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商标

    李月琴被陈烨面无表情的一个“滚”呵斥之后,不敢置信的看向陈烨。

    “公子……”

    端的一副泫然欲泣的可怜模样,看上一眼就让人心生怜惜。

    李月琴算盘打的准,可她万万没想到面前的这人,最是厌烦矫揉造作的女子。

    陈烨冷着脸,仿佛眼前的人不存在一般。

    九月看着差不多了,笑盈盈的走了过来。“李姑娘,我们要赶着回去了,你还有什么事嘛?”

    李月琴恍若才想起来一般,亲热的抓起九月的胳膊。“苏姑娘,这位是你兄长吗?”

    兄长?猛的听到这个词,九月看了一眼陈烨,突然又想到苏景航。这两人一个热情,一个淡漠,两种截然不同的性格,对比下来,九月还是觉自家傻哥哥比较好。

    “不……”

    “走不走?”

    九月刚想否认,陈烨便开了口。

    “走。”

    九月歉意的看向李月琴,“真不好意思啊,我们还赶时间,就先告辞了。”

    陈烨大步流星,已经走出去一截,九月急忙小跑追了过去。

    李月琴一看陈烨走远,抬脚就想追过去,谁知被迎面过来的人撞到了受伤的胳膊。疼痛袭来,站在原地缓了片刻,再抬眼,就找不到陈烨的影子了。

    “哎…那么温柔的姑娘,你怎么忍心拒绝的?”

    走在回去的路上,九月笑嘻嘻的凑到陈烨跟前,调侃的问到。

    陈烨沉默着看了她一眼,便继续走路。九月不以为然,心里却有点窃喜。

    ——

    一路无话,九月难得的心情好,这边瞅瞅,那边看看。倒是买了不少的东西,陈烨依旧跟在九月身后,颦眉看着她哼着不知名的小调,乐的像花间的蜜蜂。

    没心没肺的蠢丫头……

    一只手已经提了不少的小东西,什么果脯,点心,连厨房用的瓷盆,九月都一并甩给了他。

    在一个买伞的摊子跟前停下,九月眼睛一亮。“好漂亮的花伞啊,老伯,这个怎么卖的?”

    “这个啊,最低二十文。”卖伞的老伯颤悠悠的拿起一把把印着牡丹花的伞,举过九月头顶。立时,热烈的太阳光顺着油纸伞洒下来,变得光影斑斓。九月好奇的摸着伞上的画作,明亮的大眼睛忽闪忽闪,落在陈烨的眼里,让他有一刹那的晃神。

    “老伯,这伞都是你做的嘛?”

    “是啊,祖上传下来的手艺,荒废不得。”老伯伸手拂过伞面,看向花伞的眼神好似再看自己珍爱的孩子,怜惜,疼爱,还有一丝引以为豪。

    九月懂的这种眼神,看来老伯不仅把它当做一种赚钱的手艺,更是把它当做一种传承。

    作为使用历史2000多年的雨具,油纸伞雅致天成,历久弥新,即使是在二十一世纪这项古老的民间工艺也并没有被埋没,经常出现在大众的视野里。

    九月看过一档专门介绍民间工艺的综艺节目,里面就有关于油纸伞的介绍,详细的介绍了油纸伞的制作工艺。

    眼前的这把伞,倒是同后世见到的一般无二,有些细节没有现代的高科技处理虽然有些小瑕疵,却也无伤大雅。

    “老伯,其实是这样的……”

    看到伞面的画,九月想到了现在家里用的油纸打包袋。既然都是油纸所做,何不再袋子上印上自家的商标?

    这是她这两天一直思考的,只是每每差最后一步就有事发生,让她不得不延迟打算。

    买伞的老人姓张,邻人常唤他张师傅。这会听完九月的提议不由的陷入沉思。

    纸袋上印字,按理来说是可以的。而且一文钱三个袋子,按她说的那种大小,他一天可以做几十个都没问题。这桩生意,只赚不亏啊。

    “怎么样?您考虑好了嘛?”

    张师傅看了一眼九月,眼神不似作假。便爽快的应了,也没问她要这种印字的袋子有何用处。

    事情顺利的定了下来。张师傅把摊子交给一旁的熟人照看,便跟着九月找了一间买笔墨纸砚的铺子。

    陈烨执笔,写下了一式两份契约,也是九月口中的“合同。”签字画押之后预定了三百个打包袋,付了五十文的定金之后,约定两天后交货的时候在付剩下的钱,这笔生意也算是成了一半。

    接下来就是纸袋上的图案问题,九月绞尽脑汁,想着用什么来做自家的商标,既不容易被模仿,还能博人眼球。

    脑子里面把现代见过的那些商标逐一排查之后,终于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陈烨,你还记得来的时候村口看见的那棵大榕树嘛?”

    突然被叫到的陈烨有些茫然,很快便反应了过来,微不可查的回了一个“嗯。”

    “那你会画画吧?”

    陈烨刚一点头,九月连忙拉着他过来。“这一部分画那颗树,这一部分空出来。”

    九月手舞足蹈的说着自己的想法,除了陈烨认真作画之外,张师傅和铺子里的小伙计都一脸茫然。

    一刻钟之后,九月要求的大榕树终于完完整整的出现在陈烨的笔下,因为只用了一小块地方,笔画相对就简单了不少,可即使这样,九月也对陈烨的画工默默点了个赞。

    “很漂亮,还别说,挺像的啊。”

    对于九月粗糙的赞美,陈烨只给了她一个鄙视的眼神。

    没见识……

    有一颗苏家村标志性的大榕树,在左上角用英文字母写了个“SU”用圈圈了起来。

    一切就绪,九月来来回回又端详一会。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苏姑娘,可是还有哪里不满意?”张师傅被九月晃的头晕,苦着脸问到。

    “……”九月看看屋里三人,不知怎么解释。索性指着空出来的那部分惆怅的说道:“我是觉得这个地方还缺点什么。”

    张师傅几人看过去,道:“嗯,是有点空……”

    店里的小伙计是个精明的,这会大概也了解九月的目的。摸着下巴看了一会,随即笑道:“哈哈……姑娘说少点什么,可不是少了个人吗?”

    九月一愣,随即眼睛一亮。笑道:“小哥,你真是太聪明了。”

    “嘿嘿……哪里哪里。”小伙计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面对九月毫不吝啬的夸赞当下便红了脸。

    陈烨在旁边冷哼一声,直接提笔。在空着的地方简单几笔下去,一个俏丽的身影便跃然纸上。

    “妙!!妙啊!!!”

    张师傅一直盯着陈烨的动作,待他落笔,不禁出声感叹。这少年看着年岁不大,作画功底却相当老道,看着倒不像一般的农家儿郎。

    “这…这不会是我吧?”九月拿起纸张,研究了半天,不是她多想,这身影越看和自己越像,那标志性的包包头,不是她还有谁?

    陈烨漫不经心的看过来,嘴巴一张一合,九月就听见“自作多情”四个字。

    九月:“……”

    好吧,管他是不是,反正商标这一事就这么决定了。

    在人家店铺叨扰多时,九月不好意思空着手出去,又买了一套笔墨纸砚和一本游记才出了门。

    店里的小伙计笑盈盈把她们送到门口,红着脸让九月下次有需要带过来的时候,就被陈烨一记眼刀扎的缩了回去。

    解决了一件大事,九月心情畅快了不少。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就去小吃街和阿莲她们汇合。

    一路上九月使出浑身解数,逼问陈烨那纸上的女子是不是自己。

    陈烨均不作答,只在九月没注意的时候弯了嘴角。

    “我真不知道,你这么闷,以后能不能找到女朋友!!”

    陈烨侧首,眼里的满是疑惑,终是问到“何为女朋友?”

    九月后知后觉,撇了撇嘴。“女朋友啊,就是愿意陪你白头到老,能和你风雨同舟,真心实意为你付出的特殊朋友。”

    反正你不知道,九月索性胡扯一通。

    “真心?”

    陈烨过去的十五年里从没想过要和风雨同舟,锦衣玉食的日子虽好,可暗地里的血雨腥风也数不胜数。看似对你好的人,背后却能狠狠刺你一刀,带着面具的人太多了,他早已不相信这世上还会有纯粹的真心……

    看了一眼蹦蹦跳跳走在前面的姑娘,眼底划过一抹希冀。

    ————

    林俯

    “我儿,你慢点说,什么媳妇?”林夫人端坐在椅子上,旁边的丫鬟已经奉好了茶放在她的跟前,四十出头的年纪,面容姣好,皮肤细腻,画着精致的妆容,看来少不得平时费心养护。

    “我要媳妇,媳妇…打我…”

    坐在一旁的傻子,吃着桌子上备着的点心,断断续续说了一通,林夫人心疼的看着自己儿子,“慢点吃,吃完再说。”说着让丫鬟倒了一杯水,“来,小心噎着。”

    站在下首的粉衣男子低着头,偶尔瞄一眼林夫人母子二人的互动,眼底一片得意。

    “兰先生,你同我儿出门可是出了什么事?”

    粉衣男子赶忙抬起头,在看到林夫人脸上的寒霜之后心头一沉。连忙“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连哭带喊的控诉了一番今天发生的事。至于怎么说,全凭他一张嘴。

    “你说什么?”林夫人听完气的摔了茶碗,“她们真当我林家好欺负不成?竟然无故殴打我儿?只因他喊了那两个字?”

    “娘娘,呼呼,痛痛。”傻子吃完点心想起来还要找他娘告状,不顾手上还沾着点心的残渣就拽着林夫人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

    “乖,娘给你呼呼,不疼了啊。”林夫人对于自己唯一的宝贝儿子可谓是给足了耐心,轻轻的吹着气,一只手又轻轻揉揉他的肚子。

    好不容易哄着他回了房,这才又问了一遍事情始末。

    “粗鄙农女,居然让人对我儿下手。我城儿虽心智不全,可心底善良,他们如何下的去手啊?”林夫人说到儿子心疼的无以复加。

    兰先生弯着腰眼珠子一转,“是啊夫人,当时少爷想和她玩,谁知她居然让陪同的人对少爷下狠手。那些家丁平日里偷懒耍滑缺乏锻炼哪里是人家的对手,凭白让少爷吃了大亏。”

    “查…派人去查,我倒要看看她是什么底细。”林夫人一手拍在桌子上,“啪”的一声,惊的旁边小丫鬟一个哆嗦。

    兰先生暗自冷笑,抬头的时候又是一副义愤填膺。道:“夫人放心,我这就派人就查。”

    一拱手,人就闪身出了大厅,去往福来饭庄的方向。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