了一点,不知想到了什么,眸中柔光一闪,随即快步向外走去。

    “让开…都让开……”

    不知什么时候,街头出现一群凶神恶煞的家丁。仗着人多势众,在街头横冲直撞。

    众人纷纷避让,妇女小孩吓得东躲西藏。

    “傻子来了,大家快跑啊……”

    人群中有人高喊,一石激起千层浪。

    “傻子,林家的傻子,快跑快跑。”

    一个包子摊上,包子小哥对着跑了老远的背影急得跺脚大喊:

    “哎呦,我的包子,你还没给钱呢?”

    旁边的馄饨大叔忍不住呵斥,“这个时候你还惦记那两包子钱,还不快点收拾摊子!”

    小哥左右一看,气的狠狠拍了一把大腿,赶忙回身收拾东西。一边收拾一边低声咒骂:

    “该死的傻子,早晚遭报应。”

    九月被人群推搡,险些倒下。一向热闹的小吃街,这会变得混乱不堪。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九月乱了手脚。

    “婶子,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趁乱拉住了一个慌张跑路的妇人。

    “哎呀,小丫头,快走吧。傻子一来这生意就没法做了,你没看大家都收摊了嘛?快走快走,别让他们祸害了。”

    妇人话还没说完就挣脱九月的手,跑出去一截了还不忘回头叮嘱她赶紧走。

    被这场面吓到,九月一时心也慌了。赶忙挤入人群,艰难的朝着自家摊子移动。

    “阿莲……”

    好不容易靠近摊子,九月才发现阿莲正紧张的靠在摊子上左顾右盼,急得金豆子都快要掉下来了。这时看到九月回来,高兴的握着她的手,赶忙躲在车子的后面。

    “你去哪里了?好吓人,二旺刚去找你了。”

    “没事没事啊,我这不来了嘛。”九月缓声安慰阿莲,心中对那个傻子有些好奇。

    “阿莲,你知不知道那个傻子是什么人?大家好像都很怕他。”

    阿莲眼睛一直注意着四周,闻言眸光一暗。低声说道:“我也不是特别清楚,只听人说傻子家里很有钱,手底下有一群人,专门欺负我们这些小老百姓,一肚子坏水。”

    阿莲紧张的不行,周围的摊子都已经撤的差不多了,“九月,要不我们先去别的地方避一避?”

    “也好,就先去那边巷子躲一躲,二旺回来我们也能看着。”

    这会九月设计的现代版餐车终于起到大作用了,四个轱辘可比别家抬来抬去的要方便多了。

    “在那边,快抓住她们。”

    还没走出去两步,身后一声大喝,九月两个胳膊便被人钳制住了。

    “啊,放开我。你们这群登徒子!”

    阿莲红着眼睛,拼命挣扎,九月环顾四周,终于见到了众人口中的傻子。原来傻子不过就是年约十五六岁的公子哥,见阿莲挣扎叫骂,仿佛见到猎物一般,拍手叫好。

    “阿莲,别喊。”九月厉声喊到。

    果然还在挣扎的阿莲看了一眼九月眼含深意的眸子,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傻子见猎物不动了,疑惑的看了看九月,又观察了一番阿莲。咬着指头想了一会才挪到阿莲身边。

    “唔,不好玩,快动……”傻子边说边拿脚踢阿莲。

    眼见着阿莲紧紧咬着唇,脸色一片煞白,九月急得大喊:“住手。”

    与此同时,二旺不知从何处冲了出来,一把推开傻子,护在阿莲身前。

    “你们是谁?光天化日可有王法?”

    二旺怒瞪着傻子一群人,沉声质问。

    谁知傻子旁边突然站出来一个人,九月看了一眼差点没咬掉舌头,一个大男人居然还穿着粉色衣服,脸上*厚厚一层,远远看去还有些渗人。头发上不知是不是摸了香油,大老远都能闻见味,前世见得娘炮多了,谁知这古代竟有如此之奇葩。

    “呦,在我们少爷跟前说王法,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兰花指一挽,配上尖细的嗓音,九月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好端端的像是被人掐住了喉咙一样。

    二旺也是一脸错愕,愣在原地不知是被粉衣男子的话吓住了还是被他的打扮怔住了,九月恶趣味的猜想,肯定是后者。

    粉衣男见二旺愣神,以为他被自己的话吓到了,踩着小碎步,来到二旺几人身旁。

    拿着手帕摆摆手,抓着九月和阿莲的人便松了手。粉衣男翘着兰花指捂住口鼻,厌恶的向后退了两步,好似眼前的几人身上有骇人的病菌一般。

    脱离钳制的九月赶紧扶着阿莲,询问她有没有事。阿莲摇摇头,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二旺。耳根子一红赶紧低下了头。

    阿莲的表情九月尽收眼底,目光在阿莲和二旺身上来回流转,心底的八卦因子隐隐在跳动。

    粉衣男看向九月,眼里满满的不屑。“听说,你家在卖豆芽。”

    九月一顿,呵…原来是冲着豆芽来的,当下便没有好语气,“与你何干?”

    “呦,小丫头嘴挺硬。”粉衣男上上下下打量九月一番,“哼,我劝你啊,还是乖乖的交出方子,要不然啊,你这小脸怕是保不住了。”

    威胁?九月最痛恨有人威胁她,这一刻心中无名之火猛的烧起,万恶的阶级社会,当官的门前一只狗都能随意践踏别人的尊严。她都已经很努力的不招惹麻烦了,为什么就不放过她?

    “我便是不交你又耐我何?”九月仰头迎上粉衣男的目光,隐约听到林家,难不成和福来饭庄有关系?定了心神,上前一步,缓声说道:“前阵子,有人来我家逼我们交出方子,结果你猜怎么着?”

    粉衣男脸上笑容一滞,这事,怎么没人告诉我?姓刘的莫不是拿我当枪使?

    九月上前绕着粉衣男似笑非笑的打量一圈,“呵……我没记错的话那人还是福来饭庄的人呢。”

    粉衣男闻言眉头微微一皱瞬间又回复原样,九月心中了然,轻笑一声。“那人带着两个武夫,不仅打我还踢我。当时啊,我就在想,有朝一日定要他们十倍奉还。”

    十倍奉还,四个字咬的极重,就是阿莲二旺也忍不住看向九月。粉衣男心道不好,此次前来,都没有打听这家人的背景,但愿别踢到铁板上。

    “呵呵……”九月调皮的冲着粉衣男子甜甜一笑。“有可能我的祈祷灵验了,那两人被我族人送到衙门,听说,当天晚上就被人剁手砍脚,最后落了个斩首的下场。”

    此话一出,刚才抓了九月的两人明显一缩,看向粉衣男子,意图寻个心安,谁知粉衣男心思全在九月说的事里,一个眼神都没给他们。

    九月一字一句说的极为认真,目光紧紧盯着粉衣男子,见他神色以不复先前的嚣张,索性再添把火。

    “带头的那人,听说是掌柜的亲戚呢,还不是得吃牢饭?你说那县太爷连福来饭庄背后的人都敢得罪,是什么原因呢?”

    还能是什么原因,粉衣男这会也不淡定了,福来饭庄背后之人,他比谁都清楚,连林家都不放在眼里的人,来头定然不小。恨就恨怂恿他的人没说清情况,如今到了这一步,再让他收手,实在心有不甘。

    粉衣男眼珠转了又转,视线落在旁边吃指头的傻子身上。看了一眼九月,当即有了主意。

    “真是个伶牙俐齿的丫头,可惜呦,奴家不吃这一套。”粉衣男眼神轻佻,一句话说的长吁短叹,拐了好几个弯才说完。

    九月大惊,难道是她想错了?这人和福来饭庄不是一伙的?可不对啊,刚才明明他也有退缩只意,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粉衣男无视九月来回变幻的脸色,扭着腰凑到傻子跟前对他耳语了一会。眼睛不时的看向九月,笑的别有深意。

    二旺一脸戒备,护在九月和阿莲前面,警惕的看着粉衣男子。

    阿莲抓着九月袖子,犹如受惊的小鹿。九月想起第一次见她时的情景,不忍她跟着担惊受怕,附在她的耳边低声说:“一会若是有什么事,你不要管我,自己跑。想办法告诉我爹娘,让他们救我。”

    阿莲摇摇头,论理她怎么也比九月大,这个时候怎么能丢下她呢。抓着九月的胳膊,把她护在身后,颇有一番视死如归意味。

    九月失笑,这傻丫头。值得吗?

    傻子听了粉衣男的话,看向九月的眼神有些癫狂,指头也不吃了,一溜烟跑到九月跟前,伸手就要抓九月的手,被二旺拦了下来。

    “媳妇,我要媳妇。”

    没抓到人,傻子直接坐在地上撒泼打滚。粉衣男一个眼神,手下上前就要拉开二旺。

    别看二旺平时憨憨的,可经常进山打猎,体格到底比一般人要好。只两个家丁他也不难应付。

    “废物,一起上。”粉衣男怒吼,这会也忘了压着嗓子说话了。

    其他人见状,摩拳擦掌就要加入打斗。阿莲拉着九月,往后面移动。

    傻子见这般热闹,跳起来开心的拍手叫好。粉衣男见九月那边没了防护,连忙提醒傻子,“少爷,还不快去找媳妇。”

    傻子一听“媳妇”这会也不傻了,手舞足蹈的扑向九月,

    “媳妇,我要媳妇,媳妇陪我睡觉觉。”

    傻子长得壮实,九月真怕被他抓到,自己和阿莲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到时候吃亏的可是她们自己,没办法只能一直往后退。

    “啊…好痛痛。”

    傻子一声哀嚎,众人不由的看向他的方向,只见他四仰八叉的倒在地上,费了好大劲才挣扎着坐了起来,指着前面的人大喊:“狗奴才,你敢踢我。我要告诉我娘,让她打你板子。”

    “陈烨!”

    见来人是他,九月心中欢喜,连忙带着阿莲冲了过去。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