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县令到访

    曾三爷自是不知苏九月也曾拒绝过自己女儿的礼品。

    “爹,你就是要巴结贵人,也不能这么大张旗鼓啊。咱们这次去主要是和苏家打好关系,爹您不是说要和九月商量豆腐的事嘛?到时候您把利多给他们让点,岂不是比送这些东西要好的多?九月聪慧,他定能明白您的意思的。”

    曾以彤虽然和九月相处时间不长,可对于她的脾性却大概也能摸清一二。那样的女子,怎么会不明白,送这么多东西,实际是他们醉翁之意不在酒呢。

    曾三爷对于宝贝女儿的提议有点心动,“那以你只见,我们这次过去,送点什么好呢?”

    曾以彤松了一口气,这就算是听进去了。“爹,苏家农户出身,您就带些平日里她们能用到,不用太贵重,要不然她们即使收了也不会安心。”

    “不用太贵重?”曾三爷支着下巴陷入了沉思。

    曾以彤见他在考虑,也不打扰,踩着小碎步到曾夫人跟前,她娘一直身体不好,每日和她一样,汤药不断,这几日越发的严重了。

    “娘,等女儿从苏家回来,就去香山寺给您去祈福。”

    “傻孩子,娘这身体,娘自个儿心里清楚。”曾夫人随手拨开曾以彤一缕落下来的头发,欣慰的看着她。“你爹这两年行事越来越不着调了,幸亏你在一旁还能时时劝着他。”

    “爹爹他每日为了家族奔波,女儿无能,一点忙都帮不上……”

    “唉……”说起这个,曾夫人眉目间的疲惫更甚。

    一旁的大丫鬟适时的提醒:“夫人,该回去喝药了。”

    曾以彤闻言道:“娘,我扶你回去。”

    曾夫人点点头,回去的路上,曾以彤看着自己娘忧心忡忡的面庞,不免又多劝了两句。

    正当曾三爷在前院又吩咐众人把东西又卸下来的时候,就听下人来禀,崔县令到了。

    “他来干什么!”曾三爷眸子一暗,难不成他知道我要去苏家?既然来了,少不得要招待一番。

    “去把人带到客厅,我马上就来。”

    “是!”下人很快退了下去。

    ————

    九月问云娘找来了小半袋蚕豆,打算开始做豆瓣酱。这几日,家里大人个个忙的不不可开交,就属她最闲了!

    关于包装袋上商标的事,九月托二旺去处理。从昨日开始,带着苏家标志的打包袋正式在串串香和早餐摊子上开始大量使用,九月相信,假以时日,苏家的标志一定会在清水镇变成家喻户晓的存在。

    除了打包袋这件事,还有九月心心念念想在镇上开铺子一事,九月让大狗子给大堂哥苏文海带了话,他在镇上时日长,这事交给他最为合适。先打听打听有没有合适的店面,关于开铺子的银钱,九月心里也有了一套章程,只待苏文海那边传来好消息。

    如今,家里每日都有进项,九月也稍微松了一口气。接下来,总算可以喘口气了……

    午后太阳照的正烈,这样的天气做豆瓣酱可以节省不少的时间。首先要做豆瓣酱必不可少的霉豆瓣,等豆瓣发霉长毛这还需要几天的时间,是以,九月没有忙活一会,又无所事事了。

    正百无聊赖的逗弄着斜眼瞧她的大白鹅,门外传来苏长林和苏长生的声音。

    九月扔下手里的木枝,快步跑了过去,快到门口,九月一顿,听这声音,好像人还挺多的。

    走出门外,两辆棕色的马车停在院门外,曾以彤一身淡绿色的纱裙站在人群之中,格外醒目。

    九月三五步跑了过去,高兴的拉起她的手,“以彤姐姐,你怎么过来了?”

    “听我爹说,刚好有笔生意要和你们家商量,正好我也想来看看你呢。”曾以彤说着看了一眼曾老爷。

    九月顺着曾以彤的目光看去,曾三爷一身青色长袍,正笑着看过来,旁边的那位……九月有点印象,那天匆匆见过一面,该不会就是县令大人吧?

    “来的还挺快的。”九月心里嘀咕。

    “苏姑娘,别来无恙啊。”崔县令激动的咧嘴直笑。

    “咦,你是?”九月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佯装不识。

    “九儿,不得无礼。”苏长林赶紧出声,“这位是崔县令。”

    “民女见过崔大人。见过曾伯伯。”九月一一行了礼。方才退到一边,拉着曾以彤说死了悄悄话。

    曾三爷看着两个小姑娘亲亲热热的谈笑,眼里满满的笑意。

    苏长生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见崔县令,这会心里也七上八下的,更何况他们这还是专程来他们家,自家弟弟那性子,是指望不上了。只能他硬着头皮上了

    。

    “崔大人,曾老爷。二位若不嫌弃家里简陋,就里面坐一会吧。”

    “哎,苏贤弟,这哪儿的话。想当年,我还是学子之时,家里住的草棚,吃的糟糠。如今你家条件比我那会好了不知多少,何来有嫌弃只说?”

    崔县令这话,半真半假,九月倒没觉着什么,却实实在在落到了苏长生兄弟两的心里,当下便觉得崔县令也不似他们想象中的那么高高在上。

    九月在一边暗暗感慨,果然是混迹官场多年的人精,随便两句话就让她爹和大伯态度陡然转变。

    曾三爷让人把带的东西搬了下来。苏长林和苏长生对视一眼,都有些不解。这曾家老爷不是说来谈生意嘛?

    “前些日子,多亏了苏姑娘的妙方,小女多年的顽疾好了不少。这些东西,是我近几年收集到的一些种子,有几种还是从走南闯北一些番邦人手里换来的,曾某人无以为报,这些东西聊表谢意,还望莫要嫌弃才是。”

    原来是九月的功劳,苏长生了然,笑着客气了几句,就领着众人进了院子。

    种子?九月眼睛一亮。不知道是什么的种子,零零总总搬下来十多种,不得不说,曾三爷这份心思是真的送到了她的心上。

    曾以彤不动声色的观察着九月的神色,看她望着那些种子闪闪发光的眼睛,心中定了大半。

    “妹妹,崔大人说那位不愿自己的身份过多人知道,那天的事也不让我们提起。我爹说,那天的事也是因我而起,所以他这次除了要和你商量豆腐的事之外,最主要的还是想和你道个谢。”

    九月一愣,这话大概也是曾三爷的意思吧,归根结底还是因为陈烨的身份。

    九月笑笑,“以彤姐姐,这事我心里有数,你对我的好。我都记着呢!”说落,不等曾以彤回应,九月拉着曾以彤进了院子。

    苏长林自觉的搬来了转椅,放在院子里,苏长生陪着崔县令二人坐下,云娘沏好了茶,战战兢兢的端上来。

    崔县令四处张望一圈,没见到想要找的人影,不免有些失望。曾三爷倒是和苏长生说的热火朝天……

    苏家老太爷听闻消息,火急火燎的赶来,路上碰上老村长,两人一碰头,不用说,都是去苏家二房的。

    高大气派的马车早就引起了村名的好奇心,好些人渐渐聚拢在苏长林家门口。

    “苏老二家这是结交了什么大人物,刚才我看见从马车上搬下不少好东西呢!”村名掩饰不住的讶异。

    “我怎么看那人有点像县令大人!”有人认出了崔县令。

    “县令大人?真的是县令大人,那可了不得了,那可了不得了。苏长林那榆木脑袋怎么攀上县令了?”人群里也有眼红的。

    “苏老二家今时不同往日喽,你们也不想想,光那给迎宾楼的鱼和豆芽,还有镇上的两个吃食摊子,那个不是来钱的,这苏家村也就他们家有这本事让县令大人上门了。”

    各种猜测各种议论。

    苏老太爷和老村长过来的时候,众人都围上去打听。

    “村长,那里面的真是县令大人嘛?”

    老村长扫了一圈围着看热闹得人群,表情肃穆,压着嗓子道:“赶紧散开,围在一起成什么体统。”

    随后和苏老太爷一前一后进了院子。

    院门一关,隔绝了看热闹的人群。

    苏长生一见来人,连忙起来迎了过来,“爹,苏叔,这位是崔县令,这位是曾老爷。”

    平民百姓见官跪拜是应当的礼节,老村长不等苏长生话未说完,就要跪下行礼,崔县令眼疾手快,赶紧站了起来请他们坐了下来。他时刻记着今天来的目的,这家人的礼他是万分不敢受的,不说皇子殿下就在这家住着,就那天他对苏姑娘那番作为,他也不敢托大啊。

    “老大叔,我今个儿来没穿官服,你们就把我当普通人对待就行。”

    老村长和苏老太爷坐稳后,听崔县令这么客气,连忙道:“大人公务繁忙,能特地来一趟,实在是我们村的荣幸啊。”

    “对对对,长生你去看看让老二媳妇准备准备,多做几个好菜,几位贵客远道而来,不能空着肚子。”苏有福头一次接待贵客,脸上止不住的激动。

    “爹,已经准备了。”苏长生看了一眼厨房,哪里,云娘和九月已经在忙活了。

    曾以彤虽说从小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可也不是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看着九月忙碌,自觉的帮忙洗菜摘叶,一点都不生分。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