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宸王殿下

    “崔大人,这位是?“林正业眼皮子一头,没想到这么一桩小事居然引来了一位贵人。

    崔县令这会恨不得当个隐形人,谁知道这煞神会突然出现在衙门,好死不死今天也不知道那根筋没搭对,平日里最为宠爱的一个爱妾,缠绵过后非要玩什么猫捉老鼠的戏码,巧合的是,老鼠没捉到,竟撞到了虎口。

    “大胆,还不向宸王殿下下行礼。”

    宸王?这两个字落入众人之耳,使得一众人个个大惊失色。

    曾三爷首先反应过来,拉着曾以彤当先跪了下来。

    “草民拜见宸王殿下。”

    其他人一看纷纷效仿,齐刷刷跪了一地。

    大呼“拜见王爷。”

    林正业低着头眸色深沉,是了,就凭那一身特有的龙形纹路,身份也低不到那里去。今天这事,只怕是踢了到了铁板。

    顾宸烨面不改色,并没有立刻叫他们起来,扫了一眼四周,看向跪着的众人,道:“谁是这间宅子的主人?”

    林正业听到这话,心里打了个突,连忙恭敬的回答到:“殿下,这间宅子是草民所属,可平日并不过来,今天...今天也是被曾三爷叫来,说是寻什么姑娘。”

    一番话说完,林正业偷偷看了一眼顾宸烨,可惜,那张脸无波无澜,毫无痕迹可寻。只一双眸子扫过来,林正业便慌忙收回打量的目光,在这六月的骄阳下,他竟觉得浑身冰冷,那目光好似他已是被盯上的猎物,即使低着头,他依然觉得,头顶上一道利芒刺的他浑身不安。

    “殿下,九月妹妹就在这宅子的某一处,你快让人去找。再晚就来不及了。”曾以彤跪了许久,隐隐觉得这皇子殿下也是为了九月而来,咬咬牙,压下心中的紧张,抬头朝顾宸烨喊到。

    顾宸烨闻言,转过头来。

    只一眼,便让曾以彤惨白的小脸微红。

    剑眉凤目,好一个俊俏的郎君。这面貌,可谓天人之姿。曾以彤心跳如鼓,没想到,这位年纪轻轻的皇子殿下,竟然生的比女人都好看;

    “咳.....”

    曾三爷余光扫见自家闺女的异样,赶紧拽了一把她的衣袖。

    曾以彤回过神来,看到曾三爷示警的眼神,才发觉刚才的行为有多失礼。对方是皇子,是天家的人,若是惹的他稍有不满,不光自己,即使整个曾家只怕也是不够赔上的;思及此,刚才还染上红晕的小脸更加惨白,心底那一点旖旎的心思也被这一吓退了个一干二净。

    正在这时,宋元清耳朵一动,暗卫传来了消息。

    “殿下,都搜查过了,不见苏姑娘的影子。”

    顾宸烨眼眸一冷,瞧着跪着地上抖的最厉害的兰庭生,忽然缓缓的勾起了唇角。

    “你,抬起头来。”

    兰庭生显然未料到,自己会突然被盯上,战战兢兢的抬起头。随机便大惊失色,指着顾宸烨道:

    “你,你是那天那个.....”

    话说了一半宋远亲一个箭步冲了过了,啪啪两下扇在兰庭生脸上,

    “竟敢对殿下不敬,这只手你也别要了。”

    只听一声“咔嚓”一声,兰庭生的惨叫声应声而起,“啊....我的手。”

    这一幕发生的太快,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何事,就看到兰亭上抱着一只手满地打滚,那只手软绵绵的耷拉着,这是,废了?

    此时胆寒的不止跪在地上的仆人家丁,便是曾三爷也为曾料到,事情会发展至此。余光扫了一眼不远处低着头的林正业,暗道,老狐狸,今天你不死也得脱层皮。

    许是有所察觉,林正业侧着头看了过来,正好对上曾三爷不善的目光。眉梢一动,想让我栽跟头,也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立时,林正业便连滚带爬的扑到顾宸烨脚下,“殿下,这事小人实在不知情啊,”言罢,指着还在打滚的兰庭生,“是他,肯定是他,草民也是被蒙在鼓里啊。”

    “林老爷,和你有没有关系,一会就知道了。”宋远清笑到。

    顾宸烨嫌恶的踢开林正业,缓步到兰庭生的跟前,“说,人在哪里?”

    兰庭生咬着牙,兴许疼到骨子里了。汗水夹杂着地上的泥土,让他那张抹脂涂粉的脸这会变得花花绿绿,好不狼狈;

    “我....不知道,我是陪我家少爷来这游玩的。”

    “不要考验我的耐心,到底说还是不说?”

    他说那话时,脸上的表情风轻云淡,可却又是如此的震慑人心。

    顾宸烨目光如炬,盯着他完好的一只手,兰庭生一个颤栗,他有一种错觉,只要他说一个不字,另一只手立马也会被废。

    说到底他只是依附林家而活的一个门客,他那点小心思在绝对的权势面前,就是一个笑话,他以为只要咬死不承认,他们找不到人,此事便会不了了之,现在想来,他还真是天真。

    当初要不是被刘同福的花言巧语蛊惑,他怎么会对一个乡下丫头动这份心思。姓刘的......我不好过,你也休想。

    “是刘掌柜,这一切都是他的计谋。”

    “咔嚓”

    “啊......”

    兰庭生不可置信的张大了嘴巴:“你......”

    “我再问你一次,苏九月人在哪里?”顾宸烨一字一句的问道。

    兰庭生看着两只废了的手,心头一片冰凉,完了!没有了手,他和废人有何区别?让他做一个废人,还不如死了的痛快,忽而,脸上一片狰狞,“呵呵,你越这么在意她,我越不想告诉你。”

    他笑的诡异,盯着顾宸烨的眼神好不癫狂“等你找到,她早已变成残花败柳。”

    顾宸烨闻言,眼里快速闪过一丝慌乱,脸上寒霜更甚,握紧的手缓缓举起,兰庭生伸长了脖子,“哈哈....你杀了我,你的心上人就再也找不到了。”

    “殿下,不可。他这是故意激怒你,”宋远清及时抓住顾宸烨的手,看向笑得得意的兰庭生,“你想找死,我偏偏不会让你如愿,你知道什么叫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吗?”

    “你想干什么?别过来。”兰庭生用胳膊肘艰难的向后倒退着,宋元清一步一步逼近,他笑的无害,可兰庭生莫名的有些恐惧。他想求救,可唯一能替他说话的林老爷跪在一边连看他也不看。

    宋远清动作利索,捏着兰庭生的下巴,丢了一颗药丸在他嘴里之后。猛地拍了一把他的后背。兰庭生一个不防,就觉得有东西从喉咙里下去了。刚想用手掏出来,看到软绵绵的垂下来的手腕,才想起手已经废了,

    目呲欲裂的兰庭生,挣扎着爬了起来,大喊“我跟你们拼了。”欲冲向顾宸烨,被宋远清一脚踢飞了出去。瞬间就晕死过去。

    “不自量力。”

    “崔大人,热闹看够了吗?”宋远清拍拍手,挑眉看向鹌鹑一般恨不得把头塞到地缝里的崔县令。“还不去找人,即使掘地三尺我也要看到人。否则,你们就等着给她陪葬”

    此时的崔县令已经吓得浑身都打颤,明明是艳阳高照的六月里,那冷汗却一滴一滴的流落。

    “还愣着干什么,都给我去找,这宅子里所有的人,都给我带过来,一一审问。”

    “是。”众衙役领命迅速的逃离,他们安生惯了,今天这样的场面也让他们吓得够呛,同时他们也不禁猜测,这个苏姑娘到底是何方神圣,竟让皇子殿下如此上心。

    “殿下。民女斗胆,这宅子空旷,藏个人也不难被发现,若不然叫来下人问问,看看有没有什么地方能藏身而不易被人发现的。”曾以彤半跪半坐,刚才的事情她都看在眼里,既然都是为了找九月,她也没了一开始的胆战心惊。

    宋远清看了一眼顾宸烨,见他点头。_道,“林老爷,还不按照这姑娘说的做?”

    “是是,我这就去办。”林正业站起来,恭敬的作了个揖。缓缓退下,

    不一会儿,家丁奴仆,一传十,十传百。纷纷被叫到了前院。

    “基本都在这里了。”林正业点头哈腰的凑到宋远清跟前。

    “恩,”宋远清点点头,转而对整整齐齐跪了一地的奴仆说道,“想必事情你们林老爷都和你们说了,若是谁藏着掖着,县衙的大牢还空的很,”

    人群开始骚动,宋远亲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底下的动静,随后快步走到一个青衣丫鬟跟前,笑着说道。“姑娘,你来说。”

    不知是不是巧合,那姑娘正好是九月看手相时被忽悠的其中一个。面对突然出现的俊脸,瞬间红了脸,刚想开口,突然想起之前兰先生的警告便又低下了头,“我.....我不知道。”

    林老爷眉头一皱,“别吞吞吐吐,知道什么就赶紧说。”

    青衣丫鬟抬头,诧异的看了一眼林老爷,兰先生不是替老爷办事的吗?难道他不知情?想明白了关键,丫鬟不在犹豫。

    “在....在秀春院的地窖。”

    顾宸烨瞳孔一缩,沉声到:“带路”

    小丫头被他浑身的气势吓到了。愣愣的点点头,随后抬脚出了门。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跟着到了秀春院,小丫鬟停在厨房后面一处柴堆跟前,“就是这。”

    “真够隐蔽,都被柴火挡完了,难怪我们的人没找到呢。”宋远清蹲了下来,挪开了上面铺着的柴,那边顾宸烨站在一旁,不知在想什么,脸黑的快要滴出墨汁了。

    “殿下,苏姑娘一定平安无事的。”

    顾宸烨漆黑的眸子看了一眼地窖,微不可查的回了个“恩。”

    九月呆在一片漆黑的地窖里,饿的前胸贴后背,喊了半天一点回应都没有。揉着摔痛的屁股唱起了空城计。这会听到外面有动静,高兴的一个翻身。

    “外面有人吗?能不能听到我说话?”

    地窖的口被打开,亮光瞬间照了进来。乍一见到光线,竟有些刺眼。九月连忙用手挡住了眼睛。

    “苏姑娘,你还好吗?”

    九月一时没想起来这声音的主人,只觉得有些熟悉,就听到曾以彤的声音传来“九月妹妹,终于找到你了。”

    “以彤姐姐,真的是你啊。”九月心里暖暖的,曾以彤能做到这分上,真的很不容易了。

    宋远清看了一眼顾宸烨,见他神色有了缓和,心里有些诧异,自家主子对苏姑娘好像真的很在意。难道....一个大胆的的想法在宋远清脑子里转来转去,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殿下,我下去带苏姑娘上来。”

    顾宸烨一摆手,“不用,我自己去。”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