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被劫

    从多宝阁出来,九月再也憋不住了,当即毫无形象的大笑起来。

    “哈哈……太好玩了,你没看那个林小姐那表情,活像我把她的肉剜下来了一样。”

    曾以彤也捂嘴轻笑,“九月妹妹是怎么料到她拿不出那么多钱的?”

    “这个啊,看她装扮就知道了。”九月笑道:“那位姑娘从头到脚一身红装,你若仔细看那料子就该知道了,虽然名贵,却不适合年轻的小姑娘穿,还有她头上的饰品,样式老气,我倒觉得像是给年纪大一点的妇人用的。”

    曾以彤沉吟片刻,“据我所知,林家有个庶出的二姑娘,平日酷爱红色,还有个一母同胞的弟弟,听说,她姨娘很得林老爷欢心。不过林夫人持家多年,一个庶出小姐一下子拿出一千两银子,怕也是难。”

    “难怪那么跋扈,原来是有所依仗。”九月若有所思,这大户人家果然复杂,什么嫡子庶女的,派系那么多不知道会不会天天闹腾。

    “嗯,这几日你也莫要往外跑了,那林小姐惯爱争强好胜,今日在你手上吃了亏,我怕她找你麻烦。”曾以彤柔声嘱咐。

    九月点点头,“放心吧,我明日起便不来了。”

    “也好,等我得了空就去你们家找你。对了,你上次说你家在苏家村对吧?”

    “对啊,不过我家最近在盖房子,人比较杂,姐姐若要来不妨再等两个月。”

    “两个月……”两个月以后不知道还在不在。曾以彤叹了口气。对上九月投来疑惑的目光,嘴角弯了弯“我尽量在这边多留一段时间。”

    九月闻言,心里也猜了大概,想来曾三爷也在这边呆不久了。

    路过一家糕点铺子,曾以彤领着九月进去。九月看了一圈心中微惊,这点心品种比她想象中的还多,什么桂花糕,核桃酥,蜜麻花之类的各个制作很精致。

    曾以彤让伙计包了两大包,小兰付了银子。三个人才出了铺子。

    “九月妹妹,这包你带回去,替我向婶子她们问好。”曾以彤分出一份,递给九月。

    已经收了人家镯子,这点心九月也不在推辞,只是对曾以彤的印象倒是越来越好了。

    ————

    走走看看,九月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转身刚想和曾以彤告别,一个瘦小的身影突然从旁边的巷子里冲了出来,直直的撞到曾以彤身上。

    “哎呀……”

    曾以彤一个踉跄,小兰赶紧扶她。

    那人撞到人后,迅速退后数步,边退边弯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九月心中一凛,这场景怎么有些眼熟?上下打量一番那瘦小的身影,目光一滞,“以彤姐姐,快看看你有没有丢东西。”

    曾以彤一听,连忙伸手朝怀里一摸,“糟了,我的荷包不见了,里面有我爹给我的生辰礼。快,拦住他。”

    那身影在九月话还没落下的时候,已经退出了老远,闻言立即蹿向旁边的巷子。

    九月一思量,抬脚便追了上去。

    “九月……”曾以彤一咬牙,拉着小兰小跑跟上。

    “小姐,您慢点,一会又咳了。”小兰眉头紧锁,边赶路还不忘叮嘱自家小姐。

    街上行人有的刚好看到了这一幕,均露出同情之色,清水镇繁荣兴盛,小偷小摸也多,而且专门盯着年轻妇人小姐下手。

    九月跟着小偷跑到巷子里,过了一个拐角,又往里跑了一段,眼看着那身影近在咫尺,突然一种划破空气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有危险!九月刚想回头,便觉得脖颈一疼,瞬间没了意识。

    “噗通”一声,糕点洒落一地。

    一个健壮的身影迅速的扶住了她瘫软的身子,随后又快速的搀着她上了拐角处一辆黑蓬马车。

    曾以彤带着小兰紧赶慢赶,她本就体弱。走的太急就气喘吁吁,好不容易才跟了过来,却找不到九月的身影。

    “小姐,快看……”小兰朝前走了两步,练起地上的糕点。

    “不好。”曾以彤脸刷的沉了下来,心突突直跳,短暂的懵了一会沉声道:“九月妹妹怕是有危险了。”

    话落,小兰脸色一白,环顾四周,巷子里光线不好,这一路走来,也没见一个人,颤声道:“小姐,那我们……”

    “找……”

    曾以彤不看小兰哭丧的脸,都怪自己糊涂,怎么就任由她追了上去呢?这会说什么也晚了,只盼望她吉人天相,平安无事才好。

    “马车的痕迹?”

    曾以彤查看四周,地上车轱辘碾压过得痕迹让她看到了希望,连忙叫来小兰,“走,跟着这痕迹我们去看看。”

    “小姐,要不然我们回去告诉老爷,让他派人来找吧。您这样做太冒险了。”

    小兰快要哭了,她家小姐是老爷夫人的心头肉,有一点点闪失她首先难辞其咎。

    “你不去我自己去。”

    曾以彤眉头一皱,“她若有个三长两短,我这辈子都难以心安。”

    “可是,这事明显是冲着苏姑娘来的,小姐也是受了她的的牵连啊。”小兰打定注意劝阻,谁知曾以彤已经独自朝前走去。

    “哎,小姐,小姐,您等等……”

    ————

    曾以彤一路跟来,最后停在了一处院偏僻的院子跟前,那里是一闪朱红色的木门。

    “就是这里了。”

    曾以彤喘着粗气,脸色白的吓人,额头汗珠打湿了碎发,贴在两鬓。

    小兰心疼的掏出帕子给她擦了汗。“小姐,我们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要不就回去找老爷吧?”

    曾以彤闻言,幽深的眸子看了一眼大门。既然敢明目张胆的劫人,定然有后台支撑,无论如何,单凭自己一人之力,想救出九月,肯定是痴人说梦。

    “你过来。”

    小兰附耳过去,片刻后脸色大便,“不行,您不能一个人留在这里。”

    “赶紧去,要不然以后你就别再我身边伺候了。”

    小兰闻言,慌忙摇头道:“我去,我去。那您先找个地方躲起来,我马上就回来。”

    “快去!!”

    ————

    九月醒来,没有立即睁眼。

    她清楚的记得,她被人袭击晕了过去。甚至都没来得及喊一声。

    不知道以彤姐姐会不会找人来救她呢。爹娘若是知道这事,该有多着急呢?

    还有陈烨,那家伙会不会也担心?

    耳边传来了隐隐对话声,似乎在外面院子里。周围没有别的呼吸声,九月悄悄睁开眼缝,快速的扫了一眼四周的环境。

    居然是个柴房,妈蛋。不知道那个混蛋把她扔到了这里,一点绑匪道德都没有,连个床都不给。

    九月蹑手蹑脚的站了起来,来到门跟前,试探着推拉几次,那门纹丝不动。只得气馁的回到原来的地方坐下来。

    这么大费周章把她抓来,除了林家。九月再想不到别人了。

    她一个乡下小丫头,一没钱,二没色的,除了会几样小吃食之外,实在没什么绑架的价值。

    这林家行事还真是跟常人不同,九月甚至怀疑,绑架这事,到底是不是林家人所为,还是有人借了林家的势?

    耳边的谈话声还在继续,九月眉头一动,立即贴在门口,附耳倾听。

    “少爷,等一下就带你去找媳妇,我刚才给你说的话你记住了嘛?”

    尖细的男子声音传来,九月一愣。是他?这个声音的主人太奇葩,她不想记得都难。

    “记住了,要给媳妇脱衣服。”傻子含糊的回到。

    九月汗毛竖起,他们居然有这等龌龊的心思,这是想坏了她的名节!!!

    四下打量,找了一根趁手的木棍握在手里,等一下那傻子要是敢动她,也好有个防备。最好是趁他们降低警觉的时候能溜出去。

    可是现在,该怎么办呢?

    九月咬着下唇思索,外面又断断续续传来谈话声。

    “不是说只要方子嘛?你怎么把傻子也弄来了?”

    这次说话的是中年男人,声音低沉,好似不太赞同。

    “呵……有他在前面顶着,咱们行事不是更方便吗?”

    “这事不能马虎,这丫头背后也不简单。”

    “怕什么?只要傻子一得手。拿捏她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来人,去看看她醒了没有,醒了让人带去洗漱,一会送到少爷房里。”

    “是。”

    一声低哑的女声传来。接着便听来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九月立在门口,吓得一哆嗦。妈呀,怎么办才好?

    快步冲向刚才的那一堆稻草,快速躺下,屏吸静气不敢动弹半分。

    房门被推开,一个身穿藏蓝色仆妇装的妇人缓步而入。

    盯着九月看了半晌,面无表情的说道:“既然醒了,就别装了。”

    九月一动不动,那妇人没了耐心。“我送你去沐浴,你是自己走,还是让人抗过去?”

    “我自己走……”九月一个激灵翻身坐起,翻了个白眼,“都是女人,何苦要为难我呢?”

    那妇人一愣,显然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话,嘴巴张了张没有说出话来。

    “…嘿…大婶,我憋了半天了,哪里可以方便?”九月捂着肚子不好意思的笑笑。

    那妇人嫌弃的看了她一眼,拉开了两人的距离,冷声道:“随我来。”

    ————

    一刻钟之前。

    通往苏家村的官道上,一人一马疾驰前行。

    正是饭点,云娘关好了门去工地给虎子娘帮忙,留陈烨一人看家,曾俯报信的人快马加鞭赶到的时候,就只碰上陈烨一人。

    片刻之后,报信的小斯目瞪口呆的看着骑马而去的男子,苦哈哈的跟在后面大喊:“那是我的马……”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