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美丽的误会

    虎子娘要准备工地上众人的饭菜,现在大部分时间都工地那边搭的小厨房里。

    云娘带着九月杀鱼,切肉,熬汤清理猪下水等细碎的工序,一道道的弄下来,破费时间。

    幸好,冯氏听了消息赶来帮忙,家里萝卜现成的,云娘打算熬一锅萝卜骨头汤,里面再放几块自家做的豆腐,九月说骨头汤营养高,云娘就时不时的变着花样熬一锅。

    冯氏过来的时候,老太太听说县太爷来了,估摸着要留饭破天荒的逮了一只鸡让冯氏带过来。做串串香的蘑菇老太太一力包了,不止她闲下来就去采蘑菇,她还发动几个交好的老太太一起采。虽然挣不了几个钱,可也算是一项收入不是?

    每天用不完的九月全都晒了起来,这会冯氏正好带了一只鸡,九月安排曾以彤把干蘑菇泡了一小部分,做一锅小鸡炖蘑菇刚刚好。

    还有一块肉,一副猪大肠,做一到水煮肉片,猪大肠加辣子蒜瓣爆炒,做成火爆肥肠,剩余一条鱼,干脆清蒸了。既然曾三爷也在,少不得要让豆腐见见光,最后在用豆芽和菠菜做个下酒凉菜,应该就差不多了。

    说起酒,好像家里的酒大部分都用来做饭了。一会饭桌上少了酒可不行!

    “娘,是不是得买点酒啊?”

    云娘一愣,“你不说我都忘了,家里酒快用完了。这可怎么办?”

    “要不让老二去老屋,前两天给咱爹买的一坛子还没开封呢。”冯氏正在拨鸡毛,这会也停了下来。

    九月沉思片刻,道:“只能这样了,等这事完了,咱再给爷买一坛。”

    既然决定了,云娘说做就做,放下手里的活就去外面找苏长林。

    “九月,你看看这蘑菇这样是不是就可以用了?”曾以彤端着泡好的蘑菇从厨房外面叫到。

    九月看过去,“嗯,以彤姐姐,这样就差不多了,你歇一会吧,剩下的事我们来做就可以了。”

    曾以彤红着脸有些不好意思,“我还没有自己动手做过饭呢,好不容易有个机会,我…我想帮点忙。”

    平日里,吃的用的,都是丫鬟们做好的放在她跟前的,像九月这样亲力亲为的,曾以彤很早就想尝试了,可每次做好准备进了厨房,丫鬟婆子不是处处防着她就是在一旁碎碎念,几次下来什么都没做成,还把厨房搞的一团糟,最后只能放弃了。

    她有些羡慕九月,她有自己想法,相比她来说,九月就是能在天空自由飞翔的鸟儿,而她却是只能生活在金丝笼里的宠物。

    曾以彤的想法,九月自是不知。只当她是觉得觉得新鲜,不过简单的小事还是可以让她帮忙的。

    “那好吧,你帮我把这些葱剥了吧。剥的时候离远点,小心辣眼睛啊。”九月笑着递过去一把葱。

    “嗯,我知道了。”曾以彤开心的接过,做在厨房门口的小凳子上,一根一根剥的极为仔细。

    冯氏不着痕迹的看了她一眼,大户人家的小姐她也见过不少,这样的心性倒是少见!就是身子骨太单薄了,好像一阵风过来都能吹跑了。

    崔县令虽说这次来苏家村是别有目的,可老村长他们都不知道啊,激动的说着苏家村这两年的变化,尤其是最近,从苏长林家带着大家捞鱼开始,村里好些人家以前连饭都吃不饱的现在偶尔也能吃上肉了。

    曾三爷听着他们越说越激动,心中也暗暗诧异,这苏家看着普普通通的农户,竟然会有这么大的机遇,苏老太爷把家里的转变都归结于九月偶尔救到的世外高人。

    这话听在崔县令和曾三爷的耳里,两人都有默契的互相一笑也不戳破。

    说是世外高人,这家人怕是还不知道寄住在他们家的是当今的皇子殿下吧?肯定是殿下不想让别人知晓他在这里,才让他们故意这么说的。看来,这位殿下是真的把那位苏姑娘放在了心上!!

    还在厨房忙活的九月,还不知道在崔县令和曾三爷的心目中,因为老太爷几句话,让她的地位又高了几分。而且,这个美丽的误会,对她日后的行事创造了不少的便利。

    一个时辰之后,厨房基本都搞的差不多了,苏长林从老宅拿了老太爷的酒回来,来的时候还带上了苏惠如,反正一家人都在这,冯氏见了也没说啥。

    厨房里隐隐飘来的肉香味,引的崔县令频频回头观望。这苏家怎么光景,他打从一进来就了解的差不多了,过惯了纸醉金迷的谁混,对着简陋的农家小院他打从心里有些排斥。可一想到,尊贵的皇子殿下就是住在这不起眼的农舍里,他又觉得没那么不能接受。

    直到厨房里隐约传来煎炸的声音和空气里时有时无的肉香味,他竟觉得肚子有些饿的慌。

    曾三爷偶尔看向厨房那边,就见到自己的宝贝女儿一脸满足的忙活着手上的东西,安安静静的样子是他从来不曾见到过的。

    他有私心,一方面希望女儿和苏九月打好关系,一方面又不想让女儿和一个农家小丫头走的太近。只是这一会,他才觉得,她的女儿是真心喜欢和她结交。并不是为了他心中的利益。

    ————

    苏长林提着酒上了桌,云娘说收拾一下要开饭了。

    “苏老弟,苏姑娘这是在准备什么好吃的,闻着了真香。”崔县令这会和大家也算熟识,说起话来就多了几分随意。

    “呵呵,马上就上桌了……”苏长林有几分不好意思,低头干笑两声,继续说道:“你们先做着,我去厨房看看。”

    曾三爷一看苏长林放在桌上的一坛酒,突然想到自己马车里还有一壶上好的女儿红,“今天难得凑到一起,刚好,我车里还有一壶朋友送的好酒,今天,我们来个不醉不归。”随后就去了门口,果然不到一会就提着一壶酒回来了。

    “哈哈……看来今天是有口福了。”崔县令这会心情不错,看曾三爷也比往日顺眼多了。

    饭桌上众人还在谈笑,九月趁着云娘炒菜的空挡,解了围裙去了一趟苏景航的屋子。

    陈烨脸上扣着一本书,九月走过去,轻轻的把书拿开,见他呼吸均匀,这是睡着了?

    “醒醒……醒醒……”

    九月拉着他的衣袖,摇了两下,才见他缓缓睁开了眼睛。

    心真大,明知道外面的人是为啥来的,还能睡的这么香!九月暗自腹诽。

    “何事?”陈烨目光迷离,看向九月有些疑惑。

    “该吃饭了,你要不要去露个脸面。”

    话落,陈烨显然有些不耐烦,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窗外。

    半晌之后才重重的回了一个,“嗯。”

    九月知道他不耐烦,刚想说不想去就别去了,一会把饭端过来就可以了。

    谁知一个翻身,快速的下了炕。一边穿鞋一边对她说道,“劳烦,帮我打盆水来。”

    好吧,九月退了出去,快端了一盆清水过去。

    崔县令目光看着九月消失的屋子,有些不自觉的紧张,看了一眼曾三爷,两人眼神一交流,都明白了那屋里住了何人。

    “咳……”

    崔县令直了身子,尽量使得自己自然一点。

    苏长生有些疑惑,这崔县令刚才还和大家说说笑笑,怎么一会会功夫,变得好像有些紧张呢?

    正当苏长生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陈烨一身棉布青衫出了厢房的门是什么。

    少年表情淡然,走到苏老太爷和老村长跟前的时候弯了弯腰。

    崔县令条件反射从椅子上弹了起来,就想跪下,被一旁的曾三爷一把扶住。

    陈烨冷冷的看过去,崔县令大惊,他真的是太紧张了。

    背后冷汗只留,这时才发现桌子上众人都奇怪的看着他。只能哑着嗓子咳嗽一声,“额……坐的时间有点久了,呵呵…让大家看笑话了。”

    老村长松了一口气,“大人,可是椅子太硬,要不要给你垫个东西?”

    崔县令看了一眼陈烨,连忙摆摆手,“不打紧不打紧。”而后有坐回自己的位置,继续道:“你看这不是好了嘛?”

    老村长狐疑的看了一眼苏有福,见他也是一头雾水,只能叹了口气,想着可能是椅子太硬,大人坐不惯,可这家里,也没个软和的东西……

    曾三爷爽朗一笑,打破了桌子上的沉默。“这位公子看着气质不凡,老大叔,想不到家里还有这么一位俊俏的少年郎。”

    “哈哈……”苏老太爷咧嘴一笑,“这位是我们家的恩人。”起身指着崔县令和曾三爷道:“阿烨来,见过崔县令和曾老爷。”

    陈烨顺从的点点头,对着二人微微弯了弯腰。

    崔县令连忙站了起来,开什么玩笑,他有多大的胆子,能坐着受皇子的礼?

    简单的介绍一番,众人方才落座。

    苏长林充当跑腿,端着一盘子凉菜和一把筷子过来了。随后,曾以彤和苏惠如,一个端着鱼,一个端着鸡。各种菜色一一上了桌,饶是崔县令平日吃惯了美味佳肴,也在心里暗暗赞叹苏家的饭菜确实精致。
广告2

本站推荐