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惊马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粉衣男子面上得意的笑容就像被定住了,上上下下审视着来人。而后,眼睛一眯,“去,给我抓住他,敢打林少爷,好大的胆子。”

    原本还在和二旺痴缠的家丁,听到命令,纷纷停手看向陈烨。

    少年长发遮住了容颜,看不清表情,可浑身散发的肃杀之气让众家丁迟疑不敢妄动。

    粉衣男扶起傻子,见他们还没动静。扯着嗓子怒吼:“废物,还不动手!”

    七八个家丁被粉衣男一吼,立时叫嚣着朝陈烨扑过去,阿莲得了空挡,赶紧跑向倒在地上的二旺。

    “我没事……”

    二旺被扶了起来,视线对上阿莲心疼的目光,心中暖流划过,不想让她担忧,轻声道:“就是蹭破了点皮。”

    许是二旺神情自然,阿莲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无事就好。”

    回眸却发现自己还紧紧抓着人家的胳膊,触电一般收回了手。转而又觉得不妥,红着脸偷瞄了一眼二旺,见他正傻笑着看过来,顿时心跳加速。

    “我,那个……”

    阿莲本来想解释,开口却找不到一个合适理由,男女授受不亲,娘在世时耳提面命,刚才怎么就忘了呢。

    算了,就这样罢。

    装作镇定自若的样子,阿莲抬起头,直视二旺的目光,“刚才谢谢你了。”

    话一说完,不等对方回答,转身便跑向九月的方向。二旺刚想说不用的,话未出口就见人已经在另一个地方。

    “哎……”

    人以不在,二旺意犹未尽的扶上刚才阿莲抓过得胳膊,眼底一丝柔光闪过。

    ——

    七八个家丁对付二旺也只是占了上风,何况会武功的陈烨,几个呼吸间,就见他们个个倒地哀嚎。

    “好耶…再来,再来。还要看…”

    傻子不愧是傻子,早就忘了刚才这人一脚把他踹飞的事,见到的热闹场景喜不自胜,乐的直拍手叫好。

    粉衣男子脸色难看,暗骂一声饭桶,扯着傻子就要离开。谁知傻子不知从哪来的力气,一把掀开粉衣男子,朝九月跑去。

    “媳妇,媳妇。”

    九月大惊,刚才放下的心,随即又高高悬起。还未有进一步动作,就听一声巨响。

    “哐……”

    陈烨站在九月不远处,受伤的胳膊始终未动,背在身后,浑身散发着淡淡的冷漠。长发盖住了眉目,只能辨出挺括的鼻梁和线条简洁而干净的下巴。即使看不清脸,也让人感到一种菱角分明的俊秀。

    九月心里咯噔一下,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

    他就那么静静地站在那里,身上独有的气场也使人不敢小觑他的存在。他俊毅、桀骜又孤傲的背影落在九月心里,没来由的让她感到心安。

    “呜呜……你欺负我。”

    傻子开始干嚎,陈烨嫌恶的扫了他一眼,瞬间让他匍匐而起的身子又缩了回去。抱着肚子,委屈的看向九月。

    九月:“……”

    粉衣男眼中精光一闪,冲到傻子跟前,俯在他耳边,嘀咕一番后,瞄了一眼九月等人。这才狠声对还在地上装死的家丁喊到:“护送少爷回府。”

    傻子不情不愿的站起来,拍拍衣服上的灰。湿漉漉的眼睛看向九月:“媳妇,你等我喔,我会再来看你的。”

    九月气的咬牙,背过身去。极力忍着骂人的冲动自我安慰。不和傻子计较,不和傻子计较……

    ——

    傻子一走,小吃街没多大功夫,又恢复了先前的热闹繁荣。逃走的小贩像地鼠一般,从街道的各个角落接二连三的冒了出来,看得九月一阵惊愕。

    看着架势,好像不是第一次经历这事了。该说说,该笑笑,好似刚才的事没发生过一般。

    原本想找个药铺给阿莲和二旺看看伤,谁知他们二人异口同声都拒了个彻底。

    “休息了一下,早就不疼了。”

    九月狐疑的看了他们一眼,见她们不似假装便由着他们。目光扫到二旺嘴角的淤青,神色一变。

    他们也算是受了无妄之灾,自己怎能就真的放任不管呢。沉吟片刻,“你们两个在这守着,我去买点东西。”

    大概是傻子这一闹腾,带动了众人的好奇心,不少人打着买吃食的名义过来她们摊子跟前闲扯打探。

    古往今来,众人跟风的习惯,不管在那个朝代,都能体现的淋漓尽致。串串香的生意,也因着跟风八卦的人潮迎来了一个新的高度。

    阿莲很快进入状态,二旺也乐的帮忙涮菜。看着一把一把铜钱投入钱罐子里,几个人一扫之前的阴霾,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深。

    九月失笑,这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交代了一声,便打算去买点跌打损伤的药给他们。

    “一起去。”

    陈烨清冽低沉的嗓音想起,九月一愣,下意识的点点头。

    ——

    走在前面,心脏又不受控制的狂跳。脸上热浪袭来。耳边阵阵行人商贩的嘈杂身响,而九月却觉得,她的世界安静的出奇,静的只能听见他一个人的脚步声。

    一步,一步,踏进了她的心。不知怎的,她特别想看看他此时的表情,是不是还是一如既然的平静。

    猛的停下步伐,扭头却与他撞了个满怀。

    “唔,你这还是不是肉啊,这么硬!!”

    九月捂着鼻尖,嫌弃的看向陈烨。刚才那点异样顷刻间消失不见。

    陈烨低头看她,一张动人心弦的脸就这么撞进了九月的眼里。

    眉眼漆黑干净,就像深不见底的水面,星星点点却能看见自己的倒影。他薄唇微抿,一惯的淡漠冷冽。

    九月莫名的有些失落,还未品清这情绪的由来,就听身后马蹄声响起。

    隐隐还夹杂着路人的尖叫,刚想回头看个究竟。就被人从后面一推,不偏不倚跌落在陈烨怀里。

    陈烨护着怀里的人,闪身移到路边。九月只愣了一秒,瞬间反应过来,抬头瞄了一眼陈烨,正好看见了他长发遮盖下眸子里一闪而逝的紧张。

    届时,九月便笑了。

    “你笑什么?”低沉而淡漠的嗓音。

    被抓了个正着的九月瞬间脸红了,反应过来又暗自恼火,自己这是矫情个什么劲啊?

    抬头,对上他清澈平静的眸子,“我笑你啊!”

    陈烨木着脸,不置可否,放开了环在九月肩上的胳膊,背过了身。

    “马踩到人啦……”

    忽的,不知谁喊了一声。人群开始喧闹起来……

    “可怜的姑娘……”

    “要不是刚才她忙着推开别人,也不至于没时间躲开啊……”

    “哎,白瞎了一片好心啊。”

    九月听得人群断断续续的谈论,心中一惊。她刚才确实是被人推开的,难道是她?

    挤开人群,就见一女子跪坐在地上,捂着胳膊想站起来。

    倒是巧了,这女子一身黄衫,和九月衣服的颜色相差不多。她咬牙似在隐忍,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九月不多想,上前扶了一把。

    女子抬头惊讶的看了她一眼,轻声说了“谢谢。”

    “我正好要去医馆,要不然一同去看看吧?”九月提议。

    女子沉默片刻,目光落在捂着的胳膊,点了点头道,“那就麻烦姑娘了,小女子姓李名月琴。姑娘唤我月琴便是。”

    互换了姓名,九月扶着李月琴慢慢的前往医馆,陈烨看了一眼惊马奔去的方向,凤眼一眯,而后不动声色的跟在了九月身后。

    ——

    “嗯,多半是骨裂。”

    医馆内,年长的大夫检查了李月琴的伤势,得出这个结论。

    “那多久能好?”李月琴颦眉,有些不安。

    “少则三个月,多则半年。”大夫已经拿起笔,刷刷几下写好了药方。一旁的药童眼疾手快接了过来,“姑娘,这边请,我帮你抓药。”

    李月琴闻言,缓缓起身。对着大夫行了礼,方才看向学徒,“有劳小哥了。”

    年轻的药童脸一红,抓药的动作也轻柔了几分。

    九月站在一边,暗暗感叹,这李月琴穿着不显,举止端的一副知书达礼大家闺秀的做派。不得不让人多看几眼。

    羡慕倒是羡慕,九月自衬是做不来。只要面上能过得去,她也乐的自由散漫。若是一言一行都要秉持礼节,她估计真的会疯,幸亏是穿到了规矩不多的农家。

    九月暗自庆幸,那边李月琴拿着药包就要告辞,九月不知是不是因为自己她才受伤的,总觉得对她有些亏欠。然而李月琴倒像不知道一般于她告别。

    感谢的话卡在喉咙,李月琴施施然出了医馆,路过陈烨的时候,刻意的停了一下。娇弱可人的眸子淡淡扫了他一眼,在窥探到陈烨不凡的容颜之后,眼里的惊艳呼之欲出。

    陈烨被李月琴热切的目光注视,沉着脸冷哼一声,抬腿便出了医馆。

    “哎,等等……”

    李月琴已经随着陈烨出了门,九月赶紧问药童买了膏药,追了上去。

    不远处,李月琴不知说着什么,含羞带怯的神态让九月有瞬间的怔愣。

    这姑娘,不简单啊。刚才还一副端庄沉稳的大家风范呢。一眨眼的功夫就变得娇弱如水,楚楚可怜了。

    “公子,不妨留下姓名,待月琴禀明父母,再协礼上门谢恩。”

    李月琴看向陈烨,心如小鹿乱撞。她从没见过如此俊俏的少年,家里给她安排的结亲对象,比不上眼前之人十分之一,这让她怎能不动心。

    “滚……”

    陈烨冷着脸,这样的情景他见的多了,心中莫名的烦躁。

    余光扫见不远处的九月,见她正戏谑的看过来。恨不得一掌拍飞眼前的苍蝇。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